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山东济南大法弟子

    简介:
    山东济南大法弟子
    (Shandongjinan,Dafadizi),女 ,年龄未知,山东大法弟子。(姓名待查)

    由于坚持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此大法弟子于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五日被非法抓捕,被非法判刑十二年,于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三日关进济南女子监狱,当晚就被劫持到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集训队。

    从此以后,监狱方面就开始对她进行暴力强行转化及非人的折磨。每天从早上六点一直到晚上十二点,狱警与其操控的犯人们对她车轮式地灌输一些歪理邪说,因为她拒不接受所谓的“转化”,她们就用罚站、不让睡觉、打骂等恶劣手段企图让她屈服,之后对她的迫害步步升级。

    二零零七年八月下旬的一天半夜,由乔瑞梅带领五、六个人把她打得双腿失去知觉,大小便失禁。在九月初来到警官医院进行医治,后来经过针灸、电疗等方法使她的双腿基本恢复,可是她们对她的迫害并没有停止,而是变本加厉。

    她坚信修炼“真、善、忍”没有错、做好人没有错,在监狱那种邪恶的环境下,只能采用绝食的方式抗议迫害。那时是冬天,她们不让她穿棉衣,让她坐在阳台上开着窗户冻她,当时气温是零下十度多。

    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狱警与其操控的犯人对她进行暴力摧残,她不但要承受着绝食、灌食的痛苦以及严寒的侵袭,还要承受她们的拳打脚踢,常常是打得她浑身疼痛,睡觉都不敢翻身,在承受不住的情况下,她只能喊口号,她们就用冰冷的水往她的脸上泼,弄的浑身上下都是凉水。

    那时每天从五点半她们都没起床,一直让她冻到晚上十二点,由于她没吃没喝,又不让穿棉衣,她整天浑身都是冰冷的,当时真是被折磨的生不如死,整个人简直要冻僵了,半夜十二点以后躺在床上,浑身上下冻的直发抖,还没暖和过来又该起床了,再接着冻她,直到被折磨的皮包骨,心脏也不行了,身体极度虚弱,她们看她支撑不住了,只得让她住院,而且还向她保证再不打她了,让她吃饭。

    等她身体稍有好转,她们又开始迫害,她们不用打的方式,却让她整天站着,不让睡觉。由于她的身体还是很虚弱,根本无法长时间站立,她们就用椅子把她四边挡着,还专门用椅子顶着膝盖,椅子上坐着人压着,就这样整天站着,她们轮着班的迫害她。

    当时她只喝水不吃饭,喝的水排不出来,一天几乎不排尿,站的腿肚子肿的比大腿还粗,使她痛苦不堪,最后她实在承受不住了,就违心地写了“四书”。在二零零八年九月七日严正声明重新修炼。

    她们就用更恶毒的手段迫害她,以邱秀欣为首,一下子来了十几个人对她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毒打,把她打倒在地后,朱惠芬就用脚踢她的嘴,踩她的头;谢建春脱下鞋,用鞋底打她的脸;还有宋其爱用脚使劲踢她的心口窝(心脏部位),使她有好几次差点上不来气;段红利更气急败坏的用手掐她的脖子,使她简直要窒息了,还有不知是谁在拼命掐她的大腿,使她疼痛难忍。她的双腿被她们连掐带踹的全是乌青的一片,后来乌青的发黑,走路都一瘸一拐的,头发被她们揪的脱落的满身满地都是。

    一顿毒打后,还不让她睡觉,她们两个人上半夜,两个人下半夜轮流倒班,她们分别是闵惠荣、何福香、王春艳、徐永卿、刘秀云等。只要她一打盹,她们就用风油精给她满脸抹,弄的她眼睛火辣辣的疼。何福香还从厕所拿来一桶污水放在她跟前,说再打盹就把她的头按到污水里。

    这样不吃不喝不睡一直持续了四天,她们看此大法弟子熬的不行了,第五天下午要送她去警官医院,被她拒绝。因为在这之前已经去了三次,她在没做任何治疗的情况下被扣了六千多元钱,加上这一次的一共七千多元钱。她们见她不去,就把她强行拖到车上去,当时她的后背在地上磨破了,左眼也被打的乌青一片。当时由刘新颖和丁梅梅跟她一起去的,前一次也是她俩去的,在医院她们也是在不断的折磨她,所以这次又让她俩去,临下车时,队长孙晓莉还跟她俩说:好好给她改改毛病,言外之意就是让她们打她。

    来到医院,她们更加肆无忌惮的打她,因为那里的警官也不管她们打人,她俩从早上六点一起床就让她坐在小凳子上,稍一靠着床边就拳打脚踢。她的后背因在地上磨破,加上天热出汗导致伤口发炎溃疡,流出的脓水把衣服沾住了,刘新颖就凶狠的把她的衣服使劲的揭开,那真是钻心的疼,然后又用力的使劲拍她后背的溃疡面,使衣服再被脓血水沾住,有的时候还用脚使劲踢,边踢边恶狠狠的说:“我就是要让你痛苦,让你活受罪,叫你死不了,活不成,生不如死……”

    她俩还边打边骂,骂出的话简直不堪入耳,后来经过反复的揭开衣服,再使劲沾上,使溃疡面那部份衣服被沾上厚厚的脓血痂,她俩还一个多星期不让她洗漱,再加上天热出汗和溃疡面腐烂,使衣服整天贴在身上,当她要换洗衣服时,她们立即抢去她沾满脓血的衣服,怕被她当作证据见检察官。

    她们有时打累了,就用脚使劲踩此大法弟子的脚趾,后来她的左脚中趾被刘新颖踩的出水溃疡了,皮肤很容易溃疡腐烂。刘新颖边踩腐烂的中趾边恶狠狠的说“十趾连心,我们有的是办法整你,看你能怎样……”后来治疗时,听医生说她后背的伤口烂的肉都发绿了,打了很长时间吊瓶才好,中趾的伤半年多才恢复,现在还有伤疤。

    由于她的左眼被王春燕打得又青又肿,睁眼时就觉的有东西磨眼睛很疼,只要她一闭眼,丁梅梅就用力掐她的眼皮,使她痛苦不堪,刘新颖还拼命揪她的耳朵,把耳朵都揪肿了,好长时间才消肿。

    每天晚上要熬到十一点多才让睡觉,刚睡着了,她们就特意把她踹醒了,还幸灾乐祸的说看她死没死。她俩经常是轮流着一打就是几个小时,有一天从六点起床一直打到九点多查房,主治医生看见她的脸被打的又红又肿,非常不满,说在这种精神紧张的情况下怎么能够吃饭?当时她的身体状况已经很差了,整个人瘦得皮包骨,后来又把她送回女监,她在警官医院没做任何治疗,只是她俩从早打到晚,还从她的帐上扣去一千多元,因为帐上只有一千多元钱,去警官医院三次共扣去七千多元。她们却不但对她的身体进行毫无人性的摧残,而且还在经济上对她进行迫害。

    天越来越冷了,此大法弟子不但要承受绝食灌食的痛苦,还要忍受严寒的痛苦,队长和犯人们以她不喝水为由不给她热水,她只能用凉水洗漱。一个多月由于没热水无法洗头,后来实在不行,只能用凉水洗头,那时候已是寒冬腊月,那种痛苦的感受可想而知,那时她已绝食四个月了,身体的虚弱程度也可想而知。后来她的脚也冻伤了,肿的无法穿鞋,她们也不给一点儿热水,轮到监舍打扫厕所、洗漱间,还让她去打扫,有好几次差点晕倒在地。

    一个冬天近四个月没洗澡,队长徐玉美还阴阳怪气地跟她说:“你看队长多关心你,要亲自领你去水炉打水洗澡。”当时她走路都不行,站都站不稳,别说让她去提一大桶开水,徐玉美就说:“你可别说不让你洗澡……”并且还说了很多侮辱她的话,她们把她坐的那个小墙角叫“狗洞”,灌完饭后就说回你的“狗洞”去,还说很多不堪入耳的话。

    迫害类型:
    绑架/劫持毒打/殴打摧残性灌食非法关押逼迫放弃信仰剥夺睡眠冷冻/灌凉水/凉水澡/浸水打骂用刺激物涂抹眼部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我在济南女子监狱所遭受的残忍迫害

    责任单位及恶人:
    济南市女子监狱(山东省女子监狱、山东省兴业发展公司) 山东省女子监狱,狱长尹光霞、副监狱长李书英、政委隗建华地址:济南市工业南路93号(邮编250100 区号:0531) 山东省女子监狱位于济南市工业南路和华信路交叉口处。交通资讯:公交车10、123、99、47、116、95、87路过此处,此站牌是华信路,接见室是在叉口处望北100米华信路处,在监狱的围墙开了一处小门,小门朝西,小门处现已有牌子上面是山东省女子监狱接见室,同时牌子上方有一监控器。 【十一监区】通信地址:济南市高新区孙村镇822信箱111分箱迫害责任人监区长:李慧菊教导员:邓济霞副监区长:徐玉美、孙苹。狱警:刘瑞雪、李路玲、于建华、孙丽、伊力、苏越、琼博、姜燕美等。邱秀欣段洪丽

    更新日期: 2010/6/19 23:12: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