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董玉英

    简介:
    董玉英
    (Dong,Yuying),女 ,近六十岁,四川资阳市雁江区法轮功学员。

    2000年2月,董玉英带了张真像数据送到公安局,董世红和国安张兵强行非法审讯一天,然后非法拘留10天,并强迫她写保证。2000年5月13日被强行绑架,非法拘留17天。被罚款八千元

    2000年12月24日,她上天安门请愿,天安门公安分局把她送到房山县尚南乐派出所。派出所警长脱下她的羽绒衣,只准她穿一件单衣,并把门窗打开冻她。警长打她脸,用穿着皮鞋的脚猛踢她小腹,叫她十几个小时立正站着非法审讯她。

    在驻京办非法关了几天后,她被雁江区国安大队警察黄光武等铐上手铐带到资阳,又非法关进莲花山拘留所。雁江区公安局及610非法判她一年半劳教。在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因体检不合格未收,又把她重新关进拘留所。2001年3月中旬,她心脏停止跳动大概半小时,2001年3月底放出。

    2002年9月25日凌晨4点,大邑县不法警察:大邑刑警大队长周文才带着7、8个警察,提着手枪,拿着手铐、绳索,闯入大法弟子陈桂英(女、60多岁)家中(晋原镇小西街),将正在炼功的陈桂英、廖朝齐、董玉英(女)及另两名男性大法弟子(均20多岁)强行绑架,抄走大法书籍、照片、真相资料、光盘,抄走陈桂英私人现款3500元及其他人的私人物品。周文才用手捏住她的下颌往上抬,她叫周住手,周狠狠打她、踢她、用手铐把她铐成“苏秦背剑式” ,导致她肩膀痛了半年多。周文才等恶警把她劫持到大邑刑警大队,分别暴力取证,然后把她双手背铐,分别铐在刑警大队牢房的地钉上。36个小时不准解便睡觉。

    她被不法份子关进戒毒所。第十天,戒毒所张所长把她“大”字铐在铁栅上强行灌食。由于残酷迫害,10月3日晚,她已痊愈的心脏病突然发作,休克五个多小时。然后大邑法治办主任叫她身体好点后给他们叙述灌食过程,他们将依法惩办凶手。她以为他们真要惩治凶手,在他们的欺骗下,她签了她叙述的内容,法治办主任记录的名,当时她提出要篡改她的叙述改过来,张所长亲自行凶的关键仍然未改。 后来,大邑与资阳雁江区公安分局怕她死去担责任,暂放她回家。他们出动了100多个警力,果然第三天他们就来抓她。

    2002年10月28日,她乘车到雁江区石岭镇发放真像资料,被石岭农经站一位女坏人举报,被石岭派出所强行绑架。当时她向围观人群讲真象,一40岁微胖的警察来捂她的嘴,并把她双手扭到背后用手铐铐住。把她非法关进看守所。

    雁江区看守所宋所长还常大骂她,关了一个月后,朱小勇、黄光武、周付昌强迫她上车,骗她说送她去成都检查,然后放她。他们把她拉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狱医一听心脏立刻不收,照了心电图,更不收。朱小勇与楠木寺两个大队的狱警大吵,强迫他们收下她,后来又关了她10天。

    2003年1月23日,朱小勇、黄光武、周付昌把她82岁的老母骗去打开她老母的家门,没有任何手续就抄她母亲家,抄得家翻宅乱。把她所有信仰的经书,收录机等悉数抄走。她看见黄光武提着她的私人财产,她不许黄光武拿走,黄光武就提着往他们停车处飞跑。

    2004年1月14日,董玉英到米易一朋友家,刚坐下几分钟便被米易丙谷派出所非法绑架,非法逼供一天一夜,非法关押一个月。米易刑警大队李××曾强拉她去盖什么刑拘表格手印。从2月14日,雁江区警察把她接回资阳开始,资阳公安局国安人员便24小时长期监视、跟踪。

    2004年6月2日,几个没炼法轮功的好人把她从便衣警察严密包围、监视中救出去。她到成都找到小王,告诉小王,她想休养一段时间。小王把她带到大邑安仁镇乡下,一个极端凶蛮的粗壮男人骑着摩托车追来,毒打小王,她上前劝阻,恶人立刻狠命向她打来,把她打倒在地,顿时失去知觉。她慢慢爬起来,安仁派出所警察把她铐上手铐,凶狠的推上车。

    大邑恶警们把她和小王分别铐上手铐,暴力取证,不断打骂她和小王。从6月2日下午到6月6日下午,整整铐了她四天四夜不许她睡觉。晚上恶警们睡觉,便把她吊铐在窗户上。除了两个警察外,其余的都不许她解便。姓徐的大胖子所长不停的破口大骂,6月5日下午,在恶人们折磨下,她突然心脏不舒服,全身抽搐,6月6日下午,朱小勇、黄光武把她一人挟只胳膊,再一次把她非法绑架进雁江区看守所。

    2000年2月,国安大队非法拘留她,出来后叫交3000元保证金。2000年6月,停发她全部退休金,共300多元。同月,她的爱人油漆中毒,生命垂危时,在停发她全部退休金时,南骏每月给的病假工资有时却不到一百元。当时她大女儿大学快毕业,她小女儿上大二。在这种全家生存受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下,她已无法照顾爱人,忍痛离开她的爱人去成都打工。

    2000年12月24日,面对巨大的冤枉和迫害,她打了半年工后,毅然来到了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公安局又罚她五千元巨款。直到现在,公安局还拿着她8000元钱不还。去年1月在她的要求下才让她领退休金,还只给60%,她表示不全给她就不要,他们才全给的。

    雁江区国安大队几年来到处造她的谣,说她精神不正常,说她是半疯的,说她是危险人物,不能和她接触。对她未修炼亲属的不法迫害,2000年5月,南骏汽车制造总公司党委副书记李光林告诉她,说国安大队长董世红通知,叫“按倒家属整”。于是,她的爱人胡元仲被孙振田强迫去当油漆检验工。导致她爱人油漆中毒,生命垂危。

    2002年10月,城西派出所指导员付囡逼她爱人的姐姐带路到各个亲戚家抓她,并叫她爱人的姐姐拿出几百元钱来做抓她的汽车汽油费。五年以来,国安大队,城西派出所经常骚扰她母亲、她妹妹家。2004年6月,她爱人从内江被城西派出所骗回资阳,叫她爱人打开门,七、八个警察抄家,她家经常被抄。

    2004年7月6日,她出狱后和她爱人到女儿家休养。11月下旬,她母亲身体不好,打电话叫她回家。回来后好些人告诉她:南骏保卫科到处找认识她的人,叫他们看见她回家就举报她,举报了给一千元举报费,不举报就通知相关单位扣钱。12月27日下午,她从家里出去,至少看见三个人分段跟踪她。

    2005年9月26日,国安、公安、610张翔、南骏简国民、居委及片警等人一天数次,或轮番或同时强行敲门、骚扰董玉英,董玉英未理睬,他们便24小时终日监视,直至10月13日破窗而入,妄图再次绑架董玉英。

    期间,610张翔胁迫清管所每天强行逼供董玉英之妹、恐吓强迫董玉英之母,要她们交出董玉英。张翔、简国民在街上拦住董玉英85岁的老母,威逼老人打开其妹家门,强行查探亲属家,并强逼董玉英家所在地所有住户参与迫害,叫一发现董玉英就立刻举报。

    董玉英被强行绑架非法押关监7次、非法劳教两次,数次生命垂危,被拷打、反覆抄家、停发退休金、高额勒索,至今还有8千元钱在公安局。

    2007年2月13日,法轮功学员董玉英乘284次特快列车从成都到上海。14日,董玉英给一个病人推荐“常念法轮大法好可袪病”,被一个男便衣特务、一个女列车员偷窥窃听而被绑架。2007年3月16日,董玉英被四川省资阳市恶人罗开全、区政法委、610、国安、国保由资阳看守所秘密绑架到新津洗脑班──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遭受了残酷的迫害。在新津洗脑班,董玉英遭到了巨大的羞辱和摧残,给董玉英原本和谐正常的家庭、社会关系带来破坏。他们用暴力强迫从董玉英血管里输进破坏中枢神经的毒药。这种药一输进去,董玉英立刻严重幻视幻听、精神严重躁狂、紧张、恐惧,心胃处剧烈难受,每一个脑细胞都在被严重杀伤当中,每分每秒都在拚命,都要用尽全部意志,才能控制精神不突然分裂。

    新津洗脑班的外观并不起眼,它连招牌都不敢挂。洗脑班恶人认为董玉英是重点,高小牧(此人不叫包小牧,实际是姓高;大杨叫杨秀清,不叫杨秀美,那是她们心虚,给自己取的化名)告诉董玉英说,省610下了硬指示,叫“不择手段,强制转化。”于是他们开始实施他们早就谋划好的一套套折磨、迫害、诱骗董玉英的鬼蜮伎俩。

    董玉英被绑架到此黑窝的当天,恶人杨秀清来帮董玉英整理东西,别有用心的套近乎,并说在这里有法律代理,可以帮她打官司,叫王律师。接着李峰来谈话──实则摸清底细:坚定到什么程度、当时状态等。然后招集资阳跟着来的三个“陪教”,两个年轻的,一个老点的,训练折磨术。

    开始几天,他们下毒与折磨同时并举。第二天一早,徐丹、黄忠智便来开始恶意乱骂,一天无数次,不断找碴辱骂,特别是徐丹,用非常恶毒的语言谩骂董玉英,并且坐卧不准弯腿、言不准带法轮功字眼、不准眨眼、手不准放胸前,否则三个“陪教”等便会群起而哄骂。

    一次,董玉英坐时不小心一只脚弯着,徐丹在监控器里看见了,立刻跑来破口大骂、体罚,还跑去搬殷得财。第二天开始,三个“陪教”、徐丹、黄忠智、殷得财便或轮番或同时成天不停谩骂、威胁董玉英。晚上,在董玉英头顶,强光通宵照眼,电视开成很大声,紧靠董玉英,成天一刻不停的播放,睡觉看着董玉英,不许董玉英闭眼后眼皮眨动。大杨则见缝插针,死乞活赖的诱骗“转化”,并与“陪教”串通一气暗中折磨董玉英。

    第二天中午,也就是三月十七日中午,董玉英看见吃剩的饭菜汤里有白色粉状物。董玉英的饭由“陪教”打,汤饭菜和在一起。董玉英马上问:“谁在我饭里下了药?”三个“陪教”破口大骂,叫来殷得财,殷得财什么也没说,看了一眼就走了。半个多小时后,药性发作:头昏沉、严重嗜睡、心胃不舒服、烦躁紧张。徐丹来抱走被子、体罚、不许睡觉。逐渐的,董玉英全身生理机能失常,各种疾病纷至沓来。而这一切都是李峰精心策划、殷得财实施、指使、教唆的。

    几天后,殷得财把董玉英叫去一边高声叫骂、威胁,一边编造说董玉英写了什么东西等等。殷得财是直接指挥、安排并实施迫害董玉英的最邪恶之徒。他多次在董玉英面前表白,说他本质不坏,可是这个“本质不坏”的人却直接并指使他人用尽各种方式疯狂的羞辱、折磨成百成千的大法弟子。有的被折磨致死,有的被折磨致疯,而这个人却是律师!他说他是中央派下来的,是经过中共中央610培训的,什么特务伎俩和流氓手段他全部具备。凶残的邪恶小人徐丹,就是他调教的得力打手。

    实施第二步的主角是高小牧、王洪强。高小牧是与殷得财较劲迫害大法徒最凶狠、最狡猾、最伪善的女刽子手。

    高小牧假意同情董玉英,喝斥几个“陪教”,叫她们回避,说要单独与董玉英说话,并说她对殷得财也有意见。神秘兮兮的告诉董玉英,她是省里派下来调研、监督、制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她可以把情况直接反映到省里,她的上级比李峰大,可直接放人,是两套班子。(杨秀清经常撒这样的谎,王洪强也在撒这样的谎。)并叫董玉英身体不舒服就背《转法轮》。

    通过修炼变的善良单纯的董玉英相信了她和王洪强及他们的鬼话。董玉英本着善念,总想他们能明白真相,给他们自己生命选择一个好的未来,所以,董玉英不断给他们每一个人讲真相。

    大杨继续软磨硬拽,劝董玉英写“保证”,几个“陪教”、徐丹等仍然成天骂、逼写“不修炼保证”。高小牧则叫董玉英写个简单假“保证”,一句话也行,打个擦边球,然后她拿到省里去活动,放董玉英出去。王洪强也一边为董玉英打抱不平,一边叫董玉英写个假“保证”,他起用他的关系、他的导师等帮董玉英放出去。从李峰到高小牧、王洪强全都说中共邪党不好,他们也不相信邪党,可是他们却偏偏要当中共犯罪集团的作案工具。这时,董玉英的身体状况在毒药作用下越来越差,被狡猾坏人的奸谋伪善所骗,一念之差,上了他们的当,写了假“保证”,还是王洪强教董玉英写的。

    这一下落入他们的陷阱,他们开始实施迫害董玉英的第三步。从白天到晚上,殷得财、徐丹等不断出现,威胁恐吓辱骂;几个“陪教”、大杨、王秀琴加紧配合强逼;高小牧、王洪强不断找董玉英“上课”,叫几个“陪教”配合起哄、叫骂。特别是高小牧,白日夜晚不断“上课”,听她编造的诽谤诬陷师尊、大法、明慧网的弥天大谎,逼董玉英表态跟着骂。董玉英每次的反驳都让她恼羞成怒,经常拍桌打掌、声嘶力竭,有时还声泪俱下。这还不算,吃饭时、睡觉时,死逼董玉英“深入认识、揭批”。高小牧编造了很多恶毒诽谤董玉英的师尊的妖言,说得有声有色,还说是她妈亲见。高小牧、王洪强放“天安门自焚”伪案录像,告诉董玉英在洗脑班的每个法轮功学员都得对“天安门自焚”伪案表态,强迫骂明慧网撒谎,强迫说是真自焚。董玉英一一驳斥他们的谎言。

    然后,王洪强拿来他们编造的所谓“标准悔过书”,说是某某写的,叫照抄。修炼不扎实、还在贪生怕死的董玉英于是顺水推舟照抄了一少部份,避开恶毒诽谤师尊和大法的话,重点剖析了自身修炼的严重不足。他们说不合标准,王洪强把董玉英写的拿去洗脑班存档,他重新给董玉英写了一遍,拿出去上传下发。

    接着,李峰叫来公检法的人车,摆出强大的阵势恐吓董玉英,殷得财强迫董玉英写骂师父的话,说只写一句也行,并说不写就几个人强按住手写。当时徐丹、黄忠智拿着纸笔凶狠的站在董玉英旁边,一幅随时动手的架势。

    接着,几个彪形大汉把董玉英拖上车到医院“看病”,然后一个约三十岁姓周的花桥镇医院医生,第二天拿来几袋配好的黑色液体药,在洗脑班里强迫董玉英输液。(洗脑班里输液架等一应器具齐全)董玉英虽然坚决不输液,也决想不到他们会给董玉英输破坏中枢神经的毒药!输进去没多久,突然眼前变得模糊,开始出现各种幻觉、耳中出现各种声音,头剧烈难受,一种所有脑细胞被严重杀伤的感觉,分分秒秒都在拚命挣扎,要用尽全部的意志强力控制,才能使精神不突然分裂。心胃处剧烈难受,严重躁狂、恐惧、紧张。董玉英要求姓周的把那些黑色液体的药名和使用说明书给董玉英看,姓周的没拿出来。后来毒性反应越来越强,到第三天董玉英拚命不许他们输。姓周的还不甘心,骂骂咧咧的说药很贵就浪费了。这种毒药的毒性一直持续到今天还时有发作。连殷得财都当董玉英面说董玉英目光呆滞、行为呆傻。他们把董玉英送到上海家人处时,董玉英的家人都说董玉英变得不认识了,并且记忆也丧失大半,头发也几乎全白了。

    在这种危险情况下,高小牧趁机死逼董玉英写什么“深入揭批”。五月一日,高小牧说她向省里要求加班给董玉英“洗脑”,每天加班费120元钱。不管她怎么强逼叫骂,董玉英坚决拒绝。

    在这过程中,董玉英曾要求高小牧退回她们强迫她写的那些脏东西。高小牧说她交上去了。董玉英说她要写严正声明,高小牧急忙劝董玉英不要“前功尽弃”。他们看董玉英已经被他们折磨得皮包骨头,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连殷得财都惊呼:“你怎么瘦成这样?”也就作罢,同时调开高小牧,只留下王洪强。他们看董玉英身体在毒药作用下越来越差,并且他们也认为他们已达到了羞辱董玉英、让她妥协的目的,怕董玉英突然死在里面,李峰反覆上下跑,要求尽快放董玉英。

    这时,成都市四个国保来非法审问董玉英。一个面目非常恐怖的田姓国保特务使劲恐吓威胁,拿出很多照片强迫董玉英认。董玉英说不认识,他就眼露凶光,恶狠狠的叫骂威胁。董玉英告诉他要命有一条,并告诉其他国保,不愿意再见到姓田的。

    这是董玉英第八次被恶警绑架迫害,这次董玉英在邪恶残酷迫害下违心的妥协,有十几个同修的电话号码落入恶警之手,并且有一封某法轮功学员写给明慧的信放在董玉英的电脑里,落入恶警之手,那封信里说到了成都市协调人的一些情况。恶人对董玉英的言行别有用心的大肆篡改、编造后大量散布、复印、宣传,迷惑了很多人。

    出监狱之后,李峰一反不打搅的承诺,马上叫手下到董玉英哥嫂家挑唆威胁、打电话到董玉英女儿家威胁恐吓。李峰更是亲自不断打电话软硬兼施、威胁恐吓,还叫资阳配合不断打电话骚扰。董玉英哥在李峰教唆下非常生气,每天大骂,骂不解恨,还想动手打;董玉英女婿在李峰教唆下,非常反感董玉英,叫董玉英老伴管住董玉英,不准出家门;两个原本孝顺的女儿也经常骂董玉英,限制董玉英的自由。

    临出监狱前,资阳的国安、国保已经布下了重重对董玉英的监视网。同时他们还通知了上海市徐汇区公安、国安等监视董玉英。董玉英到了上海,坏人寸步不离的监视、跟踪、盯梢。参与迫害董玉英的有上海徐汇区特务、警察、凌云街委会及坏人、虹梅南路96弄梅陇一苑几个守门的邪恶保安等。

    2010年,雁江区国保头子蓝柏林、黄光武带领、指使手下董德、杨某等多人,用各种见不得人的手段绑架了刘淑辉、董玉英、任月辉、吴义华、熊芳姐妹、刘翠玉、蔡华英等八位法轮功学员到二娥湖洗脑班迫害;2011年又绑架了龚天才、魏姓法轮功学员、陈本高、陈信华、尧仲军、杨渝生、吴吉富夫妇等到二娥湖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八日向最高检察院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

    迫害类型:
    非法审讯非法拘留绑架/劫持毒打/殴打非法关押手铐/脚镣非法劳教打骂铐在某处上上手背铐不准上厕所剥夺睡眠摧残性灌食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真相光盘监视/跟踪长时间吊拷非法罚款交保证金骚扰抄家迫害亲属勒索钱财无故扣工资/剥夺福利待遇注射不明毒针洗脑/送洗脑班逼迫放弃信仰诽谤/造谣、污蔑/栽赃、罗列罪名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成都新津洗脑班的药物行凶和人体实验
    中共政法委、“六一零”在四川制造的滔天罪恶(2)
    四川资阳市雁江区国保绑架法轮功学员
    四川新津洗脑班的毒药、酷刑、无期关押……
    资阳市中共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董玉英在成都市新津洗脑班遭受连续迫害
    原四川省邛崃市妇幼保健站书记廖朝齐被大邑县公安局虐杀
    董玉英近来四川资阳邪恶势力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四川资阳李正瑞、董玉英遭受的迫害
    中国公民的基本权利何在?── 给法律界和政界人士的求援信

    赔偿,控诉相关报道:
    十次绑架关押-四川女工程师控告元凶江泽民

    相关单位及个人:
    国安大队长董世红、国安人员张兵、大邑刑警大队长周文才、雁江区看守所宋所长。南骏公司保安简国民


    责任单位及恶人:
    城关派出所 
    天安门公安分局 地址:北京天安门公安分局北京市天安门公安分局:010-65241304, 公安局 010-110<p>
    房山县尚南乐派出所 
    莲花山拘留所 
    雁江区公安局 
    石岭镇派出所 
    米易县丙谷派出所 所长:吕光中指导员:吴建刚撒连片区片警:丁兆春垭口片区片警:冷杰
    资阳市公安局 资阳公安局支队:姚政委手机13708261199 办公室电话08326559530
    大邑安仁派出所 
    雁江区看守所 
    二娥湖洗脑班(资阳市洗脑班) 资阳市电话区号:0832 洗脑班电话:13547291868主任:徐红艳 电话:26741031  26741799  26332128<p>直接参与迫害的邪恶者:李森(资阳市政府办公室人员,手机号:13330680860)宋立(音)(资阳市“六一零”成员)李维国(资阳市公安局人员) 参与迫害的责任人: 雁江区公安分局:兰建中、朱小勇、解德勇、张祥(雁江区“六一零”主任);段成武;肖宗元(431公安分局副局长);李奇长等。 安岳县直接参与迫害的责任人:卿顺弟(安岳县进修校校长):住宅电话0832-4533912 手机:13708240991小灵通:0832-4528448代长志(安岳县进修校主任)住宅电话:4534838手机:13982989369喻廷荣(安岳县进修校保卫)住宅电话:0832-4529500尹明维:住宅电话:0832-4500601 手机:13568535718谢贵容:手机:13795700678<p>资阳市二娥湖洗脑班里的恶人有:陈世康,王××, 张××,肖××, 唐××, 陈××,刘××(专门跑外边的),还有的几个恶人不知其姓名。资阳市雁江区迎接镇二娥湖山庄(洗脑班)电话:028---26741031 26741799 26332128 1377898553  13547291868负责人:宋黎(资阳市610综合科科长)13982979972二号人物:刘德兵(借调“老师”)15082130648政府办公室:李森(曾经是特务连连长)13330680860<p>汪林:洗脑班采买、打手 13547293965洗脑班恶人:蹇德勇、陈勇。主任: 肖慧副主任:唐敬华
    雁江区国保大队 :朱小勇周付昌
    宝台镇派出所 :黄光武
    城西派出所 所长:杨树 13982928656 办 028-27016399 付囡
    雁江区610 :张翔
    雁江区国保大队 :罗开全
    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新津洗脑班) 地址:新津县花桥镇蔡湾村,邮编:611400、611432电话区号:28,电话:82461856,82461166主任:余丹13880279693洗脑班头目:李峰13981700085,来自成都市委610办。洗脑班副头目;殷舜尧(原名殷得财) 13880590177,新津县兴义乡人;曾在新津县法院上班。[工作人员]洗脑班科长:包小牧(女)18982286910、18980097136,长春人;西南民院研究生毕业;家住新津,丈夫在新津司法局工作。楼长:漆姐(女,五十多岁),成都东区某厂下岗职工,从洗脑班建立初到现在十年了,专门在背后教唆指使其他陪教(包夹)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楼长:李华秀(女,六十一岁),都江堰农民。黄玉书(女,五十多岁),大邑县农民。王洪强13730660720:四川大邑县人,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洗脑特别卖力。徐丹13558786076,彭州人,曾在彭州市一乡政府工作。王秀琴(王秀芹),原在川棉厂上班。13608177484龚某,新津花桥镇医院医生,洗脑班兼职恶医黄忠智 80130662黄宗志 13547919456胡思学 13982195964何正富 13608091122曾可 15608070799李德奇 13408064539周莉 13518125658徐丹、吴亚波、陈松涛、蒋宏亮。包小牧王洪强杨秀清殷舜尧李峰徐丹黄忠志
    雁江区国保大队 :蓝柏林董德
    新场派出所 :周文才
    上海松江女子监狱 上海市女子监狱:地址:上海市松江区泗泾镇张泾路29号(上海市601-410信箱),邮编201601电话:02157615998、02157616356、02157615595、02157616779五监区:监区长:4500分机狱政管理组:4501分机教育改造组:4502分机门卫值班室:4501分机57615998*4550 *2202五监区 *4510东部 *4551南部 *4552仇敏颖黄艳裔李翠萍刘碧云朱世惠

    更新日期: 2016/12/25 9:34: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