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王兴国

简介:
王兴国
(Wang,Xingguo), 男 , 年龄未知 , 潍坊市寒亭区河滩镇法輪功學員。妻子于素芝。

潍坊市法輪功學員于素芝三次进京上访,被抓回后,受到了种种迫害。例如:两次被关进拘留所,一次被关进看守所,三次被抄家。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河滩派出所恶警抢走了家中所有值钱的东西,牵走两头牛,水泵、录音机、缝纫机,骗了丈夫1600元钱,抢走麦子时,儿子上前阻拦,他们对我儿子拳打脚踢,当时河滩镇派出所所长叫徐德胜。

2002年秋,河滩派出所警察(一名叫宋效仁)到于素芝家,拿着一张空白纸,让她贴照片、按手印。警察说:“你不按就抓你去。”她担心他们再来抓,只好离开了家,流离失所。儿子整天逼他爸爸去找媽,跟他吵架,吓得他爸爸也出来了,丈夫王兴国跟于素芝一起走上了修炼的路。儿子一人心情就很差,整日借酒浇愁。2009年正月十五晚上,因酒后驾驶出了车祸死亡。假设父母在家的话,孩子有可能不会这样。

流离失所八年来,夫妻倆一直在外面给人家打工挣饭吃。从2009年到现在,他们在昌邑市一家印染厂干活。

2010年6月20日早上7点30分左右,王兴国下了夜班在回家的路上,被昌邑市国保大队及都昌派出所绑架,失踪了七、八天。6月28日上午,亲属接到通知,把王兴国领回时,他完全变了一个人,目光发呆,脸色黑青,瘦了许多,问他什么,他什么也想不起来,在昌邑干活的这一段记忆全部丧失。被抓前他一直很好,脸色白里透红,记性很好,现在他几乎失去了生存能力,出了门连家也找不到。

有一天,王兴国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说:“警察给我蒙上眼,给我打针来”。只见他头上(头囟部位)有两个针眼,发红,还疼。这一定是在昌邑被抓期间,恶警给他注射了破坏神经系统的药物。王兴国这么善良老实却被迫害成这样。

面对这个家庭的遭遇,寒亭区国保大队的警察和“六一零”人员不但不起怜悯之心,正好相反——在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五日,又将于素芝和她的丈夫,已经神志不清的王兴国劫持到寒亭南孙洗脑班。二人被绑架时穿的都很单薄,现在天气渐凉,洗脑班的人不叫他们的亲人给他们送衣物,只是去骗他们的亲人,打听夫妇二人是否有钱和有多少钱。

二零一五年八月九日向最高检察院邮寄《刑事控告书》,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公布江泽民的刑事罪责,让世人看清这场迫害。

迫害类型:
绑架/劫持非法关押抄家迫害亲属注射不明毒针洗脑/送洗脑班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山东潍坊市王兴国夫妇被洗脑班劫持
山东潍坊市于素芝一家遭受的迫害

责任单位及恶人:
吉林市昌邑区分局政保科电话:0432──2485537<p><br>
河滩派出所 : 徐得胜宋效仁
昌邑都昌派出所
寒亭区国保大队寒亭国保大队恶警<br>闫峰山:队长。电话:办公室0536-7285576;手机13953668177
南孙洗脑班洗脑班头目:刘作保<br>副头目:纪效峰<br>帮教:李杰(女)<br>曾××<br>国保大队长:闫峰山<br>成员:黄绍辉 于建政 张强 张龙寿 魏芙蓉 黄静 <br>

更新日期: 2015年9月19日 05:04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8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