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杜英光

    简介:
    杜英光
    (Du,Yingguang),男 ,45岁,天津市武清区大良镇蔡各庄村大法弟子,就职于天津市武清区杨村镇第四小学,任小学教师。

    在双口劳教所二大队恶警魏××电击杜英光,不让睡觉,长时间站着。

    他长期每天重体力劳动十几个小时,体力不支进行绝食抵制,魔鬼队长杨志秋、恶警杜颖欣用电棍电击、用警棍打,强行灌食。有的大法弟子的食道被胶皮管扎破,拔出的灌食管沾满鲜血,恶人甚至在灌的食物中吐痰。

    二零零一年一月三十日晚,双树乡派出所警察闯进他家,抢走了《转法轮》等多本大法书籍和几十盘大法录音带,并将他劫持到双树乡派出所。第二天下午四点被非法拘留,关进武清区拘留所17号监室。因他坚决不写悔过书而遭毒打,并强迫他面壁撅着,两手指尖要碰到脚,两腿不许弯,一直到晚上十点左右才停止。

    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五日下午,乡党委书记让他签字表示不炼,他拒签,当晚十点左右,他所在单位(武清区杨村镇第四小学)的万主任、教育局人员和警察开车赶来,将他送到武清区梅厂乡的一个民兵训练基地洗脑迫害两个月,强迫观看诬蔑大法的光盘和电视节、面壁罚站、不让睡觉、不许正常吃饭、毒打等。

    洗脑班里的每个人每月要交一千五百元,由其所在单位或乡政府出。后来,杜英光得知他的工资被冻结,他被非法劳教后,单位将他开除工职。

    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五日,被迫害两个月的杜英光从洗脑班又非法送进武清区看守所继续迫害,被冠以“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后又被非法延长至两年半)。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八日,他被分到双口劳教所五中队,在指导员杨志秋的唆使、纵容下,八班班长和文、二班班长陈学宇、五班班长犯人孙凯,对杜英光实施暴力。强迫盘坐着塞进床下、毒打、不让他上厕所、连续十天不让睡觉,强制盘坐并用绳子将他双手捆紧,又用绳子从腿下穿过,从脖子上饶过、勒紧,使头部只能垂到胸前,两小时后才解开。

    陈学宇把杜英光带到一间房里,他就抡圆胳膊,猛抽杜英光嘴巴,然后又让他撅着,派人在旁边监视,并用棍子打,折磨了杜英光一个多小时才罢手。警察赵长青在旁边看着犯人行凶却无动于衷,视而不见。

    连续的折磨和十几天的不让睡觉,杜英光被迫害的全身发冷,脑袋又木又胀,反应迟钝,身体疲软无力。包夹发现后给他测量体温,发现他发高烧,这样警察才允许他夜里睡觉。

    恶犯陈源等将两个正在燃烧的烟头放在他的手心上,用针尖向指甲缝间扎。恶警杜颖欣见杜英光两手肿痛,一天夜里十点,故意叫他手拿苍蝇拍在楼道里打苍蝇,手一挥拍伤口就痛的厉害,直到十二点左右才让他休息。

    狱警魏巍为了让他写“悔过”,用拳头猛击他腮部,打得他脸部高高肿起,从镜子中都认不出自己来。魏曾几次让杜英光在房间门口站好,他在杜英光对面退后几步站住,接着向杜英光跑来,飞起一脚踢向杜英光胸口,把杜英光仰面踢倒在地上,地面是瓷砖铺的,当时就将杜英光后脑磕出一个包。只因杜英光坚持修炼法轮功,便成为警察打人取乐的靶子。

    在狱警佟秀和等的唆使下,刑事犯张俊强用木根不断敲击杜英光的左臂,将他的左臂打的红肿,呈黑紫色,向上抬起都很困难。

    刑事犯孙凯为了得到奖励也来折磨杜英光。先是把杜英光盘坐着塞进床下,使他头不能抬,腰不能直,两只胳膊露在床外,恶犯抓着杜英光小臂用力向铁床上撞,然后又把他拉出来,和其他人一起将杜英光脸朝下按在地上,孙凯用一根圆木棍用力在他的腿上辊,他两腿肌肉疼痛难忍。

    一次,刑事犯张俊强把杜英光的双腿塞进床下,使他腰不能直,头不能抬。为了使杜英光更痛苦,他们将把一根长木棍塞进杜英光背部与床之间,张握住棍子一头狠压杜英光头部和背部,又将杜英光的手按在地上用脚踩,张又找来一根缝衣针,抓住杜英光左手,威胁杜英光说要用针扎他。闪闪的银针在杜英光眼前晃来晃去,虽然没有扎在他身上,却能想象到那种刺痛。张用针尖向杜英光指甲缝间扎去,扎了一会儿才住手。

    恶警将杜英光和其它十几个大法弟子集中到一起。每天只有三个小时的睡眠,其余时间都是坐马札,反复听播出的攻击大法和老师的录音。法轮功学员被强制每天长时间劳动,早上五点半出工,晚上其他人都睡觉了,他们几个法轮功学员却不准睡,一直坐马扎到十二点以后,有时到一点,有时到两点,最晚到凌晨三点才准上床休息。早上又同别人一样五点半出工。当时正是盛夏,却不让洗澡、洗衣服。上厕所受到严格限制。

    在恶警杨志秋和佟秀和的命令下,犯人张俊强开始迫害杜英光。当时正是寒冬气温很低,张俊强和几个犯人将他的衣服强行扒下,让他站在一间黑暗冰冷的屋内,几天几夜不准他睡觉,张俊强命令看管杜英光的犯人于卫华和他一起折磨杜英光,为了冻杜英光,张把杜英光长时间绑在楼道阴面敞开的窗户上。当时外面寒风呼啸,吹的只穿单衣的杜英光浑身冰冷,瑟瑟发抖。当晚就开始发烧,嘴唇干裂,嘴角裂开,胸膛内仿佛有一团火。第二天量体温三十九度,连续几天高烧不退,但还被罚站不让睡觉。

    二零零二年四月底,恶警杨志秋、佟秀河、张瑞祥分别用电棍电杜英光。5月中旬,在上述三人的命令下犯人开始不让他睡觉,夜里只能坐马札,有时整夜不让睡,有时睡一个多小时,为时一个多月。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九日,在恶警佟秀河的指使下,犯人张俊强、孙凯、郭凤治进行长时间毒打,先将他头朝下绑住,向鼻子里灌水,用拳头猛击腹部,折磨几小时,致使他一度昏迷过去。

    由于严重的迫害,杜英光全身无力,步履艰难,上厕所几米的路对他都变的那么漫长。好不容易到了厕所,解小便却不能正常排出来。突然间他眼前一黑,晕倒在地,被犯人从厕所抬回。

    杜英光直挺挺的躺在床上,四肢无力,腹部肿胀、疼痛,疼痛使他止不住的呻吟,腰部仿佛有重物似的向下坠。警察不管不问,却让犯人带他到室外运动。他每走一步都痛苦不堪,犯人郭凤治、孙凯却硬是强迫他走,他精神和肉体都承受着极度痛苦。被毒打一个星期后,警察才带他到医院检查,却不告诉他检查结果。

    回劳教所的路上,警察拿着B超检验报告单看,杜英光坐在警察后面,看见上面写着:一、腹水,二、胃及十二指肠球部水肿,三、胰腺……(异常)。医院给开了药,警察勉强买了一些药后,却向杜英光的家里要钱。杜英光经常肚子疼痛难忍,疼的他上厕所都直不起腰,只能弯着腰走路。

    转天开始,连续十天不让他睡觉,不论白天和黑夜都盘坐在地上,旁边轮流有人看着,不许闭眼,闭眼就打,几天下来。杜英光困得实在难受,眼睛有时就不知不觉合上了,迷糊过去了,旁边看着的人看见了,就打他,让他睁眼。这十天,恶犯曾凶狠的抽他嘴巴,不让他上厕所,多次用双脚在他的腿上乱踩,嘴里还喊着:“这是给你泰式按摩!”恶犯体重一百六七十斤,把杜英光两条腿踩的全是肿块,硬梆梆的,走路都很困难,一个多月才恢复正常。

    狱警杜颍欣把杜英光绑在椅子上,命犯人向他嘴里、鼻孔上抹屎。恶犯先用手捏住他的鼻子,使他不能呼吸,乘机撬开他的嘴向里塞屎,然后向他的鼻孔上抹屎。警察付振侍用针管往杜英光的鼻子里灌芥末水。一连折磨他二十多天。

    二零零三年二月起,天津市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都办起了洗脑班,恶警又开始迫害他,对他电击、捆绑,用凉水往他身上泼。为了制止迫害,他绝食抗议。恶警佟秀和、杜颖欣命令犯人穆德珍把杜英光长时间吊绑在床上,向他身上浇凉水,脚放入盛凉水的盆里,杜英光脚被冻伤。恶警杜颖欣亲自带人把杜英光绑在一个木板床上,向他身上浇冷水,同时把电风扇开到最大向他吹。当时,气温很低,杜新颖说:“天太冷,给他盖上被”。犯人就把棉被全部用水浸湿,给杜英光盖在身上,这样折磨他达三个多小时。

    杜颖欣把杜英光绑在椅子上,命犯人向他嘴里、鼻孔上抹屎。恶警付振侍用针管往杜英光的鼻子里灌芥末水。一连折磨他二十多天。因杜英光在狱中始终坚信大法,不写“悔过”,被非法加期一年才放出。

    一天,佟秀和对杜英光的包夹犯人徐光生说:“你把他弄死,我给你减刑”。这话恰巧被杜英光听到。当佟秀和发现杜英光听到这话,故作镇静又把这话说了一遍,犯人徐光生也承认这是警察对他的指示,但阴谋暴露,徐也不愿用他的命换减刑,才没有对他下手。

    在这期间,因杜英光始终坚信大法,不写“悔过”,被非法加期一年,二零零三年十月才被放出。

    迫害类型:
    罚站电击剥夺睡眠毒打/殴打推、掰、撅上身强行叠在被盘起的双腿上捆成一团洗脑/送洗脑班人身侮辱非法劳教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高强度超负荷劳动摧残性灌食勒索钱财无故开除、辞退或使下岗加期(延期)/超期关押冷冻/灌凉水/凉水澡/浸水迫害亲属绑架/劫持非法关押长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武清风雨十八年(图)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10月22日发表)
    天津杜英辉自述一家人遭迫害经过
    天津武清区杜英光遭受酷刑
    天津市杜英光遭非人折磨 嘴里、鼻孔被抹粪便
    天津北辰双口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逼喝尿、灌带痰食物 双口劳教所折磨大法弟子致疯致残

    责任单位及恶人:
    天津市武清区杨村镇第四小学 
    双口劳教所 双口劳教所位于天津市北辰区引河桥西八公里处。魏××杜颖欣杨志秋杨志秋郎涛佟秀和(董秀和)孙凯和文陈学宇陈源魏巍郭凤治付振侍佟秀和(董秀和)

    更新日期: 2017/8/16 15:33: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