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杜万容

    简介:
    杜万容
    (Du,Wanrong),女 ,68岁,重庆市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无理开始残酷迫害法轮功。杜万容到北京去上访,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却被非法关押了十五天。从此杜万容就遭到中共不法人员不断的骚扰。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的一天清晨,杜万容醒来,只见重庆市九龙坡区谢家湾街道文化二村居委会,以及派出所的人员,围在她的床边,叫她准备生活用品去“转化”班强行洗脑,逼她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当时她还带着九个月大的小孙子(因儿子、儿媳离婚,无人照管),于是穿着睡衣就冲出去,急速地上了车。过后才托人将小孙子转移出来,带着他流离失所,一段时间后才回到家里。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的一天,恶警闯到杜万容家非法抄家。当时家里只有一名保姆,恶警既没有出示什么证件、文书,进屋就像土匪一样乱翻一通,并守候几个小时,没留下任何抄家记录走了。他们刚走,杜万容回到了家里,紧接着被迫开始了她的第二次流离失所的艰辛生活。

    当地中共恶警为了迫害法轮功,采取黑社会的流氓手段,利用法轮功学员的善良,派公安人员打入学员内部,叫大家互相转告:于二零零二年一月二日到“小泉”(在重庆的一个温泉度假村)召开法会。由于公安局给参与迫害的人以每抓一个法轮功学员给奖金二千五百元的诱惑,使这些参与的人员非常卖力。那一次一下就非法抓捕了几十名法轮功学员,涉及重庆很多地区的,杜万容也在这一天被绑架了。在被非法关押一年多时间后,二零零三年九月,重庆市“六一零”授意重庆的法院,枉判杜万容七年刑期。

    在被非法关押于重庆市永川女子监狱的六年中,杜万容受尽各种折磨。比如不准睡觉、不准洗澡、不准洗衣服、每天强制坐十多个小时的小板凳、不准上厕所等等等等。重庆永川女子监狱恶警陈梅在一次找杜万荣谈话时,指使监控她的犯人(在里面称为“互监对子”)长时间掐杜万荣的大腿和臀部,最后造成了杜万荣大小便失禁。

    二零零六年的夏天是近几年来重庆最热的夏天(当年重庆各地连晴高温几十天),晚上其他人都睡觉了,重庆永川女子监狱恶警陈梅也不准她睡觉,叫这个六十多岁的善良老人打扫全部楼道,等到做完已经是夜间零点了,全身被汗水浸泡几个小时也不准她换衣、洗澡,半夜一点多钟才和衣而睡。就这样的折磨一直持续了九个月的时间;同时做清洁用的工具,如扫把、拖帕等都是强制从杜万容的个人帐上扣钱购买。

    监狱长时间的各种非人折磨,没能让杜万容放弃信念。后来监狱便使出了最为恶毒的一招:以陈梅为首的警察指使帮凶,在她的饭里放下了不明药物,致使她出现血压急剧升高。参与迫害的恶警有:陈梅、余元春,其他刑事犯帮凶有:王远林、黄智敏、秦远林、喻贵容、张友会等人。

    二零零九年一月二日,被非法关押七年的杜万容出狱回家。杜万容在二零零一年一月被非法抓捕前就被原单位停发了退休工资。当时的綦江县人民医院院长杨道华配合“六一零”的指令,将杜万容的退休工资非法扣发,致使杜万容至今已有十多年没有退休工资及一切正常待遇。一家人只能靠她丈夫一人的退休金生活。

    出狱后,杜万容曾找到新任的医院院长王沛文,要求正常发放退休工资。而王沛文与前任院长杨道华一个腔调说:炼法轮功的就是要停发工资。杜万容找过医院的人事科长也无结果,人事科长要她到“人大”反映。

    在生活没有来源的情况下,杜万容想到总有说理和讲法的地方,又向綦江县卫生局反映情况。卫生局的人同样受中共迫害法轮功“政策”控制,不讲职业道德,不但不给解决问题,反而抢走她工作了几十年的证据:“退休证”。

    万般无奈之下,杜万容到了綦江县“人大”去反映情况,人大办公室的人员接待了她,一听说是炼法轮功的就大发雷霆说:法轮功的问题不要反映,不会给你解决的。并问她还炼不炼?一听杜万容说这么好的功法肯定要炼时,就粗鲁叫她“滚出去”。杜万容知道他是受中共邪党的谎言毒害,不明真相。又继续平静的给他讲自己因为身体不好,通过炼法轮功后各种病全好了,每年还为国家节约一万多元医药费,这十几年没生过病,也没吃过药,这让人身心健康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呢?“宪法”中不是规定公民有信仰的自由、有人身自由,言论自由吗?刑法也只是对人的行为定罪而没有对思想定罪的。这个人员不但不听,还用电话叫来两个警察要绑架杜万容,杜万容责问这些人:你们凭什么抓人,我向国家机关反映情况是行使公民的正当权利,我没犯法,是不会跟你们走的。这几个人不由分说,连拉带推的把杜万容推上警车,劫持到了派出所。杜万容后来机智走脱、回家。

    杜万容的丈夫患有糖尿病、高血压、冠心病、肾病、下肢肿等病多年,一直在痛苦中煎熬着。二零零九年一月三日杜万容出狱,他终于把老伴盼回来了。在老伴照顾下,二年多的时间里,他的病渐渐有所好转,特别是肾病,足肿全消平了,恢复正常了。然而“六一零”指使不法人员要她放弃修炼,对她骚扰从未停止过。

    二零一一年过年期间,谢家湾文化一村居委会、街道办、综治办的人伪善的以拜年的名义送一百元钱到杜万容家。杜万容回家后知道此事把钱送了回去,并告诉他们:“不是我自己的钱我不要,你们要真关心我,就把我应得的工资还给我。”

    二零一一年四月的一天,居委会的人打来电话,说要去她家看其身体好不好,承诺哪怕有几千元的医药费都可以帮她报销的。杜万容知道他们又是上面有什么“政策”要来骚扰她了。就在电话里对他们说: “你们知道我修炼法轮功身体好了,没有几千元的医药费可报,所以你们不必为此来我家,要来听我讲大法的真相可以来。”结果他们没有敢来。

    居委会的人见对杜万容没办法,就去恐吓她的丈夫,想以此达到逼迫杜万容放弃她的信仰的目的。五月初,居委会的人又给杜万容的丈夫说:七月一日快到了,上面“六一零”下达了命令,必须将没有“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全部强行“转化”,不“转化”的全部判刑,这是“六一零”直接办这事。她丈夫听了直发抖,怕妻子再遭迫害。杜万容没理睬他们,一个人去了乡下。

    居委会主任得知杜万容不在家,和街道办、派出所、综治办的五、六个人闯到杜万容家,对她丈夫施加压力,杜万容丈夫说:“她就因为有个人的信仰,修炼法轮功,就被冤判七年;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被(中共)政府迫害这么多年,我还真没想到她还能活着出来。她原来那么多的病,现在身体又那么好,没有被整死,真是苍天有眼啊!万幸!万幸!回来后没有退休工资和所有合法待遇,要不是我这老头子有点稀饭钱(退休金),连活命都不成了!你们又三天两头的来骚扰我们,不但我妻子烦你们,我都觉得不安宁。我妻子身体不好,病多,经过修炼法轮功身体确实好了,这是谁也推翻不了的事实。她没有犯法,你们不但迫害她,而且我也受迫害。我身患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脚肿得那么厉害,七年中无人照顾,精神压力也大。你们就不要来我家了,让我们过点安稳的日子吧!”老人一席话,说得他们无言以对,只得说:我们也是没有办法,是上面的指示,我们也很烦。

    杜万容的丈夫整天为妻子担惊受怕,本来好转的病情加重、恶化,于六月十八日去世。

    这一下杜万容生活来源没了,丈夫单位要杜万容到居委会开具没有生活来源的证明,可以按政策领取每月二百元的抚恤金。七月五日,杜万容到居委会开证明,居委会的人要杜万容答应不能到处走,不能接触人,去哪里要给居委会说报告一下。杜万容回答道:“你们这是在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你们如果私下找我丈夫写的任何东西都不算数,任何人都代表不了我,不是我亲笔写的统统作废。”

    二零一一年六月以来,谢家弯街道,派出所居委会积极执行薄熙来、王立军的迫害政策,对多名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和绑架到洗脑班;对杜万容、马义先一家三人、周学亮一家两人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进行干扰并妄图绑架,造成杜万容离家出走。

    杜万容还处在失去亲人的悲痛之中。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中午,居委会主任梅伯璋等三人带着便衣直奔她家。杜万容知道来者不善,于是朝车站跑去,居委会的贾磊紧跟着追到她前面,挡着她问:去哪里?杜万容没回答,迳直上车,贾磊跟着也上车。杜万容对他大声说:“你们太不讲道理了,我丈夫才死去十几天,你们这样对待我这个孤苦老人,你们还有没有人性了?车上的人静静听她讲,这小伙子也许是怕车上的人谴责,也许是良心发现,在下一站就下车了。就这样,杜万容在刚经受失去亲人的痛苦后,又被迫第三次流离失所了。

    迫害类型:
    非法关押洗脑/送洗脑班抄家绑架/劫持非法判刑剥夺睡眠关押期间,剥夺大法弟子基本生活条件坐小板凳强行施药无故扣工资/剥夺福利待遇骚扰逼迫放弃信仰迫害亲属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11月21日发表)
    老中医杜万容第三次被迫流离失所
    重庆老中医杜万容遭七年冤狱迫害
    156995.html#2007-6

    相关单位及个人:
    重庆市永川女子监狱
    恶警:陈梅、余元春
    其他刑事犯帮凶:王远林、黄智敏、秦远林、喻贵容、张友会等人

    重庆市公安局九龙坡区分局
    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红狮大道1# 邮编:400051
    电话:023-68159588 63750070 63750071 传 真:023-68159688
    局长:钟庆宣
    联系人:李业明

    重庆市九龙坡区公安分局谢家湾派出所
    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谢家湾文化五村二号
    电话:68480825。

    重庆市九龙坡区谢家湾街道文化一村居委会
    办公电话023-68717189

    綦江县人民医院,地址綦江县古南街道沱湾支路1号 邮编401420,
    电话民(区号023-)48621117 48655206
    前任院长杨道华
    前任院长王沛文
    现任院长池祥波
    书记李维学、
    人事科长杨红 手机13983488573

    綦江县卫生局:
    地点:綦江县文龙街道
    局长:陈正好  办85895001
    书记:童家琦 办85895002
    人事科长程开芬 办85895128

    綦江县人大常委会
    地址:綦江县古南街道县政府大楼
    电话48671880
    主 任:易良武
    副主任:王星、王儒祥、吴国平、吴大林、刘红兵(女)

    责任单位及恶人:
    重庆市永川女子监狱 
    綦江县卫生局 
    綦江县人大 
    谢家塆居委会 
    谢家塆街道 
    谢家塆派出所 
    綦江县人民医院 :王沛文杨道华
    重庆市永川女子监狱 :陈梅
    谢家湾文化一村居委会 :梅伯璋贾磊

    更新日期: 2014/11/14 10:14: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