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田新方(田新)


    酷刑演示:罚坐,长时间一种姿势坐在塑料小凳子上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简介:
    田新方(田新)
    (Tian,Xinfang(tianxin)),男 ,33岁,山东菏泽市单县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年七月田新芳被迫流离失所至浙江省乐清市。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二日,在浙江省乐清市雁荡山风景区散发法轮功被迫害真相资料时,被一不明真相的景点售票员跟踪举报,后被雁荡山派出所绑架。

    田新芳被雁荡山派出所绑架后,因不报姓名,被一警察连踢带打一通,搜走了身份证,后被投入乐清市看守所。被看守所关押期间,田新芳因炼功、不背监规,被狱警指使的嫌疑犯殴打、折磨、虐待,曾被嫌疑犯打伤。

    一天,一名嫌疑犯在写侮辱师父的话,田新芳叫他不要这样做,否则会遭报应。他便趁田新芳不在意,绕到背后,突然用膝盖猛烈顶撞田新芳的脊椎,造成田新芳脊椎最下端轻微骨折,不能活动、不能穿衣、睡觉不能翻身。报告狱警后也不处理,不了了之。

    田新芳是被迫害的,没有罪,所以,不背监规,结果遭不明真相的牢头“啪啪”左右两个耳光,晚上十点不给吃宵夜,让田新芳每天晚上蹲在厕所旁,给他们冲厕所。

    大约二零零二年三月,田新芳被乐清市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同年三月十五日,即被关进浙江省第二监狱。

    田新芳被强制与另一位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朱新民一起面壁罚站两小时,然后强迫看污蔑大法和师父的造谣录像。其他人则被强制参加奴役劳动。

    大约过了一星期,大队指导员郭为民找田新芳最后一次谈话:“你到底认不认罪?”对田新芳说,认罪就在所谓的思想汇报下边落款处写上“罪犯”两个字,不写就马上送禁闭室。田新芳说:“我不写。”他说:“那好,送他去禁闭室,带上东西。”这都是他们事先安排好的迫害手段。

    禁闭室房间约三平方米,大小便都在里面,四周钉上了软的黑色橡皮胶(防自杀),上下很高象个天井地狱,没有窗户,只有一盏长年亮着的灯泡。

    两名狱警把田新芳关进禁闭室,再次问:“你认不认罪?”田新芳说:“我不认罪,我们是被迫害的……”话还没说完,他的高压电警棍就开始肆虐,电田新芳的脖子、腰,电的就象蛇咬的一样疼。

    第二天,狱警拿来所谓揭批法轮功的“转化”材料,让田新芳看,田新芳拒绝看。晚上,郭为民叫来电田新芳的狱警,再次用电警棍电田新芳。此后,每天强制田新芳面壁连续罚站十六小时(早上五点到晚上九点,中间即使吃饭也要站着吃),站的时候身体不准晃动,一天下来,整个双脚又酸又疼又麻。

    由于长时间罚站,前脚掌用力,左脚大脚趾的指甲沟处可能压力太大,左脚趾扎进肉里,造成感染、肿胀、溃烂。从此,这只左脚再也没有好过,一直到四年后走出监狱黑窝。

    被关九天禁闭室出来后,田新芳的左脚发炎越来越严重,肿的越来越厉害,到后来甚至不能穿鞋子,最后只能穿大头皮鞋,被强制劳动时,一碰到它就很疼很疼,有时还会流出血来,走路时,左脚不敢用力,因此,走起路来总是一瘸一拐的,仍被强迫奴役劳动、跑步、走队列等。有时夜里脚趾的指甲沟里流出许多脓血。特别到了夏天劳动时,还要穿大头皮鞋,或者胶鞋,在外40oC高温下汗流如注,汗水淌进鞋里,和脚趾溢出的脓血水溶合在一起,袜子粘在脚趾上脱不下来,要慢慢的撕,有时脚上的烂肉都会撕下来。田新芳从不把它当回事,狱警和包夹看对田新芳来硬的不行,就开始想另外的办法迫害田新芳。

    二零零二年冬天,田新芳因为给同修王建军传递手抄经文被发现,再次遭大队狱警迫害,他们强迫田新芳每天从早上六点坐到晚上九点,中间不能动,除非吃饭、上厕所,否则,要始终在小板凳上坐着,两腿并拢,两只手放在膝盖上,腰要挺直,不能晃动。被这样连续迫害了十天后,同修潘开祥(原浙江大学心理学系教授)、王建军等在旁边鼓励,田新芳当时心里很激动。

    “二零零二年三月,田新芳流离失所至浙江省乐清市期间,因发放真相资料,被乐清市法院非法判刑四年。3月15日,被关进浙江省第二监狱。田新芳遭到严酷体罚、高压电棍电、从事超强度奴役劳动等,此外,还经历了两次大规模的抽血化验、脏器检查。可能为了掩盖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监狱方让犯人与法轮功学员“陪检”,不同的是,犯人不登记造册,而法轮功学员的身体信息则被详细的登记、保存。

    第一次大规模体检大约为二零零二年,当时田新芳在监狱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直属大队,该大队关押有法轮功学员约20位。一天,监狱的所谓骨干犯人通知大家体检、验血,地点在监狱教改科二楼会议大厅。犯人们议论纷纷:共产党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好,还给免费体检。

    被抽血化验、测视力,检查视力是否好、是否色盲等;还被检查心、肝等脏器,每位法轮功学员要躺在手术台上,医生依次按压心、肝等位置,问有何反应,疼不疼等,问的很仔细。中共给体检的目的绝不会是为了田新芳们的身体好,而肯定是另有所图。但当时,还不知道中共还有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样的大罪。

    体检后不久,一位法轮功学员就离开了监狱,可以说是失踪了。这位法轮功学员约六十岁,浙江绍兴人,是黑龙江省大庆油田退休职工,姓王(名字记不得了),被中共非法判刑十年。田新芳记得他身体非常好,和年轻人打乒乓球、篮球,反应很快。他失踪不久,副监狱长来到大队,给田新芳们开会说,他患癌症被“保外就医”,说回家不到三个月,就死了。

    第二次大规模体检约在二零零三年,一辆装备有精良医学检查仪器的大客车开进监狱,我们每个人被透视、拍片检查等。这些事情都是监狱里有了法轮功学员之后才有的反常现象。

    大约二零零二年三月,田新芳被乐清市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同年三月十五日,即被关进浙江省第二监狱。

    二零零二年冬天,零下8°C,他们强迫田新芳洗冷水澡,冰凉的水从头上冲下来,皮肤感到刺痛,洗完澡,整个身体都变得僵硬;夏天强迫在40°C高温、在太阳暴晒下奴役劳动;体罚如面壁罚站、罚坐,罚坐就是坐在小板凳上,不能动、腰挺直,双脚并拢,手放在膝盖上面。

    针对监护犯这种不人道的做法,在一次“思想汇报”中,田新芳向浙江省第二监狱大队长童振跃提了出来,并要求处理。如果不改善、不处理,田新芳将保留向上级机关和领导继续反映的权利。周末例会上,童队长关于监护犯不让法轮功学员喝水、上厕所、强迫洗冷水澡等做法一律取消。

    被连续体罚、站立二十一天后,三监区副教导员张序荣赤膊上阵,把田新芳带到离监狱很远的监狱学校教改科一楼东头一间没有窗户的黑房子内(以前在监区内迫害我难以避人耳目),晚上,他带着另一不知名的狱警,用三根新式高压电警棍电击田新芳,电在头上就象遭重锤砸的一样痛苦。第一次电击田新芳三个小时,田新芳被电击的真的有点不想活了,就用头去撞墙,可他让犯人拉着田新芳,让田新芳死不了。第二次电击也是在晚上,有时还踩田新芳的脚。那时,田新芳的左脚还在发炎,他们根本不管。他们白天体罚田新芳,晚上用电击等手段继续折磨,就是为了避人耳目,妄图用强制手段逼迫我承受不住后“转化”。

    五月十三日是法轮功创始人、我们的师父李洪志先生的生日,也是世界法轮大法日,同时,七月二十日是当年中共开始大规模迫害法轮功的日子,为了在这些敏感日“转化”法轮功学员,向他们的主子中共当权小丑江泽民邀功,二零零四年五月,在浙江省司法厅“610”指使下,由省第二监狱副监狱长闫粤强指挥,三监区副教导员张序荣、302分监区指导员胡方及其他两名狱警对田新芳实施酷刑迫害、逼田新芳“转化”。

    约五月一日,田新芳被转到302分监区宿舍三楼最东边靠走廊一间八平方米的房间,从刚打扫的痕迹看,就是专门为田新芳准备的。房间的门口划着一道粗线,写着“禁止外人进入”、“严禁靠近”等红色字眼。整个房间内贴满了给田新芳洗脑的大字报。床头上还贴有一张田新芳上小学的儿子给田新芳写的信中的一句话:“爸爸我想你了”等等。

    在这个房间里,包夹、迫害田新芳的犯人是邵伯琪、方水明(盗窃犯)、叶金梅(经济犯)、王转运(杀人犯)等,他们夜里对田新芳轮番谈话、威逼利诱,变相不让田新芳睡觉,白天搞体罚,同时,还在田新芳的耳朵旁高声播放污蔑法轮功的录音、录像等。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一日,田新芳因参与营救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遭恶警绑架,被第二次非法判刑,菏泽市牡丹区法院非法判田新芳五年,十二月底,被投入山东泰安监狱迫害。入监时,就被抽血检查过,说是例行检查,之后又经历了多次“体检”,其中,我记得的大型的全身脏器检查、抽血化验有两次。

    因田新芳在狱中讲真相,于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六日,被关进小号,为了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田新芳绝食抗议迫害。

    恶警于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七日,把田新芳关进一监区(原五监区)管理四组,继续迫害。该组组长是张庆树(原泰山区某局局长,系经济犯罪);成员有陈涛(回族,诈骗犯)等。

    因为田新芳始终不放弃信仰,从二零一零年五月至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发稿之日,泰安监狱不准田新芳的亲人探视。

    二零一零年十月,当时的监区教导员高令山(现为泰安监狱侦察科副科长)暗示罪犯陈涛,要不惜代价“转化”迫害田新芳。罪犯陈涛接到高令山的暗示后,指使罪犯袁新可、孙启明,在二零一零年十月底至十一月初,四次殴打田新芳。

    二零一一年五月,泰安监狱五监区改称一监区,狱警有了较大变动,朱叙虎现任监区长,律文峰任教导员。原监区长刘欣荣调任所谓教改科科长,教导员高令山调任侦察科副科长。

    二零一一年六月以来,一监区发动了对坚信法轮大法的学员的“攻坚转化”。主要手段:一是每天强迫法轮功学员观看污蔑法轮功的邪恶录相,包括省监狱邪悟者的所谓忏悔演讲,并由包夹人员——一帮贪官污吏、流氓恶棍、社会渣滓,以中共邪党的一套邪理歪说给法轮功学员做所谓转化工作,做不通时就恐吓、侮辱、谩骂;二是整天罚坐(在小塑料凳子上端坐),看着不顺眼时就呵斥甚至拳打脚踢;三是不让休息。晚上至少到零时,甚至凌晨三时才让睡觉,早上五时又叫起来。平时不让出监室一步,如入厕、洗刷都有包夹严厉看管,不许与其他人特别是法轮功学员说一句话,点头致意也要遭到呵斥、辱骂。恶徒们把法轮功学员视作奴隶,监室内许多杂活都强迫法轮功学员去做。

    田新芳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屡遭中共迫害,三次刑事拘留,共十一个月,两次被非法判刑,共九年,冤狱期间,数次被全身体检、抽血化验、登记造册、配型等,险遭活摘器官。以下为田新芳的自述:

    第一次是二零一零年,泰安监狱专门对法轮功学员验血,那次验血大家都很紧张,因为那时,我们都知道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

    第二次是二零一二年,通知法轮功学员验血,一辆装备有精良医学检查仪器的大客车开进监狱,我们在车上被胸部透视、拍片等。我认为一方面,可能我没被配上型,另一方面,我的肾脏等器官因长期绝食反迫害而衰竭,使我再次幸免于难。

    泰安监狱狱警为逼迫我所谓“转化”,有计划地与犯人一起,对我酷刑折磨、严刑拷打,我承受过酷刑带来的撕心裂肺的痛苦,身体遭受了很大创伤。所以,对法轮功学员体检,绝不是中共流氓发什么善心对我们好,而是将法轮功学员作为人体器官移植的活体供体,牟取暴利,是为移植器官配型、建立活体器官数据库,是为血腥的活摘器官做准备。”

    二零一三年,耿克华(泰安人,贪污犯)因积极参与对大法弟子杨平刚(泰安广电局干部),田新芳,(山东菏泽单县人)的迫害,监狱对耿克华进行了立功减刑九个月奖励。

    二零一三年四月田新芳到期出狱。

    迫害类型:
    非法判刑逼迫放弃信仰坐小板凳关押期间,剥夺大法弟子基本生活条件禁止学员相互说话关小号剥夺大法弟子被探视的权利非法拘留非法关押毒打/殴打电刑高强度超负荷劳动关禁闭绑架/劫持抽血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对泰安监狱凶残迫害大法弟子手段的补充
    泰安风雨十六年(3)
    浙江省第二监狱对我的洗脑迫害
    田新芳在浙江第二监狱和泰安监狱经历的可疑体检
    田新芳正在山东泰安监狱绝食抗议迫害
    山东泰安监狱对刘永进等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相关单位及个人:
    泰安监狱相关责任人:
    亓福祥:男,副监狱长,泰安监狱全面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凶手
    杨玉敏:男,纪委书记,泰安监狱全面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凶手之一
    朱叙虎:男,一监区监区长
    律文峰:男,一监区教导员,主管迫害
    刘增忠:男,一监区副教导员,手机:13605484490 住宅电话:(0538)8432293
    赵某某:男,一监区警察,主管迫害
    一监区办公电话:0538-8432354。
    山东省泰安监狱 0538-8432021

    高令山(男,原五监区教导员) 手机:13370626802
    刘欣荣(男,原五监区监区长) 手机:13370621779
    高克军(男,原五监区副教导员)手机:13953891887


    泰安监狱一监区管理四组:
    组长张庆树(原泰山区某局局长,系经济犯罪)
    罪犯陈涛,原管理四组组长,回族,诈骗犯,判刑十年,泰安市二十里铺人,已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一日假释出狱。该犯极其邪恶,曾直接、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十余人。
    绑架犯袁新可,判刑十年,菏泽市巨野县大袁楼村人。该犯极其邪恶,曾直接、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十余人,殴打法轮功学员刘永进等人的主要凶手。
    盗窃犯孙启明,判刑三年,泰安市人。该犯极其邪恶,曾直接、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数人,殴打法轮功学员刘永进等人的主要凶手,已于二零一一年九月一日假释出狱。

    责任单位及恶人:
    乐清市法院 
    牡丹区法院 
    浙江省第二监狱 省二监指导员:张建江(警号3304573)省二监狱警支队:王兆雷
    泰安监狱 泰安监狱西区办公室电话:0538--8413744通信信箱:山东省泰安市37号信箱5分箱,邮政编码:271000<p>山东省泰安监狱 0538-8432021吕晓东13355388098、0538-8288741张宽(副厂长)13954800902王召勇13953808998、0538-8288740(办)秦会良0538-8288217(宅)<p>泰安监狱五监区电话:五监区办公室电话:(0538)8432354(五监区干警公用办公电话,办公室有干警刘方、洒洪宇、高克军(副教导员)朱叙虎(监区长)手机:13011787877律文峰(教导员)手机:13053873167以下是泰安监狱五监区(2011年5月改为一监区)的电话:五监区办公室电话: 0538-8432354恶警高令山(原任教导员,现任侦察科副科长)手机:13370626802恶警刘欣荣(原监区长,现任教改科科长)手机:13370621779恶警刘增忠(副教导员)手机:13605484490 住宅电话:(0538)8432293恶警高克军 (副教导员)手机:13953891887除以上四名对法轮功学员犯下重罪的恶警外,该监区还有二名一般狱警,分别叫洒红宇和刘方。以上六人全部使用这同一部座机(0538)8432354.朱叙虎律文峰高令山
    浙江省第二监狱 省二监指导员:张建江(警号3304573)省二监狱警支队:王兆雷郭为民张序荣闫粤强胡方
    泰安监狱 泰安监狱西区办公室电话:0538--8413744通信信箱:山东省泰安市37号信箱5分箱,邮政编码:271000<p>山东省泰安监狱 0538-8432021吕晓东13355388098、0538-8288741张宽(副厂长)13954800902王召勇13953808998、0538-8288740(办)秦会良0538-8288217(宅)<p>泰安监狱五监区电话:五监区办公室电话:(0538)8432354(五监区干警公用办公电话,办公室有干警刘方、洒洪宇、高克军(副教导员)朱叙虎(监区长)手机:13011787877律文峰(教导员)手机:13053873167以下是泰安监狱五监区(2011年5月改为一监区)的电话:五监区办公室电话: 0538-8432354恶警高令山(原任教导员,现任侦察科副科长)手机:13370626802恶警刘欣荣(原监区长,现任教改科科长)手机:13370621779恶警刘增忠(副教导员)手机:13605484490 住宅电话:(0538)8432293恶警高克军 (副教导员)手机:13953891887除以上四名对法轮功学员犯下重罪的恶警外,该监区还有二名一般狱警,分别叫洒红宇和刘方。以上六人全部使用这同一部座机(0538)8432354.耿克华

    更新日期: 2015/8/24 4:28: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