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李玮玲(纬聆)

简介:
李玮玲(纬聆)
(Li,Weiling), 女 , 53岁 , 上海闸北区大法弟子,家住上海长宁区长宁支路,曾是上海市食品一店的营业员。李玮聆是上海法轮功学员俞佩英的小女儿,俞佩英的大女儿李玮红也是法轮功学员,已经被迫害致死,而李玮聆和母亲也一直遭受上海610的迫害。610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各地610操纵公检法迫害无辜的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九年到北京上访,被当地恶警送至精神病院,并被强行注射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二零零零年第二次到北京上访,被遣送回沪后关押在长宁区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李玮玲绝食抗议,被恶警野蛮灌食迫害,李玮玲不配合,被几个恶警及其打手野蛮的用力插管,致使食管破裂,血都喷出很远。

李玮玲面对这种残酷迫害正念正行,十五天闯出看守所。当地警方街道不断骚扰,李玮玲离家出走,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二零零一年一月在山东讲真相时被当地抓捕,遣送回上海。后来被非法判重刑八年,被非法关押在松江女子监狱。

在监狱,因她不配合参加所谓的考试,被恶警程跃渊罚站一个下午不许动,本来身体就虚弱的李玮聆,二条腿站的发黑粗肿,同时在每天中午的高温天气,不给午休强迫操练。有一天半夜恶警中队长张红梅、大队长侯瑞琴冲进监房,掀开李玮聆的被子,看到她两腿盘着,说在监控里看到她睡觉时炼功,因此给她下了一个“规定”:以后不论是否睡着,两条腿必须是直的(梦中都不许盘腿)。后来她因为不认罪、拒绝做奴工,晚上被恶警王新兰等从床上强行拖起来,不给准时睡觉,大队长侯瑞琴、中队长徐英、主管队长郭卫华在明知她血压高到200多,医务室给了三天病假的情况下,被关押进二楼禁闭监,窗外是垃圾箱。恶臭连连。白天到处是苍蝇,晚上蚊子满屋子,叮的浑身肿起来,当时血压高达200多不但不给休息,白天罚站、静坐,强迫听污蔑大法的录音和监规,要晚上十一点以后才准睡觉。她用正念反迫害,最后恶警只得同意她十点睡觉,当时正值盛夏高温,恶警不准她洗澡,最多给点水擦一擦。

家属在二零零七年得知李玮聆二零零六年四月因高血压、心脏病住院,并被查出胆结石、胆囊炎、胆总管炎及不明硬块和脑缺氧而经常出现昏厥,要求监狱给保外就医,可是监狱方面非但不同意,而且也不让她已经保外就医的母亲喻培英与她见面(当时在同一监狱也不让见面)。在五大队(原名:法轮功专管大队,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不准她出门、不准去厕所、不准去图书馆、不准买吃的、日用品限量,每三个月才准家属见面一次,但不准姐姐李玮红与她见面、不准老父和兄弟见她、不准母亲见她。直到二零零八年底她才结束八年冤狱回家,至今只有二年多。

李玮玲的姊姊李玮红,于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九日被迫害致死。李玮聆的母亲喻培英多次被绑架迫害。老父惊吓脑中风 。

二零一零年世博会,她的父亲知道老伴喻培英又被监控后又一次的倒在地上,当小女儿赶到家里,老人家双手颤抖的拉着女儿说:“我怕,我怕你们再出事啊……”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九日,李玮聆外出时被长宁区公安分局国保王珏等人绑架、抄家。恶警用从李玮聆身上抄到的钥匙到她家进门抄家,她女儿刚刚下班回家,恶警抄走了很多个人财物。李玮聆被劫持到长宁看守所,面临被非法起诉。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二日,李玮聆的母亲到看守所去要人,那天正好是接济日(家属给犯人送钱、送物或接见的日子),见有人在排队,她母亲也排队等候,等轮到她母亲时,里面的警察认出了她(因她母亲在二零零四年三月三十日被关在长宁看守所九个月)就说:你没有接到通知自说自话闯了来,下次不可以。她母亲说:“那我要求见所长”。女警察拨通了所长的电话,转告了李玮聆母亲的要求。放下电话,女警察对李玮聆母亲说:“同意了,让保安带你去吧。”

进到里面,李玮聆母亲见到所长,就说要求见到女儿,回答是拒绝(这个所长是女看守所所长,姓肖。长宁区看守所所长,名字叫王林榕)。他说,在没有判决之前,不允许任何人接见,并指着墙上的条文说着。她母亲说,什么条文,本来你们就是非法关押,对大法弟子根本不讲什么法律……。他说,你们有意见可以等法院判了以后去上诉。当问到女儿情况时,他说,她的情况,就是高血压。

李玮聆母亲从看守所出来,正好看到女婿在排队写接济单(每月可接济四百元),因母亲没准备只交了二百元,里面的办事人员说,够了,别交了,她母亲也没坚持,女婿人老实,也没敢坚持。回家时,女婿埋怨说使接济的钱没交上,在里面钱越多越好,碰到什么意外可以用。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七日,李玮聆的母亲又去了长宁看守所,第一,她要给那认识的所长讲真相;第二,把少交的钱补上,不能剥夺了女婿的权利;第三,得知法院延期到二十四日开庭。

一到那里,那个收钱的警察在打计算机,他一看到李玮聆的母亲就说:“你怎么又来了?”她说:“我要见女儿。”回答还是那句:“不可能。”李玮聆母亲说:“她父亲过世一百天了,我来接女儿回家见最后一面”。警察说:“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类事情”。

中共法院在非法开庭时间上一直耍花招,不断临时更改开庭时间,后来定在2011年11月24日上午,却又改到11月23日下午。

在法庭上长宁检察院的公诉人一直怂恿法官重判李玮聆,虽然辩护律师作了强有力的辩护,法官还是迫于长宁610的压力,作出了非法的判决:李玮聆四年,吴小峰三年半。

上海法轮功学员李玮聆被长宁法院非法判刑四年,法轮功学员吴小峰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中共恶党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已经持续了十二年了,现在很多人都已经知道了大法的真相了,而上海各区公安分局、检察院、法院也一直有法轮功学员给他们讲真相,而这三个部门中的不法人员却一直迫害法轮功学员,包括张志云、张英、张书琴等,张志云被迫害致死。

这些年来,长宁区国保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喻培英、李玮聆、李晶、兰立志、孙志丰和孙志芳兄妹、李红珍、唐文秀、贺美云、童国娇、李霓、杨惠芬、吴小峰、顾宝群、岳红英、刘芬娣、李引官、胡中天、朱裕梅、李海磊、赵斌、庞光文、王烨、邵鸿珍、翁萍等等。其中有年过七旬的老人,有后来被迫害致死的壮年男性,有被一再迫害的一家几口人。(2017/2/25)

迫害类型:
非法判刑非法关押摧残性灌食送入精神病院强行吃麻醉神经的药剥夺大法弟子被探视的权利注射不明毒针骚扰绑架/劫持罚站剥夺睡眠洗脑/送洗脑班不准上厕所执法机关以外的单位非法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关押期间,剥夺大法弟子基本生活条件迫害亲属抄家敲诈/掠夺/破坏财物非法起诉违反庭审程序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上海母女三人惨遭迫害-大女儿被迫害致死
女青年韩雪娇在上海长宁区被绑架
上海市中共恶人恶行:跟踪、摄像、电话骚扰
上海十二年迫害真相(五)
上海李玮聆、吴小峰被非法判刑
上海十二年迫害真相(四)
上海李玮聆被劫持数月-母亲二次要人遭拒
二零一一年上半年上海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概述
曾遭冤狱八年 上海法轮功学员李玮聆又被劫持
上海中共机构迫害法轮功真相报告(二)
上海老妇遭“约束带”酷刑 臂肌萎缩
上海七十五岁老太喻培英再次被“六一零”绑架
上海市女子监狱迫害纪实(一)
上海俞培英一家遭受的迫害
曝光邪恶的上海女子监狱
戴之颖正在上海松江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缅怀同修李玮红
上海大法弟子受迫害情况

责任单位及恶人:
长宁区公安局治保处地址:上海市长宁区<br> : 王珏
长宁区看守所地址:长宁区清池路108号 邮编:200035<br>接待电话:021-62394720<br>夜间电话:021-23030809<br>监督电话:021-23039403 <br>所长监督电话:021-62394606 <br>驻所检察室电话:021-52189514<br>市局监督电话:021-24023585 <br>市局监管处电话:021-58430022
上海松江女子监狱上海市女子监狱:<br>地址:上海市松江区泗泾镇张泾路29号(上海市601-410信箱),邮编201601<br>电话:02157615998、02157616356、02157615595、02157616779<br>五监区:<br>监区长:4500分机<br>狱政管理组:4501分机<br>教育改造组:4502分机<br>门卫值班室:4501分机57615998*4550 *2202<br>五监区 *4510东部 *4551南部 *4552
上海女子监狱(松江女子监狱) : 徐建萍
长宁区610国保处警察王珏、魏理光、苏骥 办公室直线电话:021- 23039443 、021-23039461、总机电话:021-62906290×39443分机、×39461分机, 王珏的手机是:13061996102
长宁区国保大队长宁区国保大队 袁桂香 办62906290 转39206 36038 950125 0034<br>长宁区国保大队 茅杰 办62906290 转39206 36038 950125 0035<br>
长宁法院地址:虹桥路1133号 邮编:200051<br>电话:02152574999<br>长宁区法院 刑庭内勤分机18510<p>长宁法院院长:邹碧华 立案庭庭长:张振东 <br>刑庭法官: 周伟敏02152574999*18180,18510<br>书记员 02152574999*18230分机
长宁检察院地址:安顺路160号,邮编200051。<br>电话:02162081100、02162521100。<br>承办检察官:史晓俊 手机18116059637

更新日期: 2020年5月7日 10:42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8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