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秦丽


秦丽

简介:
秦丽
(Qin,Li), 女 , 51岁 , 重庆江北区法轮功学员。原重庆江北铸造厂职工,因厂家倒闭,早年失业,在自谋职业中劳累过度,身患甲亢疾病,脖子粗、眼睛突,人体变形,苦不堪言。一九九七年,秦丽走入法轮大法修炼,自觉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疾病不治而愈。

二零零三年二月的一天,一伙人未出示任何证件,强行将秦丽绑架到重庆沙坪坝井口“洗脑班”,进行身体和精神上的残酷折磨,全天二十四小时不许睡觉,结果,才四十岁的她一夜之间头发就全白了。由于秦丽不放弃“真、善、忍”的修炼,被转到重庆市看守所关押。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日,秦丽被重庆大渡口公安局绑架,检察院非法批捕、起诉,被大渡口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送重庆女子监狱受迫害。

在这期间不许秦丽家人见她,几个月后,秦丽才闻讯她被非法冤判,被非法强行关押在永川女子监狱进行折磨。在这过程中,公安人员曾要求秦丽配合他们非法抓捕大法学员,被秦丽拒绝。秦丽的家人从未接到任何法律文书,也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

秦丽被非法关押其间,其丈夫因病去世,永川女子监狱知道这件事后,坚决不许秦丽回家看望,原因就是秦丽信仰“真善忍”。秦丽在双碑的住房,因拆迁中由于家中无人料理,也被不明不白的注销了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下午,江北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梁世斌与另外两个不法人员,以“查户口”为名,闯进秦丽家中,绑架了给学生补课的法轮功学员秦丽以及一老年人,并且非法抄家,抢走了家中的电脑、大法书籍、MP5等私人物品。

秦丽被非法拘禁在重庆渝北区望乡台洗脑班,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强行洗脑“转化”,并强迫她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秦丽家中上有九十九岁的外婆,七十八岁的老父亲有病在床,呼唤着秦丽在身边伺候、照料。

十二月二十七日,粱世斌通知秦丽七十多岁的母亲,将秦丽的衣服送到江北区公安局他那儿去。秦丽的母亲问及粱世斌为何绑架秦丽?粱的回答是:因为五里店附近有人贴真相传单,要调查是否与秦丽有关。

二零一二年一月一日,恶警粱世斌要求秦丽的母亲将秦丽的衣服交给他,而不许秦丽与母亲见面。一月一日这天,秦母去找恶警粱世斌,门岗不让进,打电话没人接。一月二日下大雨,天很冷,秦母担心秦丽被冻着。(秦丽以前曾患过甲亢病,修炼大法后痊愈)。秦母便独自来到望乡台,找到了关押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四周无人,鸦雀无声,天下着大雨、寒气逼人,只见二楼铁门紧锁,秦母大声问了一下,有一位老头答话,叫秦母把衣服放在铁门外,要等一月三日才有人上去。秦母正准备走,只听秦丽凄凉的叫了一声:“妈,这么大的雨您怎么来了”?秦母从二楼上窗户里看见秦丽消瘦憔悴的模样,心疼得就不敢再多看她一眼,只说了一句:“很多人都在关心你”。

一月五日,秦母打电话问粱:“秦丽还需要什么东西?”粱在电话里发火说,秦母给他惹麻烦了,政法委领导(六一零头目)很生气,秦母不该对秦丽讲:“大家都在关心她”。这是在给秦丽打气,以后不许送衣服去了。

一月十八日,秦母到公安局对粱世斌劝善。粱见到秦母便发火的说:“我正要找你”。粱世斌大声喊叫说:“有一个名叫徐廷芬、一个叫罗道英的到江北这块地盘贴什么来了,如果她们自己来投案,就只判她一年;如果被我抓着,那就是重判。”还叫嚣说:“等过了年,三月份,我就联合渝北区、唐家坨的公安挨家挨户的抓法轮功,不管年龄大小都送劳教或监狱,还不是所外执行,总有些人要死在里面。”

恶警粱世斌还提到:李章琼还在活动,要不是李章琼家有一百岁老母、张福梅家里在学法、严成玉还在活动、崔家有残疾人要不都进劳教所了。等开了年就要整治她们。还有平安摩卡、渝北红星美开隆等地、严光碧(已迫害致死)的十八中所在之处的那些法轮功学员都要一并抓。……

秦母善意地告诉粱世斌:“世界需要真善忍,信仰自由,迫害好人是有罪的,……人做事天在看,你们录像,天也在给你们录像,你们给大法弟子录的像那就是你们将来的罪证”。恶警粱说:“因为我和李先勇都被领导训斥、扣了钱。我不怕汽车撞死,形神全灭都要出这口气。”秦母问:“那是你的选择?”恶警粱反复说:“这就是我的选择”。

二零一一年八月至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七日,江北区法轮功学员刘大姐和秦丽先后被梁世滨绑架,为编撰两位法轮功学员的“黑材料”以加重迫害,梁世滨多次骚扰崔秋珍。他利用法轮功学员的善良威胁、欺骗崔秋珍说:“她们都说了你,我来是核实一下,你要救救刘某,你不承认,她就要判五年,你要老实回答,不然马上送你走。”在得到他想要的结果后,得意离去。

秦丽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二日回老家丰都奔丧,在丰都火车站进站口查验身份证后,丰都火车站派出所警察唐聪听车站工作人员说她是炼法轮功的,就对秦丽强行搜包并扣留,没有搜出任何违禁物品。

十三日,秦丽给家人打电话,说丰都火车站人员称,要重庆江北区观音桥街道和派出所派人去接,他们才放人,没说出扣押她的任何理由。

十三日晚,观音桥派出所警察和街道人员一行四人把秦丽从丰都劫持回重庆。并被劫持到洗脑班。之后又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十二月二日,重庆江北区国保警察梁世兵通知秦丽母亲早上九点三十分到观音桥派出所询问,并要秦丽母亲签字,秦丽母亲拒签。并劝他要在人生这个舞台上演一个善良的人,梁世兵说他没什么,万一他的上级要发狂怎么办?秦丽母亲问上级是谁?梁说是“政法委”。秦丽母亲劝他去看师父的经文“你再狂”。梁世兵还说监控了秦丽常人家属的电话。

十二月三日,江北区国保警察刘玲和一个彭姓警察去抄了秦丽的家。

十二月七日,秦丽女儿女婿接到梁世兵通知,在公安局门口见到梁世兵,梁世兵说秦丽已经送去江北区看守所刑拘了,叫送衣服去。并叫女儿喻丽丹签字,女儿拒签。

十二月九日,重庆国保局一个邓姓和一个彭姓的一伙警察,到秦丽丰都舅舅家(常人)抄走了表弟(常人)的电脑,说看电脑中是否装了法轮功资料。并把一个患痴呆病的表弟和一个表妹叫去派出所问话。原因是秦丽去奔丧,在舅舅家住了一夜。

现在秦丽102岁的外婆和七、八十岁的父母及亲朋好友都受到伤害和威胁而无宁日。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五日上午九点三十分,重庆沙江北区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秦丽。开庭前,秦丽母亲即交给法官秦丽父亲写的起诉江泽民控告信和最高检回执。法官告诉因法庭小,只准秦丽家属二人旁听(只给二张旁听票),可法庭内另有十多个不明身份的人旁听。

秦丽女儿大声抗议不准旁听,被法警拖出法院大门外。江北区公安局国保队、观音桥派出所、观音桥街道小区去了多人均守候在法院大厅内外。国保队的警察梁世滨威胁秦丽女儿要把她抓起来,还对秦丽女婿叫嚣,要把全部法轮功抓起来。

律师为秦丽做了无罪辩护,对所谓指控逐条进行了反驳。辩护完毕后,律师当庭交法官一份举报信,举报两参与迫害秦丽的人涉嫌犯非法拘禁罪。下午十六点四十分左右法官宣布休庭,结束庭审。

秦丽提出上诉后,(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三日,重庆第一中级法院来人调查提讯,问秦丽为何要上诉,秦丽说了五点,其中一条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通知﹚公安部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十四种邪教中没有法轮功。”法官说:“我们知道,但是我们做不了主。”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六日,重庆市第一中院对江北区法轮功学员秦丽的上诉作出维持原判的裁决。同月九日,秦丽被绑架到重庆市九龙坡区九龙女子监狱。十二月一日,秦丽母亲到监狱探望被告知:须等到三个月后才能见到。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二日,秦丽的母亲和兄弟等家人到位于重庆九龙坡区走马女子监狱探望秦丽,监狱方面以秦丽现在是“严管”(拒绝“转化”),不准会见。秦丽的母亲据理力争,与监狱狱政科、教育科交涉后,监狱方面才同意秦丽的母亲与秦丽见面十分钟,而且不让秦丽兄弟等其他家人见面,还强调不准谈法轮功,否则将取消以后会见。秦丽在两个刑事罪犯包夹下,与母亲隔着玻璃板用电话会见了十分钟。

二零一六年四月五日,秦丽的父母再次到重庆市九龙女子监狱探望被非法判刑迫害的女儿。

到监狱办理会见手续时,监狱警察拒绝不让会见。秦丽的母亲李章琼只好到监狱办公大楼二楼狱政科要求会见。

一个姓王的狱政科警察立即打电话,狱政科长李小娟、监区专管迫害法轮功的狱警唐安智,还有一名狱警共三人气势汹汹来到狱政科,对李章琼说不准会见。

李章琼对三人说:秦丽已经被关押近两年了,她父亲已是八十三岁高龄了,到过朝鲜战场受过伤,长期病卧在床,街道居委会都知道,他心中挂念女儿,想看看女儿,也是合理合法的。

李小娟叫唐安智拿出手机录音威胁李章琼说:我们不准会见,你想用个病老头来要挟我们,不准会见,赶快把老头弄回去,再说也无用。

被非法关押在重庆女子监狱一监区的法轮功学员秦丽抵制“转化”迫害,被狱警、刑事犯包夹强制一遍又一遍的抄写监规,睡觉和上厕所受严格限制。

重庆法轮功学员秦丽因身份证被拦截,在重庆女子监狱经历了3年半的非法监禁后,二零一八年六月四日已经平安回家。

迫害类型:
非法判刑抄家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真相光盘绑架/劫持洗脑/送洗脑班剥夺睡眠逼迫放弃信仰非法关押剥夺大法弟子被探视的权利监视/跟踪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不准上厕所骚扰非法扣压身份证或者不给办理身份证清身迫害亲属看管/蹲坑非法劳教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重庆市南岸区检察院检察长杨春畅遭恶报落马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的消息
重庆法轮功学员秦丽、肖绍贵狱中遭迫害近况
秦丽父母探监受辱-狱警耍横被斥
2015年重庆市577起迫害案件综述
重庆法轮功学员秦丽在走马女子监狱被“严管”迫害
重庆市江北区法轮功学员秦丽被绑架到监狱迫害
法官说-“我们知道,但我们做不了主”
重庆秦丽被劫持月余-老父控诉
重庆秦丽在火车站被非法抓捕
重庆秦丽被火车站人员扣押迫害
重庆监狱系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重庆风云二十年(11)
重庆市江北区梁世滨迫害七旬老太太
重庆秦丽被政法委劫持三月 七旬母亲呼吁关注
看重庆恶警粱世斌等人是怎样践踏法律的
重庆江北区秦丽被国保恶警劫入洗脑班

相关单位及个人:
重庆女子监狱 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走马镇,邮编401329 监狱长李晓娟 13983256985 一监区:023-65777500、65777503、65777504、65777505、65777506 一监区:监区长罗某、唐某、潘某等主导洗脑迫害 张洪波户籍电话:13983940311 本段崔户籍电话:13996281102 观音桥派出所 值班电话:023-67850030,023-67857218

责任单位及恶人:
江北区看守所地址:重庆市江北区
江北区公安分局 : 梁世滨
井口洗脑班
观音桥派出所值班电话:023-67850030,023-67857218<br>江北区观音桥派出所:<br>电话:023-67857218、67850030<br>警察何昊19823313887观音桥警察朱冠霖:15023647537;警察张钦:15123368887;<br>警察陈静:13983385555;警察李茂凤:15826179189<br>派出所腾所长:15923256898;国保苏金:18523061961<br>国保苏:13983359259;
观音桥街道
重庆市永川女子监狱
重庆市洗脑班
重庆女子监狱重庆女子监狱:<br>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走马镇乐园村金马路,邮编401329<br>监狱长吴大茂<br>一监区监区长刘方明<br>狱警:唐安智、周小小、周晋、文红梅<p>(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走马镇<br>邮编:401329<br>监狱长:李晓娟 13983256985<p>重庆女子监狱(原址) 重庆永川市红炉镇月琴坝<br>邮编:402194 : 唐安智
望乡台洗脑班鹿山村望乡台洗脑班的参与迫害人员名单:<br>李佐国、高定等三人监控。<br>渝北区政法委书记 袁勤华 移动:13594256468 (直接责任人 )<br>政法委书记:李光明(洗脑班头目) 办:02367818276 手机:13508397368<br>政法委主任:李代贵(洗脑班副头目)办:02367821005 手机:13594653339<br>原610书记:周勇 办:02367805981 家:02367823830 手机:13609416698<br>刘某、六一零书记;高某、杨某,六一零的<br>政法委书记电话号码:13594256468<p><br>值班室:高某、张某、林某<br>主谋绑架:梁海清(渝北区武装部,外省口音、约一米八)、电话13883046651<br>渝北区国保:李荣、龚某 ;<br>参与洗脑迫害的包控:由渝北区司法局,渝北区检察院,渝北区法院,双龙湖街道办等单位工作人员组成<br>夹控人员:黄孝兵(渝北龙塔街道),何安全(渝北区检察院)黄勇(渝北司法局)<br>汪茜、杨喜梅(音) 蒲(女性50岁)、魏(男性55岁)、李(男性40岁),<br>渝北 包夹黄姓电话号码:13983907986
江北区国安局 : 梁世兵
江北区法院地址:重庆市江北区金港新区28号,邮政编码:400025;<br>院长:陈祖德,院长电子邮件:czd_64@sina.com。<p>行政办公室电话:023—67855044 电话:67529523<br>刑庭办公室电话:023—67855854<br>刑庭庭长,张军,男,电话:023—67863082<br>刑庭庭长,张庭芳,女,40多岁,电话:023—67863080<br>执行庭执行庭庭长,黄唯,男,30多岁<br>执行庭内勤,黄诗战,男,30多岁,023—67729257<br>执行庭承办人,陈希林,男,023—67855852<br>执行庭办公室电话:023—67863083
江北区国保支队
江北区检察院地址:重庆市江北区金港新区27号(紧邻重庆市江北区法院),邮政编码:400025。
九龙坡区走马镇女子监狱重庆市九龙坡区走马镇女子监狱以前在重庆永川区,后搬迁到了重庆市九龙坡区走马镇。 : 李小娟
重庆市第一中级法院
丰都火车站派出所 : 唐聪

更新日期: 2018年8月22日 22: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8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