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名单及案情

    张庆文


    张庆文

    简介:
    张庆文
    (Zhang,Qingwen),男 ,66岁,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巨源乡农民。只因修炼法轮功,自九九年以来一家老小屡遭中共邪党上上下下不法人员的迫害,他本人在遭受了四次绑架、三年劳教的迫害后,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六岁。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张庆文去省政府 依法上访回来后,乡政府、大队、派出所、村长、屯长、乡治保一天往张家跑九趟,逼问炼不炼了,把书都交出来。还造谣说有人开两辆小车往张家送钱,就逼张庆文把钱也交出来,老张说没有那么回事。他们不信就用铁制的抓钩往粮库上、粮垛上扎,找钱找书。炕洞底下都翻个遍,最后什么都没找到就走了。那段时间每个部门、每天都要来张家九次骚扰。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六号,老张的儿子张广利实在忍受不了这无休止的折磨与对大法的迫害,决意进京上访,被恶警抓回当地。警察说是张庆文指使去的,就把老张劫持到阿城看守所关了半个月。因张广利进京,被巨源派出所指导员龚河敲诈二千三百元。

    二零零一年正月初十,巨源乡派出所恶警开两辆车,来了一帮人无缘无故就从家中把一家三口都给绑架走了。张庆文被绑架到亚沟洗脑班,在那里关了七、八天被迫转化(放弃信仰)后送回家,张庆文的老伴和儿子被绑架到阿城第一看守所,关了二个月后才回到家中。

    二零零二年八月左右,各地下指标抓人,张庆文说不练了,但还是被恶警绑架到双城洗脑班,关了近一个月才放回家。

    二零零三年秋天,阿城六一零林鹏、吴达等人又把张庆文劫持到阿城纺织学校洗脑班关押数日。一次当地同修把阿城六一零人员林鹏的照片贴了出去,恶人怀疑是张庆文提供的。张永研因此事也受到了株连,因此张永研咬牙切齿的说:抓住张庆文我吃他的肉!

    二零零四年正月十九上午十点多钟,阿城六一零吴达、林鹏带队,公安局姓刘的科长等七、八个人开两辆车,来抓张庆文、张广利父子俩。老张的外孙穿着滑子就往外跑去给妈妈送信,林鹏威胁孩子说:你要敢送信,我开车压死你。孩子没害怕,穿着脚滑子就跑,林鹏和姓刘的科长两个大难人就在后面追,小孩穿着滑子跑的快没抓着。不一会老张的女儿来了,见哥哥张广利已被塞进汽车的后备箱里,只漏两只脚在外,就站在车前头挡着不让开车,狠心的司机(刘姓)照样开车,女儿两个膝盖被撞淤血了,很长时间都没好。这时上来四个人把老张的女儿推开。可是老张头的侄子又冲到车前挡着不让开,结果司机开车把人撞得坐在了车上。正在此时,老张的老伴赶来后,钻到车底下,拽着前门缸不让开, 没有人性的司机又往后倒车。见此惨状,所有的亲属、邻居都围了上来, 阻挡不让抓人。当时在场的有四、五十人围观。老张头打开车门,问那司机你有没有良心,你有没有父母?司机下来了。这时吴达给阿城区六一零王晓光打电话说,今天人是抓不走了!他们就撤了。从此张庆文一家三口人就背井离乡,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白天没把人抓走,他们丢了面子,邪恶不会善罢甘休。果然不出所料,当天晚上八点多钟来了三十多个全副武装的武警,结果扑了个空。

    张家为了生存把所有家当全都变卖了,唯一能养家糊口的两晌多水田地,只卖了十多万元,(现在至少值五十多万)直径三十厘米以上的树二百多棵,五元一根就卖了,家中的手扶车、摩托车等价值一万多的农机具一千五百元就卖了,六千多斤稻子、一千斤玉米等全部家当都变卖了。流离失所六年,直接经济损失至少五十多万元。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五日张庆文去阿城区小岭镇发放真相资料时又一次被抓。这次张庆文被劳教三年。送万家劳教所集训队体检时说张庆文有病,万家劳教所拒收就被送回阿城,几天后又被阿城市公安局送到万家,可万家劳教所还是不收。阿城看守所和阿城六一零给万家劳教所送了礼,才把张庆文送进去的。从此万家劳教所就规定,不管有没有病,有气就收。

    后来张庆文又被劫持到长林子劳教所三大队,队长赵爽逼着写三书,不写就让包夹的两人打他,他实在受不了就十分痛苦的写了三书。接下来就逼着干活,挑牙签,早上五点多起床,一直干到很晚,有时为了赶任务要干到过半夜三点多钟,一宿只能睡二个多小时的觉。十月又被转到四大队,队长叫郝威。大约十一月到十二月份,寒冬腊月让张庆文干活,他干不动就让他在外面冻着,一冻就是二个多小时。喝的冻白菜汤里都是带泥的,在那种恶劣的环境下,长时间遭受精神和肉体的折磨,张庆文经常胃痛,日渐消瘦。劳教所眼见张庆文快不行了,提前半年才把放他回家。

    从哈市长林子劳教所回来后张庆文经常胃疼,到哈市一家医院检查,发现两种癌细胞已经扩散了。由于几年来遭邪党一次次的迫害,使原本很富裕的家变得一贫如洗,最后因无钱医治,于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八日张庆文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六岁。参与迫害的单位有:阿城市公安局;阿城“六一零”;巨源乡派出所等单位。

    直接参与迫害的人员有:阿城区六一零 王晓光、吴达、林鹏、阿城市公安局姓刘的科长。巨源镇政法委书记曹云、巨源乡派出所的王志远、派出所指导员龚河、张永研、大队支书刘长青等人。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中共恶人的罪行-不会被岁月掩埋(图)

    更新日期: 2019/6/7 6:04: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