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郑祥星


    法轮功学员郑祥星


    乡亲联名要求公安机关释放郑祥星


    郑祥星


    唐山、秦皇岛支持营救郑祥星的更多民众签名,人数1201人


    河北民众摁红手印保释郑祥星


    一县四乡镇三百八十七位民众再次联名声援大法学员郑祥星


    郑祥星妻子及跟踪郑祥星妻子的十农场干部(1)


    郑祥星妻子及跟踪郑祥星妻子的十农场干部(2)


    郑祥星的妻子每天守在保定监狱门口喊冤


    郑祥星的妻子每天守在保定监狱门口喊冤


    保定监狱便衣袪赶听冤情的民众


    保定监狱便衣袪赶听冤情的民众


    2013年5月7日郑祥星妻子孙素云在保定监狱门前呼号


    2013年5月8日郑祥星妻子孙素云在保定街头向路人哭诉保定监狱残害丈夫的谋害


    郑祥星被绑架前,夫妇的照片


    被保定监狱第一次秘密开颅后的郑祥星


    为挽救郑祥星生命,坚守在保定的郑祥星父母及妻儿


    唐山及周边16000多位村民的部份签名

    简介:
    郑祥星
    (Zheng,Xiangxing),男 ,45岁,河北省唐山市唐海县法轮功学员。唐海县十场场部小家电店老板,家住在河北省唐山市唐海县第十农场。

    十年前郑祥星是本地有名的小混混,动不动就出手打架。 二零零一年,和朋友骑摩托车外出,跟警察打了起来,因此被刑拘了半个月。在被拘留期间,他和一个修炼法轮功的在一个屋子里关了两天三夜。郑祥星的心灵受到了触动,回到家里后,主动找来《转法轮》这本书读了起来。法轮功“真、善、忍”的教导使郑祥星整个像换了一个人。不仅他自己改掉了原来的一些恶习,还告诉原来经常和他一起混的哥们儿,别打架了,做个好人吧。

    郑祥星夫妇,在十农场可以说家喻户晓,人人皆知,夫妻俩从来不卖假货、次货,对顾客和蔼可亲,送货上门,负责安装电视等,调试到顾客满意为止,是人人称道的好人。夫妻俩诚信经营,生意红红火火。在十农场、十一农场,人们都说买电动车上郑祥星家,买冰箱上郑祥星家,因为他家从来不卖假货,义务为大家修车,因为他们学的是“真善忍”,买他家的东西放心。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早晨六点左右,唐海县公安局副局长刘加满及国保大队李福国十几个便衣及警察到唐海县十农场街面星云家电门市,敲门谎骗说修电动车要店主郑祥星的起床开门,他们进门后像土匪一样掳人抢劫、乱翻乱抢。这时街坊邻居、来回过往的车辆及行人,吃惊的看着这一切,店主郑祥星被公安局绑架,被抄家,十场派出所的所长及李八廒村队长书记也被唐海公安局刘加满、李福国等叫到现场。李福国等人从郑祥星家抄走的东西拉了两大车,郑祥星家用于进货的双排车也被抢走。因为郑祥星修炼法轮功才遭此迫害。郑祥星的儿子目睹好端端的一个家,一个店面被抢的乱七八糟,父亲被公安局绑架走。孩子心里恐惧、惊吓、惊慌、不知所措的承受这一切。

    隔了三天,唐海公安局李福国编造了一份文件,让郑祥星儿子签字,事后孩子才知道,那是李福国为了加重迫害他爸爸的材料。孩子很伤心,也无法想像他心目中的人民警察、他家的远房亲戚能做出这样的事。

    郑祥星妻子到公安局找相关人员打听郑祥星的消息,想要回自己家被刘加满、李福国抢的用于进货的双排车。公安局长白玉礼吼道你还敢上这来,谁让你来的!郑祥星炼法轮功还想放回去,没门!”叫来了两个人把郑祥星妻子拖出办公室。

    为了减轻郑祥星被迫害,郑祥星妻子的家人及郑祥星的家人,多次通过李福国的亲友找李福国。因为李福国的家就在和十农场相邻的十一农场,李福国丈母娘家和郑祥星家同在十农场。李福国岳父及有的亲友因李福国在自己家门口绑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乡亲,而劝告李福国。十场、十一场的众乡亲至少写了三封联名信,先后有562名乡亲联名要求公安机关释放郑祥星。因为他们觉得根据自己耳闻目睹的郑祥星的实际情况,他并没有入什么教,也没有破坏国家法律实施,他只是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要求自己,用自己的言行实践着“真、善、忍”,揭穿着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七日下午,律师及郑祥星的家属再次来到公安局找李福国递交律师信函,孙敬森、李福国办公室的门一直锁着,律师及郑祥星家属等了一下午,也没有见着李福国,第二天整个一天,律师及郑祥星家属多次来到公安局,孙敬森、李福国办公室的门仍然锁着,律师只好先回北京。

    当郑祥星的家属再次来到公安局,李福国办公室依然锁着。孙敬森从洗手间出来,看见郑祥星的家属就跑进办公室把门反锁上,郑祥星的家属在门外怎么哀求也不给开,等了四十多分钟后孙敬森开门要走,郑祥星的家属就挤进办公室说:“就占用你一分钟,问一下祥星的情况。”孙敬森说:“没空,你出去!”就动手往外连拽带推郑祥星的家属,郑祥星家属一会被磕在桌角上,一会被磕门框上,手腕也被拽红了,浑身疼痛了好几天。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六日,郑祥星父母听说郑祥星在看守所生命垂危,要求见儿子一面,郑祥星父亲因风湿病,生活不能自理,母亲也因乳腺癌作过手术,二零一一年年底又脑出血,两位老人身体都很差。但为了能见儿子一面,他们早早就来到唐海公安局,由于门岗警卫不让进办公大楼,老人只能一直坐在外面冰冷的水泥台阶上。大约十一点左右,从办公室出来两个便衣劝老人回去,并说郑祥星如果死在看守所里了,公家负责。下午,刘加满让郑祥星母亲及部份家属到一楼会议室。郑祥星母亲要求探视自己生命垂危的儿子,刘加满说:“我昨天还见到你儿子,好着哩。”刘加满口口声声向郑祥星母亲说,郑祥星好着呢。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七日,郑祥星家人和北京律师到唐海看守所要求会见郑祥星,看守所却拿出公安局李富国给看守所的便条,上面写着「郑祥星犯有泄露国家机密罪」,不许律师会见。

    二零一二年四月六日,也就刘加满见郑祥星母亲十天之后,郑祥星在看守所被迫害的人已经快不行了,被送往唐山安康医院(实际是戒毒所),当时家属在看守所门口看到郑祥星已经奄奄一息,无力的靠在后座上,头都抬不起来,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郑祥星都被迫害成这样了,还被戴着沉重手铐和脚镣!

    唐海看守所所长丁建义,对把郑祥星非法关押迫害一个月致生命垂危无所悔悟,反而还对郑祥星的妻儿、亲友、及年迈的老母亲,指手画脚的恐吓,甚至指挥手下,拿出相机,给在场的所有人照相。并恐吓在场的人们,谁不走就拘留谁!当时在场的人们看到郑祥星的妻子及母亲,面对生命垂危的郑祥星,撕心裂肺的哭喊,都感到心酸,难以理解这个中共官僚社会是怎么了?

    郑祥星被劫持至唐山安康医院后,郑祥星家人为郑祥星请的北京及河北的两位知名律师到唐山安康医院见郑祥星时,虽然郑祥星躺在病床上,但仍被戴着沉重的脚镣,律师和医院的人争执,要求给郑祥星把脚镣摘掉,医院说他们没有钥匙,他们要求唐海看守所摘掉,唐海看守所不摘。

    二零一二年年四月十七日左右,郑祥星又被从唐山安康医院劫持至唐海看守所,到看守所时,已经不能走路,是让人背着进监室的。四月廿九日郑祥星父母及家人到唐海县政府找主管公、检、法的唐海县政法委书记孙志东,孙志东躲在楼上不敢见,后来叫来十场的村队和农场的领导哄骗老人及家人回家。五月廿四日北京知名律师董前勇来唐海看郑祥星现在的情况时,法院才告知董前勇律师,郑祥星于五月廿九日下午2:00要被非法开庭。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四日,律师来唐海了解案件进展时,法院告知五月二十九日下午两点开庭,但不公开审理。《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二条规定,法院审判第一审案件应当公开进行,只有涉及国家秘密或者个人隐私的案件以及审理未成年人除外。这个案子完全不符合不公开审理的条件,而法院拿不出合适的理由却想绕开公开审理。为此,律师进行了据理力争,法院才勉强答应公开开庭。

    二零一二年五月,当郑祥星被非法抓捕,为了帮他早日回家,最了解他的十农场、十一农场的乡亲自发写了三封联名信。为了表达营救诚意,562人在联名信上按了红手印。直至郑祥星遭残酷迫害生命垂危的整个过程中,更多知情民众再次自发签名,按红手印,强烈要求无罪释放郑祥星。截至二零一三年九月八日,联名人数已增至16000人,其中包括政府官员、学生、农村村民等,有的民众边签名边流泪,对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感到气愤。

    开庭前一天,审判长张凤志曾告诉郑祥星家人,亲属都可以参加旁听。可开庭时突然变卦,只允许郑祥星妻儿、母亲、一个亲戚旁听,其他的亲属及前来旁听的民众都不允许入场,并且只能站在警戒线外。

    郑祥星妻子和律师拿着当地老百姓要求释放郑祥星的签名信,要求公安局释放郑祥星时,唐海县公安局及郑祥星所在十农场的村干部威胁十农场善良的民众,谁签名保释郑祥星,就要把谁的养老保险扣了,很多老百姓被吓住了,想不清楚自己保释好人,和自己的养老保险有什么关系,因此不少老百姓为了自己生命安危要求涂掉签名上的名字,有的老百姓边涂自己的名字边掉泪。

    公诉人郑雪娇说,郑祥星你触犯了“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郑祥星回答:“炼功并没有罪,也不是你们所说的邪教,国家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规定这个功是邪教”。辩护律师说:“郑祥星破坏了哪条法律实施?对社会造成了什么样的危害?伤害了什么样的人?没有吧?!那你们就不能判他有罪,应立即当庭释放”。

    另一辩护律师说:“办案人员李福国在取证过程中,笔录和签字是同一个人伪造的,这本身就是违法。郑祥星修炼法轮功没有伤害到任何人,反而获得了整个社会的认可”。同时,律师当庭向法官出示了唐海十农场和十一农场村民写的三封保释郑祥星的联名信,以及562名村民的签名和红手印。另外,律师还提供了曾经和郑祥星在一起的铁哥们儿的证言:郑祥星以前是社会上小混混,学功后变成处处为他人着想的公认的好人。

    公诉人郑雪娇无言以对,只是说:“我无法发表我的意见,请庭长做出决定”。

    律师继续出示其他证人证言,充分证明了法轮功不是邪教,而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好功法,是个人信仰。两位辩护律师不但从法律角度充分论证了这个功不是邪教,传播这个功真相资料不违法,同时还从现在社会时势、各个历史事件阐述。绑架和审判炼功学员这种事情不应该发生,另外还劝告法院以后不要再受理这样的案件。对于这些,公诉人郑雪娇均以“与本案无关”相对,回避事实。

    在最后陈述中,郑祥星说:“法轮功在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弘传,唯有在中国遭迫害,唯有××党迫害,难道全世界的人都是傻子?就中国人尖?你们今天审判的不是我,而是在试图审判真、善、忍。这也是你们每个人的选择,是你们公安机关每个人的选择”。

    在整个庭审过程中,除了家属和法院人员外,法庭内还出现了一个神秘的中年男子,五十岁左右,长得很黑、很胖,个子挺高。他坐在旁听席上,当律师辩护时,该男子用各种手势动作指挥庭长,阻止律师辩护,因此律师的辩护几次被中途打断。由于这个中年男子操纵庭长的非法行径被郑祥星妻子发现,她就一直直视着这位神秘男子,这位中年男子不敢再放肆地用手势指挥法官,法官也看到他们的行径已经被家属发现,也不再看这个男子的手势。这个中年男子还是于心不甘,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坐下,把座椅弄出很大的响声,干扰律师辩护。至今不能确定这个中年男子是谁。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三日早上7点多钟,唐山市唐海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孙敬森带人在郑祥星家的店里将他妻子孙素云绑架。据目击民众说,孙素云抵制绑架,这些警察将她强行抬上警车。据悉,郑祥星妻子孙素云被劫持在唐海公安局,详细情况待查。

    从海外媒体报道郑祥星被迫害及562名乡亲联名保释消息后,唐海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李富国及公安局副局长刘加满连续几天在郑祥星所在的十农场对当地干部及村民威胁、恐吓,李富国让村民签什么保证,遭到村民义正辞严的拒绝。

    河北唐山、秦皇岛有两县八个乡镇的逾千名村民,日前再次联名要求释放郑祥星。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六日,在没有开庭的情况下法院对郑祥星进行宣判,非法判10年,判决书也没有给家属。郑祥星被唐海县法院判冤狱十年,二零一二年八月八日被劫持至保定监狱。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下午,家属到保定第一中心医院时,看到郑祥星头部肿大,状如篮球,裹满纱布,插着两根导管往外流着血,右眼瘀青,右眼角膜向外凸起,左眼紧闭,嘴张开,舌头向内蜷缩,鼻孔和耳孔都有残留血迹。整个人骨瘦如柴,前心贴后心,四肢被绑在病床上,不省人事。

    刚刚做完开颅手术的郑祥星被安排在八楼神经外科一个普通病房,房间连最起码的呼吸机也没有,而且房间内苍蝇乱飞。

    中心医院大夫告诉家属:郑祥星是左侧头骨断裂,诊断书上也明确写着:头骨重击断裂(有医院的原始病历为证)。当时大夫曾把摘下的头骨骨片给家人看上面的断裂情况。自从家属对此产生质疑后,该骨片家属再也没有看见过。

    据当时给郑祥星做手术的主治大夫向家属介绍,当时他们打开郑祥星的颅骨后,看到脑浆与血绞在一起,故而将郑祥星的记忆、语言、视觉部份脑组织切除。但也有保定医院医护人员透露,在郑祥星慢慢苏醒过来之后,监狱曾经质问医院大夫,是不是按照他们定的方案给郑祥星做的手术,大夫说是按商定方案做的。监狱领导质问,那为什么郑祥星还会出现现在这个情况(指郑祥星苏醒过来),大夫回答说只能说是奇迹了。

    二零一二年九月九日,郑祥星亲属们到保定监狱,想看望一下郑祥星,但是保定监狱却拒绝会见,监狱解释说:“郑祥星在三个月的严管期间,家属不能会见。”郑祥星亲属们在保定整整守了两天,监狱仍坚持不让会见。亲属从唐山赶了700里路为的就是能见一见郑祥星,最后只能含着泪回家。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六日,保定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暴力「转化」,郑祥星被迫害致重度脑损伤。十月二十七日上午被送到保定第一中心医院抢救。监狱在不通知家属情况下,擅自要医院对其做了开颅手术,摘除部份脑组织,致使郑祥星至今双目失明、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八日早上,保定监狱两位工作人员到郑祥星家,说郑祥星在监狱跌倒,把头摔坏了,已经做了开颅手术,生命垂危。

    当天下午,郑祥星亲属赶到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监狱人员带他们来到8楼神经外科一个普通病房,病床上躺着一位病人,头部肿的如篮球般大小,裹满纱布,插着两根导管往外流着血,右眼瘀青,右眼角膜向外凸起,左眼紧闭,嘴张开,舌头向内蜷缩,鼻孔和耳孔都残留着血迹。整个人骨瘦如柴,前心贴后心,四肢被绑在病床上,不省人事。监狱的人告诉他们说这就是郑祥星,郑祥星妻子整个人瘫软在病床旁,整个天好像塌了!

    保定监狱在未通知家人的情况下,擅自对郑祥星做了两侧开颅手术,左右各摘掉2片颅骨(各直径10公分,一块有裂纹)。据医生说,当时郑祥星被送到第一中心医院时已经陷入深度昏迷,两侧瞳孔放大5.5,小便失禁。立即采取了手术,从上午11点左右一直做到下午5点。

    据医生说,当时打开郑祥星颅骨后,郑祥星脑浆已经破裂,流出的脑浆与血搅在一起,他们将郑祥星语言、视觉、记忆分部的大脑切除,脑内出血及大脑损伤是因左侧颅骨受重击断裂后造成,他们将郑祥星左侧断裂颅骨切除,同时为了减压也将右侧颅骨切除,也就是说手术后,郑祥星的头只剩了中间从脑门到后脑勺这个几厘米宽的骨架支撑着大脑。

    医院多次做CT结果都为郑祥星脑细胞基本死亡。即使这样郑祥星的手脚还都被捆着。郑祥星妻子看到丈夫这等模样,抱着郑祥星号啕大哭,家里亲友强烈要求将郑祥星捆着的手脚解开。

    同时家里亲友发现对于这样一个重症病人,却被安排在普通病房中,郑祥星床边连呼吸机都没有,家人查看对郑祥星的用药情况,发现只是简单的输了一些消炎药,郑祥星家人无比愤怒,郑祥星的姐夫气愤的对大夫说:我给我家的猪用的药,都比你们给郑祥星用的药好。在家人的愤怒谴责下,医院才不得不将郑祥星转至重症监护室治疗。

    郑祥星于十月二十六日下午就被开颅做手术,为什么监狱十月二十六日、二十七日都没有通知郑祥星的家人?

    一位专业脑外科大夫告诉郑祥星的亲友,说如果头颅一侧受到过猛烈撞击,是需要在头颅另一侧的对角线位置附近,检测是否有血管破裂或损伤的。目前的医学水平,是能够用专用仪器(类似CT的仪器),在不开颅的情况下做检测的。保定医院是属于地级市的医院,是应该有设备做这个检测的;至于说减压的说法,是靠不住的。头颅本来是封闭的,是有压力的,但是在一侧已经开颅了,不是封闭的了,就不会有什么压力了,何须减压?这位脑外科大夫说,做开颅手术如果没有家属签字,就是违法的。如果要控告的话,这一条就够把他们送上法庭了。更不要说开颅和切除脑神经这类罪恶了。

    郑祥星家人要求监狱提供郑祥星被送入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之前的录像,从录像中看:十月二十日下午郑祥星开始吐血,断续吐了六次,这期间监狱无人过问,只是看到有犯人过来把地上呕吐的血擦了,到下午五点多钟,郑祥星勉强起身,挣扎着到厕所去吐,吐了之后,无力支撑身体,臀部先着地,然后后脑着地,仰躺在地上,晕死过去,很长时间无人过问,后来有几个犯人把郑祥星抬着放在木板床上,之后一个多小时无人过问,大约在晚上七八点的时候,一个犯人背着郑祥星,一个从后面向上托着郑祥星臀部走出了监室,郑祥星的腿耷拉着。监狱的人对郑祥星家人说是送监狱医院去治疗。

    在监狱医院十六个小时的治疗情况,监狱说没有录像,当家人见到当时给郑祥星医治的监狱大夫时,此人态度非常恶劣,对郑祥星家人吼叫着:“我就把他在这扔了,怎么着?你们能怎么着?”郑祥星家人问他在这十六个小时是怎么治的,他说:“郑祥星送来时,看到郑祥星嘴角上有血,按胃出血病治的,只输了些止血药。”家人问:“你知不知道郑祥星是在监室跌倒昏迷后送这来的?”他说“不知道。”家人问他是否给郑祥星检查头部,他说他用手摸着检查了他的头部。郑祥星家人质疑,头骨都断裂了,难道用手还摸不出来?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郑祥星开颅十几天后,医院以肺部有炎症为由,不着边际的把郑祥星的喉管给切开了。

    在医院里,对郑祥星每天的医治及用药情况,医院一概不告诉郑祥星家人,医院说他们只告诉监狱特定的某人,让家属去问监狱的人。郑祥星家人看到亲人一直在死亡线上挣扎,却不知道亲人的真实病情及用药情况,感到非常焦急和无助。监狱的人时不时的在郑祥星及家人面前说,“郑祥星死了就好办了。”

    据监狱的人说唐山市市长曾经到过郑祥星所在的重病监护室,河北省610直接插手到对郑祥星的治疗中。

    医院虽然拒绝向家属透露郑祥星的治疗情况,却在病房安排了神秘人物记录郑祥星家人每天在医院探望郑祥星时的言行。比如:几点几分,郑祥星的家人和某人说话了,几点几分郑祥星家人说什么话了。郑祥星家人在保定所住的旅馆房间经常被搜查,甚至连郑祥星亲属的车也被搜查。郑祥星家人在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附近所住的乐活城市旅馆也被当局监控,时不时的调出旅馆录像,查看郑祥星家人在旅馆的活动情况。仅因郑祥星的家人和护理郑祥星的护工说了几句话,该护理工就被辞掉了。同时郑祥星户口所在地唐海县十农场指派六个人在保定医院三班倒,每班两个人全天二十四小时监视郑祥星家人,特别对郑祥星妻子的监视。郑祥星家人的手机全部被监听,有的甚至被随时定位,监控者能确切的告诉郑祥星家人,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开的手机,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关的手机等等。

    过了一个多月,奇迹竟然发生了,郑祥星活过来了。郑祥星的两只眼睛已经能睁开,但是看不到东西,手脚也都会动了。也能说话了,但是没有思维记忆。也能正常进食了,但是大小便失禁。家人问郑祥星知不知道自己是某亲属?如果能就点头,不能就摇头,郑祥星听完后点头,表示他知道是某亲属。尽管郑祥星喉管被切开,家人和他“说话”时,他嘴里也能“咕噜咕噜”的发出声音。对此,医院的医务人员也是连连称奇。

    保定监狱本以为郑祥星一定活不成了,现在郑祥星一天天清醒过来,这是他们始料不及的。为此,就在郑祥星出现意外好转时,他们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要将郑祥星在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收监入狱。

    二零一三年一月份,医院重症室每年一次大消毒,护士放假三天,所有的病人均被转出。在重症监护室监护的警察也撤到外面。唯有郑祥星一个重病人和病菌一起,被闷在重症监护室中三天。

    河北保定监狱对郑祥星被伤害事件一直未做任何答覆。迫于无奈,二零一三年二月中旬郑祥星的妻子孙素云请律师介入,想启动法律程序为郑祥星在保定监狱被伤害讨说法。

    郑祥星在保定监狱被迫害左侧头骨破裂,在家属不知道的情况下,监狱将郑祥星脑两侧开颅,双目失明,丧失记忆,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监狱有没有责任,狱证科科长石志勇说:监狱没责任,你家孩子在家摔坏了,谁负责。

    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日下午,郑祥星的三位律师向保定监狱提出司法介入并和保定监狱负责人见面,律师提出三方面的意见:1、立即给郑祥星办保外手续;二、启动国家赔偿程序;三、查清郑祥星被伤害的事实真相。要求二十一日上午十二点前给予答覆,否则去检察院启动控告程序。

    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一日上午十点左右,保定监狱医院院长侯拥军等人到郑祥星妻子儿子住的旅馆看了看,了解到律师中午十二点离开保定。下午一点左右,保定监狱在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强行将郑祥星劫持到保定监狱医院。二月二十一日郑祥星被收入监狱一直到七月份第二次手术前,郑祥星胸前后背不时出现不明红点。监狱说是因为仪器粘贴造成的,可没有用仪器时,为什么还出现红点?

    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二日上午,郑祥星的妻子和儿子早早就来到了保定监狱,范副狱长把他们母子带到了监狱,并叫监狱医院的院长侯拥军带他们进了一间新建的门诊房。房间很大,只有两张床,一张床空着,另一张床上坐着郑祥星。郑祥星床边站着四个“照顾”他的犯人,另外还有两个被称作医生的非常年轻的小伙子。两个小伙子身上的白大褂是崭新的,明显看出是刚刚穿上,很容易让人想到是为了“迎接”郑祥星妻儿的。房间里的医疗设施只有两样:一个氧气瓶和一个测心电图的小机器。除此之外,一无所有,病房显的空荡荡的。

    郑祥星妻儿看见郑祥星在床上坐着,而且两脚抵着床栏杆,就问旁边的人为什么让他这样坐着,有人回答说是让他锻炼恢复体力。此时郑祥星妻儿发现,仅一夜的功夫,郑祥星比昨天憔悴了许多。而且郑祥星妻儿还发现,病房里温度很低,他们穿着羽绒服还觉得冷。他们表示这么简陋的设施根本不能给郑祥星很好的治疗,要求转院。侯拥军问想转到哪里,郑祥星妻儿要求转到北京的大医院,侯拥军说省内的还可以商量,去北京不行,而且要上面批。

    二月二十四日,在郑祥星被收入监狱后的两天,郑祥星家人探望时,看到郑祥星目光呆滞,整个人消瘦了很多。当郑祥星家人进入郑祥星病房时,看到郑祥星赤裸着下身,半躺着,四个犯人围着郑祥星不知道在干啥,看到家属进来就散开了。

    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五日上午九点左右,郑祥星的妻子和儿子再次来到保定监狱,准备与狱方商议转院治疗问题,但一直到十点也不见人,家属急得大哭起来,最后没办法,只好先去探望郑祥星。

    到了病房,家属发现郑祥星两眼发直,脸色苍白,身体状况很不好。家属就对保定监狱医院院长侯拥军说:“他(郑祥星)怎么一天不如一天了?而且你们给他吃的疙瘩汤也太稀了。”侯说“只要没有生命危险,就不让转出去,这是规定,我说了不算。”

    下午四点,保定中心医院脑外科的贾同乐、眼科主任张月玲和康复医院的一名医生到了监狱医院。对郑祥星检查了一小时以后,家属询问郑祥星还有没有生命危险?贾姓医生说:“你我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谁敢保证没有?有的突发心脏病、有的肺坏了,那都有生命危险。”

    郑祥星妻子问眼科主任张月玲:“郑祥星的眼睛怎么样?”她说:“现在郑祥星眼睛能看到,只是全是重影,因为眼神经受到挤压,必须慢慢恢复。半年以后配个眼镜,再不行就做个手术。”在第一中心医院的时候已经对郑祥星的眼睛做过一次检查,当时的检查结果是支配视神经的大脑受损。为什么张医生却说是眼神经的毛病呢?郑祥星家属问康复医院的医生是否还要用药,大夫回答说:“用B1和B12,同时静养恢复就行了。”

    家属严肃地对他们说:“既然你们都说没危险,那郑祥星如果出了问题你们要负责!”侯拥军一听急了,对家属说:“人是我找来的,你跟他们说这些干什么?”。

    家属下午6点多离开监狱时,再次提出保外就医,范建力说从现在开始不要谈保外就医了,等二次手术补完颅骨以后再说吧。

    二零一三年三月一日,郑祥星所在的河北省唐山市唐海县十农场两名干部到保定,以探望郑祥星一家为名,在郑祥星妻儿所住旅馆房间的隔壁住下,二十四小时对郑祥星妻儿限制跟踪。并对郑祥星妻儿说:“你们去哪怎么不跟我们说一声呢?这让我们怎么和上面汇报啊?”郑祥星妻儿气愤的说:“难道母子连人身自由都没有了吗?我们救亲人性命的权利都没有了吗?我们讨要公道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二零一三年三月七日上午,郑祥星的妻子和儿子再次来到保定监狱,与范建立副监狱长交涉关于郑祥星在监狱被伤害事件责任问题时,范建立说你们得去找检察院驻监狱检察室。孙素云母子来到驻狱检察室,询问郑祥星情况,还没等说完,检察室的李振东就打断了他们母子的话,质问孙素云母子:你们什么目的?孙素云母子说:我们想了解检察院对此事的调查结果。李振东随口就说:事情我们已经调查了,没有发现警察对郑祥星有任何体罚、虐待、侮辱等现象。孙素云母子要书面答覆,李振东说:没有。

    孙素云对检察院与监狱互相勾结、睁眼撒谎抵赖的这种流氓又急又气,导致突发神经性心脏病,被送保定医院救治。

    二零一三年三月九日,保定地区狂风加带着黄沙,天气非常恶劣,保定监狱副狱长范建立将郑祥星的妻儿从所住的旅馆撵到大街上。母子俩没有去处,流落街头。望着满天的黄沙,挂念着在保定监狱内挣扎在死亡在线的郑祥星,看着自己的处境,郑祥星的妻子孙素云悲愤、难过。

    一位好心的警察看到他们,并问他们以后住哪,孙素云心酸地说:“只能住不要钱的地方,我们已经五个月没经济来源了”。这位警察眼里含着泪忙掏钱,孙素云流着泪谢绝了。一位卖早餐的大姐听了郑祥星的事,和监狱的所作所为,擦着泪说:“我家监狱、省里有当官的一定帮你,你多吃个鸡蛋吧,保护好身体,别的我也帮不上忙”。

    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一日会是见郑祥星的日子,监狱却突然改变态度,怎么也不让郑祥星家属见人。郑祥星家属因此非常担心郑祥星生命安全,担心他有什么不测。为此,孙素云将冤屈写在了衣服上和纸板上,不停的在监狱门前喊冤,招来了赶路的人们。监狱的人不让人们听,不断的驱赶路人。

    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九日下午三点左右,保定监狱终于允许带着郑祥星妻子孙素云和儿子见到了郑祥星:两个犯人正看着郑祥星扶着窗栏杆站着,他满头大汗,整个身子在哆嗦,连出气也颤抖。郑祥星儿子忙把他抱到椅子上,他的手、脚、两条腿都紫色,腿肚子硬邦邦,俩脚肿胀,连声说痛,妻子和儿子忙给他按摩腿脚,膝盖弯曲不能伸直,肌肉和大劲都萎缩,已躺五个月了。

    自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一日郑祥星被保定监狱从医院重症监护室强行收监狱后,郑祥星妻子孙素云为挽救郑祥星的生命在保定监狱门前喊冤、穿冤衣,呼吁社会关注的消息传入郑祥星的家乡,不少善良的人们为之落泪,再次引发民众联名。至三月十二日唐山当地要求追查保定监狱迫害郑祥星的凶手,救治好人郑祥星、释放好人郑祥星的民众联名摁红印人数已达到401人。至目前为止(二零一三年四月),要求追查保定监狱迫害郑祥星的责任,释放郑祥星,查办存在犯罪嫌疑的严重伤害事件,联名总数为10852人。

    从五月份开始,家属探望时,看到郑祥星身体浮肿,进食、呼吸困难。至第二次秘密手术之前,监狱一直未进行外出医治。

    二零一三年五月八日,郑祥星妻子孙素云为了阻止保定监狱再次做手术对郑祥星的谋杀,又一次被迫穿冤衣,走上保定街头,向路人哭诉,听者为之落泪,为之气愤。

    现在保定监狱每天好几班、每班派3、4人看着郑祥星,郑祥星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失禁;完全符合保外就医条件。据《保外就医执行办法》,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准保外就医: 1、身患而严重疾病、短期内而死亡危险的;2、身体残疾、生活难以自理的;3、年老多病,已失去危害社会可能的。郑祥星被医院下病危通知书(保定监狱没有告诉郑的家人代替家人签字),郑祥星保外就医三条都符合,保定监狱为何坚持拒绝办理保外就医?目的何在?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九日上午十一点多,在保定监狱门口光天化日下发生了丑恶野蛮的一幕──保定监狱十几名警察将监狱门前郑祥星的妻子和儿子团团围住,保定监狱副监狱长范建立也在场。突然狱政科科长石志勇冲向郑祥星的妻子孙素云,什么也没有说抓起孙素云的胳膊连拉带拽,看孙素云穿的衣服说,“你穿的是啥?”说着并向下脱拽孙素云的上衣,使孙素云整个肩膀和乳罩都露出来了,又把孙孙素云放倒在地上。

    孙素云大呼:石志勇耍流氓!石志勇头也不回跑进办公室楼。石志勇等人的流氓行径气的孙素云犯了心脏病,躺在监狱办公大楼前的马路边,不省人事。整个过程中,十几名警察将孙素云的儿子围住,让他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孙素云躺在马路边上,从十二点一直到下午两点多没人搭理,三点左右自己才勉强站了起来。此时,马建红上班路过,孙素云说:我要告石志勇耍流氓。马建红一声没吭就走了。

    监狱又一次出来拿着摄像机的工作人员,对孙素云又是拍照又是摄像,孙素云气愤的对摄像人员说:你就会弄虚作假,石志勇耍流氓你咋不录?我被他们弄得犯心脏病躺在地上你咋不录?!

    一年多来声援狱中被迫害命危的法轮功学员郑祥星,目前已超过1万多联名按手印的民众。中共的迫害不断升级,声援正义的民众会越来越多。杀人凶手高英、王建力、范建立将被送上审判台。每个行恶者都逃不出恶报的天网!

    郑祥星在监狱第一次秘密开颅之后,几乎成了植物人。在郑祥星重伤颅骨被延误诊治、被擅自切除脑组织真相未查明,相关人员责任未追究的情况下,家属坚决拒绝监狱对郑祥星二次补颅手术。郑祥星的妻子和儿子天天守在保定,要求按照相关规定让郑祥星保外就医,但是监狱一直坚持进行二次手术。

    监狱于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五日将郑祥星秘密转至保定第一中心医院二次手术。副监狱长马建红、范建立及狱政科科长石志勇不但不向家属承认错误,请求原谅,反而以家属在监狱门口喊冤和在微薄上诉说冤情为由,要挟家属,不让会见。故意给家属制造错觉,以为郑祥星仍在监狱。

    监狱为了给郑祥星实施二次手术,在郑祥星妻儿及家人拒绝的情况下,监狱三次到唐海,要求郑祥星母亲签字。马建红等哄骗郑祥星的母亲说,只要老人同意对郑祥星二次手术签字,监狱会在手术时,接老人到保定,并且手术后不收入监狱直接送回家,并给老人写了书面承诺。但是监狱在对郑祥星二次手术时未通知郑祥星的母亲及家人,当然,更未将郑祥星送回家。

    而狱方暗地里骗取二位老人同意郑祥星二次手术以及实际手术的过程中,郑祥星妻儿依然顶着烈日每天守在监狱门口,望眼欲穿,以为郑祥星还在监狱。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四日下午四点多,监狱恶意报警,但派出所警察了解了一下情况就走了。监狱使出了更恶毒手段,从社会上雇来了地痞。在监狱大门口,八个警察在场的情况下,一青年男子将孙素云的条幅夺走之后便飞奔着跑向一辆银色轿车,车牌号冀F9N279,所有警察视而不见。在这之前,孙素云母子明显看到,该男子与监狱干警交换眼色。监狱不但不给解决郑祥星的事情,而且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大耍流氓,雇用社会人员对母子俩实施暴力!当时监狱保卫科马力杰,纪委郭书记,纪委董书记也在场。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七日,《燕赵都市报》社给孙素云母子打电话,让母子到《燕赵都市报》办公室接受采访。母子俩不知是计,应邀到《燕赵都市报》报社。在采访中,《燕赵都市报》采访人员,不是为了了解郑祥星的被保定监狱残害的情况,而是一直追问孙素云母子与法轮功的事,母子与明慧网文章有无关系。最后还对孙素云母子说,不要把这次采访公开。

    保定监狱不断残害着郑祥星,还想要封住郑祥星家人的嘴。郑祥星妻儿在长期与监狱交涉无果的情况下,在保定监狱门口向路人诉说,并借助微薄向世人表达冤情的正常行为,却被保定监狱至少七次恶意报警,企图借助地方警力将孙素云母子关押。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日,保定有网民给孙素云母子打电话,透露说:郑祥星的事情保定国保和唐山国保已开会,如果母子俩一再坚持下去的话会对母子俩采取措施。

    保定监狱不仅没有收敛恶行,竟再次欺骗隐瞒家属,于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五日将郑祥星秘密做了二次补颅手术。经反覆要求,十一月七日,家属终于在监狱医院见到了郑祥星。此时的郑祥星不但虚弱无力,目光呆滞,生活不能自理,而且丧失思维和记忆,任凭妻儿、母亲怎么呼唤,毫无反应。

    郑祥星于二零一三年八月被保定监狱再次秘密手术后,在药线未拆的情况下,再次从重症监护室收回监狱。

    唐海县政府不但常年指派政府人员到保定监视郑祥星妻儿,而且对郑祥星在唐海的兄弟、父母也进行监控跟踪。

    在家人得知郑祥星被秘密二次手术后,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一日,家属再次来到保定第一中心医院,询问郑祥星病情,并要求探视,所有的医护人员都否认郑祥星在医院,郑祥星妻子在医院呼喊寻找郑祥星,在重症监护室遭医院七八个保安殴打,并被扔到门外,致使孙素云当时口吐白沫,不省人事,送医院急救室抢救。孙素云家人找到保定第一中心医院纪检委苏书记,诉说孙素云被打情况,苏说“你们没有资格和我们谈这个,有事情找监狱!”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六日,监狱梁科长让孙素云母子和他谈谈,孙素云把要求和想法的书面材料交给梁科长,梁科长说:你写的是假的,郑祥星是摔的为什么说是打的?孙素云说:北京和上海的专家都说是外力所致打的,那你说的全是真的为什么不敢写成书面材料?用嘴说就是胡说八道也不负法律责任。梁科长骂孙素云:”你××(脏话)的滚!”

    孙素云到三楼王建立(狱长)向他反映梁科长(梁学真,警号1302161)大庭广众骂人及狱政科科长石志勇猥亵侮辱耍流氓强脱自己上衣的事。这时追过来六个女的,紧跟着又来了一群人,他们是石志勇、侦查科长高洪亮、五个狱警、二个特警、一个门卫,王建立的两个秘书,纪检书记,副狱长。同时,保定监狱还恶意报警,来了三个警察。此外,还有几个身份不明的人。这群人,一半围住孙素云儿子,一半冲向孙素云,石志勇,高红亮和王建立的秘书等七、八个人围着儿子连按带掐,不让靠近孙素云,把他拽到纪委郭书记那儿了解情况。纪委董书记录像,另一边两个特警和七、八个人连拽带掐弄不动孙素云,就把孙素云四肢平空抬起,拖着走。孙素云拚命喊疼,让他们放手,这些人反而越掐越紧,致使前后心窝剧烈疼痛昏了过去,这才把孙素云放在地上。他们这些人躲的躲藏的藏,这个过程他们就
    不录像了。

    孙素云倒在地上,口吐白沫近半个小时不省人事。后来急救车来了把孙素云送到保定急救中心,孙素云和儿子四肢被掐的红一块肿一块。孙素云儿子救母亲心急把百姓给救助吃饭的钱全都交上了,还不够,监狱派去的人只借给孙素云母子五百元就走了。而且那人一再叮嘱孙素云儿子,这钱是他自己的,以后一定要还给他。

    保定监狱副监狱长范建立、马建红,狱政科长石志勇、监狱医院院长侯拥军多次到唐海劝说郑祥星的母亲及兄弟、姐姐,让他(她)们同意监狱给做手术。为达目的,狱方的这几个人主动文字承诺,签字并摁手印,答应给郑祥星做完二次手术后,直接将郑祥星送回家。但是监狱并没有兑现他们的承诺,而是在手术后药线都还没拆,就将郑祥星直接收进了监狱。郑祥星年近八旬的父母拖着病重的身体到保定找监狱,要求其兑现当时的承诺。监狱却说:你们不同意手术,我们也照样做。使郑祥星的母亲非常悲愤,多次找监狱论理。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四日上午,郑祥星父母及妻儿一家四口到保定监狱解决郑祥星被残害和保外就医的事,大门依旧紧闭。中午见狱长王建立在办公大楼门口,一家老少随车走进大门,想和王建立反映一下自己的诉求(案件发生一年了也没见过这个狱长),遭到两个女值班干警阻挡。她们先推郑祥星父亲的轮椅,差点把郑祥星父亲的轮椅推倒,幸亏郑祥星的儿子及时抱住了爷爷。另一个警号1302067的警察扑向郑祥星母亲,双手紧掐婆婆的胳膊连推带拽,婆婆年近八十,多病缠身,不停的喊痛,最后郑祥星母亲被这个警察推倒在坚硬的水泥地上,而那个警察也由于用力过猛整个身体压在了郑祥星母亲身上。这一过程副狱长马建红一直在场,在一边看着不说话。郑祥星妻子质问马建红监狱长:你们干警这样对待老人你为什么不管?他却说:你们进来干什么?谁让你们进来呢?

    孙素云写的一封公开信:漫漫救夫路,感恩无数人。

    自去年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我丈夫郑祥星因信仰法轮功被中共绑架、判刑、被保定监狱残害致残,我和儿子为挽救丈夫的生命,抛家舍业驻守狱门,至今不断的给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丈夫申请保外就医,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不断向上至中央下至保定监狱驻监狱检察员申请、申诉一年有余,虽暂时尚无结果,但几乎每天都能感受到来自全国各地的关心和问候。有很多是素昧平生从未谋面之人,尤其是来自法律界的律师、以及各地的维权人士,人数之多,性格直爽坦荡,更是超出我的想像。借此机会,我向社会各界人士明确表示:深深地感谢。

    二零一四年一月三日,郑祥星的母亲、妻子孙素云在保定监狱门口等候副监狱长范建立一整天了,直到下午五点左右,范建立才出来,他凶狠地对着婆媳俩吼道:“你们找我干啥?郑祥星的事情我们已经交给马建红全权负责了,我不管了。你们这个态度,你们越这么做,郑祥星还能保外就医?从我这就保不了!”说完转身就走了。

    孙素云从后门跟着范建立上了楼,刚刚到三楼门口,一狱警就将孙素云拦腰抱住,往楼下推,接着从楼下上来一男一女两狱警把孙素云按住,不一会就又跑上来二十多个狱警,把整个楼道站满了,有的拽孙素云头发,有的把孙素云的胳膊拧到后背,有一个警察一脚踹了孙素云的膝盖骨后面的腿窝,使孙素云从三楼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滚到二楼,头也不知道是撞到墙上还是撞到楼梯上,当时孙素云就口吐白沫,浑身抽搐。

    于是四、五名警察将孙素云抬到救护车上,拉往保定第一中心医院。到医院后,孙素云出现头疼恶心呕吐等症状,医生担心孙素云出现脑出血建议做CT,一起跟去的监狱医院院长侯拥军,见孙素云状况如此,没等做完CT就溜走了。

    做完CT后,医生说没有发现脑出血症状,让孙素云休息一下。孙素云担心婆婆公公,液体还没有输完,就让儿子把她带回住处。

    郑祥星的妻儿及父母为了救治郑祥星,承受着巨大苦难,在滴水成冰的三九天,一家人挤在保定监狱附近旅馆一间房间内,两位老人睡床,孙素云母子睡地板。虽然郑祥星的妻儿及父母在保定举步维艰,仍然苦苦守在保定监狱外,一家四口不但承受着疾病、生活来源的困境带来的痛苦与压力,时时还承受着保定监狱的残害及唐山、唐海国保、公安的恐吓威胁。

    孙素云女士就郑祥星被以“破坏法律实施罪”错拘、错捕、错诉、错判及被监狱残害的《国家赔偿申请书》:

    代理申请人:郑祥星之妻孙素云,女,生于1968年10月18日,住河北省唐山市唐海县十农场郑庄子村。
    赔偿义务机关:省、县610办公室 、唐海县法院、保定监狱。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三日孙素云与儿子回家过年后,准备去保定监狱探望郑祥星,在去保定的高速公路上,被唐海公安局的李福国等多名公安人员强行拦住,李福国要将孙素云及儿子拉回唐海县拘留。遭到孙素云及儿子抗拒,过程中李福国将孙素云打伤,至今孙素云行走困难。目前这个家庭的苦难还在延续,唐山、唐海国保不断扬言要继续抓捕孙素云母子。孙素云母子及家人生活在无尽的恐惧与煎熬中。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四日,十农场派出所警察李学军(手机号13933324399)等人到十家场场部郑祥星家的家电门市,以查电路、防火为由骚扰,在个房中拍照,还骚扰了与郑祥星家门市对面的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孙瑞芳。

    迫害导致:
    迫害致生命垂危;

    迫害类型:
    绑架/劫持敲诈/掠夺/破坏财物非法关押送入精神病院注射不明毒针抄家迫害亲属剥夺大法弟子被探视的权利非法审讯非法审判谎诈非法判刑非法劳教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河北唐山市曹妃甸区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
    唐山国保恶警李富国遭报-生前罪行累累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
    浪子回头金不换-遭迫害严重伤残
    河北保定监狱、石家庄监狱掩藏的罪行
    郑祥星被监狱残害-妻子要求国家赔偿
    保定监狱拒郑祥星保外就医-再次对郑家人施暴
    漫漫救夫路-感恩无数人
    唐山儿女郑祥星和李珊珊的苦难经历
    被迫害二次开颅-郑祥星仍遭保定监狱摧残
    郑祥星及父母妻儿一年来遭迫害概述(图)
    大陆维权人士赴保定探望郑祥星的妻儿
    保定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凶手罪责难逃
    保定监狱安排对郑祥星开颅是救治还是谋杀
    中共人员炮制所谓“大案要案”的手段(下)
    从郑祥星受害案看中共的邪恶
    保定监狱恶警对郑祥星妻子施暴(图)
    为达“指标”-唐山曹妃甸区国保肆意绑架
    请您救救唐海十农场的郑祥星(图)
    郑祥星面临保定监狱以补颅为名的再次谋杀
    唐山市唐海县诚信商人郑祥星遭迫害纪实
    救救我爸爸郑祥星
    营救郑祥星-河北万人联名签字按手印
    家人面见郑祥星-呼吁各界继续关注
    郑祥星生死不明-妻子守候监狱门口喊冤(图)
    检察院与监狱睁眼撒谎-郑祥星妻子突发心脏病
    保定监狱医院院长侯拥军的歹毒
    诚信商人遭冤狱命危-妻儿流落街头被监控
    保定监狱拒绝郑祥星转院治疗-并拒谈保外就医
    郑祥星再被收监-妻儿控诉中共暴行
    郑祥星被保定监狱伤害-家属请律师介入
    河北唐海恶警李福国恶行
    “二二五”大抓捕被绑架法轮功学员的近况
    公检法司串通迫害-四县百姓手印签名营救
    郑祥星被迫害致脑部重伤一案更多事实
    郑祥星生命垂危-再次呼吁国际社会紧急关注
    谁在剥夺法轮功学员走亲访友的权利
    郑祥星生死不明-保定监狱封锁消息
    追查郑祥星被开颅真相
    郑祥星遭保定监狱迫害-被开颅手术
    郑祥星被保定监狱迫害-头部重伤
    河北保定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2012年7-8月中共迫害法轮功案例综述
    河北唐山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判刑
    河北唐海县郑祥星被非法判刑十年-绝食抗议
    河北民众摁红手印保释郑祥星的故事
    2.25绑架事件-仍有40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监禁
    郑祥星被迫害命危-逾千民众再次联名要求放人
    河北唐海县乡亲关注郑祥星能否快回家
    唐山恶警绑架郑祥星妻子-恐吓签名民众
    “被告”正气足-“原告”词穷-“法官”做傀儡
    唐山市唐海县恶警威胁郑祥星家人及签名民众
    庭审好人-天公作怒-数百人签名吁释放
    签名、公章声援回头浪子
    诚信商人遭非法庭审
    河北省唐海县警察把好人送上法庭
    河北唐海县十农场商人郑祥星做好人遭迫害
    呼吁营救河北省唐海县个体户郑祥星
    河北唐海县诚信商人被劫持到精神病院(图)
    唐山十六位法轮功学员仍被劫持-三人被劳教
    河北唐海县老百姓呼吁释放好人郑祥星
    诚信的个体经营者郑祥星被绑架
    唐山市个体经营者郑祥星被警察绑架
    二月二十五日河北多地法轮功学员被中共绑架

    赔偿,控诉相关报道:
    保定监狱欲将郑祥星收监-亲友投诉

    相关单位及个人:
    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院址:保定市长城北大街320号 电话:0312-5976500 邮编:071000
    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院长:郭淑芹 电话:0312-5023632 0312-5976500(院办室、总值班室)

    郑祥星所在科室为神经外科,郑祥星的主治医生为范姓及贾大夫
    神经外科门诊电话0312-5976556 病房电话0312-5976704
    科室情况:神经外科位于新住院楼8层A区
    贾同乐 主任医师
    佟建洲 副主任医师
    潘勤 主任医师 重
    李冉 主任医师
    范湘山 主任医师
    董海青 副主任医师 副教授

    检察院非法起诉郑祥星的公诉人 郑雪娇:13703156397
    郑祥星案件的审判长 张凤志:13932591156 03158723558 03158723557

    唐山市政法委书记刘建国:13831518989
    唐山公安局局长贾文雅
    唐山公安局副局长刘晓忠,手机13832980008
    唐山市公安局 刘晓忠 党委副书记、副局长 2817381  13832980008
    唐山市国内安全保卫支队 孙晓忠 支队长 13932982886 2530200
    国内安全保卫支队 马振弟 副支队长 13832985616
    国内安全保卫支队六大队专门迫害法轮功:
    高会祥
    国内安全保卫支队六大队 高会祥 大队长18832988508

    唐海县电话:
    政法委
    常务副书记孙仕新 0315-8787278 18603257878
    稳定办主任赵立新 03158787289 03158758581 13503154778
    稳定办主任李全勃 03158787286 18603157999
    办公室主任李志宣 03158787265 03158721169 18631582655
    政治处主任翟秋菊 03158787269 03158756320 15031880825
    综治办副主任王海英03158787369 03158785088 13513056392

    公安局
    局长白玉礼 03158711758 1336315666 13832985038
    政委王海明 03158787222 03156182116 13803322116
    副局长姚玉忠 03158787299 13832982373 13503257492
    副局长孔维忠 03158787255 03158755015 13832983993
    副局长张顺 03158787266 03158714447 13832983972
    副局长张建平 03158787288 03158711978 13832983978
    副局长吴树海 03158717352 03158755028 13832982381
    副局长刘加满 03158787260 03158719160 13832986552
    纪委书记姚立元 03158787233 03158719316 13832983991
    指挥中心主任赵宝生03158750958 18932981881
    警备保障室郑志刚 03158787220 18832987978
    政工监督室丁瑞振 03158787277 13832986433

    检察院
    检察长张庆来 03158720777 03158723656 13363399998
    副检察长李保华 03158787218 03158715410 15830566333
    副检察长宁志忠 03158787219 15081599998
    副检察长李会华 03158787216 03158714202 15133445558
    副检察长李泽云 03158787205 15930517668
    政治处主任王宝杰 03158787213 03158721756 13613152725
    纪检组长张运成 03158717690 15030589808
    反渎局局长雷天然 03158787202 15930517616
    反贪局局长丁连余 03158716201 13473559886
    反贪局局长张赐联 03158721789 13933339996
    办公室主任孙喜霞 13832593968

    法院
    院长杨立铭 03158723599 03152048528 13582912811
    常务副院长谭剑 03158723588 03158755908 13832896543
    副院长李可专 03158723589 03158700226 13503157891
    副院长刘建英 03158723598 03158718986 13582908599
    副院长韩建英 03158723567 03158722888 18832519688
    纪检组长周汉强 03158723595 03158711733 13932504288
    政治处主任孙海明 03158723578 03158717986 13582877849
    执行局局长张海涛 03158723596 03158722400 13832524499
    办公室主任刘春平 03158723586 03158755805 13933356377

    十农场电话:
    孙秘珍:书记 03158803868 03158889999 13832523999
    李文武:副书记
    场长:03158801788 03158716080 13803151178
    李成忠 副书记 03158800344 03158885868 13582517488
    孙连军 纪委书记 03158844520 13933310245
    李百忠 副场长工 03158755728 13803323978
    齐鸿升 03158877426 13933390898
    胡锦豹 03158806888 13363151789
    李全杰 03158809895 13832974609
    孙卫江 03158800379 15075513873(13785524300)
    场办公室:
    郑祥凤 03158800397 03158808751 13603158148
    孙昌革 03158800397 03158800652 13933306565
    孙春艳 03158800397 03158755868 13582870403
    李维光 03158800733 13932522400
    李冰 03158800678 13582870450
    孙立明 13933375403
    13402411877
    15033326063

    河北省保定监狱(保定市七一东路77号)
    党委书记、监狱长 刘建华 0312-5923001 13315272001
    政委 刘章龙 5923003 13653323308
    纪委书记 张彦顺 5923004 13503365319
    副监狱长 周彦平 5923005 13663300015
    副监狱长 刘文国 5923006 13663300020
    副监狱长 周合理 5923007 13663300018
    政治处主任 张永杰 5923008 13582996666
    副监狱长 褚宝春 5923009 15131216677
    总工程师 王志学 5923010 13903320828
    办公室主任 何 静 5923019 13832224019
    值班室 5923095 5923100传真

    保定监狱监狱长:
    刘建华(前任) 0312-5292801、5923000、5923001、13315272001、13832224001。
    总监狱长 王建力 警号: 1302001
    保定监狱副狱长 褚宝春 13832224013 警号:1302002 已调到沧州
    保定监狱副监狱长 范建力 5923006(办) 1月份从沧州监狱调来。警号:1316006
    保定监狱狱政科科长:
    王晓光(前任) 0312-5298508、5298509、5923188。
    石至勇 13832224058(手机) 警号:1302420
    保定监狱教育科副科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李宏友 0312-5923083。
    保定监狱刑罚执行科(狱侦科)科长:高宏亮;副科长:王志干 0312-5923060。
    保定监狱十七监区(内看守)监区长:刘跃平。
    保定监狱医院院长 侯拥军 13832224036(手机) 警号:1302150

    责任单位及恶人:
    十农场派出所 
    唐山安康医院 
    唐海县法院 唐海县法院电话:03158723671 03158723581院长 杨立民 办电:03158723599 宅电:03152048528 13582912811副院长 谭剑 办电:03158723588 宅电:03158755908 13832896543李可专 办电:03158723589 宅电:03158700226 13503157891刘建英 办电:03158723598 宅电:03158718986 13582908599韩建英 办电:03158723567 宅电:03158722888 18832519688纪检组长 周汉强 办电:03158723595 宅电:03158711733 139325042888政治处主任:孙海明 办电:03158723578 宅电:03158717986 13582877849执行局局长:张海涛 办电:03158723596 宅电:03158722400 13832524499办公室主任:刘春平 办电:03158723586 宅电:03158755805 13933356377
    河北省“610办公室” 办公室:0311-87906057地址:石家庄市维明南大街46号,邮编:050052头目:李建方头目:张国均,办,0311-87906310;宅,0311-87906898;副头目:王永志 办:87908681,宅:87906766;13931110731副头目:冀廷宇,办:87908895,宅:87906889;助巡:丁绣峰,办:87906533,宅:87900918;秘书处长:王树民,办:87906057,宅:87909866; 秘书处:87908610副处长:王秀英,办:87906535 ,宅:83022650
    唐山市政法委 唐山政法委书记 刘建国 丰南区大齐乡詹屯村人,二零一一年九月任唐山政法委书记,手机:13831518989<p>书记许德茂个人电子信箱 wangyu55@163.com;宅电:0315-2846948 手机13803328858;车号:0029;住址:河北唐山市华岩东里增一楼3门302室;许德茂妻:胡玉珍
    康复医院 
    唐海县公安局 公安局地址:河北省唐海县垦丰大街61号唐海县公安局邮编063200公安局 0315-8711246 8712942转37821、8712940(传真)政法委书记 李可春 宅电:0315──8718918公安局长 石贵生 8711758 6612408 13832988578副局长张顺(主抓迫害法轮功)8722156 13832983972其妻:13223197771国保大队队长李富国 联系电话:13832986232 书记王民   联系电话:13832982342 03158715758李富国白玉礼孙敬森刘佳满
    唐海县政法委 :孙志东
    唐海县看守所 :丁建义
    保定监狱医院 :侯拥军
    保定监狱(河北省第一监狱) 地址:河北保定市七一东路77号陶瓷厂   邮编:071000电话:0312-5999761<p>党委书记、监狱长 刘建华 5923001 13315272001政委 刘章龙 5923003 13653323308纪委书记 张彦顺 5923004 13503365319副监狱长 周彦平 5923005 13663300015副监狱长 刘文国 5923006 13663300020副监狱长 周合理 5923007 13663300018政治处主任 张永杰 5923008 13582996666副监狱长 褚宝春 5923009 15131216677总工程师 王志学 5923010 13903320828办公室主任 何 静 5923019 13832224019值班室 5923095 5923100传真<p>保定监狱监狱长:刘建华 0312-5292801、5923000、13832224001。保定监狱副狱长:褚宝春 13832224013。保定监狱狱政科科长:王晓光 0312-5298508、5298509、5923188。保定监狱教育科副科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李宏友 0312-5923083。保定监狱刑罚执行科(狱侦科)科长:高宏亮;副科长:王志干 0312-5923060。保定监狱十七监区(内看守)监区长:刘跃平。范建立李振东
    保定第一中心医院 :贾同乐张月玲
    保定监狱(河北省第一监狱) 地址:河北保定市七一东路77号陶瓷厂   邮编:071000电话:0312-5999761<p>党委书记、监狱长 刘建华 5923001 13315272001政委 刘章龙 5923003 13653323308纪委书记 张彦顺 5923004 13503365319副监狱长 周彦平 5923005 13663300015副监狱长 刘文国 5923006 13663300020副监狱长 周合理 5923007 13663300018政治处主任 张永杰 5923008 13582996666副监狱长 褚宝春 5923009 15131216677总工程师 王志学 5923010 13903320828办公室主任 何 静 5923019 13832224019值班室 5923095 5923100传真<p>保定监狱监狱长:刘建华 0312-5292801、5923000、13832224001。保定监狱副狱长:褚宝春 13832224013。保定监狱狱政科科长:王晓光 0312-5298508、5298509、5923188。保定监狱教育科副科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李宏友 0312-5923083。保定监狱刑罚执行科(狱侦科)科长:高宏亮;副科长:王志干 0312-5923060。保定监狱十七监区(内看守)监区长:刘跃平。王建力石至勇
    唐海检察院 郑雪娇
    保定监狱(河北省第一监狱) 地址:河北保定市七一东路77号陶瓷厂   邮编:071000电话:0312-5999761<p>党委书记、监狱长 刘建华 5923001 13315272001政委 刘章龙 5923003 13653323308纪委书记 张彦顺 5923004 13503365319副监狱长 周彦平 5923005 13663300015副监狱长 刘文国 5923006 13663300020副监狱长 周合理 5923007 13663300018政治处主任 张永杰 5923008 13582996666副监狱长 褚宝春 5923009 15131216677总工程师 王志学 5923010 13903320828办公室主任 何 静 5923019 13832224019值班室 5923095 5923100传真<p>保定监狱监狱长:刘建华 0312-5292801、5923000、13832224001。保定监狱副狱长:褚宝春 13832224013。保定监狱狱政科科长:王晓光 0312-5298508、5298509、5923188。保定监狱教育科副科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李宏友 0312-5923083。保定监狱刑罚执行科(狱侦科)科长:高宏亮;副科长:王志干 0312-5923060。保定监狱十七监区(内看守)监区长:刘跃平。马建红
    十农场派出所 :李学军

    更新日期: 2017/8/19 1:58: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