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刘丽荣

简介:
刘丽荣
(Liu ,Li Rong), 女 , 40岁左右 , 江苏省优秀教师法轮功学员,曾任化工学院工会女工委、材料化学系副主任等职。刘丽荣今年约四十岁,身高一米六零左右,祖籍吉林省,获南京理工大学博士学位,就职于江苏淮海工学院化工学院。

许多法轮功学员被。江苏省女子劳教所迫害的血压升高,如刘丽荣、孙德兰、韩翠萍、陈静、谢素娟等。然后恶警再用药物对她们进行迫害。劳教所披着伪善的面纱叫恶警陈倩(中药学专业)给法轮功学员上课,她讲述高血压的注意事项和抗高血压药选择应用,黄文琴(医生)就站起来问她:“我以前没有高血压,我现在口服三种降压药,可是血压仍然降不下来,这是什么原因?”恶警陈倩惊慌失措,赶快向张静、许志琴汇报。张静、许志琴威胁、恐吓黄文琴,要给她加期,不准她这样说,并且叫包夹黄慧和赖芊妹记录她的一言一行,以寻找“证据”企图对她加重迫害。

臭名昭著的江苏省女子劳教所(已于二零一三年解体),位于镇江句容,是邪恶的黑窝。多年来那里的很多警察一直紧随邪党江氏流氓集团,直接或利用、怂恿和纵容在押人员,用“减刑”来引诱她们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对那些坚定信仰、拒绝向邪恶“转化”者更是施以各种迫害,手段极其卑鄙、下流和残忍。

在江苏女子劳教所,刘丽荣博士先后被非法关押在入所队(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大队,原为三大队,后改为四大队)和三大队(生产大队,原为四大队)。

被挟持到劳教所的第一天,刘丽荣就在入所队遭恶警、恶人强制侮辱性裸体安检,并被抢走全部外衣裤和鞋子等,遭强制剪短发,卖淫女胡春涛在恶警、恶人的暗示下,故意把刘丽荣的头发用一只手抓住往起一揪,一剪子下去直接结束,剪得男不男、女不女的,就跟狗啃的一样。恶警指使包夹人员每天二十四小时记录刘丽荣的一言一行,包括眼神、表情、甚至大便的颜色;来月经,允许买卫生巾;早上刷牙洗脸,总共只能用一小杯水;洗澡七、八个人一个水龙头,从脱衣到洗完,不能超过两分钟,洗完,身上还是臭味;早上二百七、八十人必须在二十分钟内上完仅有十个坑的厕所(有两个坑,牢头狱霸专用),有时刚轮到,起来慢一点,“厕所所长”卖淫女胡春涛就把一盆冷水泼过来;直到四月份,还穿着棉鞋,双脚每天十几个小时捂在厚棉鞋里都捂烂了;不许其他人员与刘丽荣说话,如哪个人与其说话就会遭到严厉的体罚和恶毒的谩骂。

刘丽荣拒绝背邪恶黑窝的所规队纪,曾遭恶人夏永芳(卖淫女,南京江宁人)、王彤(卖淫女,徐州人,由于坏事干得太多,竟然在离开劳教所之前莫明染上了性病)等强行罚站和辱骂;在身体正常的情况下,恶警、恶人曾利用各种邪恶手段,强迫刘丽荣服用药物,刘丽荣多次揭露其非法行径,恶警们互相推脱,最后才不了了之……

此外,当时入所队大队长郑琪慧曾指使警察王红和张燕(小)逼迫刘丽荣看和抄写栽赃、抹黑法轮功的邪恶垃圾黑材料,当然具体迫害由恶人夏永芳、朱霞林(窝藏制造枪支犯罪人员,安徽人)、陈金蓉(非法传销人员,四川人)、褚呈茜(卖淫女,无锡人)和王彤实施,自然不必恶警亲自动手,无论恶警与恶人如何变换面孔和手段,均遭刘丽荣严词拒绝,后刘丽荣将垃圾黑材料随手扔进便池,导致郑琪慧恼羞成怒,对刘丽荣进行所谓的“警告处分”,并无理从其账上强行扣掉三十元钱;警察王红威胁刘丽荣:如果再表现不好,将会新账、旧账一起算!

在江苏省“610”流氓头子唐国防专门到江苏女子劳教所办邪恶洗脑班(甚至还专门花高价纠集吉林省“610”流氓头子王志刚、和北京犹大洪某到场)期间,由于刘丽荣不为其伪善所动,曾多次当众羞辱和诬蔑刘丽荣:具有农民式的狡诈,擅诡辩,不要家、不要孩子、不要工作、不要科研、不要房子……,要知道这一切正是被中共人员强行非法剥夺的呀!

由于刘丽荣拒绝参加所谓的强制队训,曾遭到恶警、恶人的长期残酷迫害。当时正值数九寒冬,在恶警张静(原入所队专门迫害法轮功中队的中队长)的指使下,牢头狱霸杨艳(吸毒犯,南京人)每天唆使两到六名恶人在水泥地面操场上来回拖行或用力拉扯刘丽荣,还美其名曰:帮刘丽荣队训。迫害共计持续了两个多月的时间。一次,恶警张静主班,直接命令程文静(卖淫女,南京江宁人)等五、六个人拽着胳膊快速拖行刘丽荣,张静大笑着说:你不是会走吗?怎么还叫别人帮你走呀?怎么还哭了?给我扣分!每天都扣!拖她的人都加分!后来据说当时操场上三、四百人中有三分之二的人都哭了,她们觉得共产党太残忍了。一次,恶警许剑秋(中队长,曾分管集训组)主班,邪恶组长杨艳故意挑拨是非、向其打小报告,说刘丽荣态度不好,还戴了手套,许剑秋便命杨艳将刘丽荣的手套抢夺过来,再命人很变态的用剪子剪成了碎片。一次,杨艳指使程文静、秦珍(卖淫女,南京六合人)等数名恶人,在水泥地面操场上来回快速拖行刘丽荣。刘丽荣的裤子和鞋子很快就磨破了,人也开始摇摇晃晃、站立不稳,恶警许剑秋就辱骂刘丽荣装死,还乘机叫恶人将刘丽荣抬到医务室欲对其施以药物迫害,遭到刘丽荣的坚决抵制,结果邪恶阴谋最终未能得逞。

还有一次,程文静和杨艳唆使五、六个恶人强行用力拉扯刘丽荣的双臂逼她做所谓的广播操,刘丽荣将两手紧握在一起、坚决抵制,其中一个只有二十岁的卖淫女用尽全力来抠刘丽荣的手,结果中午(刚好杨艳和程文静被恶警叫走)那个卖淫女的手突然奇痒不止,她拼命地抓,抓得手上鲜血直流,刘丽荣就跟她说,孩子,你太卖力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啊?这是报应啊,以后别做坏事了,害人害己啊!结果那女孩哭着讲了一件令在场所有人都非常吃惊的事: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但我怕组长(杨艳)骂我、送我去集训。我前年来过劳教所,一次警官带全组的人来到集训组看到一个老年法轮功学员,被剥光衣服、仰面朝天紧紧的绑在床板上,鼻子、嘴巴、双眼眼皮、两耳、十个手指、十个脚趾,还有两个乳头和阴部都被夹上了夹子,惨状令人目不忍睹,警官说如果我们谁不乖乖的听话,就这待遇!

程文静每天都积极主动迫害刘丽荣,刘丽荣怎么劝她不要作恶都不听,一天上午,天特别冷,程文静唆使秦珍一起用力拉扯刘丽荣,突然程文静的衣裤都湿了(因那年冬天太冷,刘丽荣就教大家把水杯灌上热水放在怀里取暖),程文静以为杯子坏了或盖没拧紧,可她把杯子取出来一看,杯子好好的、哪都没坏,盖也拧的很紧,根本不漏水,可原来满满的一杯水却只剩下了十分之一,她只好请假回去换衣服,之后就感冒了。

其实,有很多人良知尚存、不愿充当邪恶迫害善良的工具,她们说共产党太残忍了,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所以有的人会暗中保护法轮功学员,有的人则悄悄的说:下生产大队就是累死,我也不愿留在这里干伤天害理的事!也有的人会说自己身体不好、没力气,而“消极怠工”、拒绝与邪恶为伍。然而在恶警加分、减期等利益诱惑和驱使下,部份恶人选择了甘愿出卖良知、与邪恶狼狈为奸,如杨艳、程文静等。她们欺上瞒下、挑拨离间、无事生非,还会不停的胁迫、利诱、拉别人下水、参与迫害刘丽荣博士。如每次迫害刘丽荣,杨艳都会鼓动别人:你们的机会来了!对不愿参与迫害的,则会骂:你们这些死不要脸的傻东西!也有很多人会悄悄的劝程文静不要迫害刘丽荣了,每次程文静都会威胁她们;有一个包夹人员从来不肯迫害刘丽荣,程文静就威胁她说:再这样下去,我就向警官汇报,让你进集训组!可后来那名不肯参与迫害的包夹人员却轻轻松松的度过了剩余的牢狱生涯,而程文静却遭到了更大的报应:本打算回家后就和丈夫生孩子,结果突然传来消息:她丈夫参与斗殴,把家里的车和钱都赔上了,被打的人伤势很重,开始她还能和她丈夫通话,后来就再也联系不上她丈夫了。可程文静还是死不悔改、继续作恶,最后其母亲在电话里告诉她,不要再联系她丈夫了,程文静猜测其丈夫畏罪潜逃了。

由于刘丽荣拒绝佩戴劳教人员的胸牌,曾遭到恶警张静、恶人杨艳、程文静等的多次残酷迫害。一天早上,杨艳和程文静唆使秦珍等数名恶人,强制性逼刘丽荣戴胸牌,刘丽荣把系胸牌的带子紧紧攥在手里,程文静和秦珍等恶人,就每个人用力掰刘丽荣的一个手指头,在恶人野蛮的抢夺中,那个脏兮兮的破旧胸牌被撕坏了,杨艳和程文静却诬陷是刘丽荣撕的,她们就大叫:每个胸牌十块钱,下午再拿一百个来让她撕!好扣她的钱!然而不久后的一天,程文静在超市买一卷纸却被扣了一大袋纸的钱,她为此付出了十倍的代价。在杨艳和程文静的带动下,秦珍也经常干坏事,渐渐的她的鼻子和嘴巴之间长出了两撇胡子,就象纹过的眉毛一样。还有一天下午,杨艳和程文静为胁迫刘丽荣戴胸牌,一面唆使李玲玲(盗窃犯,南京人)等恶人强行将刘丽荣按倒在地,一面挖苦、讽刺:你看看谁象你这么不听话,这么特殊,谁不都乖乖戴胸牌,戴胸牌又能代表什么?这样下去,就别想回家了!这时恰巧隔壁小组有人路过看到此凄惨场面,其中两名法轮功学员上前制止恶人: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她有什么错?杨艳恶狠狠的对她们连挖苦带讽刺。等全楼的人都走光了,杨艳和程文静就命两名恶人紧紧拽住刘丽荣的双手,把她倒退着从二楼的小组内拖到一楼的所谓活动室,拖拽过程中把几十张小板凳都刮倒了,当时活动室内在场的几百号人都目击了此恶行,恶人们把刘丽荣拖到活动室最后面,两个人死死抓住刘丽荣的胳膊,杨艳和程文静穷凶极恶的把胸牌套到了刘丽荣的脖子上,刘丽荣大喊:放开我,别给我戴这脏东西!一个南京老年法轮功学员潘汉玉出面制止恶人的恶行,杨艳和程文静气急败坏的说:别管闲事!管好你自己!直到当日主班警官来了,恶人们才松手,刘丽荣立即把被恶人强行挂在她脖子上的胸牌摘下来、摔在地上。据悉,此前刘丽荣咳嗽有一个礼拜了,经过这一折腾,刘丽荣咳嗽的更厉害了、大口大口的吐痰,可一会儿就突然好了,而那两个倒拖她、拽她胳膊的恶人却开始大声咳嗽不止,好像连肺都要吐出来一样。

期间,恶警张静数次妄图给刘丽荣做非法讯问笔录,刘丽荣均未配合。在二零一二年新年期间,张静不允许刘丽荣给家人打电话,当时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内的两、三千人中,只有刘丽荣一个人被禁止与家人通话,为此,刘丽荣年迈的父母非常担心,整日惶恐不安。张静又对刘丽荣非法做所谓的记过处分,一次性扣五十分,有时甚至八十分,为对刘丽荣进行非法延期迫害,张静通过杨艳逼小组内二、三十号人反复写旁证证词。然而邪恶最终却未能如愿。恶警张静只好诱骗刘丽荣写下生产队参加劳动的保证,说写了就可以离开入所队,此举遭到刘丽荣的坚决抵制。无奈只好无条件让刘丽荣下生产大队,当时入所队的教导员孙伪善的对刘丽荣说:是因为不想给你延期,又怕你会影响别人、怕别人跟你学。后半句是真话,可前半句则完全是口是心非。

下生产大队前,恶警王婷(曾洋洋自得的炫耀自己是如何一口气连续暴力“转化”三名法轮功学员的)强行将刘丽荣儿子的照片抢走。最卑鄙的是,此次下生产大队,邪恶竟空前绝后的安排劳教所内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最阴险毒辣的中队长张静和最邪恶的恶人程文静随刘丽荣一起下队。张静伙同三大队大队长胡小燕(原入所队教导员)一起胁迫、利诱刘丽荣同在押人员一起参加奴役劳动,遭刘丽荣严词拒绝。刘丽荣说:我没有犯罪,如果参加所谓的劳动那是对我自己人格的一种侮辱。刘丽荣因此而遭到长时间罚站。恶人程文静为了讨好张静,还不停的打小报告,最后她的这种恶行遭到很多人的唾弃。多行不义必自毙,最后一个月她本想拿五、六十分,好可以再提前五、六天回家,结果却一分都没拿到,不但如此,她自己在下生产大队前,入所队强制性给每个人发一个整理箱(仅有使用权),她被扣了几十元钱,却一天也没用上;到了生产大队又被强行扣了两百元的牢服钱和八十元的被子钱,给她发的却是最脏、最破的牢服,也从没人给她发过什么被子,其丈夫也被警方抓获,面临重判,估计可能是被其丈夫殴打的人抢救无效、死去了。


身心饱受摧残的刘丽荣博士几经周折终于熬到了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二日,其非法劳教生涯应该彻底结束的日子。当时刘丽荣被折磨的体重不足八十斤,满头的乌发也变白了很多。然而更可怕的阴谋却悄悄的在暗中进行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卢发春又一次披挂上阵了,与其同去的还有一位新浦分局的女警,及淮工保卫处闫科长 ,而且破天荒的前一天晚上就到了。

在劳教所,那些卖淫女、吸毒犯、小偷、赌徒及搞非法传销的、各类上访的,还有基督徒和佛教徒,所谓的劳教期满后都可以自己直接回家。然而,法轮功学员不行,会再被“610” 绑走,非法强制隔离、暴力洗脑一个月至三年不等。果然“610”又故伎重演,说要刘丽荣先到他们那跟他们谈谈,然后才能回家。刘丽荣立即表示自己有一口气也不可能跟他们走!说罢,抬腿便走,他们赶紧追过来说就是“谈谈”,刘丽荣对卢发春说:你一直在执法犯法,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要谈可以,请你抱着宪法来,我就跟你谈,你比我更应该懂得,宪法是国家根本大法,其它任何法律、条文、规章等如与其抵触,都是违宪的。你们还要绑我走,真是赤身裸体耍流氓啊,连最后一块小小的遮羞布都不要了吗?!然后刘丽荣就不再理他们了,并走出劳教所的大门,结果劳教所门卫一名高个子恶警竟然不惜当众违法,将刘丽荣抓起来狠狠往地上一摔,刘丽荣与其理论,那恶警自知理亏躲进屋内不再露面。

卢发春又找来其他人员来“劝说”刘丽荣:再不跟他们走就永远都别想离开劳教所了!刘丽荣说:我在这儿不戴胸牌(犯人戴的),不报数,不干活,劳教所留我它还得养我,它傻呀?再者我有儿子给我养老,也不需别人献殷勤呀?何况也没有法律依据呀?那人又说得单位同意,刘丽荣才能走。后来看淮工闫科长不反对刘丽荣走,就又说是劳教所不让刘丽荣走,刚巧劳教所有两名比较正直善良的警察路过,她们就说劳教所没有不放刘丽荣,还劝卢放刘丽荣走。卢发春没办法只好又说家人必须立刻从连云港赶来接刘丽荣才能走,然而前一天刘丽荣家人要求来接她,他们却坚决不允许,刘丽荣说:我是成年人,又不是小孩子,无需家人接,而且你们有什么权利大老远折腾我年迈的父母?真是流氓耍尽!

就这样僵持了近两个小时,刘丽荣博士终于自己迈出了劳教所的大门,重新呼吸到了自由的空气。

九死一生、重获自由后,就在刘丽荣的父亲和丈夫去其单位的第一天,淮海工学院保卫处就当着他们的面立刻通知,在刘丽荣家楼下正对着她家安装了数个摄像头,刘丽荣和家人都觉得这是对他们的严重侮辱和侵权行为,然而保卫处处长孙盛杰却解释说,那是正常的治安摄像头与刘丽荣无关。然而令人费解的是淮工南大院治安状况奇差,经常发生丢车事件,为什么真正需要的地方当时不安装?却偏偏安在刘丽荣家这儿呢?是否太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吧?……”

据悉,为继续迫害刘丽荣,连云港“610”人员专门针对淮海工学院秘密非法发文,从而拖有关人员下水,威逼、利诱他们继续出卖良知、参与迫害。如刘丽荣因工作需要,正常的在单位办公网上给化工学院院办主任发送工作材料,就被信息中心主任贾长云从办公网上违规除名,给其工作、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不便。

至今刘丽荣被非法劳教迫害期间的一年半的工资(包括公积金等)均被人事处刘新河(处长)、张明星(副处长)等全额克扣,他们还拿出一张非法过期文件说事。从刘丽荣获得自由至今,仍非法禁止其重返讲台,所发工资也被克扣了全部的岗位津贴。化工学院十年前拖欠刘丽荣的加班费至今分文没发。就在刘丽荣重获自由不久,其老父亲突然病重住院,刘丽荣曾多次打电话给化工学院书记钱保华请其协调补发拖欠工资,均未果,刘丽荣的老父亲也曾打电话向钱保华求助,然而得到的答复却是:淮海工学院困难的人多了,我们管得过来吗?!万般无奈,刘丽荣只好请经济条件并不宽裕的姐姐从老家寄钱过来给老父亲看病……自从现任院长、党委副书记史金飞(原任南京工程学院副院长)上任,人事处又每月额外无理克扣刘丽荣四百元钱……据了解,为逃避个人责任,强加给刘丽荣的各种无理安排与非难均由淮海工学院院长办公会讨论决定。

此外,淮海工学院还曾专门派原保卫处退休人员,入住刘丽荣家对面,对其进行非法监视,后又指派邻居大妈暗中非法监视;新浦区“610”还长期非法窃听刘丽荣的手机,并不时对其进行非法跟踪。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八日,在淮海工学院化工学院党委书记钱保华、保卫处处长孙盛杰的带领下,连云港新浦区“610”伙同新浦分局警察非法闯入淮海工学院东港学院,在中午放学时间,钱保华和孙盛杰将刚上完课的刘丽荣博士拦下,孙盛杰一再向她表示有事找她谈谈,欺骗刘丽荣博士来到行政楼,东港学院前党委书记李某也前来要求刘丽荣博士配合,随后,连云港新浦区“610”副大队长徐健带领一些陌生人出现了,他们欲挟持刘丽荣博士,遭到刘丽荣博士强烈抗议,来人便七手八脚将刘博士强行绑架到事先准备好的白色轿车上。

上述这个场面,实际上已在暗中策划了很久,早在同年九月份就已经开始逐步酝酿,只是刘丽荣博士被蒙在鼓里而已。连云港“610”人员先后几次到淮海工学院与主管保卫工作的副院长宁小明、保卫处处长孙盛杰、化工学院党委书记钱保华、化工学院院长童志伟等人共同“召开会议”,密谋专门针对刘丽荣博士进行绑架及进一步迫害的具体操作步骤。“与会”期间,保卫处处长孙盛杰无中生有的积极为连云港“610”人员罗列刘丽荣博士的所谓反党“罪行”。在“610”的一手操控下,化工学院在未与刘丽荣博士打过任何招呼的情况下,暗箱操作、违反规定秘密将其所承担的课程全部强行无理安排给其他老师,一直到刘丽荣博士在被绑架的前一周去东港学院上课时,另外一个老师也来上课,当时刘丽荣博士非常吃惊,所有学生都举手不停地高喊:刘老师上课!刘老师上课!那位老师电话请示化工学院院长童志伟,然后悄然离开教室……

刘丽荣博士被绑架后,淮海工学院旋即召开各二级分院领导会议,“通报”此事,随后全院上下一片哗然……

新浦区“610”人员将刘丽荣博士挟持到天晴酒店一个全封闭的房间内。刚一到那个事先布置好的囚室,新浦区“610” 熊新霞(女)和另外一个年轻女警就直接冲上来对刘丽荣博士进行侮辱性搜身、翻包,熊新霞甚至强行将手直接伸到刘丽荣博士的内衣里。刘丽荣博士一看架势不对,就立即声明要依法聘请律师,然而得到的答覆却是:“你只有在香港才能享受到此项权利!”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八日至二十三日共计六天五夜,刘丽荣博士被“人间蒸发”,遭酷刑折磨。

期间共计数十名不法人员不同程度参与了对刘丽荣博士的迫害,包括连云港市“610”部份人员、新浦区“610”大队长李俊华,教导员孔杰,副大队长徐建、薛松、卢发春、马丙勇,成员惠春来、熊新霞等悉数出场,另有部份新浦分局的警察及从社会上招募的一些便衣女协警。这些人用老百姓的血汗钱包下两个房间,一边惨无人道的折磨刘丽荣博士,一边无所顾忌的吃喝玩乐。孔杰说话总是阴阳怪气,在刘丽荣博士受难期间,有时个别好心警察实在看不过、想让刘丽荣博士睡一会儿,孔杰也坚决不允许;大队长李俊华曾给刘丽荣博士强行上背铐,导致其双手肿的跟馒头一样,结果李俊华遭恶报,他的双手当晚被油烫伤;薛松说:“我比较尊重老师,换是别人我立马上去抽他两个大嘴巴!”结果第二天他骑电瓶车竟然在平坦的马路上突然摔倒,刚好脸被蹭破了。还有一个短发女警一直死死盯着刘丽荣博士,生怕她走脱,这位女警也是骑电瓶车在一马平川的大路上突然莫名摔倒,腿摔的走路一瘸一拐。

新浦区“610” 副大队长徐健很凶,常用脚踢刘丽荣博士,还辱骂她,并扬言要把她吊起来打,而且要锯掉她一条腿,期间刘丽荣博士的父亲、丈夫和姐姐无数次的拨打刘丽荣博士的手机,此人非但不依法通知刘丽荣博士家人她的处境,还在她面前不停的将其手机开机、关机,以对其进行精神折磨和心灵摧残。当时淮工保卫处处长孙盛杰挑拨刘丽荣博士的丈夫说是刘丽荣博士不肯告诉家人她的去向和处境,从而让家人担心和痛苦,这一说法与事实完全不符,但却令刘丽荣博士和丈夫之间因此产生了很大的隔阂。

这些人二十四小时轮番上阵采取包括戴背铐等各种卑鄙手段折磨刘丽荣博士,期间污秽不堪的辱骂和各种威胁之声更是不绝于耳,如惠春来辱骂和威胁刘丽荣博士:吃驴肉装瘪三!让你到哪都找不到工作!副大队长卢发春无数次的辱骂刘丽荣博士:“你个×养的!”……,连续六天五夜禁止刘丽荣博士睡觉,谓之“熬鹰”(所谓熬鹰是猎人训练猎鹰的一种方法,就是用尽手段不让鹰睡觉,对它进行从肉体到心灵的摧残,使它失去反抗的意志,从而无奈地屈服)。

数日的摧残导致刘丽荣博士身体极度虚弱:心率过速,心慌、胸闷、气短,脚在鞋子里捂几天都捂烂了。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二日上午,刘丽荣博士再也支撑不住,终于倒在了地上,徐建却用脚踢她,说她装死,最后无奈只好送二院抢救,更为荒唐无耻的是一个活蹦乱跳的健康人被摧残至奄奄一息,抢救的费用却是“610”徐建从刘丽荣博士钱包里堂而皇之的 “拿的”。期间有医生表示注射药物速度不能过快,但徐建和卢发春强行要求快速注射……

然而刘丽荣博士并没有向这些不法之徒屈服,恶警实在无计可施,就扬言要判刘丽荣博士十几年(这些披着合法外衣的不法人员还真把自己当成法院了)。刘丽荣博士说:你杀了我也没有用啊,因为我的一切言行完全符合国家根本大法──宪法。就这样他们收起了要给刘丽荣博士办一个月所谓法制学习班(实为邪恶洗脑班)的红头文件,于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三日下午将刘丽荣博士劫持到新东派出所,野蛮的按住她强行拍照、抓住她的手强行取指纹。并于当晚六点左右把刘丽荣博士投入连云港市看守所非法囚禁,还疯狂叫嚣不到一个星期就吓破她的胆。

据悉,期间,淮工保卫处处长孙盛杰还曾专程到南京理工大学找到刘丽荣博士的导师吕春绪教授,怂恿吕教授落井下石、参与构陷刘丽荣博士,此举遭正直善良的吕教授断然拒绝。

在刘丽荣博士被非法囚禁在天晴酒店遭迫害期间,徐健窃取了她的包,并盗走了包里的家房门钥匙,于是新浦区“610”伙同新浦分局十几人非法私闯民宅,在没有提供搜查证及其它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野蛮查抄了刘丽荣博士的家,他们有的扛着摄像机,有的到处乱翻,连冰箱、洗衣机,甚至垃圾桶都不放过,几乎将刘丽荣博士的家掘地三尺,祸害得一片狼藉,所言所行、所作所为就连土匪强盗都望尘莫及。由于刘丽荣博士已被绑架,家里只有年近七十岁的老母亲和年幼的儿子,孩子被这伙恶人吓坏了,撕心裂肺的哭闹,年迈的老母亲不知所措只能护住小孩,根本无暇顾及那些歹徒,等一切丑剧上演完毕,其他亲人赶到现场,清理物品的时候,才发现很多东西已不翼而飞,甚至是结婚时丈夫送的、刘丽荣博士从未戴过的铂金蓝宝石耳环等等……

连云港市老看守所的牢房像一口四面透风的枯井,高墙上有常年敞开的铁窗。那里冬天阴冷无比,二、三十人被关在“井底”,挤在不足十六平米的狭小空间里,吃喝拉撒睡全在里面进行,还有五、六只老鼠经常从茅坑的下水道爬上来,在囚室内到处乱窜,每人每天只有一小矿泉水瓶的温吞水,大部份人只能睡在冰冷刺骨、高低不平的水泥地上,哪怕是再冷的天也只能直接冷水擦身、洗头。

恶劣的环境,加之长期的折磨,刘丽荣博士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开始大量的便血,她的家人为此申请去医院检查,但都遭到了看守所警察的无理拒绝,原因是新浦区“610”下令不许,怕检查出问题就不方便继续非法关押了。期间刘丽荣博士还不时遭到新浦区“610”李俊华、惠春来、卢发春、马丙勇等不法人员的非法提审、威胁和恐吓。马丙勇曾随口威胁刘丽荣博士说:你态度不好,决定劳教你一年半!就算专业法律人士也搞不懂他们这到底执行的是哪家的王法?

果然,就在刘丽荣博士被非法投入看守所的第三十天,新浦区“610”卢发春和徐健匆匆赶到看守所,草草“宣布”了对刘丽荣博士非法劳教一年半的荒唐决定,更卑鄙的是,还刻意非法刨除了他们将刘丽荣博士非法囚禁在天晴酒店进行残酷折磨的六天五夜。刘丽荣博士拒绝签字,并义正词严的告诫他们:你们这是在执法犯法,我要控告你们!他们立刻调头跑掉,并没有按照法律程序告知刘丽荣博士拥有不服可以申请覆议的权利。当时社会上方方面面有许多各界人士为刘丽荣博士鸣冤,一位警察曾以个人名义打电话给“610”,告诉他们刘丽荣博士是一个好人、没做过坏事,相反做的都是合法的好事,请求他们将刘丽荣博士无罪释放。得到的回答是刘丽荣博士必须骂人才行,那位警察又说,与人家无冤无仇为什么骂人啊?再说说脏话本身就不好啊?对方就把电话挂掉了。咱正常人还真不知这究竟符合哪一门的逻辑?

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八十天后,刘丽荣博士又被非法投入江苏省女子劳教所。离开看守所的时间大概是凌晨五点半,牢房里很多人都在悄悄地抹眼泪,因为她们知道,在刘丽荣博士饱受冤狱,痛苦万分之时,还曾经真诚无私的帮过她们每一个人。那一天是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一日,皇历腊月初八,刘丽荣博士儿子的生日。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七日,连云港市公安局、“610”及各个派出所出动所有警力大规模绑架法轮功学员,非法闯入了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家中,进门就抢,与土匪无异,当天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郑君、徐龙彪、夏正艳、王素梅、陆善明、孙丽、刘丽荣、杜秀菊、王泽明等。

迫害类型:
非法劳教剥夺睡眠不准上厕所逼迫放弃信仰强行施药绑架/劫持敲诈/掠夺/破坏财物非法关押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连云港师范学校教师黄晓面临被非法庭审
优秀教师刘丽荣博士遭受的酷刑和凌辱(下)
优秀教师刘丽荣博士遭受的酷刑和凌辱(上)
目睹江苏省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相关单位及个人:
相关部门人员手机号码与办公电话:
连云港市公安局新浦分局:

地址:江苏省连云港市新浦区朝阳中路2号
邮编:222000
局长:孙晓兵 15805129999;政委:赵斯斌15861237666;副局长:路 涛15861236598,李波浪13905133573,徐德刚15861238277;纪委书记:张 兵15861239090;成员:孙 健 15861238123,杨 健 15861236333,杨 军 13905130586。
新浦区“610”(国保大队):
大队长:李俊华13605132158;教导员:孔 杰13961372800;副大队长:徐 健 15861237880,薛 松 15861237887,卢发春 13775588160,马丙勇 15861233788;成员:李兴君 15861237011,侍贞宇 15861237129,熊新霞 15861237885,惠春来 15861237886,张 甜 15150900527,祝景平 15861237907,徐 茜 15861238440,张永玲 15861238191,仰广武 15861237876(原大队长)。

江苏淮海工学院
地址:江苏省连云港市新浦区苍梧路59号
邮编:222005
党委书记:陈明辉0518-85895001;
院长、党委副书记:晏维龙(前任,现为南京审计学院院长、党委副书记)13505138599;
史金飞(现任,原为南京工程学院副院长)18360353578 0518-85895002;
党委常委、副院长:刘永强0518-85895003;
党委副书记、副院长:宁晓明 15805138211 0518-85895004;
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史顺良13961391188 0518-85895005;
副院长:舒小平13861427515 0518-85895006;
副院长:杜? 军 15961370009 0518-85895007;
人事处处长:刘新河13961395866 0518-85895081;
人事处副处长:张明星13861430940 0518-85895082/85895083;
保卫处处长:孙盛杰 13961385596 0518-85895051邮箱 ssj@hhit.edu.cn;
化工学院党委书记:钱保华 13961390850 0518-85895402;
化工学院院长:童志伟 13815659831 0518-85895401;
信息中心主任:贾长云 13951256998 0518-85895271
邮箱 13951256998@139.com。

责任单位及恶人:
江苏省女子劳教所(句东劳教所)江苏省女子劳教所(原名“句东劳教所”)<br>电话:0511-7706336、7201159<br>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责任单位及凶手: <br>所长:牛忠萍<br>副所长:许平、韩晓喜<br>教导员: 张蕾、<br>三大队<br>三大队大队长:刘冬梅、郑琪慧<br>三大队教导员:胡小燕、吴文洁<br>洪鹰、周英(因迫害法轮功积极被提升为队长)<br>三大队恶警:秦玲 <br>指使刑事犯打人的吴干事(连云港人)<br> : 张静王婷胡小燕徐剑秋郑琪慧王红
东海车站铁路派出所
连云港市防范办(610办)地址:江苏省连云港市新浦区朝阳东路9号,邮编222006<br>电话:0518-85298113、0518-85298351<br>办公室:0518-85804414、0518-85836907
新浦区六一零新浦区“610”教导员:孔杰 手机:13961372800。<br>新浦区“610”成员:惠春来 手机:15861237886。<br>新浦区“610”(国保大队)<br>大队长:李俊华 手机:13605132158;<br>成员:徐健 手机:15861237880,薛松 手机:15861237887,卢发春 手机:13775588160,李兴君 手机:15861237011,侍贞宇 手机:15861237129,熊新霞 手机:15861237885,张甜 手机:15150900527,祝景平 手机:15861237907,徐茜 手机:15861238440,仰广武 手机:15861237876。 : 徐健
连云港市看守所(连云港市云台看守所)地址:江苏省连云港市新浦区云台乡西山村 <br>乘车路线:新孔南路,青年公园东门对面是戒毒所。还要往北走走到一 个小田地在右手边出现的时候往右拐,里面就是看守所了<br>看守所电话: 0518-81862299<br>邮政编码:222002
江苏淮海工学院 : 孙盛杰刘新河张明星史金飞钱保华贾长云
新浦区“610”(国保大队)

更新日期: 2014年9月30日 07:14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8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