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翟树田

简介:
翟树田
(Zhai,Shutian), 女 , 四十多岁 , 河北省满城县神星镇李家佐村法轮功学员。

在修炼法轮功前,翟树田家庭条件差,靠种地维持生活。她脾气暴躁,婆媳关系不和。她患上了高血压、心脏间歇、严重失眠、浑身关节疼等毛病。丈夫先后带她到医院三次住院治疗,花去二万多元医疗费,也只能得到一些缓解。出院后身体越来越弱,全身虚肿,体重增加到一百八十多斤。

一九九七年九月,一个亲戚给翟树田捎回一本《转法轮》,说是法轮功的书。翟树田拿起《转法轮》看了几页,晚上一觉到天亮。早上起床后对婆婆说:“这书中有什么东西吧!昨晚我连药都忘了吃,竟然睡得这么香,也没做梦。”婆婆说:“人家告诉了,你看了书就什么都明白了。”

从此,她和婆婆一块学法,她念书,婆婆听着。她们明白了书中讲的都是教人如何做好人的道理,并主动按“真、善、忍”的标准去做,处处为别人着想,婆媳和睦了。两个月时间,她浑身的病都好了,体重从一百八十多斤降到一百四五十斤的正常状态。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出于小人妒嫉,操控整部国家机器迫害法轮功,全部媒体都用来制造谎言,诽谤大法与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日,翟树田被两个警察挟持,直接绑架到神星镇派出所非法审讯。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赵玉霞亲自去神星镇派出所参与迫害。晚上,赵玉霞等人把翟树田、闫贵娟、夏贵婷、刘文平劫持到满城县公安局大院。赵玉霞没让翟树田他们下车,到楼上拿了东西下来后直接到满城县看守所办完了所谓的“手续”,将她们直接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

早上,看守所狱医贾瑞芹进了翟树田的监号,一个一个地问:“炼功了吗?”她们说:“炼了。”贾瑞芹就对她们一个一个的扇耳光,边打边骂:“叫你炼,臭不要脸!”等等。并逼她们脸朝墙坐着。狱警杜振山也瞪着眼睛骂骂咧咧。

一天上午,贾瑞芹领着邪党县委副书记袁振江来检查强制洗脑情况,后面跟着赵洪祥和几个警察。他们来到翟树田的监号,贾瑞芹得意洋洋的指着翟树田对袁振江说:“这都是‘转化’好了的。”袁振江走到翟树田跟前说:“你说说。”翟树田说:“这个功法太好了,我炼功受益很多……”袁振江歪着脑袋恶狠狠地说:“受益?……你受益吧!”随后,赵洪祥冲到翟树田跟前,一个耳光扇过来,打得翟树田眼冒金花、看不清东西倒在炕上,她慢慢爬起来,赵洪祥一大拳头打向她左乳房,把她打倒在地差点一口气上不来,还破口大骂些流氓话。一会儿,她慢慢站起来,赵洪祥又冲她右乳房一大拳头,打完后,边骂下流话边往外走。紧接着贾瑞芹冲到翟树田面前,狠狠地打她大嘴巴,边打边骂。贾瑞芹走后,杜振山进来连续打了翟树田几个耳光。

县公安局副局长赵洪祥指使刑事犯小伙子们给翟树田戴上一种非人的刑具折磨她。人戴上这种刑具之后,两脚走路只能一点一点的挪动,屁股撅着,头向下扎着,离地一尺远。贾瑞芹为进一步折磨、侮辱翟树田,逼着她游监号。她好不容易一点一点的小步挪到一个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号,贾瑞芹狂妄地羞辱她,边说边打她耳光。打完后,又逼她到另一个女监号,逼着翟树田在众人面前象动物一样站着。贾瑞芹还说:“你们看看,这是翟树田……”边说边打了她无数耳光,还逼着让她站直。每挪一小步,她的双脚腕都被沉重的铁环磨得钻心的疼。游完监号,翟树田被打得面目皆非,五官变形。第二天,狱警李更田隔着小窗户讥讽她说:“怎么样翟树田,看看你们正还是政府横!”

第三天,满城县六一零头子陈承德和县委副书记袁振江等人,召集县中、小学生在县剧场召开诬蔑法轮功的“揭批会”,赵洪祥才令人给翟树田打开非人刑具,并威胁她说:“你再给我闹出各样儿的来,我砸死你!”然后把她和被非法关押的几名法轮功学员带上卡车,拉到满城县剧场,当众宣判对她们进行所谓的“逮捕”,赵玉霞给她们戴上铐子,拉回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

翟树田在看守所连续绝食九天,瘦成了皮包骨,生命奄奄一息。神星镇副书记王增智威胁她丈夫说:“你拿一万三千元,放翟树田回家,否则,劳教三年。”她丈夫十分为难地说:“家里只有六千元,我实在是借不到这么多钱,你们放人就放,不放拉倒。”王增智接过钱,让村干部曹红生、曹偏子和她丈夫于二零零零年腊月十七把她接回家。

二零零一年二月初,翟树田和丈夫在地里刨地,神星镇政府的康超找到地里问她:“你还炼吗?”“炼!”“那你就跟我们到‘学习班’去吧!”“不去!”康超说:“不去不行!你们连死都不怕吗?”康超生气的走了。不到十分钟,镇派出所七、八个人开车找到地里,她看到后赶紧走脱,从此流离失所一百多天。期间,神星镇政府、派出所和满城县警察局三中队绑架了她丈夫李大勇,将他非法关押在满城县东马洗脑班迫害十五天,勒索三百元饭费。

这样流离失所到了秋天,她十分想念家中大的十一岁,小的八岁的两个孩子,但她不敢回家,晚上去她姐姐家打听情况,刚躺下一个多小时,王增智带一帮人非法闯入她姐姐家,三辆车停在门外,将翟树田绑架到镇政府。到镇政府,就把翟树田用铐子铐在暖气管上,第二天早上,一个人让她吃点东西,石伟说:“不让吃,饿死她!”翟树田又直接被劫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

她在监室坚持炼功,被狱医贾瑞芹指使刑事犯给她戴上非人刑具。她绝食抗议非人折磨,绝食到第六天,狱警给她打开刑具骗她说:“翟树田快收拾东西,送你回家。”结果她被王增智等人送去东马洗脑班。翟树田在洗脑班绝食五天后瘦得皮包骨时才通知亲属接回家。回家后第三天,三中队的恶警大老李及镇派出所警察康超到她家骚扰,康超和一个戴眼镜的三天两头来她家骚扰。

二零零一年冬天,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张振岳伙同神星镇派出所四、五个人到她家,强拉硬扯把翟树田推上警车,绑架到镇政府,然后又直接送到县看守所。狱医贾瑞芹见她坚持炼功就阻止说:“翟树田你听着,江泽民不倒我不倒。”指使给她戴非人刑具,戴了七、八天,直到二零零二年九月,警察骗她说:“翟树田收拾东西,放你们回家。”她又被王增智等人送到涿州洗脑班迫害,并威胁说:“我们对你没办法,看看那里有办法,一个星期你就得转化。”

在涿州洗脑班,六一零头子高学飞说:“翟树田,你转化吗?”“不转化。”他把嘴一撇,指使人把翟树田铐在大树上(让翟树田抱住大树干铐住双手),一夜后才打开铐子。第三天,逼她看诬蔑大法的电视,听歪理邪说,然后逼迫写体会。晚上叫到办公室所谓谈话,进行非法拷问,用很粗的警棍毒打,问:“你还炼吗?” “炼。”就接着打直到打昏过去。她的两腿、腰、屁股全是紫黑色,脸肿的不知啥样子了,第二天裤子被撑得脱不下来。

有一次恶人发现她拿一份大法经文,晚上女恶警刘爽、王雷就找理由叫她出去,一个姓刘的又拿皮带狠狠抽她还肿得很厉害的腿。

第三次遭毒打。刘爽把她叫出去强制她站在墙角,后边没有退路。然后王雷用练武功打沙袋的形式,离老远跳起来,助跑,到翟树田跟前狠踹她腰部,接着又扭过身来踹一下。前边用拳头猛打脸、嘴,致使她满嘴流血,痛得合不上嘴,嘴唇肿起老高。恶人王雷怕别人看到,不让她出门,与其他法轮功学员隔离。后来她反迫害绝食,高学飞又把她拉到小医院,强制给她打针,输液。到绝食的第十四天,她从医院走脱,在外流离失所七天后才回家。

二零零三年春天,赵玉霞伙同保定市公安局政保闯入翟树田家,强行把她绑架到保定市公安局政保科,非法关押一天一宿。第二天上午被送到满城县公安局政保科后,赵玉霞又威胁她说:“开会了,别出门了,也别去满城县城,要不又把你送看守所。”翟树田第一次从看守所回家,遭迫害的事实被曝光后,赵玉霞派人把翟树田绑架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非法审讯。

迫害类型:
绑架/劫持非法关押非法审讯毒打/殴打人身侮辱洗脑/送洗脑班逼迫放弃信仰其它酷刑威胁/恐吓骚扰迫害亲属勒索钱财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河北保定满城县第三任610主任张雪冰的罪恶簿
原河北省满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赵玉霞犯罪事实
中共酷刑:飞踹、飞踢、飞膝
河北满城县农妇翟树田屡遭残忍迫害
河北满城县公安局副局长赵洪祥恶报丧命

责任单位及恶人:
满城县看守所 : 杜振山贾瑞芹
满城县公安局电话:0312-7166951  7166952  7071191<br>局长:马永乐<br>副局长:李光<br>国保大队:刘卫东<br>政法委书记:孙宝山<p> : 赵玉霞赵洪祥
南马洗脑班(涿州洗脑班) : 高学飞刘爽王雷
满城县610电话:0312-7163610<br>610头子陈承德、副主任张雪冰、秘书黄建忠 : 袁振江陈承德
神星镇政府 : 石伟康超段志伟王增智

更新日期: 2022年2月2日 03:35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8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