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名单及案情

    张淑芹

    简介:
    张淑芹
    (Zhang,Shuqin),女 ,62岁,二零一三年九月三日,吉林蛟河市法轮功学员张淑芹,在遭受长期折磨的痛苦中悲惨死去,年仅六十二岁。而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直接责任者既不是六一零人员,也不是警察,竟是她的丈夫。……沉痛之余,我们不禁要问:这是为什么?究竟谁之罪?

    张淑芹,原蛟河服装厂职工,曾患有颈椎病、腰间盘突出等顽疾。一九九六年八月张淑芹修炼法轮大法后,顽疾消失,身心健康。那时失业后她自己在家做服装,手艺特好,更加上心地善良,按“真、善、忍”标准做个真正的好人,每天都顾客盈门,生意兴隆。

    在工作之余,她热心的东奔西走,把大法的福音传布四方。她与别的法轮功学员配合,到蛟河市的拉法乡等地弘扬大法,给大家免费放师父讲法录音,义务教功。其中一个村子就有一百多人得法修炼,要求学功的人有汉族和朝鲜族人。之后,她还帮助那里的新学员组织炼功点,不辞辛苦的给他们送去大法书籍等。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为维护大法、伸张正义,张淑芹毅然两次进北京上访。回来后,没想到除了要应对街道、警察、六一零人员的违法骚扰,还遭到她丈夫的长期虐待和恶毒摧残。

    张淑芹的丈夫叫任树军,原建筑公司职工。

    一九九九年七月张淑芹进京为大法鸣冤上访,回来后遭到任树军一顿恶狠狠的打骂。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张淑芹再次进京上访,回到蛟河后先到她妹妹家。任树军去她妹妹家“接”她,一路又踢又打,回家后把她按到地板上毒打,用穿皮鞋的脚乱踢,连脸部都打得又黑又肿。

    自那以后,张淑芹挨任树军的凌辱打骂就成了家常便饭,尤其她被发现悄悄炼功时更是这样。任树军每次施暴都打得她脸部瘀黑变形。

    二零零一年前后,任树军从外边回家,发现张淑芹又在炼法轮功,就对她一顿毒打,她腿上起了个大紫疙瘩,一直没消下去。之后,任树军用双手死劲掐张淑芹的喉咙,直到她气息全无。任树军还不知羞耻的下楼去邻居那嚷嚷:“这回我可把她打死了,都没气了,不信你们上楼看看去!”邻居都说:“(任树军)这家伙太没良心啦!”张淑芹后来缓了过来。

    在张淑芹大约五十岁时,又遭到任树军的毒打,由于长期受虐待欺凌,张淑芹出现了脑血栓症状,在医院里一连住了十一天。回家后的第三天,因任树军做的饭太辣,张淑芹无法下咽,任树军竟把饭抢下倒进厕所里,使张淑芹饿了一整天。年迈的父母只得把张淑芹接过去照顾。

    大约二零一一年左右,张淑芹惦记不明真相的任树军,希望他能有个好的未来,就又主动回家给任树军讲法轮功真相。可结果任树军照旧逞凶:当场撕毁了张淑芹带回家的法轮功真相资料,又对张淑芹一顿毒打,专打脑袋,她这时还能打电话叫亲人把她接走。亲人见她被打的双眼红肿,大腿漆黑。从这以后,张淑芹记忆逐渐丧失,大小便失禁。后来她便发展到时常抽搐叫喊,身上邦硬,双腿变形,不会动弹,这种病痛大约经历了半年之久。

    二零一三年九月三日,在痛苦的折磨中,张淑芹含冤离世。

    就在张淑芹被折磨病重期间,任树军还时常窜到她父母家来骚扰,谩骂侮辱,伸手要钱;有次还挑唆张淑芹的父亲:“你把她杀了吧!”

    任树军现在住在长春的女儿家中,迫害好人所遭的恶报已如影随形:双腿痛风不已,脑血栓症状相伴。

    中共搞的这场旷日持久的迫害,使得多少家庭支离破碎。受中共党文化毒害深的人,更是丧失基本良知,跟着共产恶党变成了无人性的恶棍。张淑芹的含冤离去,也仅是这场迫害所制造的悲剧中的短短一幕。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好裁缝凄惨离世-邪党迫害下丈夫变恶棍

    更新日期: 2019/6/7 6:04: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