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张金凤

    简介:
    张金凤
    (Zhang,Jinfeng),女 ,年龄未知,保定市易县塘湖镇南淇村女法轮功学员,普通的农村妇女。

    一九九九年六月二十八日,张金凤听一个法轮功学员说中共要迫害法轮功,决定一起去北京上访。她们打车去了北京,车开到高碑店,就被那里的警察拦住了,一个警察说:“都下车。”下车后(司机也被扣下了),她们被警察们强行拽到了一辆带有铁栏杆的警车上。当晚就把她们用警车拉回易县的一个职业中学,易县的便衣警察把她和好多法轮功学员锁在一间屋子里,就连上厕所也有人跟着。就这样她们被非法关押了一夜。

    第二天,大概下午二点钟左右,一群带有刺刀的武警,他们俩个武警分别押着一个法轮功学员,大概有二十几个学员,就这样被武警们强行带走了,后来才知道她们是涞源县的法轮功学员。

    下午四点左右,一个五十多岁的一个男人坐着,瞪大眼睛盯着她,一个不知干什么的男青年拿着笔和纸对她非法审讯,然后他们就把她一个人关在屋里。

    晚上九点钟左右,塘湖镇派出所来了五、六个人,其中一个人大嚷大骂着叫着她的名字说:“张金凤,你们讲忍、忍,要是强奸你们你们还忍不?”(后来知道他是塘湖镇派出所所长叫张大成)她被他们戴上手铐,连推带搡的把她强行塞进警车的后座上面,坐不下也躺不下,她只好蜷缩在上面,一路上他们轮换着骂她。

    到了派出所,一下车,他们就象疯了一样对张金凤连骂带打,用脚踢,扇耳光,就张大成打的狠,有三、四个人围着打,还有好多人围着看。张大成对她连打了几个耳光,她被打的只听见耳旁嗡嗡直响,脸火辣辣的发胀,然后张大成又踢她的后身,还羞辱她说:“你给我洗澡去,洗澡去,洗完澡陪我睡觉!”过了一会儿,就又把她带到镇政府的一间屋子里,被非法戴着手铐关押了一夜,也没让吃饭,而且还被铐在桌子腿上让抱着桌子。

    第二天,镇政府的一个姓李的副书记带着一帮人,逼着让张金凤看诽谤师父的电视,她流着泪大声告诉他们:“这电视上说的都是假的,我们师父根本就不是电视中说的那样。”他们就向她拍桌子,还罚她站着不让动,他们还瞪着眼睛诽谤大法。

    二十二日下午,他们召开批斗大会,张金凤和另外一些学员被反铐着,强行被警察带到大会上批斗,有一个人念诽谤师父和大法的稿子,还说全塘湖镇出了一个反动分子。就这样被批斗完后就又把她们拉回。

    从高碑店回来的第四天,在镇政府的邪党人员逼着张金凤写所谓的保证书,不写就不让回家。

    第五天下午,张金凤的丈夫吓得从北京回来了,塘湖镇的书记就威胁、恐吓她丈夫说:“我们去接她,不能让我们白接,你得拿油钱和出车费。”派出所副所长米林叫她丈夫交五百元钱,她的丈夫想让妻子赶紧回家,就给他们交了五百元钱,说是接他妻子的油费,可他们只给开了一张二百元的票。就这样她才被放回了家。

    回到家后,县、镇、村的邪党人员互相勾结迫害法轮功学员,天天监视法轮功学员的行踪。村会计付春生、村书记赵学民还每天叫去大队部,镇上来人让骂师父,说谁骂了谁走,她坚持不骂,最后他们告诉她不许随便出门,出门打报告,还被无理的罚了款,也没有开票。

    二零零零年腊月十五,张金凤和同修决定继续去北京为师父和大法说句公道话。到北京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她俩就在大街上过的夜,挨到了第二天早上,俩个人才坐上去天安门的公交车。到了天安门广场俩人正碰上升血旗,等血旗升完她俩就高喊:“法轮大法好!”喊完就被便衣警察强行带到前门派出所,问她是哪里人,她不说,就把她双手铐上又带到唐山驻京办事处,到那里就把她铐在只能蹲着的暖气片上,大概铐了半个多小时,他们就非法审讯她,她不配合,他们就要对她动刑,她没有动念,心里只是背法,背师父《洪吟》中的《无存》、《威德》、《大觉》。一个高个子警察问她:“你为什么炼法轮功?”她回答:“因为法轮大法是正法,让人重德向善。”他又问:“你是唐山人吗?”她说:“不是。”这警察又说:“你如果真的不是,你向你师父发誓说不是唐山人。”她说:“没必要发誓,因为我们师父告诉我们不愿说的话可以不说,但说出来的话就得是真话。”这警察听她说完,只好把她放了。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北京证实了法,第二天安全回了家。

    二零零零年农历九月底,张金凤正在家里准备做午饭,塘湖镇派出所的四个人闯入她家,要她跟他们走,她不去,他们就用脚踢她正在洗菜的桶,然后强行把她拽到车上,和本村的法轮功学员一起被强行绑架。到了派出所,恶警对她们说:“你还炼,炼就抓你们!”在派出所她被铐在桌子腿上,抱着桌子,坐在凳子上,整整被铐了一夜。所长米林恶狠狠的对她说:“不‘转化’别想回家。”说完就摔门走了。

    第二天,米林打电话把公安局长叫来,局长姓张,姓张的局长威胁她们俩说:“不写‘转化书’会被判刑的。”张金凤毫不犹豫的说:“就是坐牢也得炼!”他们在那小声嘀咕的说了一会儿,她也没听清。就这样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就把她们俩绑架到易县拘留所,从拘留所出来时才给了一个条子。在拘留所她们还有几个法轮功学员都不配合他们的无理要求。还被监视,每天都叫报数,让穿囚服,都被她拒绝了。因为她知道自己没有违反国家的任何一条法律。

    在被非法关押两个月的时候,张金凤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决定不再吃饭,大概绝食到第五天,拘留所所长找来五个刑事犯,在所长的命令下,他们按住她,用小擀面杖撬她的嘴,进行野蛮灌食,往嘴里灌小米汤,当时她的脸的上部疼痛至极,脑门前的骨头被他们使劲按的感觉快要碎了,在两眉之间就被他们用手掐的顺着脸直往下流血,他们还恶狠狠的说:“叫你们不吃,我们有的是法子治你们!”这时,局长来了,看见她脸上直流血,就问:“她的脸怎么了?”拘留所的所长赶紧撒谎说:“她自己不小心碰的。”然后就又把她关回屋里,时间不长家里来人就把她接回了家。

    回家的第二天,拘留所的副所长就让家人去交钱,也没有开任何票据。

    二零零三年冬天的一天,张金凤正在家洗衣服,两个人来到她家,其中一个是米林,另一个不认识,他们进门就让她收拾东西,抱被子跟他们走,她不配合,就被硬拉到了车上。和她一起被绑架的还有本村的另一名法轮功学员,直接把她俩绑架到塘湖镇派出所,所长米林把她和另一名学员各铐在一张桌子腿上,就走了。

    米林喝酒回来使劲打了张金凤她们俩耳光。第二天直接把她俩绑架到易县公安局附近的一个驾校。在那里“六一零”的邪党人员们天天逼着让她们看诽谤师父的电视,一个叫李国华(已遭恶报双目失明)的和一个姓靳的轮班看着她们。他们给她们念诽谤师父的书。因为她不配合,那里的十八个人轮班监视她,当时她披着棉袄被拽下,还有人拿着木棒比划着要打她,有一个人还把她拉到外面挨冻。大概有一个月的时间,她被放回了家。

    当时洗脑班的大门墙上挂着“法制教育中心”的谎言牌子,却在里面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

    回到家后,当地派出所每隔几天就去张金凤家骚扰,不让她出门,家人都吓得不能正常生活。

    二零零七年农历九月十四上午,张金凤刚一到家,就被县国保队田国军、张海燕等几人不由分说强行绑架到县公安局非法审讯,国保大队的一个人还抢走了她的手机(回家以后,去要过两次到现在也没给)。

    第二天,公安局的人什么都不说,给张金凤戴上铐子就让上车,直接把她劫持到拘留所。在被关押到第七天的时候,一个女的和好几个男的把她拖进办公室,一个拘留所的人拉着她的手强行按手印,她大声严厉的对着拉她手的人说:“你如果逼着我按,你可是在犯罪。”那人听后立刻把手松开了,紧接着,好几个恶警和田国军什么也没说就把她硬塞进警车,他们还强行给她照了相,然后就直接把她送去了保定八里庄劳教所。

    到了劳教所,检查身体医生说她身体不行,血压太高,做心电图时说她心脏也不好,他们还不死心,傍晚让家人来接时国保大队的又勒索了家人二千五百元钱(没有开票)才让回家。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一天,张金凤在家正准备做午饭,国保大队的人来到家里,先是控制她不让动,随后就乱翻,为首的是队长田国军,他们问她:“还炼不炼法轮功?”她说:“炼。”就将她和一位同修又一次被国保大队抓去送往拘留所。恶人们让她们写所谓的不炼功的“保证书”,还让她们站队,出去放风,她俩什么都不配合。他们恼羞成怒地把她和同修各种折腾,家人送去的衣服直到走的时候都不给,同修来例假也不给纸,还被多次提审。最后,他们开车以“去接你妈”为由把他们的孩子骗到拘留所,等她和家人上了车,车却不往她家方向走,半路让家人下车,又强行把她俩分别带到两辆警车上,每辆警车上都有四个警察跟着,她们就这样被骗着到了保定小白楼洗脑班。路上她的手被公安局的人反铐着,她就喊“法轮大法好”,镇派出所的一个小青年一听她喊就打她耳光,打的打,骂的骂,还说:“我们不怕下地狱,叫你跟党作对!”

    在洗脑班,县“六一零”和市“六一零”天天施加压力迫害张金凤和同修。“六一零”利用亲情等各种手法哄骗她们写“五书”,她们根本不听不写不看,就是心里想着师父和法。恶人们就在她们不知道的情况下,偷着把家人诱骗到塘湖派出所,让家人写保证书,家人说不会写,派出所的人就写好,让家人按手印,才把她们放回。她们被整整迫害了四十天后,洗脑班解体了。

    二零一八年七月六日上午10点半左右,河北省易县塘湖镇塘湖派出所两个穿便衣的警察,由南淇村村主任杨三合带领,私闯法轮功学员杨秀婷、张金凤、郭海英、景红等家中,不出示任何证件,便强行给她们拍照、录音,还扬言:再炼把你们抓起来。

    迫害类型:
    毒打/殴打逼迫放弃信仰践踏信仰非法审讯勒索钱财摧残性灌食打骂人身侮辱绑架/劫持非法关押铐在某处上骚扰洗脑/送洗脑班敲诈/掠夺/破坏财物剥夺睡眠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二零一八年七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
    河北普通农村妇女张金凤的遭遇

    责任单位及恶人:
    八里庄女子劳教所 
    保定小白楼洗脑班 
    北京前门派出所 
    唐山市驻京办事处 唐山市信访局公安局副局长孙少东,宅电:66746179 ;手机:13832985959、13911295959(此人是唐山驻京办头目,2000年前后他就在北京驻京办专门迫害法轮功,人称孙队,高个子。法轮功学员不报姓名,或喊“法轮大法好”,都被单独迫害。)
    易县塘湖镇派出所 :米林
    易县公安局 易县公安局电话:0312-8225111值班电话:0312-8212110局长王丙武政委齐永安副局长:王振生、李金承、王修成、刘志成、张大成易县国保大队:办公室0312-8212918大队长田国军13832205568、13532205568大队长张海燕警察冯文广13931368469警察冯立军 18932671196<p>易县公安局局长:董宏副局长:冷振宇国保大队办公室电话:0312-8212918大队长:田国军 手机:13832205568副大队长:张海燕 许秀珍<p>易县公安局交警大队 0312-8212836<p>易县公安局局长:翟国辉 0312-8212110田国军(田国钧)
    易县国保大队 易县国保大队:办公室0312-8212918大队长田国军13832205568、13532205568大队长张海燕警察冯文广13931368469警察冯立军 18932671196张海燕
    易县塘湖镇派出所 :张大成
    保定市易县塘湖镇南淇村 :付春生赵学民
    易县司法局 :李国华

    更新日期: 2018/7/16 15:41: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