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张洁


    演示图: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绑在椅子上


    酷刑演示:吊铐

    简介:
    张洁
    (Zhang,Jie),女 ,51岁,陕西省西安市劳动技术学校教师,住西安市军队转业干部培训中心家属院。

    张洁从小就体弱多病,在儿时就患有胃病、肝炎;从二十几岁起就开始头疼(冷了、热了、休息不好就头疼),并伴有呕吐;随着年龄增加,又患有肩周炎、胆囊炎、乳腺炎、肺结核等疾病,身体越来越差,痛苦不堪。

    九七年三月,张洁有幸走入法轮功修炼场。通过学法、炼功、修心性,使她疾病痊愈。她丈夫常与周围的人讲张洁炼功后,身体好了,心态更好了。张洁在单位上是多年的先进,修炼大法后,处处以“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戒掉了许多的不良习气,在工作上更加任劳任怨、淡泊名利,常常得到领导和同事们的好评。

    但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张洁与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一样,身体、精神和经济上遭受了种种迫害,家人也因此受到了牵连。

    二零零零上半年,张洁在学校担任教务员和班主任工作,在学生班会上,她针对学生在社会上动刀子打群架事件向学生讲述了《转法轮》是一本教人修炼的书,书上讲到:“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 希望学生们自觉按照“真善忍” 约束自己的行为,做一个遵规守纪的社会好公民,学生们纷纷要大法书看。事后,校长刘文德、办公室主任王保禄、学生科长刘政找她谈话,胁迫放弃法轮功修炼,不许在学生中宣传法轮功,要保持与(邪党)中央的“思想、步调一致”。张洁拒绝放弃修炼大法,于是学校剥夺了她班主任的工作。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初,警察将张洁绑架到东关南街派出所,对她进行非法搜身和审讯。晚上关在一个铁笼子里,不许睡觉。第二天,警察叫来了她的女儿(正在上初中一年级)和单位同事及家属院的熟人给她施压,劝她放弃修炼和上访。张洁告诉他们:“法轮功是正法、是被冤枉的。”他们听后便纷纷离去。随后,张洁被绑架到西安市碑林区沙坡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张洁绝食抗议,七天后,她被放回家。回到家中,警察在她家中放了一份非法禁令,她家人和所在单位被株连成了“担保人”,丈夫停止工作在家看守着她。在这非人的待遇下,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的一天晚上,张洁只身逃了出来,在火车站商场买了一段红布、广告色、排笔,就地写了两条横幅:“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

    第二天早上六点多钟,张洁来到了天安门广场,当她举起“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时,几个恶警将她绑架。她被绑架到一个派出所,两名警察对她非法审讯,并殴打、谩骂、罚站,一直折磨到晚上十二点钟,将她非法关押就近一看守所。一女恶警对她吼道要她把衣服脱光,她问为什么时,这个恶警就抓住她的头发,拳打脚踢,并叫来两个被关押的人员,将她的衣服全部扒光、搜身,然后扔给她两件内衣裤,让她赤身进入狱舍。

    在这约2.5平米的女监舍里,前面靠门一半的地面是其他类型的人员,而九名法轮功学员就在这约1.5平米的地板上洗澡、洗衣服、睡觉(包括便池在内)。监舍里规定:晚上不许站、不许坐,必须躺下。他们只好将个子小的人的腿、脚放在大个人的身上,人迭人的侧身挤下。六天后的清晨,张洁被绑架到了河北省安平县看守所关押。非法提审时,恶警将她的手铐在桌脚上,四天不许睡觉、不许坐、并且谩骂、抽耳光、用冰块放在她的头上和塞进领口内。二十一天后,她丈夫得知了她的消息,来到安平县看守所接人,但被看守所警察非法敲诈了五千元人民币,没开出任何票据,才将她放出。

    二零零一年二月,当时正值学校寒假期间,张洁决定再次进京证实法。她来到北京火车站,遭到了两名警察的非法盘查。结果他们将她非法关押在陕西驻京办事处,又将她绑架回西安,非法关押在西安碑林区沙坡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四月,张洁被非法劳教两年。和她一并被绑架到陕西省女子劳教所(西安市凤城南路5号)的有六名法轮功学员。因他们不愿进劳教所的大门,所长张卓青、教育科科长毕科长跑到大门口欺骗说:“你们如不服劳教,可以按劳教决定书上写的,六十天内可以上诉。”随之,叫来劳教人员强行将他们拉进了劳教所。

    张洁递交了无罪申诉,却了无音信,半年以后,当她向警察仁海珍询问此事时,仁海珍居然答覆:“法轮功学员不许上诉!”张洁向劳教所纪委书记赵晓阳投诉此事,赵晓阳欺骗她再重写一份无罪申诉。她递交“无罪申诉”几个月后,赵晓阳把她叫去说:“检察院来人口头通知我: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但张洁后从赵晓阳与检察院来人的谈话中得知,检察院的人根本就没看过她写的上诉书,他们只是到劳教所办事,为了掩人耳目欺骗她,走了个形式而已。事后,警察仁海珍威胁张洁,不许把她对张洁讲的话告诉别人。

    因为张洁不愿在劳教人员一栏签字,被三队大队长恶警王凡在办公室里当着其它警察的面,猛抽耳光,其手上带的戒指划破了张洁的脸。打累了,叫办公室的三个警察魏小会、仁海珍、杨小娟掰开张洁的手,强按了手印。

    张洁晚上炼功,三队警察将她脚尖踮着吊铐在铁窗上,四天四夜,脚肿的老大,手铐嵌进肉里,窗外的雪雨刮在脸上、手上,两手被冻得又红又肿。为了不让张洁炼功,三队恶警黄甫拿来 “约束服”,叫三个大个子劳教人员把“约束服”强行给她穿上。(“约束服”是一种残酷的刑具,用白色包装袋制作的由后面系带子的长袖衣服,受害人双手被反绑在背后。)

    三队恶警见张洁不“转化”,叫来几个劳教人员,给她读诽谤诬蔑大法的书,她不听,劳教人员们就动手打她,她喊叫 “打人了”。恶警魏小会走过来问怎么回事?张洁告知打人的事,魏小会居然对众劳教人员说:“你们谁看见打人了?”说完扬长而去。

    二零零二年一月一天晚上十二点钟,恶警王凡悄悄来监舍,发现张洁在床上打坐炼功,就叫她去办公室。王凡拿出警棍向她劈头盖脸地打来,她对王凡讲:“你不要打人,这对你不好。”王凡说:“我不怕报应。”王凡见她用手挡着警棍,便取来手铐将她铐在铁门上,一阵暴打。第二天,张洁的腰部、大腿全是紫黑色的瘀血。

    为了此事,被关押三队的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抗议。晚上,他们被拉到劳教所医务室强行灌食。张洁被恶警魏小会抓住头发、打着耳光。他们被轮番灌完食后,又遭殴打。护卫队仁××的男恶警在张洁的臀部打了一警棍。事后,张洁又被吊铐在警察办公室的铁窗上四天四夜。劳教所宣布关她禁闭三个月,延长劳教两个月。

    二零零二年四月,张洁被放出禁闭室,转到一队。全体法轮功学员集中在这里遭受“转化”折磨。期间,每天从早上八点钟到晚上十二点、一点,被强迫观看诬蔑大法的电视,声音大得震耳。

    因为张洁拒绝“转化”,被带过四天四夜的背铐,双手被放在背后铐在铁床上,既不能站直又不能蹲下;张洁坚持炼功,多次被穿所谓的“约束服”、不许睡觉、面壁罚站;有时是长时间被穿着“约束服”睡觉。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底,张洁结束非法劳教回家。非法劳教期间,单位没给一分钱生活费。二零零三年一月,张洁回到原单位上班,领导怕她给学生弘法,给调换到总务科搞采购、当保管,以及干些学校的杂活。新任校长李桂新曾对张洁讲:“你当学校的采购员我放心。”张洁说:“别人对我放不放心是次要的,我是修炼的人,关键是我自己放心我自己!”然而,张洁刚工作不到三个月,一天,校长李桂新、副校长胡建堂叫她去参加所谓的“法制学习班”。她提出:“我丈夫身体不好,需要人照顾。”胡建堂说:“这是上边的决定,只去二十几天就回来了。”于是她既没多带换洗的衣服,也没有告知远在四川的母亲、女儿,就被校长李桂新送到长安县工人疗养院内的“法制学习班”,进去才知道这里是610洗脑班,不写“转化书”不许回家。张洁当时就质问校长李桂新为何欺骗她?他说:“我也是被他们骗了。”

    张洁被非法拘禁在“610洗脑班”里,由一个“陪护”二十四小时看着,逼她每天看造谣诬蔑大法的电视、书籍和材料,并写思想汇报。当她写出法轮功是教人按“真、善、忍”重道德,修心性的正法时(心得笔记一本),被洗脑班头目孙武选、李良威逼、恐吓:把这笔记本撕掉,你是在这里“反揭批”,你继续这样顽固、痴迷到年底都回不了家。张洁被非法拘禁了三个月后,于二零零三年六月回家。

    回家后,张洁写了一份《一个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经历》,交到校长李桂新的手中。二零零三年十月,张洁正在上班期间,副校长胡建堂突然要她马上去洗脑班。她拒绝去。于是,副校长胡建堂命令单位的几个同事强行将她拉上车,再一次将她拘禁在长安县工人疗养院洗脑班里。随之,陕西省劳教局、劳教委的一个姓胡一个姓郭的来“转化”她,他们说她所写的上诉材料,经他们调查基本属实,只是八十警棍的数量有点让他们感到不可思议。如今,他们已将劳教所打人首恶王凡降职了,要她以后不要再提劳教所打人之事了。后来张洁打听到:恶警王凡是调离了三队,但是因迫害法轮功得力被升迁了。因为张洁拒绝“转化”,常常被胡、郭二人侮辱谩骂。

    二零零三年,张洁出劳教所回单位后,她仍然以真、善、忍的标准修炼自己的心性,兢兢业业工作,任劳任怨。时任校长李桂新多次在学校中层会上提出:“你们大家都要向张洁那样的工作态度,这个学校就有希望了”“这是我们单位的一颗新星……”。然而,学校当时只给她发放六百元的生活费,并让她接受“610” 洗脑班所谓的思想“转化”(非法拘禁在“洗脑班”十个半月,并遭到非人的待遇)。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由于她不放弃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二零零四年,学校受市“610办公室”的施压,强行剥夺了她的工作权利──将他辞退。当时她五十岁、工龄已三十三年。当她质问李桂新校长:为什么要捏造事实,不能实事求是的反映她的情况?他的回答是:“这是市‘610办公室’让我这样写的,我不这样做,我的位置也坐不住了。”就这样,因为我信仰真、善、忍,被强行剥夺了工作的权利,造成了她近十年来,生活无着。

    二零零四年元月,因为张洁在洗脑班坚持晚上炼功,被保安人员(原公安退休人员张××)将她带到一密室内,这里面有洗脑班的头目陈××和“陪护”人员共五人,张××抽她的耳光,其它人员七嘴八舌的说:“你今晚必须写出‘转化书’。”她告诉张××:“你作为一名警察应该科学执法、文明执法。”张××便用拳头扎她的脸、头部,并吼叫道:“这里没有法律可讲,只有‘转化’”。他们让她通宵站着,一次次催逼写出东西。

    二零零四年四月,张洁被非法拘禁在洗脑班七个半月后,才放回家。

    回到学校后,校长李桂新、副校长胡建堂威逼张洁在半年内写出“转化书”,否则按西安市610办公室指示将她开除。当时张洁工龄已三十三年。在这半年里,尽管单位只给她发六百元的生活费,但她仍然兢兢业业的工作。副校长胡建堂过一、两天就来逼迫、威胁她写 “转化书”。二零零四年十月,校长李桂新给了张洁一份“辞退通知书”,理由是她坚持修炼法轮功。

    二零零五年三月八日,西安市沙坡派出所警察王西裕带着几个警察闯进了张洁的家,说是因为有人构陷。随之,西安市碑林国安大队的恶警非法抄了她家,将她拖出家门抬上了警车。张洁被非法关押在西安市沙坡看守所,她绝食三天后,又被转到西安市长安县洗脑班。张洁绝食二十三天,期间,多次被强行灌食,口鼻出血。

    此时,国安恶警对张洁进行非法审讯,几个晚上不许睡觉,用强灯通宵照着非法审讯,张洁拒绝回答。于是,他们对她动刑:三天三夜的老虎椅,将她的手脚铐在铁椅子上,胸部用布条绑在铁椅子上,脖子上套上气管子充满气,使她感到呼吸都困难;三天三夜不许她打盹睡觉。三天后,碑林国安的一警察李峰接班,见她脚肿的厉害,才打电话向上面汇报,将她从老虎椅上放了下来。在张洁被灌食期间,市“610洗脑班”头目孙武选到洗脑班来非法威逼、引诱她:“只要你说出是谁给的书籍、资料,便放你回家甚至恢复你的工作”。张洁没予理睬。

    二零零五年三月,张洁正在为工作被辞退申诉、求职期间,西安市碑林国保趁她不在家,非法抄了她的家,捏造了所谓的“法轮功犯罪事实”,谎称她家中的复印纸中间夹有“真、善、忍”小卡片,并按份数给她定罪。(其中有办案人员向她透露,这是他们为了加害于我捏造的事实)。当她质问他们:“我家中没有见过‘真、善、忍’小卡片。即使是有,‘真、善、忍’卡片在历朝历代都是劝善的东西,怎么能视为“罪证”?难道“假、恶、斗”在你们的眼里才是对的?他们说她家中的大纪元网站出版的《九评共产党》书籍是反党。她告诉他们:公民有信仰、言论、出版的自由。《九评》书籍是让人远离罪恶、劝善救人之用的。为她作辩护律师的胡斌告诉她《九评》不是邪教宣传品。他们虽然无语,但还是黑白颠倒、践踏法律,被利益驱使的办案人员泯灭良知的将她非法冤判了四年冤狱。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二日晚上九点左右,国安恶警头目韩勇和一个寸头黑高个,两人将张洁拉出长安县洗脑监狱间,推上一辆公安车,后面又尾随了一辆公安车。恶警用一大双层包装袋,将她从头向身下罩住,按住车内不许她动弹。他们把她载到一高速公路边,将她推下车,三个恶警将她手脚抬起,准备往公路边的河里扔。此时,她大声的喊叫,他们一人说:“这里来往车辆太多,把车开到前面僻静处再将她扔下去。”驶了一段路程,又将她推下车,取下罩在她身上的包装袋,恶警韩X说:“你要再喊叫我就用这抹布将你嘴堵上。”高个寸头的恶警逼问她:“你说,你家的资料谁给的?”张洁告诉他们:“你们不能这样做,你们这是在执法犯法。”当他们再次将包装袋将她罩住,准备往河里扔时,后面那辆车年轻一点的恶警说:“算了,这里来往车辆太多,待下半夜再将她扔下去。”在返回的途中,路过收费站,他们心虚,将罩在她身上的包装袋取下,此时,她才知道,他们的作案地点是:陕西省长安县子午镇收费站的高速公路上。回到西安长安县洗脑班已是夜间十二点多。

    二零零五年五月下旬,西安碑林国安恶警将张洁非法关押在沙坡看守所。此时,她无法与家人联系,没钱请律师,自己起草了一份“无罪申诉”。碑林区中级法院对她进行了秘密庭审,只有庭长、陪审员、记录员、公诉人和胡斌律师及几个警察外并无他人参加。庭长、公诉人一通诬蔑法轮功,诬陷她违反了刑法300条。并且张洁在材料中以及法庭上指控国安警察对她非法刑讯逼供。但公诉人谎称“你的指控没有证人”,庭长也包庇枉法渎职。

    二零零五年十月,非法判决书下来,说张洁“触犯了刑法300条”,谎称“认罪态度较好,从轻判处四年。”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张洁被劫持到陕西省女子监狱(号称“现代化部级文明监狱)迫害。

    张洁刚入监,到了九队(又称入监队、参观队)。张洁不承认自己是罪犯,不穿囚犯、不背监规、不打报告词,遭到九队大队长史建荣的耳光、谩骂。张洁坚持晚上炼功,被非法吊铐在入监队的铁门上几天不许睡觉。一个多月后,她被派到劳动任务较重的八队。八队约一百六十多人,有两名同修(苟玉芳、王宏)。八队给法轮功学员每人派有3~5名所谓的“互监”,二十四小时限制行动。当张洁写出“上诉书”草稿时,被队上警察李文侠非法没收。

    张洁给监狱长辛海波递交了一封信,指出监狱超时劳动不合法,剥夺法轮功学员的信仰并施以酷刑,以历史为鉴,施暴者都将受到法律的制裁,希望监狱停止迫害。监狱长收信后不但没给答覆,相反的是:以后更加隐蔽、残忍的迫害法轮功学员。

    恶警在法轮功学员张洁与苟玉芳包中搜查出“大法经文”后,要她们说出资料的来源,她们不说,杨谨几个恶警便逼迫她们在工房“罚站”,从早上七点半站到晚上十一、二点,工房收完工以后才可回监舍休息,苟玉芳的脚都站肿了。罚站折磨她们十八天后,又让她们继续劳动。

    女监为了迎合江氏集团上面的指令,在女监强制人人观看诬蔑大法的展板、书籍和人人揭批。八队的大队长杨瑾曾说出这样的话来:“我们就是要利用女监里那些最坏的恶人来对待法轮功,只有她们才下得了毒手。”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张洁被转到入监队。由九队大队长史建荣、恶警魏尘、管事犯汪颖、薛东波、张改平以及服刑人员张文、王春仙等组成的所谓“攻坚小组”,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强制“转化”迫害。张洁到九队的当天,恶警魏尘领着打手张文、王春仙等人对她进行非法搜身,当张文搜出包里的大法经文时,她对张文讲:“你没收经文这对你不好。”张文就当着恶警魏尘的面打她的耳光。魏并没制止张文打人行为。第二天,恶警魏尘指使打手张文、王春仙、林燕等四人将张洁关在一房间里毒打,王春仙抓住她的头发往墙上、铁床架上撞;她们用膝盖顶张洁两侧的大腿骨;张文用硬塑料鞋底抽她的手和身体,她的指甲盖被打破出血不止。张洁被毒打到下午四点左右,她的脚关节、膝关节肿大,难以行走。管事犯汪颖将她搀扶到九队办公室,另外几名法轮功学员也分别遭毒打后带到这里。办公室里有副监狱长赵海莲,教育科长姬桂芬,以及九队的全部恶警。赵海莲说:上面有指示,要对法轮功学员“严管”迫害,必须“转化”。当法轮功学员向监狱长反映服刑人员打人之事时,赵海莲说:“你们只有承认自己是服刑人员以后,再来反映打人之事。”说罢,便扬长而去。

    晚上,张文等几个打手将张洁外衣扒掉,站在窗口冷冻,打她的耳光、不许睡觉,天天对她进行折磨。在厕所洗澡时,要她避开人的视线,不许让人看见她身体上的伤痕。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张洁被非法关进秘密“转化”室(女监的接见室的最底层),由恶警魏尘、管事犯汪颖、薛东波以及张文等三个打手对她进行折磨。开始是连续几天放诬蔑大法的录像等,然后就非法逼迫她写出“转化书”。魏尘威胁说:“这里是监狱,你敢讲真话,就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薛东波当众喊叫:“你进了这里,不写‘转化书’就休想出去!我们对你有的是办法:在这里不许睡觉,接下来就是警棍,再不‘转化’,我就把你当作精神病人进行治疗,你就是我的病人。你看:从这里走出去的哪一个人没写‘转化’?”当张洁讲到“法轮功讲出的是超常的理”时,薛东波对她大骂,并用打印纸打了一张特大的文字,上面写着侮辱的话,贴在她的床头上。晚上,不许她睡觉、张文等打手对她进行殴打、罚站、威逼折磨。

    当张洁一次次指责恶警魏尘根本不是什么教育“转化”,而是暴力“转化”时,恶警魏尘的几次称:因为时间紧(到年底),上面下达的任务重(70%的“转化率”),是什么不得已采取的办法;还诡辩说:“我没有叫她们打你,我只是叫她们想办法完成任务。”并教唆打手们:“你们打她时,不要叫我看见。”魏尘还规定,不经她同意,法轮功学员不得与监狱的任何人包括监狱里的队长接触谈话,以免她折磨法轮功学员的丑闻泄漏出去。

    二零零八年,恶警魏尘要法轮功学员以监舍为单位,在每周“周会”上谈思想认识。一天,恶警魏尘把张洁叫到办公室问她对法轮功的认识,张洁告诉她:“通过炼功,法轮功使我一身病好了。”恶警魏尘威胁她不许在监舍里说这样的话。晚上,同监舍的两名法轮功学员茹红霞、阚光英在“周会”上都谈到自己因炼法轮功身体病好了等,监舍管事犯刘凤英马上向恶警魏尘汇报。魏气急败坏的奔到监舍里吼叫:“你们是不是想反了?告诉你们,兔子急了还会咬人的,我对你们太‘善良’,网上都说我是一个恶警,我今天就要当这个恶警”。凶相毕露,把这两位法轮功学员双手吊铐在床架上,并抽她们的耳光,不许监舍的所有人睡觉,采用株连手段,利用服刑人员来折磨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八年底,张洁办理了出监手续,但恶警魏尘讲必须她的丈夫来监狱接人。但她的丈夫推说有病,不愿来女监接,一直拖延了半个月后,在张洁强烈要求下,二零零九年二月,西安碑林区“610办公室”科长金安仓与张洁的一个亲戚才来女监接她。

    二零零九年底,当张洁退休年龄快到时,西安碑林区“610办公室”科长金安仓来电话讲:“必须‘转化’才能办理退休金手续。”后再一次来电话时又讲:“如今退停手续不好办,要不,你一次性缴纳四万元后,我们每月给你发四百元的低保金。”

    西安碑林区沙坡派出所片警王西欲还给张洁的丈夫去电话骚扰,问张洁身在何处,表现如何等。

    二零一零年六月,张洁到单位找领导办理退休金手续,校长窦宪国、副校长胡建堂让她去找西安市碑林区610办公室解决此事,互相推诿。

    二零一一年九月,张洁的丈夫经受不了长期精神的折磨和警察王西欲等人的骚扰,硬逼迫张洁与他离了婚。张洁生活无着,回到重庆女儿身边。

    二零一二年,张洁从重庆到西安找原单位要求退休工资时,传来重庆的消息:重庆南坪国保九月七日绑架了几名法轮功学员,并且非法抄了张洁女儿的家,盗窃了张洁放在枕芯内的部份现金三千元(当时家中无人)。事后还逼迫她女儿在抄家的单子上签了字。如今,张洁被逼的生活无着落、流落在外。

    张洁在单位时,从一九九三年开始一直缴纳着养老保险金,到二零零四年已缴纳了十一年养老金。根据社会保险精神,她五十五岁就应该领取养老金。如今他六十岁了,但养老金迟迟得不到解决。信仰自由是天赋人权。所以,因为她信仰真、善、忍而剥夺她的生存权利,开除她的公职、克扣她的工资、剥夺她的养老金都是非法的。在此,希望相关部门能尽快给她解决、办理养老金一事。

    近一段时间,陕西省西安、咸阳、安康、汉中、宝鸡、汉中、渭南、榆林、延安等市县法轮功学员纷纷向最高检察院、法院递交控告状,控告江泽民对法轮功旷日持久的迫害罪行。二零一五年六月份以来,仅西安市一个城市,又有五十五位法轮功学员和家属递交诉江控告状。

    张洁,六十一岁,西安市劳动技术学校教师。二零一五年六月七日,张洁写控告状,控告江泽民对她的迫害。张洁在控告书中说:“十六年来,我七年的时间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看守所里,艰难的度过,其余大多时间都在外流离失所至今。我被非法关押两次(三个多月)、强迫去洗脑两次(共十个半月)、非法劳教两年、冤狱四年、被无理开除公职、非法抄家两次。”

    迫害导致:
    迫害致生命垂危;使流离失所/使家破人散;

    迫害类型:
    非法关押勒索钱财非法劳教毒打/殴打剥夺睡眠罚站关禁闭威胁/恐吓骚扰无故开除、辞退或使下岗摧残性灌食洗脑/送洗脑班逼迫放弃信仰戴背铐加期(延期)/超期关押绑架/劫持非法审讯迫害亲属非法提审长时间吊拷冷冻/灌凉水/凉水澡/浸水约束衣人身侮辱抄家坐/锁在铁椅子上非法判刑无故扣工资/剥夺福利待遇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陕西省法轮功学员二十年遭受中共迫害综述%EF%BC%881%EF%BC%89
    西安市众多法轮功学员和家属控告江泽民
    西安优秀女教师遭经济迫害十多年
    西安市女教师揭露十三年遭迫害经历
    陕西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张洁、王考洋被西安安康医院迫害致生命垂危
    西安市劳动技术学校教师张洁遭迫害经历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真相

    赔偿,控诉相关报道:
    西安市众多法轮功学员和家属控告江泽民

    相关单位及个人:
    西安安康医院地址:西安市雁塔区曲江池路,邮编710061,电话029-85252694 029-85251869
    综合病区迫害大法弟子的科室科长何建中
    女病区科长查英利 科室电话 029-85596429
    某科长魏煜军、洪魁。

    责任单位及恶人:
    沙坡看守所 
    北京看守所 
    太乙路办事处 
    陕西省劳教局 
    陕西省劳教委 
    碑林区中级法院 
    西安市610办公室 西安市610负责人之一:何×× 029-85252032
    安平县看守所 
    沙坡看守所 
    北京看守所 
    太乙路办事处 
    陕西省劳教局 
    陕西省劳教委 
    碑林区中级法院 
    西安市610办公室 西安市610负责人之一:何×× 029-85252032
    安平县看守所 
    西安康复医院(戒毒所) :刘琦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 邮编:710016地址:西安市方新村北玄武路6号  电话:(029)6227752所长:张卓青 电话:029-6227741  传真:029-6227761所三大队电话:029-86227767<p>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行作“转化”工作的邪恶之徒:赵小阳、刘政委、宋政委、谭所长、张所长、梁刚、毕小平、万科长、李珍、张雪妮、白笑、刘红、韩静、任海珍、杨小娟、张小玲、黄璞、冯香玲、邹小敏、姚英、张艳、王亚娟、张玉芳、王莉、冯某某(名字不详)、任某某(名字不详,任海珍之妹)、胡某某(名字不详)、李彩莲、裴衡、赵序(劳教委)、刘敏、张卓青(所长)等<p>恶警名单: 李珍 李彩莲 任海珍 王帆 冯香玲 赵晓阳 魏小慧 年玉坤 杨小娟 黄 璞 张艳 任海香 裴恒 张雪妮 张晓玲 袁军 毕小平 刘红 刘俊兰 白霄 禹艳 张卓青 陈联梅 赵萌雅 梁刚 任新民 王丽 李兰花 韩静 王红 朱针 袁源 潭义林 裴利魏小惠
    陕西省女子监狱 陕西省女子监狱:地址:西安市凤城南路东段11号X监区,邮编710016狱政科:029-86246945刑罚科:029-86246943监察室:029-86246882<p>交通方式:坐公交车在公交六公司下车,向南走四百米,向东走六百米,就是陕西省女子监狱的大门口,大门朝南开。顺着陕西省女子监狱的大门再向东走一百米,有一条向北走的土路,顺着土路向北走,是陕西省女子监狱的高墙,南头和北头各有一个岗楼。走到头是玄武路,顺着玄武路向西走四百米左右,便是臭名的陕西省女子劳教所,大门是朝北开。去陕西省女子监狱也可在“方新村北”站下车,挨着车站旁边有一个向东的路口,顺着路口一直向东走六百米左右,就会找到女子监狱,非常显眼。(方新村北站是一个十字路口,西边车站旁边也有一条路)<p>女监的恶人榜:监狱长:辛海波、赵海莲副监狱长;赵海莲,闫昌怀,曹旭,曹笑丽。狱政科:刘依林(科长)、姬佳芬、陈枫监狱教育科长;姬桂芳三队:孙云霞七队:雷晓蓉八队:杨瑾、张建青、李萍九队:史建荣(监狱九分监区指导员大队长)、梁西玲(监狱九分监区中队长)、张文侠监狱专干“转化、法轮功学员”;杜颖,魏尘。<p>从二零零一年至今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监狱长:张引喜(音),男,陕北人副监狱长:刘依琳,女副监狱长:花某副监狱长:刘某教育科科长:罗某,女,主要负责迫害学员的警察入监队:杜颖,女,陕北人,主要迫害学员的警察入监队:李茜,女,主要迫害学员的警察史建荣张文侠薛东波汪颖王春仙张文
    西安市劳动技术学校 :刘文德王保禄刘政李桂新胡建堂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 邮编:710016地址:西安市方新村北玄武路6号  电话:(029)6227752所长:张卓青 电话:029-6227741  传真:029-6227761所三大队电话:029-86227767<p>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行作“转化”工作的邪恶之徒:赵小阳、刘政委、宋政委、谭所长、张所长、梁刚、毕小平、万科长、李珍、张雪妮、白笑、刘红、韩静、任海珍、杨小娟、张小玲、黄璞、冯香玲、邹小敏、姚英、张艳、王亚娟、张玉芳、王莉、冯某某(名字不详)、任某某(名字不详,任海珍之妹)、胡某某(名字不详)、李彩莲、裴衡、赵序(劳教委)、刘敏、张卓青(所长)等<p>恶警名单: 李珍 李彩莲 任海珍 王帆 冯香玲 赵晓阳 魏小慧 年玉坤 杨小娟 黄 璞 张艳 任海香 裴恒 张雪妮 张晓玲 袁军 毕小平 刘红 刘俊兰 白霄 禹艳 张卓青 陈联梅 赵萌雅 梁刚 任新民 王丽 李兰花 韩静 王红 朱针 袁源 潭义林 裴利赵晓阳
    沙坡派出所(咸宁路派出所) :王西裕
    陕西省女子监狱 陕西省女子监狱:地址:西安市凤城南路东段11号X监区,邮编710016狱政科:029-86246945刑罚科:029-86246943监察室:029-86246882<p>交通方式:坐公交车在公交六公司下车,向南走四百米,向东走六百米,就是陕西省女子监狱的大门口,大门朝南开。顺着陕西省女子监狱的大门再向东走一百米,有一条向北走的土路,顺着土路向北走,是陕西省女子监狱的高墙,南头和北头各有一个岗楼。走到头是玄武路,顺着玄武路向西走四百米左右,便是臭名的陕西省女子劳教所,大门是朝北开。去陕西省女子监狱也可在“方新村北”站下车,挨着车站旁边有一个向东的路口,顺着路口一直向东走六百米左右,就会找到女子监狱,非常显眼。(方新村北站是一个十字路口,西边车站旁边也有一条路)<p>女监的恶人榜:监狱长:辛海波、赵海莲副监狱长;赵海莲,闫昌怀,曹旭,曹笑丽。狱政科:刘依林(科长)、姬佳芬、陈枫监狱教育科长;姬桂芳三队:孙云霞七队:雷晓蓉八队:杨瑾、张建青、李萍九队:史建荣(监狱九分监区指导员大队长)、梁西玲(监狱九分监区中队长)、张文侠监狱专干“转化、法轮功学员”;杜颖,魏尘。<p>从二零零一年至今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监狱长:张引喜(音),男,陕北人副监狱长:刘依琳,女副监狱长:花某副监狱长:刘某教育科科长:罗某,女,主要负责迫害学员的警察入监队:杜颖,女,陕北人,主要迫害学员的警察入监队:李茜,女,主要迫害学员的警察张改萍杨瑾颐桂芬巍尘辛海波赵海莲
    西安市委610洗脑班(西安市洗脑班) :李良孙武选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 陕西省女子劳教所 邮编:710016地址:西安市方新村北玄武路6号  电话:(029)6227752所长:张卓青 电话:029-6227741  传真:029-6227761所三大队电话:029-86227767<p>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行作“转化”工作的邪恶之徒:赵小阳、刘政委、宋政委、谭所长、张所长、梁刚、毕小平、万科长、李珍、张雪妮、白笑、刘红、韩静、任海珍、杨小娟、张小玲、黄璞、冯香玲、邹小敏、姚英、张艳、王亚娟、张玉芳、王莉、冯某某(名字不详)、任某某(名字不详,任海珍之妹)、胡某某(名字不详)、李彩莲、裴衡、赵序(劳教委)、刘敏、张卓青(所长)等<p>恶警名单: 李珍 李彩莲 任海珍 王帆 冯香玲 赵晓阳 魏小慧 年玉坤 杨小娟 黄 璞 张艳 任海香 裴恒 张雪妮 张晓玲 袁军 毕小平 刘红 刘俊兰 白霄 禹艳 张卓青 陈联梅 赵萌雅 梁刚 任新民 王丽 李兰花 韩静 王红 朱针 袁源 潭义林 裴利任海珍杨小娟皇甫王帆张卓青
    碑林区“610办公室” :金安仓

    更新日期: 2020/4/26 6:19: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