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赵春霞

简介:
赵春霞
(Zhao,Chunxia), 女 , 40岁 , 贵州省仁怀市法轮功学员。

赵春霞於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五日被绑架。因为赵春霞一家都被绑架关押,赵春霞的孩子才四岁,赵春霞弟媳背着一个几个月大的侄女去找公安局和杨湾村委会要人。

赵春霞弟媳不知道赵春霞被非法通缉,公安局和杨湾村委会的人骗赵春霞弟媳说赵春霞可以把其弟弟赵刚子换回家,还得交500元钱。弟媳想把他换回家把家撑着,就和赵春霞打电话说了,赵春霞为情所动就答应了。五月二十五日弟媳约赵春霞到北门彭兴元家去,赵春霞去时有弟媳和小侄女,赵立仁(杨湾村支书)、彭兴元及家人在,过了一阵有一个人去了,彭兴元说这是仁怀市公安局卢科长,卢带赵春霞去公安局,赵春霞去了公安局后,警察并没有放赵刚子回家,还是非法劳教一年,在看守所呆了七个月,被送去劳教所。

赵春霞在仁怀市拘留所和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年,仁怀市国保的张晨忠、胡春应等三个人对赵春霞非法审问,赵春霞说他们没有违法。他们问为什么要发资料,赵春霞说让更多的人知道大法好,不花一分钱就达到身心健康,这多好,他们也没干坏事,违什么法。赵春霞在看守所里吃的白菜,菜里的虫漂在汤里面,吃的盐菜和洋芋汤盆底下都是很厚一层泥沙,吃喝拉撒都在一个房间里,赵春霞一家人都被关在里面,没有谁给送一分钱,里面的什么东西都卖得很贵。法院给赵春霞一家发了两次起诉书,赵春霞们被非法两次庭审,第一次是在法院,审判长是孙大勇和蔡波等人,第二次是被公安局的人用绳子把手绑在背上押去广场公捕非法判刑,赵春霞和刘苓、卢让忠被判七年,赵春霞妈妈施支容判四年,赵明芝判三年,陈远秀判二年。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六日赵春霞被看守所狱警成小莉送去遵义雷台山看守所,一到那里,看守所的狱警叫把包给他们保管,把身上的钱全部交出来,把赵春霞关在九号室,那个狱警叫张太红。一进去牢头就叫赵春霞交钱,说这是那里面的规矩,赵春霞说他的钱在外面就叫交了。有一个人悄悄的跟赵春霞说,这里面的牢头凶得很,有个人被他们打成内伤,里面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在走的时候一个男生多提个编织袋给赵春霞,告诉赵春霞说你的钱算成这些东西了,赵春霞看是一些卫生用品和信签纸洗漱用品,赵春霞说不要这些东西,他说这些东西必须要买的,赵春霞说不行,等了一阵他去找那些狱警说了,后来才退了几十元钱,说再也退不了了。

六月三十日狱警张太红送赵春霞去贵州省羊艾女子监狱,到了羊艾七大队,警察把所有的东西全部倒在地上,仔细的找个遍,连没开的卫生纸都被扯成一堆,身上的衣服里外翻了又翻,东西都没收,就叫去买盆和桶,等回来收东西时有些就不见了。第二天就叫赵春霞上茶坡,第三天就被一个叫庄忠琴的犯人把赵春霞们带到入监队后面的一间小屋里不让出来。七月三号赵春霞和彭锦萍被送去八大队,赵春霞在六中队,彭锦萍在三中队。六中队是冲切鞋帮的,叫赵春霞去配片和贴包头做奴工,去的两个多月没买过一点东西,就连里面每月每人的几块钱的本子都没得。狱警不允许法輪功學員说话,白天晚上不离人的看着,天天都得出工,开始是早上出去,下午回来,一天也是十多个小时。

二零零四年的下半年,赵春霞的身体不舒服,去了就没怎么做事,狱警就叫赵春霞去拿药吃,赵春霞说休息一下就好的。到了晚上张红艳就拿药给赵春霞吃,赵春霞不吃,恶人就叫房间里的3、4个人按着赵春霞灌,把赵春霞从床上整得滚到床下,还用皮鞋使劲踢赵春霞腰部下面这个地方,好几天腰都弯不下去,这件事情赵春霞也找过迫害法轮功的狱警孙艳萍。赵春霞休息了20多天才好点,警察就硬叫去出工。

后来加大任务,一天从早上7点20出去,晚上10点左右才回来,没有星期天,时间太长了,赵春霞就主动找车间狱警马德秀讲,叫她早点带他们回去洗澡洗衣服,她说不行,赵春霞就每天下午6点之后不干活了,圣瑜及带班的狱警就来吼,赵春霞说你们都不讲理,他们就通知迫害法轮功的大队长甘明会来,把赵春霞叫到办公室去,问赵春霞为什么不做事,赵春霞又给她讲了一遍,她不但不听反而破口大骂。赵春霞说想找教育科的人。过了一天教育科的王永发去了,赵春霞就把所发生的事讲了一遍,他们也没说什么就走了。

后来广州转过来一些人,他們告诉狱警广州那边怎么迫害法轮功。狱警就从那边来的人中找包夹人员,后来监狱把赵春霞转到4中队去,身边安排了广州来的包夹人员。后来赵春霞又被转到6中队,有一次赵春霞到转化基地去,中队就抄监,把一个人送给赵春霞的一副袖套抄拿走了,赵春霞一回去那些人就说罚他一个月的大卫生,赵春霞说不做,过了一段时间赵春霞又去转化基地,觉得不对,就和几个同修写了声明作废。

转化基地的几个狱警气的一人揪一只手臂送赵春霞回6中队,中队的马德秀、圣瑜还有其他的狱警都恶狠狠的,叫赵春霞出去做奴工,赵春霞说要见监狱长。马德秀先叫人硬拉赵春霞出工,后来不要赵春霞去了,一会甘明会来了,又跳又骂的,不停的打电话,立即叫身边的人跟赵春霞收东西,几个狱警揪着把赵春霞拉上车送去七大队(2006年春)。

赵春霞去七大队中午一顿没吃饭,身边的夹控人员就给狱警王学英和喻红讲了,一会就叫收东西去场部医院,赵春霞说好好的去医院做什么,她俩说你不吃饭。赵春霞说就一顿没吃,下午打饭吃不就行了,不去医院,王学英说就得去医院,走到大门口的一个面包车那里,身边的一个包夹人员说,你看大队长(蔡红星)笑,笑的样子是要整人的表情。

到了场部就叫赵春霞去一间办公室,和帅医生等两三个人在里面,帅医生就和赵春霞说话,一会就叫一个人把门给关上,赵春霞感觉是有点不对劲,等一会就把门开了,叫赵春霞进医院的一间病房,有个严管教的来了说把锁拿来把门锁上,她一看门扣坏了,就说你们不许出这道门,还叫隔壁病房的人别和赵春霞说话,后来有个人告诉赵春霞说你来之前是法轮功学员曲静在这里,她就被锁着不让出来,她走了你就来,她走的时候把锁有意扭坏的,要不然你就够呛了,锁着管教不来开,你们几个上厕所都在里面,走的那个法轮功就是这样被锁的,还说这间是为法轮功准备的。赵春霞和三个包夹人员在那里住了一个星期。

回到七队就叫赵春霞和蔬菜队的种菜山坡挖地,赵春霞不劳动,带班狱警李德先大吵大嚷的吵过不停,后来就叫唐丽红和周青来做赵春霞的工作,把赵春霞带到七队外面的办公室,蔡红星和这两个狱警把赵春霞按扑在地上用手铐把手反铐在背上,过了好一阵才打开,后来这两个狱警和两个包夹轮流的读邪党的坏东西,赵春霞不听,两个狱警就经常轮流的吼一顿,这样搞了一段时间,就叫赵春霞跟着山坡采茶,早出晚归。赵春霞还被狱警徐如敏罚站着晒了一天太阳,一动就吼,把赵春霞晒得头晕眼花。后来又是向玉英、冯文慈、陶琳雪和徐狱警在做转化。

後來赵春霞去伙房做半天的事,下午就自己安排,身边也是不离人的跟着,还是不让和法轮功学员说话。在伙房时间长了就了解到监狱利用犯人找钱不说,还从犯人身上榨取钱,里面的东西卖得很贵,听着那些人都说再贵也得买,家里送的钱没买什么就没有了。赵春霞了解到伙房是每年要给下任务,而且一年比一年多,完不成任务也与减刑成绩挂钩。赵春霞就和新调来的王大队长讲了一些事,后来不要赵春霞去伙房,把赵春霞强行调去二中队,几乎全大队的狱警都出动了,赵春霞说你们评什么理由要调,他们是不讲什么理由,王学英狱警说这是决定,就叫二中队的几个人把赵春霞抬去二中队,当时三中队的男狱警曾队长还拿着相机一路上照相,到了监房了还在照相,王学英就在那里吼了一阵才走了。

大約在赵春霞要回家前两个星期,帅医生对赵春霞说你出去之后不要和法轮功的人接触,要去公安局举报等,出狱那天要由帅医生签字才放人,还要去政府登记才回家。

迫害类型:
毒打/殴打摧残性灌食非法关押绑架/劫持关押期间,剥夺大法弟子基本生活条件长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非法审判敲诈/掠夺/破坏财物高强度超负荷劳动强行施药手铐/脚镣禁止学员相互说话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贵州省仁怀市赵春霞一家受迫害经历
贵州省羊艾劳改农场非法关押、迫害大法学员

相关单位及个人:
赵立仁(杨湾村支书)、彭兴元

羊艾女子监狱教育科 王永发

责任单位及恶人:
羊艾监狱(贵州省第一女子监狱)地址:贵州省贵安新区湖潮乡羊艾茶场<br>邮政编码:550032;电子邮箱:2641487400@qq.com<br>办公电 话:0851-83380667;83380762、8338083、83380761、83380209<p>恶人榜:甘明慧、田维维、孙凤云、白菊、周孔仙、吴祥芬 : 周清蔡红星王学英喻红李德先唐丽红徐如敏向玉英冯文慈陶琳雪
羊艾劳改农场 : 张红艳孙艳萍马德秀圣瑜甘明慧
仁怀市国安局(大队) : 张晨忠胡春应
仁怀法院 : 孙大勇蔡波
仁怀市公安局仁怀市公安局办公室电话 0852-2222300
仁怀市看守所 : 成小莉
雷台山看守所 : 张太红

更新日期: 2012年5月19日 17:2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8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