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宋晓芬

简介:
宋晓芬
(Song,Xiaofen), 女 , 年龄未知 , 黑龙江省大庆市法轮功学员,大庆第十采油厂的员工。

宋晓芬曾被绑架到大庆“721”洗脑班被迫害了五天,在八十七岁的老母亲和姐姐及家人和同修们坚持不懈的要人的情况下,第五天,洗脑班把她放回了家。宋晓芬被向单位勒索“转化费”一万多元;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底前,黑龙江省大庆地区至少有四十三名被强制洗脑班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本人或家人代为控告首恶江泽民,他们的诉江状已通过邮局或网络举报方式递交到最高检察院。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六日,宋晓芬正在单位三楼开会,会议还没结束,就被叫到本单位书记办公室,屋里有好几个人,采油十厂的稳定办主任杨晓峰对她说:“今天要送你到法制培训中心去学习。”宋晓芬说:“我不去!凭什么让我去学习,我又没做坏事,那个学习班是个黑监狱,你们不是不知道,为什么要送我到那里去?”杨晓峰气急败坏的说:“今天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抬也把你抬去!”赤裸裸的一幅流氓相。宋晓芬转身要走,他们把门已经锁上,宋晓芬拿起桌上的电话要打,他们把电话抢过去不让她打,她就大声喊叫:“我不去!我就不去!你们为什么要送我去黑监狱!”稳定办的三个人加上公安分局的两三个人把宋晓芬连拖带搡弄到了车上,就这样他们把她绑架到了“721”洗脑班。

刚一进洗脑班,走廊每个窗台上都摆放着采来的各种野花,窗外是一个很大的菜园,种满了很多种蔬菜,一大片玉米,很多挂满了果实的果树,给人一种错觉。迎接我们的看起来都是有些年龄的人,除了一个老头(现在才知道他就是周和珍的丈夫,犹大姜增海),几乎都是女的,把我安排到一百零七房间,屋里共有四张床,让我住最里面靠墙角的一张,可能是这个角度更利于监控。同来的稳定办副主任厉国才问:“外面都说这里面打人,我是不信,真的打人吗?”那个领导模样的女的(她可能就是孔琦)假惺惺的说“你看哪个像打人的?”这一切都是迷惑不知内情的人的,来送的人都感觉这里环境不错,也不像打人的地方。大厅的四周挂满了“转化”的人的锦旗,细一观察,却都是统一规格、统一颜色的,一看就是假的。

等绑送宋晓芬的杨晓峰等人刚走,这时进来两个男的,看起来有三十岁左右,其中一个盯着她看,她也目不转睛地直视着他,对视了一会儿,他把眼光挪开了,像查户口似的问她,哪个单位的?多大岁数了等,宋晓芬说:“你们不是有档案吗?还问我 !”她没回答。见宋晓芬弯腿坐在床上,那个男的说:“把腿伸开坐着! ”宋晓芬没听他的,没动,“听没听见?把腿伸开!”旁边有个女的说“这里不让盘腿”,宋晓芬还是没听他的,宋晓芬就把腿从床上拿下来坐在床沿上,那个男的瞅了瞅她,没吱声,走了。看着宋晓芬的是个犹大(出来对号入座才知道可能是陈杰,因为在平时说话时知道她姓陈,是哈尔滨的),到了中午十一点开饭了,让她吃饭她没吃。

中午过了饭时,让宋晓芬休息了一会。

等到下午大约一点(宋晓芬的手表他们给摘掉了),那两个男的又来了,拿了一大摞“三书”和师父的法像,让她写“三书”,还说,进来就没有不写的,我们有的是时间,不写的话年都不一定回去过。宋晓芬不写,他们就拿笔扎师父法像的眼睛,一边扎,一边说:这是你的弟子宋晓芬让扎的。宋晓芬说:你们少造点业吧,别扎了!对你们不好!他们不听,又拿起一张,开始用手撕,见她不动心,他们又用打火机烧,用脚踩师父的法像,折腾了半天,她就是不写,他俩就气急败坏的一个强按着她的头,另一个把笔硬塞进她的手里逼迫她写,见塞不进去就强行把笔和她的手攥到一起他们自己写,一边写一边念,口里还骂着,不配合就打。写了一张后,他们以为她就能写了,她还是不写,其中一个就扇嘴巴子,她就是不写,最后他们说:不写到墙边站着!他们让她两手臂前伸,把师父的法像放在上面,这样只要你伸不直,师父的法像就会掉到地上。这过程中,只要手臂伸不直他们就用脚往臀部和腿上踢,一边踢一边骂。在这过程中,她给打她的那两个年轻的讲真相,他们根本就听不进去,还时不时的连讽刺带挖苦,我说:“你们打我我不恨你们,因为你们不了解真相,也是受害人,我们近日无怨、往日无仇,你们怎么就能下得去手打我?善良点好不好?以后别打人了,别干这个工作了!对你们不好,善恶是有报的啊!”其中一个说:“少废话!我们不干这个工作了,一个月四千多块钱,你给我们呀!”接着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带辱骂。

就这样折腾到晚上九点多,宋晓芬的肚子开始胀痛,他们看见她捂着肚子很难受的样子,那个领导模样的人就过来问了她一些情况,看她坚持不住就不再折腾了,她估计怕她像她外甥女一样突发急性阑尾炎(去年,外甥女马丽丽被绑架到这里,只一天就被打的突发急性阑尾炎,只好住医院了)。晚上睡觉不许关灯,二十四小时监控。

第二天又换了两个男的,岁数大约在五十岁左右,又开始逼迫宋晓芬写“三书”,宋晓芬不写,他们就一个手按着宋晓芬的头,另一个强行往她的手里插笔,见插不进去,就来硬的,后来有个女的也帮着,见她就不写,她就使劲掐宋晓芬胳膊,只掐一点肉,把我的胳膊掐的青一块紫一块的,再重复前一天的迫害,面壁伸胳膊,后来宋晓芬就抗议把胳膊放下,那个年轻的看见了,就用他穿皮鞋的脚一边辱骂着对她一顿狂踹。

下午,又换了那两个年轻的,这回一进屋,就换了一副凶神恶煞的脸,对宋晓芬说:还不写是不是?你也看到这个地方的环境了,打死你谁都不会知道,想不想活摘器官?问另一个,监控关了吧?一边说,一边把屋门锁上,把窗帘拉上,把宋晓芬强行按到椅子上,使劲打她,俩个人一人一面扇嘴巴子,见她还不写,就开始换招术了,一个把她的胳膊反背到后面扭成麻花,另一个则拿她的一只手把她的手指用力向后掰,一边掰一边叫嚣:信不信?我能给你掰折了!剧痛袭来,宋晓芬就使劲喊叫“打人了!打人了!”他们说:喊也没用!那种肆无忌惮、为所欲为的恶魔劲真是恶到极限了。

就这样,宋晓芬在这种邪恶的淫威下,渐渐失去了正念、被怕心所控制,做了一个对修炼人来说最耻辱的事,被逼迫着写了“三书”(已于二零一五年一月五日声明作废)。

接下来,他们开始早晚都让宋晓芬写“三书”,早十份晚十份,第一次邪恶罚宋晓芬写二十遍,由于手痛、心痛,写到晚上十点多。
接下来邪悟者开始上阵了,宋晓芬从未接触过邪悟的人,她不知道邪悟者是什么样子,可是周和珍(从洗脑班出来才知道她叫周和珍)一说话,我就听出来了,因为她的论调实在是太好分辨了,她极力否定明慧网。也难怪,邪恶把明慧网看成了眼中钉,肉中刺,邪悟者无法自圆其说,只有跟邪恶一个鼻孔出气,否则她们的邪悟歪理就无法站住脚。宋晓芬又问了周一个问题:爱党等于爱国吗?她的回答是:爱党就是爱国,不能反党反社会。她一听又明白了一个问题,邪悟者就是这样在自己构想的一个党国不分还自认为自己有多高层次、自欺欺人的人!一中午的时间,她都在给宋晓芬灌输她的邪悟理念,时不时背几段师父的法来迷惑人,后来宋晓芬看太离谱,就一声不吱,懒得跟她理论。

接下来让宋晓芬看光碟,下午写读后感。如果写的文章不符合所谓“转化”的标准,邪悟者继续做“转化”迫害,继续灌输邪悟理念,按着她们说的去写。

犹大姜增海负责放光碟,他跟周和珍说:“明天放光盘,就她这样,能看吗?”宋晓芬心想:我倒要看看,里面有什么三头六臂的妖怪?我不但要看,我还要好好看,每个细节都要看,以便我写观后感时好揭批。第二天,在邪恶者看来,宋晓芬能乖乖地看光盘,有点出乎她们的意料,下午宋晓芬用了整整一下午的时间写观后感,她逐条揭批光盘中所说的造假和诬蔑师父的言行。

宋晓芬的观后感,让恶人们很是出乎意料,周以为宋晓芬会按她“教导”的去写,没成想反而戳痛了邪恶,周和珍急急上阵又开始了鼓噪,我只好跟她演戏,表面上宋晓芬跟她说,这是她的心里话,像你说的那样写她不会,你说怎么写?

接下来,又让宋晓芬看蔡朝东的所谓《理解万岁》,看完后,她又按她的理解写了观后感,可是犹大姜增海亲自动笔给她往文章里加进诬蔑法轮功和师父的句子,让她从新再抄一遍,她被迫加进了一句。

就在这天晚上,十厂派人到洗脑班往回要宋晓芬,说宋晓芬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在姐姐的陪同下去十厂稳定办坚持放她回去,她们已经在单位坚持了好几天,老母亲不吃不喝,现已意识模糊,如果再不放人就要出人命了,刚开始,孔琦不想放人,因为涉及到人命问题怕担责任,期间多次让宋晓芬打电话劝她的家人把老母亲带回家,然后好继续迫害她,家人没有听邪恶的那一套,也没有被她的电话所带动,继续坚持要人,厂里来的人与孔琦纠结了好长时间,后来还是在十厂厂党支部书记的电话下,才同意放宋晓芬回去。

第五天上午,单位领导来接宋晓芬回去,恶人又演了一场所有洗脑班人员欢送她的场面,周和珍假惺惺的与宋晓芬拥抱做难舍难分状,其他人与宋晓芬握手告别,孔琦也不疼不痒的说了句:有对不住的地方多包涵了。这时打宋晓芬的两个人其中一个手拿相机不停的拍照(是否录像不得而知),在不明真相的人看来,这一幕真是太温馨了。这就是邪恶的洗脑班表里不一迫害大法弟子的表演。

在这邪恶的黑窝里,周和珍的话在邪恶的人员当中很有份量,就连孔琦好像都听她的安排,这个邪悟者真是太害人了!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三十日,大庆油田采油十厂大法弟子宋晓芬、宋瑞香在采油十厂厂南孔家屯讲真相过程中,被不明真相的村干部非法拦截、骚扰并向派出所诬告构陷,导致二位大法弟子被朝阳沟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又被肇州县公安局国保警察判拘留十五天,宋瑞香因身体检查不合格,被拘留所拒收放回,宋晓芬被非法关押在县拘留所。

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八日,肇州县朝阳沟镇派出所警察到宋晓芬家骚扰。

迫害类型:
绑架/劫持洗脑/送洗脑班逼迫放弃信仰唆使、鼓励、纵容其它人迫害、折磨大法弟子毒打/殴打威胁/恐吓监视/跟踪剥夺睡眠精神酷刑非法拘留骚扰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大庆第十采油厂法轮功学员宋晓芬被肇州县朝阳沟镇派出所警察入门骚扰
大庆“721”洗脑班对我的迫害

责任单位及恶人:
大庆市肇州县朝阳沟镇公安派出所地址:大庆市肇州县朝阳沟镇公安派出所<br>电话:459<br>
大庆石油公司采油十厂地址:肇州县朝阳沟镇   <br>邮编:166405<br>厂长刘斌0459-4390001、13804681555<br>邪党委书记田树祥0459-4390010、13903696168(迫害主要责任人)<br>纪委书记马晓辉 0459-4390003<br>610主任刘洪军 0459-4390027、13329598919<br>610副主任厉国才 0459-4391821、13945935858<br>企管法规部主任吴建东 0459-4390052、13304899886<br>安装公司书记王彦斌 0459-4390058、18745905830<br>安装公司经理张洪祥 0459-4392219、13359834448 : 杨晓峰
肇州县拘留所肇州县公安局:局长张春13258650001<br>托古乡派出所:徐庆军18603675322<br>朝阳乡派出所:孙宝春 18603675110<br>永乐镇派出所:奔学 13351754456、18249675666<br>榆树派出所:所长13329505083 18603675590<br>兴城派出所:赵忠仁18603675234李庆生18603675558李长江 18603675559<br>
大庆721洗脑班地址:大庆市萨尔图区王家围子楼区(旧称“721”)团结小区北侧的一幢楼房内(多年前曾是团结小学校的教学楼,后多年一直闲置)邮政编码163255 电话区号0459<p>大庆市政法委“610”兼任“721洗脑班”职务及各区县相关人员名单:<br>主 任:李恩成 56岁<br>副主任:孔琦,女, 52岁,曾任大庆市机关一小校长,手机13504657979办6186615<br>副主任:费玉田,51岁,手机13359597079(九九年七二零在龙凤区政法委“610”截法轮功学员进京)<br>副主任:杨丽,女,30多岁,家住东湖 13394618062 13936755079<br>副主任:路程,“610”(律师)三十多岁<br>副主任:李洪涛,32岁<br>副主任:付立功,40多岁<br>副主任:王明华,50多岁

更新日期: 2020年4月4日 12:55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8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