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李雪华

    简介:
    李雪华
    (Li,Xuehua),女 ,60岁,原中国石化青岛安全工程研究院高级工程师,退休后现居吉林省四平市。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七日,李雪华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寄出控告书,要求将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绳之以法,要求恢复法轮功及创始人李洪志师父的名誉、正常出版发行大法书籍、释放所有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

    以下是李雪华陈述的控告事实依据:

    大法给了我新生

    修炼法轮大法前,我长期患有神经衰弱并伴随着长期腹泻、一年四季汤药不断,不但没有任何疗效,反而颈下长有一硬块,医生当即约定时间要做手术,继而导致心脏间歇性停跳、贫血、美尼尔综合症等。疾病的折磨使我痛苦不堪,无法上班,几近失去生活的信心。

    一九九六年九月,在我喜得大法当天通过学法炼功,时间不长,所有的疾病都在不知不觉中神奇般的不翼而飞。此后再也没吃一粒药,我切身感受到了没有病是什么滋味,感受到了什么是身心健康。

    在当今物欲横流的社会,尤其是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为了名、利更是你争我夺。修炼大法,我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提升道德,遇到矛盾向内找,做事先考虑别人,不争不斗,淡泊名利,说真话、办真事、真诚待人,宽容善待一切人与事,家庭和睦,邻里关系融洽。

    大法开启了我智慧

    随之大法不断开启我的智慧,无论是在日常工作,还是高难度的课题研究都能做到游刃有余,并能在短时间内达到常人难以胜任和完成的超负荷的工作量和高质量的研究成果,并在所研究的《危险化学品活性危害与混储危险》等领域发表多篇对人类社会有益的学术论文和专著,制定本国家标准,在中国正规出版社出版发行,全国各大书店均有销售,所研究的《活性化学品禁配体系和规则》成果,获得部级科技进步二等奖,一直在本领域处在领先水平和地位,得到同行的肯定和赞赏。

    迫害给我和家人造成巨大的精神伤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残酷迫害运动,铺天盖地诽谤大法,散布谎言,欺骗世人,制造恐怖形势和邪恶气氛。由于走出来到政府证实法,我受到不同程度的派出所、警察干扰,无论白天或半夜不定时的到家里来骚扰,严重影响了我家原本和谐平静的正常生活,给我精神上造成巨大伤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我到政府为大法说公道话,被青岛市麦岛派出所劫持移交青岛市金门路派出所关押两夜一天。期间,不让与任何人接触,不许与家人联系,单独在一间办公室两个警察看管,上厕所都要警察陪同。第二天下午约两点钟,开始播放中央电视台诽谤大法、散布谎言电视后,随即四个警察轮番找我谈话,逼迫放弃信仰,并放出“株连”政策,我当即就指出不要搞“株连”政策,他们的问话都拒绝回答。直到单位前院长、总工程师及办公室主任出面和派出所所长交涉,证明我是鸡蛋里挑骨头都挑不出来的好人。他们才在很不规范的小纸条上逼迫写所谓“不炼功”才草草收场,到第二天约半夜两点才让院长接我回家。

    后来,无论白天黑夜警察不断到家里来骚扰,在江泽民的“株连”政策下,层层株连,层层施压,单位领导反复找我谈话。在单位搞责任联任制,所有节假日都有专人负责,就连过大年都有专人负责跟踪、往我家里打骚扰电话,层层汇报。同时向我丈夫不断施压,常常以前途和命运相要侠,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我丈夫曾两次向我提出离婚,给我家庭造成无法弥补的创伤和无名的伤痛。

    二零零零年八月十八日那天,上级主管部门要求单位必须把我送到上属主管部门,主管领导谈话。其实在这之前我已受到严重干扰,单位主要领导反复找我谈话,让我放弃修炼,但每次谈话我都平静、理智的把谈话变成向他们弘扬大法、证实大法好的好机会,他们反而了解了大法的美好,因此,院长、老总也都能保护我,但是上级主管部门不放过。

    在上级主管领导谈话的前一天,我已感到那种巨大的压力向我袭来,我潜意识的感到我将面临的是怎样的严酷。由于层层施压株连,我丈夫已无法承受和排解巨大压力,把长期郁闷怨气全部发泄在我身上,将我身穿的上衣撕得粉碎,痛苦悲伤而去,我震惊而怜悯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我的泪水像开了闸一样无法止住任其流淌。(其实我丈夫从我得法到打压一直都支持我修炼,也向领导、朋友讲述我修大法以后的身心变化)。

    第二天,我单位院办主任李惠国强制把我用车拉到上级主管部门“凯联集团”。两位上级主管领导(一男一女)、年轻的记录员(均不知姓名)、我单位院办主任李惠国,他们四人坐在大厅——我的对面,还没等他们发问,我就开始讲得法后的真实感受,他们都静静的听大法如何让人做好人,无论在家庭生活中还是在社会上都要按着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从得法前各种疾病缠身的痛苦经历,到学法后所有的疾病都在不知不觉中不翼而飞的神奇;从得法前身体虚弱到连提一烧水壶的水从一楼到五楼都要歇四歇,到学法后将所有家务全部承揽下来,彻底把丈夫从家庭繁琐事务中解脱出来,使其一心扑在工作上,将一个面临解散的单位变为卓有成效业绩突出的企业,证实大法无论是对国家、对社会、对家庭、对集体、对个人都是有百利无一害的高德大法。

    在讲述的过程中,那个领导不时提出疑问,我都用自己的体悟让他们能理解和接受的法理一一解答。同时他也不时提出如继续修炼会对我丈夫、孩子的前程受到威胁和影响,我也用大法给予我的智慧、用大法威严法理震慑邪恶,同时用他们能接受的道理讲,一人做事一人当,人各有志,不能强勉,用委婉而严肃的态度忠告他们不要搞株连。当时另一个人说:“政府在镇压,你一直在说大法好”,我说上述所说没有一句是假话,如果每个人都能说真话、都敢说真话,共产党就不会这样腐败!他们听到这句话时,非常震惊,两个多小时的谈话到此结束。

    二零零五年的一天,突然两个警察闯入我家,声称是青岛市香港中路派出所的,说市“六一零”人员要找我谈话并要求写不炼功保证。我当即脱口而出,“六一零”人员没有任何资格找我谈话,我不会见他们的,每个人都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这个社会就好了,同时在丈夫和孩子强烈的抵制下,他们也自知理亏,说以后再也不找你了。虽然阴谋迫害终未得逞,但给我们全家人所造成的心灵伤害久久挥之不去。

    二零零五年底,单位派我出国考察学习,通过层层审批之后,本部门的主管郭秀云还明确告诉我,让一名同事全程对我监控,虽然我全盘否定他们的做法,但看到她们的灵魂被邪恶谎言毒害的如此荒谬和可怜,我心里在流着血和泪。

    约二零零九年四月至十二月期间,九十二岁的老母亲思念女儿,两次捎信要我回老家看望,都被单位部门主任李运才强行不准假(其实我有法定探亲假还没休过)。我无法接受他们只是为了保住小小的乌纱帽,竟丧失古老的道德伦理。我不再沉默,回家尽我做女儿的孝道,精心侍奉了母亲一个月,才了却前两次没能前往看望的遗憾。在侍奉母亲一个月的过程中,母亲的身体迅速康复,所有的姊妹和邻居都见证了学大法的人真是好人,临行时都不愿让我走。后来一直到母亲去世,我又一次反迫害强行回家,才赶上老人丧葬。

    十六年来,由于江氏集团铺天盖地的谎言造谣迫害,致使世人对大法产生了很多误解与仇视,使我们的家人精神长期处于极度压抑之中。江泽民是这场迫害的始作俑者,是造成千万个和睦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是造成众多世人犯罪的元凶,使得一些原本还有善念的人在这场迫害中、在谎言的欺骗下推波助澜,犯下大罪。这场迫害给我身心、人格尊严、家庭、人际关系等带来了巨大的伤害。在这伤痛之余,救度其中还有善念的人,也是大法弟子的责任。为了惩恶扬善、匡扶正义,江泽民必须被送上法庭,接受历史的大审判。

    迫害类型:
    绑架/劫持非法关押骚扰逼迫放弃信仰监视/跟踪迫害亲属私闯民宅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原中国石化青岛研究院高级工程师李雪华控告江泽民

    责任单位及恶人:
    崂山区麦岛派出所 地址:青岛市崂山区大麦岛村607号(或崂山区海安路20号)电话:55580500 55580503。
    金门路派出所 电话:0532-85871934 0532-85934110地址:山东省青岛市市南区仙游路5号邮编:266071

    更新日期: 2015/9/2 4:01: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