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刘巍


罚坐:身体正直坐在线辊上,手放在膝盖上,不许动,一天坐18-20小时,旁边有普通教养人员看着,这种刑罚对人的腰部损害特别大,有的人因此腰部很长时间直不起来,坐下后再站起来需扶着东西才能慢慢站起来,长时间坐着屁股上有两块明显的黑斑,有的线辊上有棱,屁股都坐烂了。

简介:
刘巍
(Liu,Wei), 男 , 40岁 , 北京市顺义区法轮功学员。

今年四十岁的北京市顺义区法轮功学员刘巍,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九九年七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刘巍因坚持信仰多次被迫害,劳教所的酷刑让他经历了让人难以想象的艰难岁月。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日,刘巍提交了对迫害元凶江泽民的控告,希望更多的人了解这场迫害的邪恶。

九九年年四·二五那天,刘巍也站到了上访的队伍当中。这次和平上访得到了总理的认可,天津学员被释放,上访的人也和平散去了。

第一次遭迫害:七。二二遭强制洗脑,精神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为证实大法刘巍走上了天安门,和很多法轮功学员被带到了一个学校内,强制看诽谤师父李洪志大师和法轮功的录像,然后强制写保证书,否则以拘留相威胁。

第二次遭迫害: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五日至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三日第一次被劳教、延期
一、在分局、派出所、看守所遭侮辱、谩骂、恐吓、人身攻击
刘巍于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五日在天安门广场展开了一条「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随即被绑架到了天安门分局,在那里遭到了警察的谩骂人身攻击,后转到门头沟大峪派出所,在那里遭谩骂、电棍恐吓,之后转到大峪看守所,遭警察的毒打。

二、在调遣处遭受的迫害
1.人格侮辱。
一 进调遣处便被强制低头,双手抱头下蹲,两肘夹在两膝之间,进出门要喊「报告」、「是」,和狱警谈话要下蹲,打饭之前要喊「我是某大队劳教人员某某请求打 饭」,接饭时要下蹲,吃饭时也要蹲着。

2.遭普教人员毒打,指使人:李昌鹤。
到调遣处的第一天,法轮功学员就被要求写不炼功、不传功的「保证书」,刘巍拒绝,大队长李昌鹤便把他带到一间小屋,唆使6、7个普教对他拳打脚踢,逼迫他写保证。

3.強制做奴工──包筷子。
在調遣處的大部份時間就是被迫包一次性筷子,這種筷子叫「御割箸」,用紙條將一次性筷子包起來。根本就不衛生,剛從廁所回來沒經過任何的消毒措施就在屋裏包,廁所的環境很差,便地屎尿。回屋就在地上鋪張紙,將筷子堆在紙上,在手上抹上點牙膏(為了防滑)將紙像捲煙一樣包在筷子上。有的人得了疥瘡還在包。

三、在团河劳教所遭受到的迫害
1.野蛮灌食。
到团河劳教所后,开始给人感觉没有调遣处那么大的压力了,外部环境很美,有大片的绿地,有小鹿、兔子、鸡群、孔雀、小鸟。俨然一个大花园,可这一切都是表象,为的是掩盖其罪恶,是给外人看的。
在这里每天就是帮教人员跟你谈话,劝你转化,你若不转一直和你谈,还要被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如果还坚持就会采取一些手段了。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他们将每个坚定的学员都隔离开,每人放单独一个屋,屋里2、3个人陪着你聊天,吃饭也在这个屋里,帮教的人员分三班倒,学员、狱警轮番上阵,满嘴都是诽谤与谩骂的话,充斥着谎言与欺骗,不转化就不让睡觉,每天只让睡2个小时,把你弄迷糊为止。

刘巍采取绝食的手段予以抵制,三天后被带到医务室,用布条把他绑在铁椅子上,按着他的头,然后用输液用的硬塑料管从鼻子往里捅,管子任何润滑措施都没有,难以形容的剧痛,说是为挽救人生命,实际是用这种方式迫害人。

2.不让睡觉、四根电棍电击
由于谎言与欺骗对刘巍不管用,他们不再重点帮教他,每天晚上就寝后让刘巍拿儿童椅面壁坐在筒道里,开始坐到12点,后来坐到2点,再后来4点,最后一直坐到第二天早晨起床,只能在椅子上打盹。可后来盹儿都不让打了。

二零零二年四月份,刘巍连续三天没有合眼,连沾椅子的机会都不让你有,整个人的脑子都木了,然后副大队长尹洪松将他带到西边小院里的一个小黑屋,当时在场的狱警是:尹洪松、刘国玺、龚伟、胥成。他们把刘巍绑在地上的床板上,用布将嘴堵上,之后医务室的医生进来听了听心脏没问题,他们就用四根电棍电击刘巍的双肩与双腿。

3.体罚、变相体罚与各种折磨人的手段
电刑用完了,他们就用软性的,如夏天阳光最毒的时候让刘巍在太阳底下站军姿一下午,在操场上跑几十圈上百圈做蹲起连续几百个,长时间军蹲不让换腿;一天晚饭后,大队长何宝军让刘巍在空调底下坐着一直到深夜,浑身冷得都打哆嗦了;一次副大队长尹洪松唆使普教杨明华往刘巍脖子里倒冷水;高强度体力运动后饿着,吃饭时只给一个馒头,给的菜都能见饭盆底儿。

4.长时间超负荷劳动
奴役法轮功学员是劳教所惯用的手段,几乎贯穿始终。刘巍在团河劳教所曾经干过糊纸盒、折纸页、砸钉子等奴工活儿,劳动强度都很大,如在折纸页时,有一段时间其它人都睡觉了,刘巍和几个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却被要求干到凌晨2-4点。

5.延期
刘巍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被团河劳教所延期十个月。

6.利用攻坚班全方位24小时高强度迫害
攻坚班是一个专门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刘巍被关进单独一间屋,平时总有两名值班的普教看着,强制20小时坐在儿童椅上,不准与其它法轮功修炼者接触,也不允许和值班员之外的劳教犯人接触,连上厕所都要由值班的普教看着单独上,也不允许值班的透露任何其它法轮功修炼者的消息。他们将每间屋门上的玻璃蒙上只开一个长方形的小口,在小口上贴上单向透光的膜,从外面能看到里面但从里面看不到外面,狱警经常通过这个小口窥视屋里的情况。

平时都得按规范坐,上体保持正直,双手平放在膝盖上,两膝并拢,小腿与地面垂直,一动不能动。刘巍的屁股肉都坐烂了,那也不行,不按规范坐值班的就会折磨你,如坐时间长了,想靠一下椅背儿,值班的就会强行让你坐正,如拿圆珠笔扎你的后背,用拳头捶你的后背,用脚踢人,掐人等等。而且还不让人睡觉,如果想打个盹,值班的就会采取各种手段不让你睡,如往你的脸上抹清凉油,用本儿卷成卷儿抽你等等,总之要达到不让你睡的目的。

在攻坚班所有劳教人员和法轮功修炼者都看不到时间,一块表都没有,队长想让谁几点睡就几点睡,当然是越坚定的睡觉越少,一般都要到晚上12点之后,随时间的推移睡觉时间越来越晚,到最后,恶警会把窗子全部蒙上,一点光都不透,只开一盏灯,使你分不清白天黑夜,队长借帮教的名义轮番与你谈话,24小时不让人睡觉。

第三次遭迫害:二零一二年七月被批劳教二年半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日,刘巍从家中出来去父母那里,下楼刚一上车就有4、5个人围上来,强行将车门打开将他从车上拖下来,铐上手铐塞入他们的汽车内,刘巍高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就用玉米饽饽堵住他的嘴,用黑头套套上刘巍的头,拉到光明派出所,随后他们把过来准备到劳教所接见的妻子的岳母也绑架到了光明派出所(刘巍的妻子也因炼功遭受酷刑折磨)。同时将刘巍的母亲也弄到派出所进行所谓的调查。在非法审问刘巍时,他们进到刘巍家中搜查,将大法书和一些空白光盘作为所谓的证据批刘巍劳教二年半,没有给任何的手续就将他投入到北京市新安劳教所。

因刘巍认为对他的劳教是非法的、不合理的,拒穿劳教服,新安劳教所的管教人员就对他实施酷刑,由所长倪振雄亲自督阵,六、七个队长将刘巍带到谈话室,双腿被笔直的按到地上,两只胳膊被直挺挺的撅到身后,然后按住刘巍的脖子往双腿上压,上半身与双腿迭在一起,非常痛苦,人都快窒息了。他们就这样反复的撅刘巍的腰,导致他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起床和躺下都很费劲儿。

「十班」是在二大队楼道最里面的一个屋,是一个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和十年前的:「攻坚班」一样,由队长操控包夹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他们对刘巍的迫害手段有:
1.不让上厕所,导致我小便只能尿在裤子里。
2.不让吃饱。
3.坐十八小时儿童椅酷刑,不让人站起来。
4.不让人睡觉,睡觉时,包夹人员在床边大声聊天,等你睡着的时候假装给你塞被子、推你翻身,把你弄醒。
5.精神洗脑,强制让人看污蔑大法的音箱制品、书籍等。

由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不但给刘巍的身心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也给家人造成了身心的摧残,刘巍被第一次被劳教之后,他的父亲患上了血压高和心脏病,母亲长期不敢在家里呆着,一听到电话铃就心惊。劳教所的狱警不但给刘巍洗脑还找到他的父母给他们施压,也给他们洗脑,逼迫他们表态,和刘巍划清界限。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七日家住顺义区滨河小区的女学员孙善香和家住裕龙小区的男学员刘巍被光明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并对他们进行非法抄家。在泥河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二人于十一月十六、十七日被取保候审回家。

刘巍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六日平安回到家中。

二零一九年三月十日下午,居委会人员和片警到刘巍家骚扰,问还炼不炼了,是否还有东西等。

二零二一年二月四日(腊月二十三),顺义光明派出所片警张惟君带着一名女警骚扰居住在滨河小区和裕龙六区的法轮功学员,包括:刘建玲、王秀兰、孙善香、刘巍等。

片警张惟君没有搜查证还到卧室东翻西翻,进卧室开柜门查看。大法弟子给他讲真相,他不认同,说文件里就这么写的。早在2020年11月张惟君刚负责该片儿时就到过上述大法弟子家。这次是借疫情管控骚扰大法弟子。

迫害类型:
摧残性灌食毒打/殴打人身侮辱剥夺睡眠不准上厕所践踏信仰冷冻/灌凉水/凉水澡/浸水洗脑/送洗脑班逼迫放弃信仰威胁/恐吓绑架/劫持电刑高强度超负荷劳动电击体罚长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加期(延期)/超期关押非法劳教骚扰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北京顺义光明派出所片警张惟君骚扰法轮功学员
北京法轮功学员刘巍遭骚扰
2018年北京市顺义区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77438.html#181120231646

相关单位及个人:
张维君电话:13810527854

责任单位及恶人:
团河劳教所地址:大兴区团桂路1号<br>邮政编码:102614  <br>联系电话:61299888<br>管理科电话:010--61299888转8219<br>男劳教所电话:61294754<br>女劳教所电话:60278899转5819或6139<br>一大队分机:6201<br>三大队分机:6203<br>一大队大队长刘国玺手机:13501360151<br>三大队大队长刘新成手机:13701113740 电话:010-61294543<br>集训队电话:010-61294174<br>交通路线:北京团河劳教所、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北京崇文区看守所,都坐落在北京大兴区。坐公交车1路、4路、52路、15路、337路、728路、820 路或坐地铁到南礼士路站马路的南侧,再坐公交车937支1(南礼士路___星明湖度假村),到崇文区看守所站下车即到。<p>劳教所头目及内设机构:<br>党委书记、 所长    任俊杰<br>党委副书记、政委    赵永生<br>党委委员、副所长    易明钧<br>党委委员、副所长    周喜生<br>党委委员、副所长    李成贺<br>团河劳教所管理科科长李成贺<br>团河劳教所女干警闫小洁一大队<br>团河劳教所内设机构:政治处(工会),办公室,所政管理科,劳教执行科,教育科,生活卫生科,劳动矫治科,法制科,监察审计科,财务科,行政科,信息管理科,纪检委(与监察处合署办公),一大队,二大队,三大队,四大队,六大队,七大队,八大队,警戒护卫队。<p>电话:管理科 61292590<br>所长:张京生 61294586<br>五中队:61294545 : 胥成何宝军倪振雄尹洪松
顺义区看守所女管教:孟璐、赵莉、徐海林<br>电话:010-69402535<br>预审科电话,010-69402007——1101张永军警官<br>执行科电话,010-69426113<br>预审科电话,010-69402978<br>警察王金龙
北京女子劳教所(新安劳教所)邮编:102609<br>地址:大兴区黄村镇天堂河魏永路12号<br>管理科:史科长,电话:010-60279755转5819<br>集训队:电话:010-60278899转5810<br>八大队 电话:010-60278899-5819/6139(只能通过这个电话转)<p>责任人<br>所长:朱晓莉<br>副所长:陈丽、付某某<br>总机电话:010-60278899;四大队监控电话:总机转5401 <br>
北京团河劳教所北京团河劳教所(16905与6924合并)<br>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有: <br>尹洪松:,三大队大队长,三十五六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br>国建双:三大队大队长,三十多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br>刘兵:三大队大队长,三十出头岁。<br>郭宪军:三大队大队长,三十多岁,主管洗脑和放诽谤大法的录像。<br>张华:三大队小队长,三十多岁。<br>高建国:三大队小队长,三十多岁。<br>宋银春:三大队小队长。<br>郑罡:四大队大队长,三十多岁。<br> <br> : 龚伟
光明派出所
顺义区委
新安劳教所二大队(原北京团河劳教所一、三、四大队)二大队大队长是刘国玺,副大队长是郑罡、张国强、张海生、张超、郭金河、;小队长有田禹、张华、王峥峥、王楠、王宏亮、王开源、郄磊、胡仲曙、王凤宝、朱晓晨、吴雪谜、刘增宝、李伟、窦浩川、杨永光、梁金恒。 : 刘国玺

更新日期: 2021年2月13日 07:16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8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