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網站地圖 | 簡體版 || 明慧網 | 英文明慧 | 圖片網 | 多語種明慧 || 訂閱
   

實事報導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學過法輪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詳情需要繼續確認案例
  • 失蹤名單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惡人榜
  • 嚴正聲明
  • 海外迫害惡行
  • 惡人惡報
  • 澄清事實
  • 綜合報導
  • 時事評論
  • 活動報導
  • 各界褒獎
  • 社會支持
  • 媒體報導
  • 溫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惡人單位類別索引
  • 按迫害事實索引







  • 首頁 > 實事報導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單及案情

    大陸大法弟子

    簡介:
    大陸大法弟子
    (Daludafadizi,),女 ,年齡未知,玉泉大法弟子。

    自1999年7-20開始,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她去省城上訪,最後被惡警騙上汽車,說省領導在體育場接待你們,一起接待不過來,要分批接待。最後惡警用幾十輛汽車把她們分批拉往各地。

    她們根本沒鬧事,只是上訪,只是靜靜地等著領導的接見,惡警卻把她們拉到某學校,說她們造反。惡警一開始不讓她們喝水、上廁所,後經再三要求才讓喝水、上廁所。四周都是公安武警看守她們。他們在她們大法弟子中間找帶頭人,抓了一位男同修就往公安車上拉。她們大法弟子就不讓車開出學校門,他們叫公安消防員用水槍澆她們。

    警察叫她們每人寫姓名、地址、工作單位,一直僵持到天黑才把她們一批一批接走送回所在縣、鎮法院。她們回到阿城法院已是晚間九點多鐘,一直到後半夜,給她們放迫害大法的錄像叫她們看,叫她們簽不煉功的保證,簽了就放人。

    把她們送回玉泉家中已是早晨2點多鐘。又過了幾天的一個早晨,玉泉公安局派沉明久帶幾個人,在電纜廠把她和蘇志敏又帶到公安局說談話,告訴她們必須看他們排的電視誹謗片。她看的時候就跟他們講電視片和書完全不符合,全都是在造謠。惡警把她們扣了兩天一宿,叫她們必須交每人200元錢,才能放人。

    從1999年7-20以後,惡警經常來她家干擾她們正常生活。每逢過年、節、敏感日那就更勤,來的有單位保衛科長陳玉彬、公社關濤、公安局一個姓劉的民警。她們講她們修的是真善忍,她們只能做好人做好事。他們說:我們不聽你們那一套,我們只聽上級的,叫我們怎麼辦就怎麼辦。

    在2000年10月19號,她去了北京,從三棵樹坐濟南車到天津下車又坐汽車,去北京當時自己又沒有身份證,住店沒人敢留,後來在別人幫助下找一個特小的店住下。第二天早她就去北京天安門,問了好幾個人才找到天安門,已是下午2點多鐘,她和吉林的一個同修,她打出真善忍條幅,喊法輪大法好,她向人們講真象。當時人都瞪大了眼睛看著她們,當時有兩個外國人,一男一女,拿相機拍照,當時惡警就去搶相機。那個外國人只好聳聳肩膀,很惋惜的樣子,兩手一攤,唉了一口氣,回過頭又看看她們,惡警把外國人趕走了。她們被帶到公安汽車上,被送到天安門派出所。問她們是哪的,她們當時沒講。他們講,“你們別以為以前不報姓名地址就放你們,中央現在有指示,必須報姓名。”當時就用警棍把她們幾個打得渾身都是紫黑色的,每個人都打兩遍,當時把兩個女的打得都站不起來了,把她打得五花臉,臉都變形,牙都被打活動了,身上全是紫茄色。問她們:“還來不來上訪,來一次打一次。”

    她們被黑龍江接待辦事處接去在那呆5天,聽那人講當地警察搜身,搜去錢不給還。有的搜身,女同修只剩下褲衩和乳罩,都用手摸。

    10月25號晚,把她送到阿城第二看守所,去北京接她的是玉泉公安局長賈忠,玉泉電纜廠保衛科長陳玉彬。她在看守所呆了25天。回到電纜廠,保衛科長跟她算去北京的錢,去北京玩的錢都要算在她們去北京的同修身上,這樣算她堅決不干。

    在2001年春節前舊曆28,玉泉公安局以開會名義,去哈市她的父親家把她騙回玉泉公安局。她們11個人在公安局呆了一天不讓吃飯喝水上廁所,只叫她們等著。鞠亞軍在玉泉公安局被片警打得鼻子直流血。

    問她們煉不煉,她們都說還要煉。只因為一個煉,在拘留所就關押70多天。後來她們被轉到洗腦班。每個人必須交1600元,有單位的單位拿,沒單位政府或大隊拿錢。洗腦一個月,讓她們寫保證書,她沒把握好,寫了保證。這樣在裡邊呆了五天,等她們回到家才知道單位不給拿錢,自己家拿錢,是她二兒子拿的借條1600元交上去的。

    在2001年6月份,當時主管迫害法輪功的沉明久、趙希武等人,抓她們四人,把她、李常香、武彥春送到二看,呆一個月。她們每次進去都學法煉功。惡警一上班進門,不是打就是罵,把大法學員用手銬吊起來不讓上廁所,腳尖沾地,九十度大彎腰,一站就1-2個小時;有的害強迫嘴對大便池子,彎腰站著;三九天開著窗戶直到晚間睡覺才關上;往身上散涼水,用小白龍打不到20歲的小李微,用腳踏頭,用手抽嘴巴,用手抓頭髮往牆上撞。

    政法委王風春對檢察院、法院、公安講,做法輪功工作,加點小心,沒把他們轉化了,反過來把你們轉化了。她們聽了真是可笑極了。他們不讓法輪功學員說話,只許他們說話。

    當她第二次去洗腦班,她堅定正念決不配合邪惡。有一個姓馬的是黨校校長說,我不信就制不了你。她打坐,他從床上把她硬拉到地下,從地下拉到走廊,她就這樣坐著。他吼著叫著,就不信黨校校長制不了你。她講你是黨校校長,你們得允許人說話。當時有人講對呀,得讓人說話。

    她就把怎麼學法,怎麼鎮壓,怎麼去北京,怎麼叫警察打得沒好地方,都講了出來。當時有一個法院的人,聽了她講的,說現在公安趕上土匪了,太不像話。有許多明白了真像的就不再管她們,有時外邊沒人,他們就在門玻璃外邊豎起大拇指,有時偷著問功怎麼煉,書裡是怎麼講的。校長王風春都偷著說法輪功書我都看好幾遍了,你們也都按這樣做的,要人們都這樣,我們社會不就好了嗎,這上邊是怎麼啦。我說你去上邊反映反映,不就行了。她說,我怕掉腦袋。我說不對,怕官沒了。

    在2001年12月6日因去看剛從長林子勞教所出來的同修,被惡人舉報,有一個叫王桂榮的同修和她一起被抓走。非法關押了15天。

    她回到家中過了幾天,她愛人提出離婚,以我煉法輪功為藉口,問她是要他還是要法輪功,兩者只選其一,一連說了三遍。她當時講,兩者都要。他講不行,要不離,就拿斧子砍她。他也確實來砍她。後來別人告訴她,他怕株連工資沒了,又這麼大歲數,怎麼生活?我又是老被抓,老花錢保,於心不忍,保要錢又多,他賠不起。

    可見邪惡之首江澤民、羅干害了多少人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缺爹少娘。這就是中國人權“最好時期”的寫照。

    迫害類型:
    逼迫放棄信仰非法罰款毒打/毆打冷凍/灌涼水/涼水澡/浸水非法拘留綁架/劫持非法關押不准上廁所長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強迫觀看迫害過程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阿城第二看守所惡警對我的迫害

    責任單位及惡人:
    阿城第二看守所 
    玉泉公安局 :沉明久關濤趙希武
    玉泉分局 :賈中
    哈爾濱女子監獄(黑龍江省女子監獄) 現任監獄長:方根寶、包銳,電話0451-86639099,86636066政委 褚淑華 電話0451-86639077副監獄長 陳飛 電話0451-86629677十監區院長: 趙慧華十監區監區長: 趙曉帆十監區大隊長: 吳紅<p>地址:哈爾濱市南崗區學府路389號 郵編:150069(在哈爾濱市火車站乘343路車到新建下車)哈女監聯繫電話:0451-86639059, 0451--86639069哈爾濱女子監獄總機:0451-86684001 ,0451-86684002 ,0451-86684003週五為監獄長接待日 下午13:00-15:00  電話:0451-86684002-3009,0451-86694053監獄醫院院長:趙英玲 8053哈女監監獄長徐龍江 總機轉8001哈女監監獄政委 總機轉8002政委:褚秀華(女)0451--86684001-3003四大隊長:吳艷傑、陶淑萍八監區區長:鄭傑0451─86358314區長:彥玉華、楊華、崔艷九監區區長:張秀麗0451─86359539九監區惡人榜:劉志強(隊長)、賈文君、燕玉華八監區區長:何松梅、張春華呂某某:集訓隊隊長大隊長:康袢×、夏某獄政科科長:楊麗斌獄偵科科長:肖林: 13845193360(手機)哈女監副監獄長叢新、渚淑華、劉志強(主管保外就醫)哈女監監獄獄政科科長楊麗斌 總機轉8142哈女監監獄教改科科長肖 林 總機轉8130派駐哈爾濱女子監獄檢察室電話:0451-82030982哈爾濱濱江檢察院舉報電話: 0451-86663178哈爾濱市濱江地區檢察院電話:0451-82359148哈爾濱市濱江地區檢察院駐女子監獄電話:0451-86663178王鳳春
    玉泉電纜廠 :陳玉彬

    更新日期: 2011/7/13 12:18:00

    關於我們     聯繫我們
    ©2004-2015 明慧資料館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