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網站地圖 | 簡體版 || 明慧網 | 英文明慧 | 圖片網 | 多語種明慧 || 訂閱
   

實事報導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學過法輪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詳情需要繼續確認案例
  • 失蹤名單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惡人榜
  • 嚴正聲明
  • 海外迫害惡行
  • 惡人惡報
  • 澄清事實
  • 綜合報導
  • 時事評論
  • 活動報導
  • 各界褒獎
  • 社會支持
  • 媒體報導
  • 溫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惡人單位類別索引
  • 按迫害事實索引







  • 首頁 > 實事報導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單及案情

    賈興華

    簡介:
    賈興華
    (Jia,Xinghua),性別待查,年齡未知,2008年4月30日早起床後,大法弟子賈興華高血壓,頭疼的受不了,就把腿盤上,在床上坐了一會,被周幕岐看見了,就往賈興華後背上捶,往頭上打。賈興華說:“我的頭疼的像要裂開了。”周罵道:“疼你就死,現在正種地,好給地上糞。”

    5月19日下午,賈興華摔倒,手紙散落一地,王敏摸摸脈說:“沒死。”過了挺長時間才把李醫生找來。李醫生讓賈興華吃藥,賈興華說:“吃藥過敏。”李醫生強行拿藥給她吃,賈興華吃了馬上就嘔吐不止,吐了一下午,把膽汁都吐出來了。賈興華食道感染,吐血有四、五個月了,也沒人管。

    賈興華,被惡警綁架並打成重傷,腰椎骨折,並有嚴重的心臟病症狀,生活基本不能自理,卻被非法勞教,在哈爾濱前進勞教所遭受了二年多的迫害。
    下面是賈興華自述其在前進勞教所遭受的迫害:

    (一)綁架、勞教,隨時有生命危險

    賈興華和另兩位同修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四日晚發真相資料時被惡人構陷,當時她們走入一個死胡同,惡人為了拖延時間把住胡同口在那小便,她們三位婦女不好過去。惡警來了後,當時一名警察突然從賈興華背後摟住她肩膀,使她受了驚嚇,在拉扯過程中,警察把她腰椎骨打壞。公安局為了穩住家屬不上告,說關半個月就放,還說:只要不上網曝光此事,都好辦。可是在半個月後,在沒通知家屬的情況下,偷偷把她們勞教(當時賈興華被打成腰椎骨折由於驚嚇過度心速每分鐘146次),七月十二日非法送進前進勞教所。

    在勞教所,惡警安排包夾看著,不准和別人說話,等別人晚上收工回來睡覺後,她們新去的才能去睡覺,那時賈興華生活不能自理,就把賈興華抬到三樓嚴管隊。當時常素梅任教導員,楊國紅任副隊長,於芳麗和周岐當管教,這幾個人一上班就開始訓罵大家。由於壓力大,心臟非常難受,最多一天犯病十幾次,有一點動靜心臟就跳的很厲害,心律過速半天才能把心平靜下來,才能緩下來;去衛生間和起床要有人拽賈興華才能起來床,腰疼的翻身都困難,更別說起床和走路了;氧氣瓶就在床邊,一天要輸多次氧才行。包夾看賈興華呼吸困難,最後不叫管教了,他們直接給賈興華吸氧。

    因為生活不能自理,賈興華家人多次要求給賈興華治病,直到一個多月後,院長孫士軍才同意,並譏笑說:反正是你家拿錢看唄。看病回來後,惡醫王大夫和常樹梅逼著賈興華吃藥,可是賈興華的身體只能靜養,賈興華是過敏體質不能亂吃藥。王惡醫氣急敗壞大聲說:你今天必須吃,死了我負責。一手摁著賈興華的頭,一手強行把藥往賈興華嘴裡塞,常樹梅幫著他,當時賈興華心臟難受極了,呼吸十分困難,王大夫看情況不好,趕緊把氧氣給賈興華讓賈興華吸上,常樹梅幸災樂禍的說:「這都是你自己做的,再不吃,就給你戴手銬,掛床上給你打針,治不死你?」不知過了多長時間,賈興華的心臟才緩過來。

    由於壓力大,賈興華的血壓不斷升高,時常是120-240,賈興華多次摔倒過,隨時都有生命危險。有一天常樹梅叫賈興華去她辦公室,不許別人攙著賈興華,賈興華歇了好幾次才走到她辦公室,她叫賈興華寫甚麼改造計劃。賈興華說我不寫,賈興華手也根本拿不住筆,賈興華手顫抖的很厲害,別說拿筆就是呼吸就很困難。她看賈興華不寫就拍桌子大罵。當時賈興華就從椅子上倒在了地上。常樹梅一看賈興華不行了,趕緊叫來兩個人把賈興華拖到床上。劉大夫針灸了好一會賈興華才醒過來,劉大夫對常樹梅說:「你別讓她寫了要出人命的」。常樹梅說:「誰都得寫,她特殊呀」。

    由於邪惡的迫害,賈興華的血壓一直很高,整天天旋地轉的,頭疼噁心,惡警於芳就罵賈興華是裝的。
    (二)奴役迫害

    零八年初,一大隊惡警張波天天上三樓罵法輪功學員,罵師父,勸她也不聽。還給車間多加生產任務,她天天去車間看著,晚上九點也幹不完活,還有拿到宿舍繼續干,大家疲憊不堪,為了制止迫害,喚醒良知,當時三樓有五人絕食(孫素雲、李文俊、張素雲、賈興華和呂慧文,呂慧文的女兒也在勞教所非法關押迫害叫左先鳳),她們絕食到第五天,副所長孫曉軍把她們一個個找去談話,答應她們誰敢再罵你們師父和給你們加生產任務就找她。沒幾天,張波私設刑堂,當時室內有監控,她就把李文俊,張素雲和呂慧文拖到地下室打,上大掛,呂慧文大便都被打得拉褲子裡了,打完強行讓去車間幹活,還多加了許多生產任務。

    三樓病號剩下賈興華和孫素雲,管理科長陳麗華把瘦的皮包骨的孫素雲狠狠扇摔在地上,逼她去車間幹活,邪惡地說:「裝病也不好使」。張波氣急敗壞地指著賈興華:「到辦公室咱們談談」。教導員王敏手插兜說:「把她整辦公室去好好談談」。當時賈興華想你們迫害好人,太可憐了,為了不讓她們造業,賈興華就不斷的發正念制止她們對我的任何迫害,賈興華沒動,張波看賈興華沒動,逼著賈興華穿號衣,周慕芝和於芳麗逼賈興華寫:不吃藥,死了和勞教所無關。賈興華不寫,她們找人寫好了讓賈興華按手印,賈興華不按,於芳麗拽著賈興華的手往印台上按,再往寫好字的紙上按,賈興華迅速把紙撕了,於芳麗掰賈興華手把賈興華手掰腫了,周慕芝打了賈興華好幾下,早晨獄醫來量血壓130-235.孫素雲告訴我:你臉紅眼睛都紅了。勞教所的惡警根本不管法輪功學員的死活,邪惡至極。

    (三)人性化管理草菅人命

    晚上九點,點名後才能睡覺,一天,陳麗華來點名,看見賈興華躺在床上說:「你怎麼不起來,天天不幹活,你死的,不起來」。別人說:「大夫叫她晚上少活動,血壓太高」。陳麗華說:「去兩個人把她拽下來,欠收拾。」兩個人把賈興華攙下來,陳麗華叫人把賈興華攙到站隊的另一頭。一月份很冷,賈興華穿的很單薄,兩個人攙著,直到她訓完話,才點名,點完名罵罵咧咧的走了。

    一月十六日是勞教所接見日,陳麗華沒叫賈興華和孫素雲和家人接見。一波一波的人接見回來,有的告訴我:你家來了不少人,連你兒子也來了。有個吸毒的一天接見好幾次,回來說:「有一個小孩從早上他接見就在那站著等著,下午接見完了還在那等著」。賈興華心婸躉蘆滿C賈興華知道那是她兒子,家堣H擔心賈興華身體不好,勞教所的伙食又差,怕賈興華死在勞教所,他們月月都來,而且帶很多好吃的,可是惡警不讓接見。

    零八年四月二十九日晚,大伙收工回來,到二樓就寢。賈興華感到呼吸非常困難,賈興華本能的打開床邊的窗戶,頭伸向外面,隊長張波看見了大聲叫賈興華關上,賈興華告訴她,我呼吸困難,少開一會,她命令叫人把窗戶關上,賈興華感覺心都要跳出來了,再次把窗戶打開,張波幾個箭步,無情的再把窗戶關上,看見賈興華痛苦的樣子,不但沒有同情心,反而說:「一天啥活不干,喘氣還困難了」,在一旁大罵。賈興華再一次打開窗戶,張波瞬間又關上了,手按住窗戶把手,窮兇極惡的說:「今天就憋死你,憋死你我負責」。這時張大夫跑上三樓,接了一袋氧氣給賈興華吸上,張波手插兜裡在地上踱著步,還叫喊著:「我就憋死她,我看能不能憋死她,把她慣的」。張大夫叫人把氧氣瓶搬下來,張波不讓放在賈興華床邊,張大夫又給賈興華接上一袋吸上,張大夫看賈興華二袋吸完了問:是不是還得吸,賈興華點點頭。張波說:「不能吸了,你沒看見剛才灌氧氣袋的時候冒泡了嗎?」。張波她根本不管別人的死活。

    零八年上半年,張波幾次找大夫給賈興華和幾位同修量血壓,企圖把我們整到車間迫害,大夫都說:「血壓太高,不能下車間,幹不了活」。

    零八年七月十六日接見日,管理科長陳麗華看見賈興華家拿來的東西多了,就兇狠的說:「這大包小包的,就你能吃,活不能幹,明天給我下車間幹活去」。於是,賈興華在走路都扶牆、別人攙扶的情況下,血壓高達120-240還強行讓賈興華去車間奴役勞動。

    早上五點起床,洗漱完下車間,晚上回來還要罰坐小板凳,早上下車間是繁星滿天,晚上收工時月上樹梢,就這樣繁重的奴役勞動著,嚴重超時,超負荷的生產。張波揚言:一隊沒有病號,全員生產。那時賈興華的心臟更是難受,渾身浮腫,腿腫得脫不了襯褲,腳腫得鞋都穿不上,就是這樣也不讓休息,照常奴役勞動。

    零八年下半年,三樓集訓隊,常樹梅為了迫害法輪功學員,把病號三人一組挑冰棍桿,當時兩個人扶著我到案子前坐著幹活,看賈興華挺不住,再扶賈興華到床上,因為完不成生產任務,那三個月都被加了期。

    零九年二月,前進勞教所把暖氣就給停了,干警們上班穿著厚厚的羽絨服,懷裡抱著熱寶,凍的在地上直蹦,呼出的氣都是白的。而她們在這種情況下,挑牙籤,在兩個大隊有三十多人不同程度地凍傷,惡警陳麗華到車間看見大伙坐在自制的坐墊上大罵:「把墊都他媽的給我撤了,上這來享福了,別忘了這是勞教所」。由於冷沒有暖氣,食堂面不發,我們就天天啃硬硬的饅頭,所謂的菜湯就是凍的大頭菜化了做的,一進食堂那刺鼻的味,就別提多難聞了,干警們捂著鼻子說:「這甚麼味?比豬食都難聞,給狗都不會吃」。另一個說:「餵狗也得有點肉呀」。而她們喝的湯別說肉,油腥都很少。

    零九年五月的一天,因來人檢查,把她們幾個老弱病殘弄到三樓,賈興華很難受的一頭倒在了床上,周慕芝叫賈興華起來,賈興華很難受,她上來一把拽著賈興華的腿往地上拽,一邊打一邊罵,賈興華說我還有不到二個月就走了你還打我。她說:你四點走我管到三點。

    楊國紅聽從吸毒犯的挑撥,在洗漱室把賈興華打的鼻子出血,還逼她們幾個病號自己開飯,別人扶著我,沒走到食堂就累的躺在地上了,楊國紅叫囂:「誰也不准給她們拿飯,不去開飯,就餓死她們」。

    迫害導致:
    迫害導致生活不能自理;

    迫害類型:
    毒打/毆打綁架/劫持剝奪大法弟子被探視的權利逼迫放棄信仰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一條罪惡的不歸路(3)
    遭迫害生活難自理-賈興華再被勞教迫害二年
    各勞教所/看守所/監獄/派出所/六一零惡人錄(3/25/09)
    宋玉蓮等遭哈爾濱市前進勞教所“上大掛”等迫害

    責任單位及惡人:
    前進勞教所(前進戒毒所) 哈爾濱市前進勞教所地址:機場路前進村附近(水田農場) 郵編:150078電話:0451-84115086 衛生科電話:0451-86991418所長葉雲 警號2343006、13945666688、13936139139所長王某,男,警號2343001一隊隊長王敏警號2343072、0451-86953257、13945190070所長:王亞羅 警號:2343002   13304645999副所長:孫輝軍一隊教導員張艾輝 女,警號2343046一隊副隊長劉暢 警號2343105、0451-86953257警員張艷麗,女,警號2343093、15946091925警員楊國紅,警號2343031  13948190154 13945190154惡警科長孫曉輝,警號2343027、43226340科長陳麗華13945666688張波13946166178許春鳳139364641週麗凡13946069188陳麗華13945666688管理科:科長陳立華 警號:2343023 13945666688王欣濱  賈宏偉教育科:葉雲、王曉偉衛生科:大夫孫哲 :0451-86991418
    哈爾濱萬家勞教所 萬家勞教所位於哈爾濱市近郊農村,郵編:150078 區號0451總機:0451--84101454; 84101455 ;84101573; 84101509<p>哈爾濱萬家勞教所史所長電話: 0451--4101454  七隊電話: 0451--4103471,4103472,4103473十二隊電話: 0451--4103474,總機:0451-86684001 轉十三大隊分機號:3473 ,3475集訓隊十二隊分機號:3476張波於芳麗(方力/方利)常樹梅(常淑梅)楊國紅
    前進勞教所(前進戒毒所) 哈爾濱市前進勞教所地址:機場路前進村附近(水田農場) 郵編:150078電話:0451-84115086 衛生科電話:0451-86991418所長葉雲 警號2343006、13945666688、13936139139所長王某,男,警號2343001一隊隊長王敏警號2343072、0451-86953257、13945190070所長:王亞羅 警號:2343002   13304645999副所長:孫輝軍一隊教導員張艾輝 女,警號2343046一隊副隊長劉暢 警號2343105、0451-86953257警員張艷麗,女,警號2343093、15946091925警員楊國紅,警號2343031  13948190154 13945190154惡警科長孫曉輝,警號2343027、43226340科長陳麗華13945666688張波13946166178許春鳳139364641週麗凡13946069188陳麗華13945666688管理科:科長陳立華 警號:2343023 13945666688王欣濱  賈宏偉教育科:葉雲、王曉偉衛生科:大夫孫哲 :0451-86991418陳麗華(陳立華)

    更新日期: 2012/10/22 11:13:00

    關於我們     聯繫我們
    ©2004-2015 明慧資料館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