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網站地圖 | 簡體版 || 明慧網 | 英文明慧 | 圖片網 | 多語種明慧 || 訂閱
   

實事報導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學過法輪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詳情需要繼續確認案例
  • 失蹤名單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惡人榜
  • 嚴正聲明
  • 海外迫害惡行
  • 惡人惡報
  • 澄清事實
  • 綜合報導
  • 時事評論
  • 活動報導
  • 各界褒獎
  • 社會支持
  • 媒體報導
  • 溫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惡人單位類別索引
  • 按迫害事實索引







  • 首頁 > 實事報導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單及案情

    張金庫


    張金庫


    2014年1月28日監獄管理局休克的張妻被120的救護人員抬上車


    休克的張妻抬在擔架上


    張金庫遭迫害後的照片

    簡介:
    張金庫
    (Zhang,Jinku),男 ,四十多歲,黑龍江七台河市勃利縣法輪功學員,勃利縣永恆鄉團結村人。

    二零零七年深秋修煉法輪大法。張金庫因為修煉法輪功,信仰“真善忍”,被中共非法判刑,關押在呼蘭監獄,現在已經被迫害得渾身浮腫,心肺腎衰竭,大腦中樞神經受損,生命垂危。責任單位(呼蘭監獄)不放人,仍縱容獄警及田姓獄醫毒打迫害他。

    二零一三年新年,時任黑龍江省省長王憲魁到各地巡視,在哈同高速公路依蘭至宏克力地段,看見跨線橋上懸掛的“法輪大法好”、“法辦周永康”等內容的標語和用彩色噴漆罐噴的“天滅中共”、“三退保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標語後,大為震怒,直接下令黑龍江省公安廳長、省政法委副書記孫永波立案追查。

    從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晚開始,哈爾濱市依蘭縣、方正縣、通河縣等地公安局及派出所警察,對依蘭縣內、達連河鎮、三道崗鎮、道台橋鎮、團山子鎮,按事先擬好的名單瘋狂抓捕。在三、四天時間內,綁架了近五十名法輪功學員,包括被非法庭審的十四位法輪功學員。此次綁架事件的罪魁禍首是現任黑龍江省邪黨書記王憲魁。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晚開始,黑龍江省公安廳技術處處長親自到依蘭縣指揮,通過特務手段獲取法輪功學員的手機號碼,每半個小時一次跟蹤定位,對不知道其手機號碼的法輪功學員,就到住家附近蹲坑,當晚六點,依蘭縣及周邊的方正縣、通河縣等地的公安局、派出所警察同時統一行動。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晚,莫志奎、孫文富、張金庫、劉鳳 成、孟凡影、左振岐、費淑芹、呂鳳雲、陳艷九位法輪功學員,開著車牌號L11L31的銀灰色五菱之光微型麵包車,去在三道崗鎮的林場、豐旺、豐城發 “2013神韻晚會光盤”。由於費淑芹和莫志奎的手機早已被跟蹤定位,所以惡警在豐城屯北公路上製造撞車假現場,非法攔截法輪功學員的麵包車,當場砸碎駕駛室擋風玻璃,九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麵包車被扣押,車庫被非法抄出光盤五千張,大法書籍五十多本,真相資料一千多本,自噴漆七罐等……一切私人物品全都被非法搶劫到公安局。

    張金庫被非法關押在依蘭縣第一看守所,被惡警白某和楊新華(音)等多人暴打,牙被打掉,左肋被打成重傷,由外傷引起肺部發炎成肺結核,身體非常虛弱。還遭 “蘇秦背劍”、坐刑椅四十八小時等酷刑折磨,由外傷引起肺部發炎成肺結核。四月份,看守所怕出人命承擔責任,不得不同意張金庫家屬交一萬元錢“保金”“保外就醫”。張金庫回家後到醫院檢查結果是:肺結核開放,而且肺子上有兩個漏洞。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七日早上,依蘭法院法官張安克帶著三道崗派出所警察,上張金庫在三道崗鎮的家,將張金庫劫持到依蘭縣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準備第二天非法庭審。因為沒有按法律程序通知家屬及本人十八日非法開庭,所以家屬沒來得及給張金庫聘請律師。

    非法庭審時,張金庫只能自己為自己辯護說:我煉法輪功無罪,依蘭縣公安局多人對我進行毆打,張金庫手捂著左肋處說打得很嚴重,致使我幾顆牙被打掉,身上還有很多傷。我根本就不恨打我的人,但我必須要求對我的人身傷害進行賠償。而且他們在把我打得神智不清的情況下,強制拽著我的手按的手印,所有對我的指控證據根本不屬實。

    張金庫剛陳訴幾句,法官張安克兇巴巴地多次打斷張金庫的話,不允許張金庫為自己辯護。面對張金庫指證公安機關的這種暴力、強制取證的犯罪行為,法官張安克說這些與本案無關。還將張金庫非法判刑五年。

    判刑後又被關進依蘭縣看守所。張金庫二十多天水米不進,人已奄奄一息。看守所怕出人命,不敢灌食,只好把他抬到依蘭縣中醫院搶救。張金庫在中醫院住了八天。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一日,警察用擔架把已不能自理的張金庫從醫院抬到囚車上,送進佳木斯監獄迫害。一到那堙A張金庫又遭到惡警的野蠻灌食和毒打。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九日,張金庫被轉押到呼蘭監獄繼續迫害。

    進監獄當天首先檢查身體。一個犯人醫生王洪斌問張金庫因為甚麼進監獄的。張金庫說因為煉法輪功,王洪斌就飛起一腳踢在張的胸口。張金庫仰面摔倒,頭重重的磕在地上,眼前一黑,幾乎昏厥過去。還沒等清醒過來,王又用腳勾起他的頭猛烈往地上磕,用另一隻腳踩其胸部。

    然後讓兩名犯人按住張金庫的手腳,他又拿起寬皮帶照腦袋一頓猛抽。張金庫左耳當時被打的幾乎聽不見聲音,王打累了才住手。之後又拿來一個最粗的白色塑料針管,換上一個最粗的針頭,捋起張金庫的衣袖,用針刺入張的左臂。這個惡徒用針頭在肌肉裡攪和了半天,才扎進血管。王洪斌抽血的時候,張金庫看見大針管裡不停的冒氣泡,明顯感覺到左臂的血液急速往外流。只聽一人說:“拉倒吧!別抽了,胳膊這肉都癟了,血管塌坑了,再抽就抽死了!”王說:“沒事兒,拿他血去救人,死了算自殺。”

    過了一會兒,王三看見張金庫能動彈點了,就說:趕快把他拉走,別死在這裡,上外邊死去。”有兩名犯人把張從手術床上抬下來,架著胳膊就往外拉,王三抬腳照張的襠部踢了數下,惡狠狠的說:“我踢廢你。”張疼的渾身發抖、兩腿發顫,小肚子擰勁的疼,睪丸像碎了似的疼。

    此後,張金庫在監獄經常遭受毆打摧殘。致使其肺結核惡化,身體極度虛弱,不能進食,神志不清,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了。

    二零一三年九月三十日,張金庫被迫害到生命危在旦夕時,又被轉到呼蘭監獄醫院,當時是被抬去的。

    張金庫被背到傳染病病房裡放在地上,那兩個犯人倉促的跟寢室長趙長香(殺人犯)寒暄了幾句,馬上就走了。在這個房間裡,張金庫又遭到了趙長香和這屋裡犯人的欺辱和毆打,幾乎喪失了生命。趙長香為了掙分減刑,把張金庫的護理齊勝干攆走,他要求護理張金庫,他每天除了賭錢、酗酒,喝的醉醺醺的根本不管 張金庫,張金庫要上廁所的時候他就挪到床邊在那坐著,這時候屋裡就有人去叫莫志奎(法輪功學員),莫志奎就架著張上廁所,趙長香看見了就往外攆莫志奎,兇狠的往外推莫志奎,並說:“幹部說了不讓法輪功接觸,這裡有護理不用你管。”莫志奎沒辦法,只好找了幾個礦泉水瓶放在張金庫的床下給他接尿,等趙長香不在屋的時候把尿拿走再給倒掉。有一天趙長香發現張金庫床下的瓶子裡裝著尿,大發雷霆指著張金庫罵道:“你爬也得給我爬出去,上外面尿去。”然後叫人把瓶子全部給扔掉。

    趙長香特別蠻橫、霸道,在這個病監沒人敢惹他。他在這裡賭錢就贏了二十多萬元,這是他和林威半夜喝酒的時候說的。之所以他在這裡為非作歹,幹部根本就不管,是因為給幹部送禮就送了十萬,給院長一次就給現金一萬元。趙長香不讓莫志奎和張金庫見面更不說護理了,莫志奎只好感覺張金庫差不多要解手時,就在張金庫的門口來回遛彎兒,張金庫看見了就自己挪出屋,莫志奎再把張金庫攙扶到廁所。張金庫在樓道裡叨咕說:“趙長香太欺負人。”這話被趙聽見懷恨在心,開始找茬兒整治張金庫。

    有一次趙長香又發現張金庫的床下有接尿的礦泉水瓶,就故意叫人把瓶子扔了。半夜張金庫起來尿尿,沒找到瓶子憋不住就尿了一地。第二天早晨趙長香發現地上有尿,就一陣奸笑。其實,這正是趙長香想要的結果為他整治張金庫有了藉口、理由,他就跑到獄警那告了張金庫一狀,說張金庫故意往地上尿尿,應該嚴管以示警告。這些惡警也不調查,就讓趙長香把張金庫綁在床上抻起來說:不給吃飯、不給喝水。趙長香就夥同犯醫田宇順(殺人犯)、王洪斌(王三)把張金庫抻在了床上。趙拿來的是寬布帶也沒用,他倆說:“這玩意不好使,用細繩勒,得讓他遭罪。”王三說:“幹部發話了,別勒出印來,如果勒出傷來,家屬知道了不能讓。”趙說:“沒××事兒(很髒的話),法輪功家堻ㄗS人管了,這麼長時間都沒人來接見,看他。這是幹部讓綁的,咱們管那事兒幹啥呀!出了事幹部兜著,抻,使勁抻。”趙長香咬牙切齒的使勁拽著繩子,把張的雙手雙腳抻在了床上。當時,把張都要抻脫節了,就這樣趙還不罷休,檢查看繩子緊不緊。

    張金庫的對舖是楊柱千(殺人犯,62歲左右,此人特別咕咚,陰損)。張金庫手正好被伸到他的床上。楊以此為由罵道:“×××(很髒的話),你手都伸到我這了,礙我事了,給我拿回去。”張說:“楊叔,他捆著我哪,我拿不過來。”楊說:“我有招,把你的手撅折了,就拿過來了。”說著抓住張右手的中指使勁的撅。張疼的受不了。就說:“別撅了,撅折了。”楊柱千得意的說:“你也怕疼啊,你這法輪功也沒鋼啊。”張疼的眼淚在眼圈裡轉,閉上眼睛忍受著疼痛。楊看見張不吱聲了,撅累了鬆開手。

    從中午大約十一點鐘捆的,直到後半夜一點多趙長香賭完錢,喝完酒回來睡覺,才把張金庫鬆開。張很長時間才能忍痛慢慢的爬起來,尿憋了很長時間了(在這期間趙曾問過張有沒有尿,張說有,趙冷笑著說:有就對了,你給我往床上尿,往被里拉,然後就讓你把屎吃掉。”說完就走了。),造成張金庫小便失禁,張金庫剛挪到床邊尿就流了一地。

    第二天早晨,趙長香一看地上有尿,二話沒說,拿起小細繩再次把張金庫抻在了床上,張已經好幾頓沒給食水了。大約在早晨九點左右的時候,趙叫林威(殺人犯,二十五歲)拿了一個涼饅頭、一瓶水餵張。張被抻的上火,根本沒心思吃東西,嚥不下去。張搖頭不吃了,林威說:“幹部讓給你點吃的,不吃能行嗎?”說著摳開張的嘴,把大半個饅頭一下塞進張嘴裡,撐的張嘴都合不上了,嚼又嚼不了,咽又嚥不下 。林威接著把礦泉水瓶插到張的嘴裡灌,張被嗆的從鼻子往出冒水,上不來氣,林威用手捂著張的嘴不讓往出吐。就這樣饅頭被水泡開了,張不得不吞進嗓子裡。林威看見張把饅頭都強吞下去了才鬆手。林威洋洋得意的說:“好了,我完成任務了。”得意洋洋的走了。

    這次大約又抻了將近七、八個小時,趙長香才把張金庫鬆開。由於連續二十幾個小時的酷刑折磨,張金庫已經筋疲力盡,精神和身體嚴重受到創傷,人已經散架子了,生命幾乎到了盡頭。他們關上門不讓任何人進屋,也不讓別人趴門瞅,根本就沒人理會張的死活。

    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之後,張金庫才逐漸緩過來。當時正是數九嚴寒,張渾身發抖。張慢慢的、痛苦的、一點點試探著才能起來,憋不住又尿了一地。這時楊柱千悄悄的下地拿起拄棍,趁張不注意,掄起棍子照張的腦袋就打,把張打的腦袋像爆炸了一樣,“呼通”一下,張下意識的用手摀住自己疼痛的部位,楊用棍子使勁敲開張的手指,棍子敲在手指上穿心的疼痛,惡徒接著打,張被打的眼前一黑,一下子栽到了床上。在張要栽倒的這一瞬間,楊順勢一棍子重重的打在了張腰部,這一棍子打的張五臟六腑都翻了個,那種疼痛無法言表,腰子當時好像掉下來那麼的疼,喘氣也不敢喘,話也說不出來,整個人像木了一樣,瞪著眼睛,半張著嘴栽倒在床上。楊柱千當時也嚇壞了,以為給打死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嘴裡恐慌道:“×××,×××。”屋裡當時有邱樹飛(殺人犯,約45歲左右),張少新(遼寧人,殺人犯,約62歲左右,宋洋(殺人犯,35歲左右),他們在那坐著就像沒看見一樣,沒有一個人過來阻止的。特別這個張少新,看見楊坐在地上,趕緊從床上下來去扶楊柱千,假惺惺的說:“這是咋的了,誰把你打成這樣,找幹部上醫院吧,這個張少新知道是楊柱千把張金庫打了,他卻倒打一耙。楊知道自己理虧,趕緊說:“沒事兒,不用上醫院,把我扶起來。”哼哼呀呀的起來了,張少新把他扶到了床上,楊柱千有點害怕了,腦袋也耷拉下來了,偷偷的用眼睛瞄著張,看張怎麼樣了還能不能醒過來。邱樹飛這時候說:“就得揍,沒逼臉還煉。我都想揍他。”在旁邊看熱鬧的宋洋直樂。張金庫很長時間才緩過來,強忍著痛苦,可沒有人管這事。

    由於張金庫被折磨得很虛弱,再加上幾乎沒怎麼吃東西,感覺特別冷。有一次自己費勁巴力的挪到走廊裡,靠在暖氣片上想暖和一會兒。趙長香進屋發現張不在,挺長時間沒回來,到暖氣跟前揪住張就往回拉,吵吵嚷嚷的說:“你是嚴管,不行出屋,給我回去。”張說:“我太冷了,想暖和一會兒。”趙不容分說,硬氣霸道的使勁把張拉回屋,推在床上,叫嚷的走了。張金庫非常氣憤,就在牆上寫了“法輪大法好,按真、善、忍做好人;共產黨不講理坑人害人”的字句。趙長香看見了又跑到獄警那告了張金庫一狀,惡警讓趙長香又拿來繩子,要把張捆上關進大鐵籠裡,脫去棉衣壓小號、禁閉嚴管。趙長香樂顛顛的回來,把張拉到地上,把張的棉衣也扔到別的地方去了,樣子很是囂張、得意,還說:“這回關小號就壓死你。”大約過了好幾個小時,趙長香從外邊回來對張說:“幹部開會研究了一上午,景院長不讓壓小號,說人這樣了,壓小號就得壓死了,不能壓。”說著叫人把張金庫從地上弄到光板床上,張躺在冰冷的木板上凍的渾身發抖。這時趙長香從外邊回來,看見張金庫在光板床上躺著,凍的直發抖,就把張的被子拿回來,扔在了張的身上。

    好像是快到晚上的時候,姜管教(姜亮)來了,趙長香溜須似的給姜搬來一把椅子,姜坐在了張金庫的對面。趙長香以為姜亮來收拾張來了呢!大聲的跟張喊:“這是幹部,好好和幹部說話。”說完站在姜亮的身邊很是得意。剛一開始的時候,姜亮的口氣特別嚴厲,斥問張:“為甚麼在地上尿尿,往牆上寫字。”張金庫口齒不太伶俐,語言十分不清楚,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姜亮不作聲,仔細的聽著事情的經過,這時趙長香嚇得低著頭不敢出聲,張又把楊柱千拿棍子打自己的事也說了。張額頭左邊被楊柱千打了一個大包,都有血印了,發紫發青,張給姜教看了。姜教理虧的笑著說:“是壞了,有個包。”楊柱千在那坐著眨巴著眼睛嚇得不出聲,偷偷的瞅著姜教。姜教這時說:“我知道了,捆你是我讓的,以後誰再欺負你找我。”這件事就這樣不了了之了。姜教回去了,從那以後,莫志奎和張金庫說話沒人管了。

    還有一回,也是二零一三年冬天的事,晚上點號,張金庫睡著了,犯人林威點號點錯了,少一個人,看見張在那睡覺,一頓嘴巴子把張打醒,張金庫莫名其妙問:你打我幹啥?我也沒惹你。林大聲罵道:你××的太不給面子了,我點號你睡覺,以後不許睡覺。這時趙長香怕出事,趕緊說:“拉倒吧,點完號了。法輪功,這回睡覺吧。”林威罵咧咧的才出去。

    犯人林威侍候警察洗衣服,打掃辦公室衛生,給值班警察做飯,這值班的官兒(獄警)吃的全是犯人的供養:甚麼豬頭肉、燒雞、飲料……獄警餓了、渴了就喊林威,林就給他們弄吃的、喝的,經常給包餃子,用的全是犯人的錢。林威在獄警面前很是吃香,得到惡警們的賞識,無形中成了小獄霸。

    也是在二零一三年的冬天,屋里特別的冷,張金庫的身體虛弱,每天吃的就是不放油的水煮白菜,水煮蘿蔔條,早上是大米水,能有一口飯粒,有時候幾乎見不到幾個米粒,形成粥的時候很少,一個星期能吃上一頓大米飯和水煮干豆腐,算是改善伙食了。干豆腐就給一飯杓,給多的時候全都是水。有時候說改善伙食了,菜裡有肉,整個幾十號人的菜能挑出一小碗肉就不錯了,儘是豬肉皮,豬是殺了,肉都讓管教高價賣給犯人了;一斤生肉賣到二十五元至二十八元一斤;生雞蛋一元七角錢;一斤多重的烤雞賣45元;不到一斤的掛麵賣10元;一小碗大米飯放到餐盒裡賣10元,這裡面所有吃的和用的高出正常物價的二至三倍。一斤白酒,惡警從外面帶到監獄最高賣至200元一斤,便宜的時候賣100到150元一礦泉水瓶,而且裡面還兌水。一部二三百元的手機,賣給犯人高達800元─1500元。這裡面只要給惡警錢,幾乎甚麼都可以干,弄死個犯人就算自殺或病死,毒品都流入了呼蘭監獄。

    在這種艱苦的環境下,張金庫憑著自己堅強毅力能活下來已經不容易了。有一次鼻子不舒服,抽了幾下鼻子,宋洋說他煩這動靜就把張金庫按在被裡用拳頭照腦袋一頓暴打,張在掙扎中摸到一個保溫水杯,就擋了一下,碰到宋洋的額頭破了皮,這時屋裡張上舖的一個好心小伙,到外面把趙長香找來了,趙把宋洋弄走了。宋洋跑到樓道裡大喊大叫說:“法輪功不打人,這回打人了。”趙長香這次還算講點良心,呵斥宋洋說:“法輪功不能動彈,是你打人家法輪功,你要不服找幹部去吧。”宋洋這才拉倒,消停下來。

    有一次,張金庫接見的時候,林威搶張電話跟張的家人反咬一口說:“張把宋洋給打了。”其實宋洋打張金庫的事犯人都知道,獄警也都知道,沒人管。林威明知道是宋洋把張金庫打了還撒謊,並且經常誣陷張,挑撥其他犯人欺負張,想掩蓋他打張金庫的事件。基本上張的家屬每次接見的時候,他都搶電話,不讓張金庫說挨打的經過。等接見回來的時候,他故意往樓梯上拉張金庫,沒人的時候他說:“不能可憐他,讓他自己爬。”有時候當著獄警的面就公開往樓梯上拉張金庫,還說:“讓張鍛練身體,要不回家咋生活呀!”他就把張金庫拽到呼呼直喘,好幾天才緩過來。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一日,張金庫的家屬再次去監獄要求見人,在監獄,張金庫被兩個人架著胳膊架到接見室,張金庫渾身哆嗦,用微弱的聲音說:“有個穿白大褂的人打我。”話音剛落,一姓王的科長就讓那兩個架他的人強行把他拖走了。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六日,張金庫的家屬到呼蘭監獄副監獄長室,說明張金庫的情況:“被依蘭縣公安局刑訊逼供致使突發雙肺繼發性肺結核,搶救八天後送到佳木斯監獄集訓,張金庫在佳木斯監獄遭到野蠻灌食。九月二十九日轉到呼蘭監獄,現在不能進食,不能說話、神志不清、身體極度虛弱,而且監獄裡還有人打他,請求緊急營救。”副監獄長說:有病我們會給治,怎麼說營救呢。家屬說:人現在隨時都有生命危險,他現在的情況完全符合“保外就醫”的條件。副監獄長說有情況他可以向上反映,家屬問副監獄長的姓名,副監獄長及獄警們不敢透露。

    幾分鐘後,副監獄長找來了教改科副科長王某接待家屬,王某三十五歲,是專門負責“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他問家屬對法輪功的看法,家屬說:“真、善、忍”是人的普世價值,世界需要他,你我之間也需要。

    王某說張金庫現在不說話、不配合治療,對他很不尊重。家屬說:因為他沒有罪,他不配合是在抗議,是在堅持真理。王某說張金庫的情況不符合“保外”的條件,並否認張金庫被打的事,並拿來許多圖片給家屬看,哄騙家屬表示那堨リH吃得好,待遇好。家屬要求見人,他說張金庫甚麼都“不配合”、不能見。家屬說:我們不知道張金庫的生死,你不讓見到底在掩蓋甚麼?如果你們真的沒打他,就讓我們見他當面問問,如果你實在不讓見,我們也不為難你,我們到監獄管理局去找。他聽後極力的解釋,但最後還是沒讓見。王某還囂張的說:你們可以找律師來,但是還沒有律師涉入監獄的事。

    家屬從監獄出來後,直接到省監獄管理局,省監獄管理局信訪辦的人員直接給呼蘭監獄張冬梅打了電話說:你們那有個叫張金庫的,人家家屬都找到省裡了,要求接見,說人病的很嚴重,要求“保外”,還在那挨打了,你們給處理一下吧。然後給了家屬一個電話讓家屬到呼蘭監獄去找唐主任。

    從二十一日家屬接見時,張金庫和家屬只說了一句“穿白大褂的人打我”就被監獄獄警強行拖走後,家屬又去了四、五次,再也沒讓接見過。

    家屬眼睜睜的看著極度虛弱的張金庫被強行拖走,心急如焚。張金庫六十多歲的父母知道了兒子的境況後,急得病倒;他的妻子擔心得吃不下飯,現在瘦的皮包骨;正上高一的女兒擔心父親的安危,無法用心學習,這一家人在時刻的擔心張金庫的狀況,痛苦不堪。

    期間,呼蘭監獄“610”教改科科長王曉臣,要求張金庫“轉化”,才可以讓家屬接見。遭到拒絕後,王曉臣曾三次不讓家屬探視。

    二零一四年元旦前後,宋洋在洗手間欺侮一個老頭,趙長香把他弄回屋推在床上,揍了一頓,然後獄警叫田宇順、王三他們幾個人,把宋洋捆在床上,捆上之後宋洋不服,林威給宋洋一頓大嘴巴子,打的特別狠。在晚上的時候,宋洋把繩子蹬松,自己解開了,活動了一會兒,緩了一陣,就從床底下拿出一個玻璃瓶子,把瓶底摔碎,氣勢洶洶的就往外衝。當時屋裡的邱樹飛、張少新、楊柱千看到此景嚇的不敢吱聲,就沒敢攔截。張金庫趕緊從床上爬到地上對外面的人大喊:快跑。趙長香坐門口正在看電視,聽見喊聲就站在門口往屋裡瞅,宋洋拎著瓶子奔他就過去了,趙嚇得閃到一邊,林威過來勒住宋洋的脖子,又想揍他,宋洋回手一瓶子紮在林威的肚子上當時就扎傷了,在醫院縫了好幾針,疤瘌現在依然存在。在張金庫喊外面人快跑的時候,惹惱了屋裡這幾個人,楊柱千大罵喊到:“你×××,把我嚇著了”。邱樹飛走到張金庫床前指著張罵道:“×××,喊啥?屋裡人都睡覺呢,你給嚇著哪(其實屋裡的人都在坐著,根本就沒睡覺)打他媽的去吧,礙你啥事。”張少新拿著柱棍朝地上敲了幾下,惡狠狠的剛想罵張,這時趙長香氣勢洶洶的領著田宇順進屋了,(宋洋又被他們群毆揍了一頓,綁在走廊裡的床上了,還給他打了一針安眠藥)。趙長香惡狠狠的瞅著張金庫,田罵到:“×××,半夜三更的你喊啥,拿繩子把你還綁起來。”張用手指著趙長香,吃力地說:“我要不喊,他那禿腦袋就得讓宋洋給扎漏了。隨便,你們不怕喪良心你就綁,我沒喪良心,我是為了你們好才喊的。宋洋是奔著你們幾個去的,你沒受傷,你便宜了。”這時的林威也帶著像整治張的架勢,帶著煞氣也進屋了,奔著張就過來了。當他們聽完張這麼一說,覺得理虧冤枉了張金庫,態度馬上變了,誰也不再說啥了,蔫吧的都出去了。這時邱樹飛來到張面前,假惺惺的說:“剛才我們是為了你好,你腿腳不好別叫宋洋把你給碰壞了。”張沒吱聲躺下就睡覺了。

    二零一四年一月三日上午,律師們九點到呼蘭監獄直接去獄政科要求會見張金庫,獄政科科長一看是法輪功的案子就想把律師支到“610”教改科,律師不承認“610”,所以不去“610”教改科 ,獄政科長沒辦法只好對律師說:我要往上匯報。律師說:“610”頭子李東生都抓起來了,你們還向誰匯報啊?科長說向省“610”匯報,律師說:你們還看不清方向啊?從各個方面講我們有權會見當事人。獄政科長自知理虧,就接收了律師的所有手續。

    二零一四年一月三日下午,律師再次去獄政科要求會見,獄政科科長仍然拒絕會見,律師分頭去二樓找駐檢,律師去監獄紀檢委控告,監獄紀檢委曲姓書記答應給調查調查再回覆。監獄獄政科科長和律師大吵起來,獄政科的人甚至要對律師動手,律師毫不畏懼:你們不讓見就是違法!

    律師去監獄管理局的獄政處控告監獄違法行為,管理局獄政處的人當時拿起電話就給監獄打電話說:為啥不讓接見,就讓見唄。然後管理局獄政處處長就領著律師到管理局教改處,教改處的人說:等監獄“610”教改科向我們匯報了我們才能批。

    二零一四年一月六日,張金庫家人前往監獄要求接見和要人,監獄六一零(教改科長)王曉臣以不符合接見條件為藉口不許家人接見。王曉臣還多次打電話報警威脅、恐嚇家屬,還給家屬錄像張金庫家人請律師寫了控告信。

    二零一四年一月七日,家屬拿著控告信和勸善信到哈爾濱濱江檢察院、省人大(被支走)、省司法廳(我們管不著,濱江檢察院管你這個事)、監獄管理局(讓去監獄信訪辦找張冬梅)控告。張金庫家人幾個部門都去了,濱江檢察院已經接收了控告信,家屬提出要求,一、張金庫沒犯罪,他的身體狀況監獄當時就不應該收。二、追查毆打張金庫的不法人員。三、要求會見張金庫。

    司法廳信訪辦一看是法輪功的案子,馬上推諉讓去省人大、檢察院。司法廳信訪辦根本就不給家人說話的機會,還說監獄不讓見那就是沒轉化。家人針對“轉化”講了很多道理,並說:律師說《憲法》沒有說法輪功違法……信訪辦的人信口開河地說:律師不懂法,你把律師找來。家屬說:律師是北京的能說來就來嗎?信訪辦的人說讓律師給他打電話,並把電話號碼82297156給了家屬。

    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張金庫家人終於見到了張金庫,張金庫被迫害得肺結核更加嚴重,臉浮腫的很厲害,說話很吃力、語速很慢很慢反應遲鈍、吐字不清,走路得有人扶著才能很艱難的一點點挪動,身邊有犯人專門看管。張金庫還說裡面有人打他,他還經常做惡夢,還表示自己很不舒服,就想睡覺。張金庫還一再表示自己做好人,自己從來沒有坑過人。

    當時王曉臣一反常態,一再討好家屬和張本人,有意的問:張金庫總做惡夢是不是,以前做過甚麼事啊?王曉臣聲稱張金庫剛到呼蘭監獄時,張上廁所都需要人背著,所以那時不讓家屬去看。

    當時,家屬眼睜睜的看著極度虛弱的張金庫被強行拖走,心急如焚。張金庫六十多歲的父母知道了兒子的境況後,急的病倒;他的妻子擔心得吃不下飯,瘦成皮包骨;現在只有三十五公斤的體重。正上高一的女兒擔心父親的安危,無法用心學習。一家人時刻擔心張金庫的身體。

    家屬就張金庫的身體狀況諮詢了知名度很高的中醫,醫生分析說,張的大腦神經遭到破壞,並說多是藥物造成的,根據張金庫的臉浮腫等各種狀態醫生斷定一定是肺衰竭、心臟衰竭。醫生還說張金庫隨時都有生命危險,張金庫這種狀態能挺到現在已經是超常了,通常人這種狀態得死幾個來回兒了。

    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三日上午,家屬帶領兩位律師來到監獄“610”教改科,因張金庫的身體情況危急,申請作法鑒和監外執行,主任王曉臣找來早已和他串通好的獄警姜亮,向姜亮偽善的諮詢張金庫的身體狀況,姜亮說張金庫很健康,王曉臣拒收了律師遞交的監外執行申請。

    一月二十四日,張金庫家屬到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反映張金庫現在生命垂危,要求做法鑒,儘快保外就醫。信訪辦的兩名接待人員把張金庫家屬支到呼蘭監獄信訪辦去解決問題。家屬要去監獄管理局獄政處反映張金庫生命垂危的事實,信訪辦的兩名接待人員不予理睬,不給向上反映情況,門衛也不讓上樓。後來,打電話找獄政處辦事員,辦事員下樓建議家屬改日再來信訪辦,走程序,並說:案子到我們這裡,我們一定管。

    然而,張金庫家人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七日見到他時,張金庫是被兩個犯人扶著很吃力的一步一步往前挪著到接見室的。家人發現張金庫不但沒有好轉,身體還在惡化,說話吃力,說話更加吃力,舌頭僵硬,很使勁才能說出幾句來,聽不太清楚,表示:有人打他,不讓睡覺。

    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七日過年前,張金庫家屬去監獄探視,監獄百般阻撓。張金庫的妻子急得在監獄刑罰科辦公室抽搐近五個小時,清醒後,監獄才讓接見。

    短短的十八天,張金庫的身體狀況更糟了,他是被兩個犯人連架帶拖十分吃力地到接見室,他面部浮腫,老是往外吐舌頭、流口水,好半天才很費力的吐出一個字來──他說:“打了。”張金庫想說話又說不出來,後面有警察在監視著,家屬的旁邊也站著醫院監區隊長姜亮,姜亮恐嚇張金庫:“你說誰打你了?還打了?張金庫,你要是能好好說咱就見,你要是不好好說咱就別見了,咱就回去吧。”

    姜亮又對張金庫的女兒說:“你看你爸臉色比你媽臉色還好呢,你看看。”

    裡面的警察也附和著嘲笑張金庫。姜亮還時不時的打斷張金庫和家屬的談話。後來家屬找到一位很有威望的老中醫,把張金庫的狀態告訴了他,問有沒有危險,老中醫說:“根據你說的狀態,這個人是心、肺、腎全部衰竭,生命垂危,而且大腦中樞神經被破壞。

    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七日下午,張金庫的妹妹獨自去監獄見到了張金庫,張金庫是被人背出來的,張金庫說話更加吃力,斷斷續續聽不清,唯一能聽清的就是:近兩天,有一個姓田的醫生在裡面要整死他,還不讓他睡覺,姓田的醫生還說整死張金庫政府也不管。之後,張金庫說了三次要活命。

    二零一四年三、四月份的時候,當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來鐘,張金庫正在睡覺,田宇順進屋把張撥拉醒,並逼著張坐起來,還要讓張下地。張說:“我也沒惹你呀,你要幹啥?”田說:“政府讓我整死你來了,你家還告到司法局去了,政府能給你們法輪功說話嗎?我今天就讓你死,讓你死都不知道咋死的。”當時田宇順喝了很多酒,說話都拉拉舌了,嘴裡噴著酒氣,那一宿折騰張金庫兩次,還要拿繩子把張捆上,最後趙長香把田宇順推了出去。

    二零一四年三月七日上午十點多,律師和家屬到呼蘭監獄找到獄政科王姓科長交涉張金庫事宜,這個科長讓找王曉臣。十一點,家屬才找到王曉臣,王曉臣找到醫院監區的獄警姜亮和監區吳醫生。下午一點,姜亮和吳醫生又講張金庫的身體挺好的。王曉臣說:張金庫挺好的,有事通知你們。律師說:佳木斯監獄的秦月明被迫害死之前,也沒通知家屬呀,可結果呢,人被迫害死了,通知家屬還說甚麼死於心臟病……你們也不想這樣的事發生吧!

    下午兩點十分家屬見到張金庫,張金庫是被兩輪手推車推來的,張金庫從車上下來進屋時是兩個人攙扶的、很緩慢的、仍是很吃力的走到接見室的屋裡。

    兩點四十分,家屬和律師前往監獄管理局遞控告信,刑罰執行處處長接見,在家屬、律師一再堅持下,他們才答應調查呼蘭監獄違法事情,律師將控告信遞交管理局信訪辦轉交各部門。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日上午,張金庫家屬到濱江檢察院信訪室,家屬向接待的女法官舉例陳述張金庫是個鄉里有口皆碑的好人,並要求檢察院督導監獄病例和接見視頻公開。接待人員不耐煩的讓家屬找監獄駐檢人員,說他們會溝通監獄。遂將家屬再一次推出信訪大門。

    三月十三日,張金庫的友人去呼蘭監獄見到張金庫,聽到張金庫說總是困,看到張金庫的身體極度虛弱,就問:是不是有人打你啊?是不是給你打毒針打的?這時監聽的警察馬上把張金庫帶走了。

    在幾次的會見中,張金庫的身體每況愈下,而他現今仍被關押在監獄醫院。然而,監獄醫院也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場所。

    目前,張金庫瘦弱的妻子、六旬的母親、未成年的女兒仍在奔波於各部門之間,營救親人早日回家。

    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三日上午八點三十分,張金庫的家人又一次到呼蘭監獄,要求探視張金庫,一直等到下午兩點半左右才見到張金庫。張金庫的表情呆板、語言遲鈍、生活根本不能自理,在張金庫被架出來的那一刻,在場的家屬,包括不認識的人都落淚了。

    張金庫被迫害得根本不會邁步,是被用小車推到接見室門口的,然後由兩個犯人架著拖進接見室。在拖拽的過程中,張金庫的褲子被拖掉了。

    張金庫艱難地抓起電話吃力地對家屬說:二零一四年年五月份,一個叫王洪彬的人打他,還有一個叫宋洋的老頭也打他,把他的頭往地上磕,並用物件打他的頭,致使他耳朵往出淌水,並且伴有頭痛,現在他每天都非常難受……張金庫還有好多話沒等說完,監獄一吳姓警察強行按斷了張金庫的電話,三分鐘會見被中斷。

    張金庫的妻子拿著電話不放,對裡邊按斷電話的警察說,你拿起電話來,我跟你說,可裡邊的吳姓警察根本不予理睬,示意那兩個犯人把張金庫弄走。那兩個犯人把張金庫抬起就走,張金庫的手死死地抓住窗邊的鐵柵欄不放,只想多看家人一眼,多和家人說上一句話,可是張金庫的體力畢竟不支,家屬隔著玻璃窗,眼看著張金庫的手被犯人掰開,強行抬走,任憑家屬喊破喉嚨,裡邊的警察根本就不屑理會,匆匆把張金庫抬走。

    外邊的這些家屬包括其他人全都憤怒了,使勁地敲打著玻璃窗,哭著喊著。更有人當場大罵監獄的警察流氓、土匪,這更讓世人看清了中共警察的無理、變態嘴臉。

    悲憤中的張金庫的妻子及親人去找監獄長投訴,在監獄長的樓下被一個自稱是辦公室主任的人攔住,說是獄長不在,獄長下班了,他打電話給聯繫監獄醫院(張金庫一直被關在監區醫院)。家屬不相信他的話,堅持上樓找獄長。張金庫的妻子經過這一番折騰,體力不支,蹲在獄長的樓下劇烈地咳嗽、嘔吐,親人忙把她抱到樓下的台階上休息。

    監區醫院的教導員於猛來給家屬解釋剛才所發生的一切。於猛聲稱:你們接見問寒問暖都可以,但是你們說別的就不行,就會中止會見;剛才的吳姓警察把張金庫抬走是對的,就是他在場也同樣會這麼做的。至於張金庫挨打的事,他矢口否認,他說他的辦公室和張金庫一牆之隔,根本就沒有人打他,你們打電話我就過來了,已經來的夠快了。

    家屬說不放心張金庫挨打的事,因為張金庫不說謊,那兩個犯人當著我們家屬的面還那麼囂張,沒準現在對他甚麼樣呢。於猛聲稱:他手下管理兩百多犯人,根本就沒有打人的事發生,如果你們看到有外傷或眼睛封喉等,就是挨打了,你們看到了嗎?如果有人打張金庫,他會負全部責任。

    家屬請在場的兩個警察作證,對于于猛的解釋家屬根本就不相信,堅持要見張金庫,要麼就上樓找獄長。最後他們研究決定,說是獄長現在下班了,接見室也關門了,不可能讓家屬接見了。如果家屬不放心可以讓家屬和張金庫通個電話,最後家屬也只好答應了。這樣家屬被安排由兩名警察“陪著”和張金庫通了電話,中間又有兩次電話被中斷,張金庫還是說有人打他的事。

    放下電話,家屬怎麼能放心得了,就剛才於猛的態度更說明了一切,如果中共的監獄不打人,佳木斯監獄怎麼會在半個月之內打死秦月明、劉傳江、於雲剛三人。張金庫隨時隨地都會有危險的,家屬強烈要求下週一無論如何得見上張金庫一面,最後監獄答應讓張金庫和家屬週一見面,但前提是,如果張金庫和家屬有一方說些亂七八糟或沒用的,那麼接見還是會被停止。

    在這種壓力下,家屬好不容易等到了週一,見到了張金庫,監獄如臨大敵,張金庫由兩名犯人、兩名警察“陪同”,其中一名警察的警號是2305589,外面也有兩名警察“陪同”在家屬身邊,告訴家屬應該說甚麼,不該說甚麼,否則接見會被終止,並且把圍觀的人都驅逐到了接見室的另一邊,不讓圍觀。

    在這種情況下,家屬眼睛看著張金庫,心堜知道他身體上和心理上承受著很大的委屈、痛苦,嘴裡卻說著雙關語,張金庫還是說他被挨打的事,無奈家屬只好打斷他的話。就這樣,他們的對話還被停止過兩次,最後張金庫傷心地說,他會被害死。家屬只能安慰他說,有人打你就找警察。張金庫說找他們就罵我。

    裡面的警察和外面的警察不時地看著手錶,恨不得時間馬上就到。而對於張金庫和他的家屬來說,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無比珍貴的,下一次接見又不知會是甚麼時候,張金庫的身體也不知會被迫害成甚麼樣子。半小時的時間很快過去了,裡邊的警察迫不及待的指使犯人把張金庫架走。張金庫的姐姐一直跟到兩個犯人把張金庫架出接見室的門外、拐彎,直到在她的視線中消失……

    張金庫的家人正好看到監區醫院的於猛,家屬上前和他打招呼,跟他說:張金庫現在都這樣了,你們還和他一樣的較勁幹啥,真要出點甚麼事兒,對誰都不好。告訴他身邊的人不要再打他、嚇唬他了,你看他在接見的過程中不斷的用手摸頭,而且還不停的伸舌頭,他肯定是受刺激了,我們家屬擔心他會被逼成精神病,他現在生活已不能自理,你看他這邊電話已經被監獄停止了接聽(所謂到時間了),他還抱著電話一個勁地說。於猛也承認張金庫精神不正常。家屬又說了許多將心比心的話,希望他能善待法輪功學員。

    張金庫的妻子再次帶著忐忑的心理離開了呼蘭監獄,家中的三間小草房已經在風雨中走過了八十多個春秋,小草房的一面山牆在連日的風雨中倒塌了,現在她必須馬上回家去,維修好那三間小草房,等張金庫回來了,他們還得用它來遮風避雨……

    二零一四年七、八月份,有一次張金庫跟家人說林威打他了,接見完回來,林指著張罵道:“你要耽誤我減刑,我就讓你去死,這屋已經死了一個了,死人得死雙。”打張金庫的那個楊柱千就是被犯人禍害死的,當時死的挺慘,被犯人禍害的媽呀、媽呀的直叫喚,不到三個小時就給氣死了,要不然死不了,能吃能喝的就是不能動彈,吃的不好沒有油水,拉不出屎,把他弄到廁所裡就沒屎了,回來就給灌腸,拉拉一舖,被洗不起,就給他扔掉了。誰也不願意護理他,楊柱千不但良心不好,而且特別沒有人性,他所呆的大隊裡的犯人對他評價特別不好,都恨他,在臨死前兩天還罵張金庫,張金庫不和他一樣的,看他可憐還給過他好吃的(吃的是法輪功學員莫志奎給張的),楊的死也是報應啊。

    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一日星期五上午八點多鐘,張金庫的家人又一次頂著烈日到呼蘭監獄,找監獄教改科(監獄610)王曉臣,王曉臣不在,給王曉臣打電話要求接見張金庫,但王曉臣以甚麼錄像中有張金庫妻子為由,不許張妻會見。張妻給王曉臣打了好幾次電話,一再表示非常擔心張金庫的身體,大老遠來的,想看看張金庫,王曉臣根本不管,就是不讓會見。

    張金庫的家人去找教改科科長徐文龍,徐文龍說這事歸王曉臣管;家人又去找獄政科科長王東,王東也說這事歸王曉臣管。

    等到下一週(七月十四日)的星期一,張金庫的家人再去呼蘭監獄,給王曉臣打電話,在此表達非常擔心張金庫的身體。王曉臣說他在外面出差,又說這事他說了不算。 張的家人再次找了王曉臣的上級教改科和獄政科,對方都說歸王曉臣管。可王曉臣還是說他說了不算,領導說了算,以此剝奪張金庫家人的探視權。

    二零一四年八、九月份的時候,那天是張金庫家屬接見,都晚上了張正在睡覺,馮志昌(殺人犯,五十多歲)是打飯班的班長,這個監區幾十號人每頓飯都由他分發,想多給就多給,想少給就少給(他說了算),進到屋裡他把張金庫弄醒,逼著張坐起來,指著張就罵:“你是牲口嗎?你是牲口嗎?你給我說話。”半天張才醒過腔,義正辭嚴的說道:“我也沒惹你,我也沒招你,咱倆從來不犯話,我也沒罵過你,你整我幹啥?走吧,咱倆找幹部去。”說著張就下地了。他一聽張這麼說,嚇得轉身就走,很是滑稽。

    馮志昌這回罵張金庫是林威唆使的,他們幾個在一起吃飯是同夥。林如果不說張的壞話,張根本就不和他們搭邊,不犯話。像於保、張興志、張豐都罵過張金庫,這裡邊與林威有直接關係,全都是他挑撥離間,想掩蓋他打過張金庫的事實。其實張豐這人挺仗義,不是那種下三濫的人,就是林威這小子來回整事兒,內心黑暗,總想捉弄人,耍流氓,蠱惑別人整治張金庫,從中作梗,無中生有、奸險小人。

    二零一四年八月八日上午,監獄“610”教改科科長王曉臣仍然不許張金庫的妻子和姐姐會見,只允許張金庫上高中一年級的女兒會見。王曉臣還威脅小姑娘:只能說生活中的事,不能說別的,否則停止會見。張金庫被幾人攙扶挪進接見大廳, 他面部表情呆滯,不自覺的張著嘴、伸著舌頭。說話過程,都很遲鈍,話語斷斷續續,不時的伸舌頭。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二日八點三十分,張金庫的母親、妻子、姐姐又一次到呼蘭監獄,要求探視張金庫。一直等到下午兩點,張金庫是被人用監獄推垃圾的手推兩輪車推到接見室的門口的,兩個犯人架著他,很吃力地一點點走到接見室,好不容易走到接見窗口。張金庫的面部表情呆滯、不自覺的張著嘴、伸著舌頭。

    張姐姐問:現在身體怎麼樣?上次打你的人還打你嗎?張姐姐剛想把電話給張的母親跟兒子說幾句,監獄警察生氣說,你們總說這個,強行按斷了電話,不讓會見了,會見被強行中斷。任憑家屬怎麼要求讓張母跟兒子說幾句,警察根本就不屑理會,示意犯人匆匆把張金庫抬走了。

    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七日,張金庫母親和妹妹去呼蘭監獄會見張金庫,王曉臣、杜鵬不讓見,獄政科王東不管,張金庫妹妹想哥哥,哭著求著也不讓見,張金庫妹妹就給監獄一獄警跪下求幫忙,非常擔心張金庫的身體,要見哥哥,那獄警告訴找南獄長。監獄終於同意張金庫母親和妹妹會見,張金庫還是被人用手推兩輪車推到接見室的門口的,兩個犯人架著他,很吃力地一點點走到接見室。張金庫的面部表情呆滯、不自覺的張著嘴、伸著舌頭。

    獄警杜鵬還不讓張金庫母親會見,會見後恐嚇張金庫母親和妹妹;不要把張金庫說他挨打的事告訴他媳婦。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早上八點多,張金庫妻子和姐姐來到呼蘭監獄要求會見張金庫,王曉臣拒絕家屬接見,家屬說很擔心張金庫身體,見人也是家屬應有的權利。快兩點了王曉臣才同意家屬見。

    張金庫還是被兩犯人架到接見室,張金庫說有個叫王洪斌的犯人把他弄背地堨徆c帶勒他的手,現在手上還有一道裂痕。張金庫說他頭疼(以前犯人老頭宋陽打過他,宋陽已遭報死在監獄裡了),他的腿沒知覺。

    呼蘭監獄縱容犯人摧殘張金庫,使他身體狀況持續惡化,多次性命垂危。張金庫的家人一次一次要求:讓張金庫回家治療,如現在不進行治療,恐怕會延誤了最佳治療時間。可呼蘭監獄視人命為兒戲,拒不放人。呼蘭監獄“610”教改科科長王曉臣還威脅張金庫,必須“轉化”才可以讓家屬接見,並幾次刁難家屬探視。

    現在張金庫神經破壞了吐字不清,已經癱瘓腿肌肉萎縮不能走路。

    法輪功學員張金庫被非法判刑,自二零一三年十月一日至今關押在呼蘭監獄,從精神、人格、到肉體上遭受了令人難以想像的污蔑、欺凌和摧殘,現在癱瘓、說話不清。監獄威嚇家屬不准把張金庫挨打、被侮辱的事兒說出去。呼蘭監獄各級部門串通一氣互相推諉包庇、隱瞞事實,欺上瞞下。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呼蘭監獄駐檢給七台河市勃利縣的張金庫家堨晶q話說:張金庫沒有挨打。

    殺人犯-犯醫王洪斌(又名王三)、趙長香、楊柱仟、林威、宋陽等對張金庫任意打、罵、往樓上拖拽,長時間的抻床、細繩的捆綁等殘酷的迫害常將張金庫置於生不如死的境地。一次犯人把張金庫綁在床上抻了兩天兩夜,張的關節被抻的要脫臼似的撕心裂肺的疼痛,一次次長時間的抻,張金庫的胳膊和腿逐漸的失去知覺,越來越不好使。犯人用針頭在張金庫的肌肉裡亂攪,往心臟、脖子後面扎針抽血,還抓住張金庫的頭往地上磕、薅睪丸、猛踹下體……面對這些殘忍的手段,監獄管理人員置若罔聞、知法犯法,甚至默認指使。

    二零一五年十月和十一月張金庫的母親去接見時,看到監獄用推車把張金庫推到接見室門口,然後兩個犯人把他抬到了凳子上,張金庫坐不穩,兩個犯人在旁邊把著他,張金庫抬不起來頭,一直耷拉著腦袋,身子沒有支撐力,坐著也得兩個人扶著。張金庫胳膊抬不起來,手拿不住電話,一個犯人只好幫他拿著電話。張金庫看見他媽媽哭了,他想說話,嘴和舌頭艱難的蠕動,但是發不出聲音來,他媽媽一句都沒有聽懂。照顧他的犯人說:“他不能走路,腿的肌肉基本萎縮了,我們每天幫他按摩,還有他說不了話,吃東西吃的也特別少……”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呼蘭監獄駐檢給七台河市勃利縣的張金庫家堨晶q話說:張金庫沒有挨打。

    張金庫掙扎著要說話的時候表情特別痛苦,好像內臟或者胸部疼痛。張金庫的左手食指上纏著繃帶,張母問有人打你你就點頭,張金庫微微點點頭。十多分鐘後,張金庫休克了。

    最近幾次接見張金庫都休克。以前每次接見時張金庫都說有人打他(以前張金庫說話清楚,現已經含混不清),還曾說:自己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六十六歲的張母看到兒子慘遭折磨痛不慾生。張母到“六一零”去找張兆雲和杜鵬要人,張兆雲和杜鵬說張母不講理,張母急的大哭;杜鵬看張母哭了就跟她吼,一個女獄警過來把張母推搡到椅子上。

    張金庫在呼蘭監獄已經關押兩年多了,從他進到監獄就有犯人用各種方式打、抻、蹂躪、摧殘至今,張金庫被迫害得吐字不清,腿肌肉萎縮不能走路。

    二零一六年一月下旬,呼蘭監獄獄警打電話給家屬,說張金庫“病重”,家人心急如焚,張金庫的妹妹於一月二十四日去監獄看望哥哥,得知張金庫肺結核吐血了,張金庫表示以前腦袋被打時右手就不好使了。

    張母和骨瘦嶙峋的妻子去監獄,家屬每次去監獄時一直對著家屬錄像。醫院監區的隊長籐東明(原十四監區調轉來的)對張母說:你們家屬不來、不簽字,人要是沒了可別找我。張母向610的杜鵬當場揭露說:以前我和我姑娘來時,你說我兒子張金庫說的從心臟抽血的事別告訴我兒媳婦。杜鵬矢口否認。張母邊說邊哭著說:你也有兒子我也有兒子,我敢向我兒子啟示,你敢向你兒子起誓嗎?

    被黑龍江省呼蘭監獄迫害的很嚴重的法輪功學員張金庫,他的妻子李亞麗在長期營救丈夫、願仍未了之時,不幸於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四日凌晨五時離世,年僅四十七歲。扔下一個女兒和年邁的公公婆婆。

    張金庫於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五年,關押在呼蘭監獄。至今幾度傳出他在獄中被迫害嚴重,吐血,一度說不出話,生命垂危。三年來,李亞麗為了能見到丈夫張金庫,為了能把丈夫營救出來,從勃利家鄉到呼蘭監獄的一千里路程,不知往返了多少次,僅知道的從二零一三年十月到二零一四年一月,她就去了十一次。在營救丈夫的過程中,她還去了省城哈爾濱等很多部門。本來身體很好的她,很快就成了皮包骨,體重不足七十斤。

    就在她不幸離世的前十天,還去了呼蘭監獄看望丈夫,沒想到這一次卻是跟丈夫的最後訣別。

    李亞麗生前說:「好多次,無盡的疲憊和種種壓力襲來,我再也支撐不住了,坐在地上一個人默默的流淚;緩過一陣,我一邊抹乾眼淚一邊激勵自己必須站起來,盡早上路,一定要搶在丈夫的病症尚可治療的階段接他回家全力救治!」由於疲憊、被驚嚇和無助等,她曾在呼蘭監獄和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休克兩次。

    就因為丈夫修煉法輪功做好人,一個和睦的幸福之家,被中共給迫害的家破人亡。

    二零一八年七月,張金庫遭九死一生出獄時不能行走、不能說話。可是對於不會說話、不會走路的張金庫,勃利縣司法局也不放心,派人去呼蘭監獄接張金庫回家,張金庫的父母被告知:你們在家等著就行。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日,張金庫的父母和眾鄉親老早就在家門口等著,左等右等,好不容易等到送張金庫的車來到。

    當看到已經完全不能自理的、體重只有八十斤左右的、佝僂著的張金庫被人從車上抬下來,人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當初那個張金庫哪去了?眼前分明是一個病入膏肓的老人或者更確切的說是一具木乃伊……

    張媽媽抑制不住內心的情緒,悲痛慾絕嚎啕大哭:你們還我兒子,我好好的兒子被你們抓去迫害成這樣……你們良心何在……你們還我兒子……老人邊哭訴邊去拉住來人,想問個究竟,張金庫這樣的身體如果出現危險你們誰來負責?

    圍觀的眾鄉親有的眼裡噙著淚水,有的情緒激動!勃利縣司法局的人見此情景,自知理虧,丟下張金庫,一溜煙似地開車就跑了。

    回家的二十天後,在張媽媽的悉心呵護下,張金庫的體重有所增加,但臉色還是青白沒有血色。當問道他為甚麼這樣清瘦時,他寫下:我陸陸續續絕食了五年。因為我看到飯菜裡被他們放入了不明藥物……

    他表示非常感謝外邊營救他的親友們,在那樣的惡劣環境下,外邊親友們的營救很及時,也大大的改善了裡面的環境,他說當時正是迫害嚴重的時期,在呼蘭監獄非法關押的所有大法弟子都被強制轉化,不轉化就被罰站、集訓、(集訓隊裡非常苦,已經絕跡的虱子隨處可見,)酷刑、剝奪家屬的探視會見權……

    二零一四∼二零一五年是最苦的,正當他被酷刑折磨至生死邊緣時,家屬帶著四位律師,還有一百多人的親友團一起去呼蘭監獄要求會見,那次整個監獄都震驚了!從此打開了法輪功不轉化家屬可以探視會見的先例……在那堨リH可以隨便打罵法輪功,但是他一直在反迫害……在那種惡劣的環境下,他得了肺積水,很多人都得了這個病,那些人都在肺部下個引流的管子,他堅持不用這個東西,監獄裡的一個獄醫斷言:張金庫活不過三個月,但是他活著回來了……

    在出獄回家前幾個月開始,張金庫就吐水,用手一按胸、肺的部位就開始吐水,幾個月的時間大概吐出九十多斤水吧,直到回家的前一天全部吐完。

    迫害類型:
    綁架/劫持毒打/毆打非法關押非法審判非法判刑摧殘性灌食威脅/恐嚇剝奪大法弟子被探視的權利捆綁在固定物上人身侮辱逼迫放棄信仰

    迫害事實相關報導:
    黑龍江省勃利縣法輪功學員劉鳳成遭迫害經歷
    遭五年冤獄九死一生-張金庫出獄不能行走、不能說話(圖)
    艱辛救夫願未了-張金庫妻子不幸離世
    黑龍江省呼蘭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張金庫肺結核吐血-呼蘭監獄拒放人還推責
    2015年黑龍江七台河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綜述
    在黑龍江省呼蘭監獄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
    張金庫被折磨癱瘓-呼蘭監獄駐檢謊稱“沒挨打”
    呼蘭監獄剝奪法輪功學員家屬探視權
    張金庫獄中命懸一線-全家三代求救
    三十八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呼蘭監獄
    張金庫在呼蘭監獄慘遭折磨
    呼蘭監獄刁難張金庫家屬
    呼蘭監獄逼得家屬下跪
    呼蘭監獄警察不讓家屬說打人的事
    呼蘭監獄繼續縱容犯人折磨張金庫
    呼蘭監獄幾次刁難-不許家人探視張金庫
    被迫害命危的張金庫在黑龍江呼蘭監獄遭毒打
    張金庫遭冤獄生命垂危-親友持續營救
    一位淳樸農家老太太不應有的遭遇
    呼蘭監獄關好人-生命垂危不放人
    女兒呼救-苦澀淚水能叫打我爸爸的人住手嗎-
    生命垂危的張金庫說-獄醫要整死他
    張金庫在呼蘭監獄生命垂危-家屬繼續奔走營救
    張金庫陷冤獄生命垂危-家屬吁關注
    莫志奎、劉鳳成、張金庫在呼蘭監獄受迫害近況
    遭酷刑逼供-黑龍江勃利縣張金庫被迫害命危
    呼蘭監獄折磨法輪功學員-張金庫已不能自理
    哈爾濱依蘭縣“三-
    依蘭縣十四名法輪功學員遭誣判三至十三年
    張金庫被迫害命危-黑龍江依蘭縣法院哄騙家屬
    五十多名百姓被綁架-黑龍江省長是元兇

    相關單位及個人:
    主要責任單位:
    黑龍江省原省長、黑龍江省政法委、省“610”、 省公安廳、省公安廳技術處、省國保總隊、省公安廳刑偵總隊、省、市公、檢、法、司、看守所、依蘭縣政法委、“610”、公、檢、法、司、看守所。

    主要責任人:
    黑龍江省原省長王憲魁、黑龍江省副省長、政法委副書記兼公安廳廳長孫永波,黑龍江省公安廳技術處處長王可立,刑偵總隊總隊長安慶華;哈爾濱市政法委書記王小溪;哈爾濱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任銳忱;依蘭縣政法委書記楊旭;“610”主任許海波、副主任徐艷、司法局副局長陳淑芳、檢察院公訴科科長寧巖、依蘭縣法院院長范青祿、主審法官呂守芳、張安克、依蘭縣公安局局長王慶豐,副局長李柏河,國保大隊隊長張英鐸、依蘭第一看守所所長齊學峰、指導員劉江等。
    直接責任人:
    依蘭縣委610:
    徐海波:13104663971、045157238610
    徐 艷:15045297878
    趙衛東:13796812221


    依蘭縣公安局:
    局長王慶豐:13329215577045157235201
    副局長李柏河:13796144444、045157235205
    趙朝貴:13796733333、045157235202
    王稼祥:13796790123、045157235207
    付國輝:13604818877、045157235208
    郝愛民:13284999888、045157235209
    孫 偉:13796675555、045157235206
    刑偵大隊:
    副大隊長孫道光 13904640786、辦0451-57234950
    國保大隊
    隊長張英鐸13604815977 0451--57231817
    教導員郝劍飛13074567999
    副隊長宋宇哲13936483388、045157227499
    成 員凌文濤13936227777、045157223113


    張兆雲 :原一監區隊長,現610主任:18004663155
    監獄管理局教改處李光耀:13946170128
    哈爾濱市濱江檢察院(主管負責監督監獄和監獄管理局)王主任電話:451-82353001
    呼蘭監獄電話:
    范玉祥 獄長 57307301 18004663111
    副獄長 57307198 13960088181 18004663456
    現教改科610主任:張兆云:
    610杜鵬:18004663457
    駐檢監察室張鶴鵬(主管):13904800666
    張連會:13030002018
    付榮寬:13895774400

    責任單位及惡人:
    三道崗派出所 所長  劉宗偉 13936113911副所長 李玉文片警  郗景武 13603676211
    佳木斯監獄(蓮江口監獄) 葉楓(葉峰), 現任佳木斯蓮江口監獄監獄長 辦電:8816001 手機:13351666999 李好軍,現任佳木斯蓮江口監獄副獄長 辦電:8816007 手機:13504691000張玉成,現任佳木斯蓮江口監獄政委。於義楓, 佳木斯監獄集訓隊大隊長,警號:2316473申慶新,佳木斯監獄集訓隊副教導員,警號:2316129劉淼森,佳木斯監獄集訓隊二中隊指導員徐亮,  佳木斯監獄集訓隊二中隊中隊長杜巖,  佳木斯監獄集訓隊二中隊警察劉昌余,原佳木斯監獄副監獄長。王占利,原佳木斯監獄監獄長(正職)。<p>監獄政委辦公室電話:8816002 主管迫害法輪功的副監獄長呂允強 辦0454-8816201  手機13359639666 <p>監獄獄偵科相關電話科 長 劉西波 辦公室電話:8816203 手機:13512643500副科長 胡新宇 辦公室電話:8816210 手機:13512699966 <p>佳木斯監獄教改科相關電話科長曹健武 辦公室電話:8816205 手機:13284549287陳 健 辦公室電話:8816281 手機:13945481615馮忠慶 辦公室電話:8816610 手機:13512699557 <p>佳木斯監獄獄政科相關電話科長 楊旭偉 辦公室電話:8816202 手機:13512699799李學健 辦公室電話:8816209 手機:13512699090王志凱 辦公室電話:8816209 手機:13359643055 <p>另:四監區其它中隊負責人及電話:二中隊:中隊長肖繼斌,指導員李平生, 辦:0454-8816672三中隊:中隊長王志凱,指導員唐建國, 辦:0454-8816673四中隊:中隊長周慶國,指導員殷傑,   辦:0454-8816674<p>二大隊教導員趙金鵬手機:13512699128教改科長曹建武手機:13284549287
    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 地址: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南崗區漢廣街79號郵編:150080區號:0451姓 名   職 務 辦公電話 住宅電話  手 機朱文學  局長  87519666 86362149 13804588996張治安  政委  86317277 53660892 13352515557陳樹安  副局長 86335561 86300520 15804510008信世良  副局長 86304331 86669966 13304501155李洪福  副局長 86357171 84095006 13804519900王立新  政治處主任 86311458 86358287 13224502777劉永義  紀委書記 86305003 82313188 13903603967辦公室  陳躍進 主任  86334371 86648087 13766847777那偉 副主任  86355031 83013913 13936423344政治部   姜濱 副主任  86336163 87602669 13936304937組織宣傳處  原鳳翔 處長 86346760 83196865 13845123375張一兵 副處長 86344067 86333097 13836166619機關黨委  李曉波 副書記 86313414 84650130 13796006742王慶華 副書記 86313414      88578995紀委監察室  趙新京 紀檢副書記、主任86310097 82696993 13946158677陳麗文 副主任 86335933 86656444 13163424765
    濱江檢察院 
    三道崗鎮護林派出所 地址:黑龍江省依蘭縣
    黑龍江省公安廳 電話區號:0451地址:哈爾濱南崗區中山路145號,郵編:150008電話:0451-82696114廳長、省委政法委副書記:畢寶文黑龍江省委政法委書記:甘榮坤常務副廳長:孫邦男副廳長:趙金成、高慶國、何健民、吳剛(主管國保)政治部主任:王曉丹(男)紀檢書記:劉少軍黨組成員:韓玉林(直屬公安局局長)巡視員:李玉義、趙春波、閻子忠、李彥文楊波 15945183001
    依蘭看守所 
    黑龍江省委 辦公地址:哈爾濱市南崗區清濱路74號  郵編:150080 黑龍江省委政法委書記:甘榮坤副書記、省公安廳廳長:畢寶文黑龍江省委委員、常委、書記 吉炳軒黑龍江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 黃建盛聯繫電話:0451-86358822王憲魁
    黑龍江省依蘭縣第一看守所 :楊新華
    依蘭縣法院 (區號:0451)院長:孔慶春 辦電57239229 手機13303607168依蘭縣法院:院長孔慶春13303607168刑庭庭長張安克13351817678、13234501063、13904640569呂守方13904640390副院長:史錦田57222378、宅電57283066、13845028828;陳佰新57223862、15104509997;熊雙龍13100953444。副書記:張麗紅 辦電57221788 手機13314506788審委會專職人員:郎繼娟57223531、13604815363;王友13263617999。執行局長、審委:王沖57221091、13845026999。執行局副局長:郭利 手機13845028818立案庭負責人:郭利57222467、18945018818。刑庭長:張安克13234501063、13904640569。張麗紅13314506788辦公室主任:王永軍 辦電57223229 手機13304613338監察主任:魏曉軍13766923335立案庭庭長:吳紅13329310606張安科
    呼蘭監獄 李闖:呼蘭監獄六監區大隊長 電話:13946040000張佳:呼蘭監獄獄警 電話:13351616166【黑龍江呼蘭監獄】(原葛志監獄)地址:哈爾濱市呼蘭區腰堡鄉803信箱,郵編150521電話長途區號:0451 電話:0451-57307719、57304738監獄長:馬雲飛(音)政委:宋殿義副監獄長:劉懷明(教育政委)副監獄長:田金龍(刑罰)獄政科長:孫旭 13763437000刑罰執行科 科長 胥如野<p>監察室:主任曲海 57307727 13244648000 18004663050副主任李曄57307720 13100859993 18004663900 66366吳樹濤 18004663023610辦公室:張兆雲57307353 13155518555杜鵬18004663457醫院監區副區長長滕東明13204621999<p>獄政科:王東 科長 57307338 18004663331教改科 杜鵬 18004663512張兆雲 18004663155張樹民 18004663777趙殿君 18004663366劉鳳軍 18004663999劉懷明 18004663555汪澄 18004663888獄政管理科:王東 18004663331劉勇 18004663377王秋實 18004663737聶嘉禹 18004663899包艷梅 18004663965徐長海 18004663066劉春辰 18004663003嚴管隊:周傳偉 18004663215朱玉章 18004663747獄內偵查科:胥如野 18004663344羅義軍 18004663058張洪玉 18004663332張興明 18004663521姜海欣 18004663969<p>呼蘭監獄部份獄警名單:<p>范長江(2393)、李迎新(57304541)、陳維強(4797)、王愛民(4653)、鄭純富(4810)、郭峰(3896)、孫怒雲(2728)、康匡彬(4787)、劉振武(4664)、胡作華(4587)、劉鳳蘭(4842)、張林君(4621)、高福田( 4776)、關長興(4615)、孫永錄(4829)、陳紹明(4631)、徐彥平(2917)、張泰福(1294)、張兆雲(4828)、肖魯強(4874)、金永鎮( 3998)、李憲(4155)、周劍釗(4845)、宛志偉(4788)、丁奎(4644)、任志敏(4655)、丁占青(4602)、劉劍峰(4193)、侯振玲(4630)、王繼學(2130)、帥匡良(4798)、易廣斌(2520)、吳連成(4607)、王連運(4663)、葛福祥(3440)、鄭夢友(4645)、王鳳珍(4690)、紀維順(1680)、劉益民(4552)、安繼民(4804)、崔連慶(4337)、王亞琴(1542)、徐彥紅(4840)、曹英蘭(4840)、林曾孝( 2324)、郝軍(3679)、崔凱(1850)、王大秋(2287)、楊生友(4552)、王洪濱(1888)、李川華(1097)、安友新(4865)、崔躍(2582)、羅永新(4681)、單曉江(4652)、趙國忠(2972)、馬志國(4592)、孫玉啟(4634)、李連成(4108)、鄭榮俊(4780)、蘇忠奇(3141)、劉勇(1920)、劉群(4508)、王新生(4614)、劉瑞躍(5049)、牛建軍(4605)、景國祥(4568)、任彪(4800)、張鳳儀(4626)、顧長生(4887)、王生(4531)、黃登雲(4667)、王學明(3266)、 李匡軍(4510)、王寶(1051)、周金明(4642)。王曉臣
    呼蘭監獄醫院 :田某姜亮
    呼蘭監獄 李闖:呼蘭監獄六監區大隊長 電話:13946040000張佳:呼蘭監獄獄警 電話:13351616166【黑龍江呼蘭監獄】(原葛志監獄)地址:哈爾濱市呼蘭區腰堡鄉803信箱,郵編150521電話長途區號:0451 電話:0451-57307719、57304738監獄長:馬雲飛(音)政委:宋殿義副監獄長:劉懷明(教育政委)副監獄長:田金龍(刑罰)獄政科長:孫旭 13763437000刑罰執行科 科長 胥如野<p>監察室:主任曲海 57307727 13244648000 18004663050副主任李曄57307720 13100859993 18004663900 66366吳樹濤 18004663023610辦公室:張兆雲57307353 13155518555杜鵬18004663457醫院監區副區長長滕東明13204621999<p>獄政科:王東 科長 57307338 18004663331教改科 杜鵬 18004663512張兆雲 18004663155張樹民 18004663777趙殿君 18004663366劉鳳軍 18004663999劉懷明 18004663555汪澄 18004663888獄政管理科:王東 18004663331劉勇 18004663377王秋實 18004663737聶嘉禹 18004663899包艷梅 18004663965徐長海 18004663066劉春辰 18004663003嚴管隊:周傳偉 18004663215朱玉章 18004663747獄內偵查科:胥如野 18004663344羅義軍 18004663058張洪玉 18004663332張興明 18004663521姜海欣 18004663969<p>呼蘭監獄部份獄警名單:<p>范長江(2393)、李迎新(57304541)、陳維強(4797)、王愛民(4653)、鄭純富(4810)、郭峰(3896)、孫怒雲(2728)、康匡彬(4787)、劉振武(4664)、胡作華(4587)、劉鳳蘭(4842)、張林君(4621)、高福田( 4776)、關長興(4615)、孫永錄(4829)、陳紹明(4631)、徐彥平(2917)、張泰福(1294)、張兆雲(4828)、肖魯強(4874)、金永鎮( 3998)、李憲(4155)、周劍釗(4845)、宛志偉(4788)、丁奎(4644)、任志敏(4655)、丁占青(4602)、劉劍峰(4193)、侯振玲(4630)、王繼學(2130)、帥匡良(4798)、易廣斌(2520)、吳連成(4607)、王連運(4663)、葛福祥(3440)、鄭夢友(4645)、王鳳珍(4690)、紀維順(1680)、劉益民(4552)、安繼民(4804)、崔連慶(4337)、王亞琴(1542)、徐彥紅(4840)、曹英蘭(4840)、林曾孝( 2324)、郝軍(3679)、崔凱(1850)、王大秋(2287)、楊生友(4552)、王洪濱(1888)、李川華(1097)、安友新(4865)、崔躍(2582)、羅永新(4681)、單曉江(4652)、趙國忠(2972)、馬志國(4592)、孫玉啟(4634)、李連成(4108)、鄭榮俊(4780)、蘇忠奇(3141)、劉勇(1920)、劉群(4508)、王新生(4614)、劉瑞躍(5049)、牛建軍(4605)、景國祥(4568)、任彪(4800)、張鳳儀(4626)、顧長生(4887)、王生(4531)、黃登雲(4667)、王學明(3266)、 李匡軍(4510)、王寶(1051)、周金明(4642)。張冬梅於猛徐紋龍宋洋王洪彬趙長香張少新邱樹飛林威楊柱千張豐張興志於保馮志昌田宇順杜鵬張兆雲
    依蘭縣檢察院 紀檢組:謝鐵柱 辦電57283377 宅電57226625手機18944652999政工科:劉樂 辦電57283344 宅電57230666手機13766945888陳漢和 手機13604842251趙佟 手機18045128898研究室:呂彥飛 辦電57283389 宅電57234500手機13019700160高姍 手機13613605931劉佳怡 手機15145086999偵查監督科(批捕科科長):翟英凱 辦電57283357 宅電57221845手機13936533666張偉川 手機13603676911孫冬梅 手機13936352111王夢婷 手機18346126349公訴科:陳玉傑 辦電57283351 手機15104564356張博 手機13796124307曲姝衡 手機18545048崔英凱 57221845、13936533666.陳思 15045014455曲珠衡 18545048222趙蕊 18646256883李玥 13159993828控申科:孫慶和 57224606、13936659666.王迎春 57232000、15114633012.田偉鋒 57226300、13763431887.案管中心:耿晨光 57283389、15590883887.聶夢楊 13836833512張巖 17188528887<p>檢察長:司鐵峰 57283388辦電、15945976669手機副檢察長:劉東 57283366、13936066888;孫立斌 57283377、13845172877。丁玉鋒 辦電57283369 宅電57285333手機15124696222馬海燕 辦電57283380 宅電57280380手機13936638007劉明宇 手機15046710678劉軍 辦電57283366 宅電57239666手機13936066888馮立天 手機15046715737孫立斌 辦電57283355 手機13845172877孫赫男 手機13029878998孫紅鶴 手機18845057371張廣志 辦電57283477 宅電57282990手機13674640077寧巖
    依蘭縣法院 (區號:0451)院長:孔慶春 辦電57239229 手機13303607168依蘭縣法院:院長孔慶春13303607168刑庭庭長張安克13351817678、13234501063、13904640569呂守方13904640390副院長:史錦田57222378、宅電57283066、13845028828;陳佰新57223862、15104509997;熊雙龍13100953444。副書記:張麗紅 辦電57221788 手機13314506788審委會專職人員:郎繼娟57223531、13604815363;王友13263617999。執行局長、審委:王沖57221091、13845026999。執行局副局長:郭利 手機13845028818立案庭負責人:郭利57222467、18945018818。刑庭長:張安克13234501063、13904640569。張麗紅13314506788辦公室主任:王永軍 辦電57223229 手機13304613338監察主任:魏曉軍13766923335立案庭庭長:吳紅13329310606呂守芳張安科
    依蘭縣公安局 區號:0451  郵政編碼:154800姓名    職務      辦電    宅電      手機王慶豐 黨委書記、局長 0451-57235201 13329315577趙朝貴 黨委副書記、政委57235202 57230999 13796733333王稼祥 黨委副書記、工會主席57235207 13796790123李柏河 副局長 57235205 57287997 13796144444付國輝 副局長 57235208 57284568 13604818877孫  偉 副局長 57235206 59132666 13796675555郝愛民 副局長 57235209 57286177 13284999888聶萬春 副局長 57222960 57220187 13904641510鄒丙武 指揮中心主任 57235223 57231618 13684669975聶萬春 交警大隊長 57222960 57220187 13904641510<p>依蘭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姓名    職務   辦電    宅電      手機張英鐸 大隊長 57237676 57227901 13604815977郝劍飛 指導員 57280800 13936634777宋宇哲 副隊長 57227499 13936483388張文國 13945121989郭慶吉 57234798 57225289 13804637102凌文濤 57223113 13936227777畢秀波 57237180 55062888<p>政委:趙朝貴  57235202  57230999  13796733333指揮中心主任:曲緒祥 57235232  57231618  13945038991<p>局長   曾凡輝 辦電:57230353副局長 軒振江(主管迫害法輪功) 辦電:57235206 宅電:57233108 手機:13303657006副局長 王稼祥 辦電:57235203 手機:13845149299公安局副書記:蘇國良辦電:57235207 宅電:57222798 手機:13303657007李柏和孫道光楊興華

    更新日期: 2019/2/14 4:07:00

    關於我們     聯繫我們
    ©2004-2015 明慧資料館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