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首页 > 实事报道 > 更多迫害案例 > 名单及案情

魏如谭





简介:
魏如谭
(Wei,Rutan), 男 , 年龄未知 , 北京大法弟子,在中国铁道部设计院工作。

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上天安门证实大法被抓,被判劳教一年,后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和二零零一年五月两次被非法延期。

魏如潭在北京市团河劳教所二大队遭受迫害,两腿被固定在梯子上,口被封条封住是怕学员叫喊,手也被捆住,然后把脑袋强行压向腿面用胶带固定住。梯子是在劳教所劳教人员所居住的上下铺那种铁床的梯子。就是由地面上到二层铺所用的那个梯子。是两根长铁条中间加了几个短铁条组成(圆铁条)。

多名恶人在恶警的指使下,将魏如潭的双腿用绳子捆住,两臂反捆在身后,然后身体前压,脖子和小腿再用绳子捆住,用恶人们的话说,这种酷刑也叫“抻筋”。

仅在一九九九至二零零一年间,在北京团河劳教所集训队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就有魏如谭、赵明、张久海、孙天彤、段沛臣、陈刚、胡长安、崔湘军、伍军等很多人。这里的酷刑有电击,关小号(1米多长,在里面无法直身的笼子),其他恶人(主要是其他罪错的劳教人员)打骂,还有就是不给吃饱饭,每顿只有两个小的玉米面窝头和咸菜。

团河劳教所犹大们曾把魏如潭放倒在地上后几个人一起把他的脚抬起,用“板儿鞋”(也叫懒汉鞋,男士布鞋,北京好像叫“山片”)狠抽魏如潭的脚底,过后脚底肿的比正常时候高了有一寸左右。相关责任人:北京市团河劳教所二大队大队长是蒋文来,副大队长是倪振雄。倪振雄唆使犹大赵连众、韩正清等人折磨大法学员李扬、崔湘君、魏如谭等,用“坐盆”等酷刑折磨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魏如谭、王忠利、耿洪海、刘威等被强迫围大操场连续跑几十圈,以图拖垮大法弟子的意志。

普教于睿打大法弟子魏如谭,魏如谭向恶警尹洪松反映,尹某却狡猾的说:“它在和你逗着玩。”

一次当有学员质问恶警郑罡“为什么大法弟子魏如谭每天只能睡两个小时?”郑某竟然大言不惭的说:“睡两个小时有什么关系?”其邪恶本性暴露无遗。

普教凌雁为了自己能减期,不遗余力的协助恶警迫害大法弟子,打大法弟子魏如谭、刘威、王明园、李伟,不让李伟上厕所。

二零零一年下半年,大法弟子魏如潭、赵明、秦尉、龚成喜、李春元等仍在团河劳教所被集中迫害。

魏如潭、段沛臣、崔湘君等多人被郭建新等打手使劲用针在手脚上扎出洞来捅捻;被郭等人用开水往头上身上泼烫;被捆后塞入床板底下用鞋帮狂砍头和脚。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四日,大法弟子魏如潭、秦尉和龚成喜等6、7人被强行劫持到“攻坚楼”一层。他们被分别关在屋里,施以巨大压力强制洗脑。整天坐在塑料儿童椅上被强迫谎言洗脑,早晚各由一名警察在屋里监管,不准随便站立、走动,更禁止出屋,不准有任何私自行动。洗漱上厕所有“包夹”步步紧跟,厕所、水房安有监控器。晚上睡觉每屋都有一名警察和一名犯人看着。

有一天晚上,好几个警察拿多根高压电棍电了魏如潭一宿,魏的腹、背上全是电伤。魏被迫在难以想像的痛苦下违心地写了转化书,并被警察强行作了念转化书的录像。

二零零二年三月中旬,魏如潭、赵明、吴引倡等在内曾被时任教育科副科长的姜海泉亲手迫害过。姜海权把大法弟子魏如潭、秦慰、张久海浑身用电棍击烂。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九日,三大队的警察刘国玺等从早上6点开始又在操场上体罚魏如潭等三名法轮功修炼者,刘国玺要求魏等三人连续长时间做蹲起,直到他们站不起来了还不准停;强迫魏等三人趴在他面前无休止地做俯卧撑;还一刻也不准休息地让他们绕着操场跑个不停。魏如潭、张久海手脚捆扎压在床板下被施以酷刑──暴徒将他们的口鼻封住,窒息几乎使他们失去生命。

三大队的大队长尹大、白中银大队长、赵江大队长、何大队长对法轮功学员魏如谭、刘伟、刘渐开、王中立、刘全旺、孙正刚、李文、钱时光、王恩礼等不分昼夜,不择手段的进行洗脑。剥夺睡眠、干脏活累活、跑圈、单腿蹲起、推车(即抓着双脚,让其用双手在地上爬行)、坐筒面壁等。

团河劳教所一方面加大凶残洗脑的力度,另一方面也加大了体力奴役劳动量,再一方面就是大搞“体育健身”活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刘国玺叫了五、六名法轮功学员搞健身,其中有魏如潭、耿宏海等。他就安排他们进行封闭式的“驴拉磨”训练。

“主教练”刘恶警选的主场地是网球场,主攻项目是长跑。“陪练”是两、三名犯人,他们是“主教练”训话时的帮腔,也是训练的监督员,更是“修理”“运动员”的工具。“主教练”每天给“运动员”规定要跑多少圈,分几组完成,要在多长时间里跑完,不行就再罚跑。每次“运动员”跑不动了就由“陪练”拉着跑,实在走不动了就会被拖着走,累瘫在地上就会遭训、遭踢,所以“运动员”们训练完了之后几乎是被榨干了最后一滴汗。即便如此,他们还得完成“正常”的任务:干活、队列训练、“洗脑”迫害等。

这种“驴拉磨”训练,中共恶人在背地里管它叫“训野兽”,在公开场合叫“体验奥运为国争光”。由于“运动员”们的鞋底、鞋尖、裤子经常被磨破,又没钱买鞋,再加上他们一个个都累得病倒了,训练难以为继,持续了一个多月之后就不了了之了。

普教凌雁为了自己能减期,不遗余力的协助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打法轮功学员魏如谭。

迫害类型:
非法关押非法劳教剥夺睡眠长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针扎拿滚烫的水烫压床板洗脑/送洗脑班看管/蹲坑电击体罚罚做俯卧撑毒打/殴打电刑强制拍照并在电视上/游街曝光加期(延期)/超期关押逼迫放弃信仰人为窒息高强度超负荷劳动绑、扣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中共酷刑:捆绑刑
北京劳教所与劳教人员调遣处暴行(3)
北京团河劳教所恶警刘金彪恶行
专题报导:北京团河劳教所的种种罪恶
团河劳教所:“你反对申奥,不爱国,整死算自杀!”
各劳教所/看守所/监狱/派出所/六一零恶人录(8/8/07)
北京团河劳教所对路树明的迫害
北京团河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大陆学员见证酷刑:梯子捆绑、开飞机、开锁(图)
以我被迫害的经历揭露中共江氏集团的邪恶本质(三)
原中国政法大学学生披露在团河劳教所受迫害经历(四)
对“团河劳教所精心导演骗局欺骗海内外媒体”的补充
北京大兴团河劳教所恶人恶行汇编
法轮功学员被北京团河劳教所野蛮摧残的事实
北京团河劳教所二、三、五队恶警的犯罪事实
北京团河劳教所画皮背后的凶残(图)
团河劳教所依法西斯行事:电棍所至、皮肉为开
团河劳教所依法西斯行事:电棍所至、皮肉为开
团河劳教所迫害过的部份大法弟子情况
北京大兴团河劳教所唆使叛徒酷刑折磨大法弟子致残
邪恶的北京团河劳教所
团河劳教所暴行录

相关单位及个人:
参与毒打大法弟子的叛徒是:王凯、马跃辉、黄文胜、首钢的贾启树、房山的韩俊青、张文龙、郭建新。

责任单位及恶人:
团河劳教所地址:大兴区团桂路1号<br>邮政编码:102614  <br>联系电话:61299888<br>管理科电话:010--61299888转8219<br>男劳教所电话:61294754<br>女劳教所电话:60278899转5819或6139<br>一大队分机:6201<br>三大队分机:6203<br>一大队大队长刘国玺手机:13501360151<br>三大队大队长刘新成手机:13701113740 电话:010-61294543<br>集训队电话:010-61294174<br>交通路线:北京团河劳教所、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北京崇文区看守所,都坐落在北京大兴区。坐公交车1路、4路、52路、15路、337路、728路、820 路或坐地铁到南礼士路站马路的南侧,再坐公交车937支1(南礼士路___星明湖度假村),到崇文区看守所站下车即到。<p>劳教所头目及内设机构:<br>党委书记、 所长    任俊杰<br>党委副书记、政委    赵永生<br>党委委员、副所长    易明钧<br>党委委员、副所长    周喜生<br>党委委员、副所长    李成贺<br>团河劳教所管理科科长李成贺<br>团河劳教所女干警闫小洁一大队<br>团河劳教所内设机构:政治处(工会),办公室,所政管理科,劳教执行科,教育科,生活卫生科,劳动矫治科,法制科,监察审计科,财务科,行政科,信息管理科,纪检委(与监察处合署办公),一大队,二大队,三大队,四大队,六大队,七大队,八大队,警戒护卫队。<p>电话:管理科 61292590<br>所长:张京生 61294586<br>五中队:61294545 : 赵江尹洪松郭建新尹大蒋文莱倪振雄白中银姜海泉凌雁
北京团河劳教所北京团河劳教所(16905与6924合并)<br>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有: <br>尹洪松:,三大队大队长,三十五六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br>国建双:三大队大队长,三十多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br>刘兵:三大队大队长,三十出头岁。<br>郭宪军:三大队大队长,三十多岁,主管洗脑和放诽谤大法的录像。<br>张华:三大队小队长,三十多岁。<br>高建国:三大队小队长,三十多岁。<br>宋银春:三大队小队长。<br>郑罡:四大队大队长,三十多岁。<br> <br> : 张宜军刘金彪
新安劳教所二大队(原北京团河劳教所一、三、四大队)二大队大队长是刘国玺,副大队长是郑罡、张国强、张海生、张超、郭金河、;小队长有田禹、张华、王峥峥、王楠、王宏亮、王开源、郄磊、胡仲曙、王凤宝、朱晓晨、吴雪谜、刘增宝、李伟、窦浩川、杨永光、梁金恒。 : 刘国玺郑罡

更新日期: 2015年3月5日 05:26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8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