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正體版 || 明慧网 | 英文明慧 | 图片网 | 多语种明慧 || 订阅
   
实事报道

  • 迫害致死案例
  • 因学过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者和详情需要继续确认案例
  • 失踪名单
  • 受迫害的孩子
  • 更多迫害案例
  • 恶人榜
  • 严正声明
  • 海外迫害恶行
  • 恶人恶报
  • 澄清事实
  • 综合报道
  • 时事评论
  • 活动报道
  • 各界褒奖
  • 社会支持
  • 媒体报道
  • 温故明今

  • 各地受迫害人索引
  • 按恶人单位类别索引
  • 按迫害事实索引







  • 首页 > 实事报道 > 恶人榜 > 恶人单位列表

    北京团河劳教所

    简介:
    北京团河劳教所
    ,公检法,市级。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被阻绝对外通讯,监狱加强迫害强制洗脑、各种体罚,对不屈服的大法弟子每天白天推着在院子里跑,晚上不让睡觉。

    团河西二楼专门单独关押大法学员,长期剥夺睡觉,屋里没有床铺,每天都有人轮流看守。司法部和监察机关及各媒体从不让上此楼,有关国际、国家的调查组和国外的媒体来北京团河劳教所,都不让了解真实情况。

    从团河劳教所对外宣传上看,不论什么图片展览,劳教小报,还是举办活动,如邀请学员亲人来参观等,都极力鼓吹实行“文明管理”,执行的是什么政府一贯主张的“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政策”等等,所有这些骗人的宣传,都是披在这邪恶黑窝上的一张画皮。隐藏在黑窝里的歹徒,利用这张画皮,不知蒙蔽了多少大法学员的家属亲人,给他们善良的心灵上注射进了仇视法轮功的毒药。

    团河劳教所虽然在表面上看不到一种刑具,可背地里这些坏人除拳打脚踢外,把所有打扫卫生的工具,把所有能用来伤害人肉体的物体,如水、冰雪、尿池、铁床、小椅子、鞋等等都当成了刑具。用拖把打,用通厕所器捣脸和嘴;用扫把的硬塑料刷子扎脸;用蝇排(铁丝做的)抽脸,还往嘴里塞,用鞋底打;往身上泼水;从脖子里灌水;冰天雪地把学员拖到外面扒光衣服往身上擦雪、灌水;强迫学员躺在厕所里放满水的尿池里浸泡;把学员塞在床底下,不让上厕所,尿憋的溢出来之后就往床下泼水,罚学员整天躺在床底下泡在尿水里;把学员捆绑在小椅子上,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大便都拉在裤子里;不让学员睡觉,从早晨5点钟起床,罚站、拔军姿、军蹲,一直到深夜十二点、二点、三点、四点,还不准打盹;伙食上虐待,大队每顿只给一个馒头,一个素菜(中午、晚上),攻坚班只给一个窝头,少量素菜,集训大队最多只给一个窝头或半个或一小块(四分之一)和几口菜汤几片菜,而其它劳教人员吃剩的馒头、饭菜宁可往厕所里、垃圾箱中倒,也不给饥饿的大法弟子多吃一口。

    法轮功学员在团河期间所作的文字记载,如日记、电话号码、纪实文字等,在解教时一律不允许带出劳教所。在本队检查清查后,离队出劳教所大门前再进行更彻底的脱衣清查,严禁劳教所不允许带走的东西流出劳教所(只针对法轮功学员这样做)。

    北京团河劳教所有时还非法扣押法轮功学员私人信件,并“规定”上厕所、洗漱,都要在不到30米的筒道里排着队喊“一二一、一二一”口号,并规定:上厕所每天四次、每次5分钟,洗漱也仅给5分钟。法轮功学员不准在各班间走动、说话。强制非法劳作,最长的时间是从早上六点多钟到晚上十点左右。

    劳教所为了创收和面子工程,经常要学员做各种强制劳动,包括挖沟、建管道、搬水泥、糊药盒、挑豆子、摘羊绒、种草、叠书页、平地、拔杂草等。那里的新楼、道路、地沟、花草树木不知渗透了多少大法弟子的血汗,那里的环境是大法弟子受迫害的见证。

    2000年11月上旬,北京的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遣送到团河五大队,后又转到三大队,在这里邪恶之徒使用的招数更是阴险毒辣。有的学员被迫害得精神失常。邪恶之徒用上下床之间的小梯子,把学员的双手捆在小梯子上,让学员坐在地上,然后把学员的头朝脚尖摁在地上往床底下塞,有一个学员被从床底下拽出来断气了几分钟,后才慢慢缓过来了,另一个学员被迫害得下肢失去了知觉,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还有不转化的学员有的被强制强体力劳动,有的被施以各种打骂、体罚。

    大法弟子靳红光2003底至2004年初因不被转化,被强迫一个月不许睡觉。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甘肃人)也因为不被转化,被弄到集训队。在集训队,他的腰被打折。

    赵明,秦尉、吴相万等多名弟子在集训队、攻坚班被电棍迫害。其它迫害恶行包括罚做俯卧撑、蹲起、跑步等所谓体能训练,无数次地喊报告,限制去厕所等。

    沈阳市大法弟子于溟曾在北京团河劳教所被关押迫害一年半,因不妥协,后又被非法延期10个月。在北京团河劳教所长期的被非法关押迫害中,于溟遭受过两次被绑死人床,数根电棍长达几个小时的电击。(迫害时间待查)

    劳教所恶警队长从北京团河劳教所学会了整人办法后,回来加大迫害力度。对不转化的大法弟子搞人人过关。坚定的大法弟子被关在一个装有监控器的屋内,四肢捆绑在地下坐数小时,期间打手们任意踩、打、咬。还用绳子把我们的脖子绕住、把胳膊呈十字形绑在双层床上铺的床棱边,再把双腿捆住站立,打手拿马扎往我们身上乱打,打得头、脸到处是黑青大泡。

    下面只是团河劳教所迫害善良大法弟子的部份事实。
    (一)“包夹”(二)毒打 (三)饥饿、不让上厕所(四)熬夜
    (五)在饭里下药和野蛮灌食(六)关小屋(七)坐儿童椅
    (八)各种奴工劳动迫害 (九)掩盖真相
    从简述已得迫害详情,从2005年8月以后,北京市团河劳教所又加紧了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大法弟子郭振阁被折磨得近精神失常,大法弟子高昌泽、张青山、王季平遭围攻、毒打。恶警为了达到“转化”大法弟子的目的,甚至在大法弟子的饭中下药。

    1、2001年9月份,北京团河劳教所七大队(即原直属队,队长刘金彪,该恶警现已遭报,被撤职了)将七大队劫持的几十个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进入团河劳教所时所带的衣服等物品全部当废品卖了,其中有上千元钱的真皮外衣,几百元钱一件的外套等等,总价值数万元钱。在团河劳教所所谓的“民主生活会”上,有正义的劳教人员提出了此事,当时劳教所的副所长说一定会追究当事人的责任,并给法轮功学员一个满意的答覆,答应得挺好听。可是到现在还一直没有任何音信,更别说结果了。当时被卖掉物品的法轮功学员很多都已离开了团河劳教所。

    2、团河劳教所为了掩人耳目,每月召开一次所谓的“民主生活会”。当然能参加会议的都是劳教所认为老实的、不敢说实话的人,这种会议也能解决一些无关大局的事,比如说让被关押人员每个月吃一次包子、吃一回烙饼。可是实质的问题一个都解决不了。比如说,很多人在会上都提到团河劳教所的伙食太差的问题,政府给每个人员4元钱的伙食费,而实质上每个人员吃的东西每天还不到2元钱。为掩盖事实,每当有上级来检查时,劳教所的伙食会好一些,尤其是有外国记者来参观时。当然被采访的人都是经过严格挑选的。那些敢说真话的人都被转移到了记者见不到的秘密的地方。有时为掩饰内部的邪恶手段,不法警察们让被关押人员填写一些调查表格,且不说填写表格的人都是经过挑选的,不敢说真话的人,在填表格前,劳教所干警就已经给他们施加压力,不准说真话。只有在被关押人员解除劳动教养后,不受控制时才可以了解真实情况。在里面,要是谁敢说出真话来,就给延期、判大刑,甚至让人从此消失。在中国不明不白失踪的人真不在少数。

    3、强行洗脑。恶警每天长时间让一帮歹徒围着法轮功学员念叨着邪恶的东西。逼迫法轮功学员看那些攻击大法的录像。用虚假、恶毒的东西欺诈法轮功学员。不让充份休息,进行恶毒的谩骂、人身攻击,甚至体罚。

    4、超强的劳动。
    在寒冷的北风中,强迫大法学员在户外挑羊绒。2001年秋天和冬天,团河劳教所弄了几批羊毛让被关押人员从这些羊毛中将羊绒挑出来。一斤羊绒比黄金还贵,号称“软黄金”。在漫天飞舞的黄沙中,在呼啸的北风中,在大雪纷飞中,都可以见到一群穿着红衣服的人睁大着眼睛在一堆散发着浓烈怪味的羊毛中挑选羊绒。被劫持在五大队的法轮功学员连个口罩都没有。直到离最后结束挑羊绒前两天,才看到被五大队劫持的法轮功学员带着口罩挑羊绒。据说还是法轮功学员自己掏钱买的,没钱买口罩的法轮功学员依然吃灰尘。

    在炎炎夏日下,强迫法轮功学员去种草、给草浇水。为了给法轮功学员找事做,团河劳教所每年要将所有的草地重新种几次,经常逼迫那些坚定的大法弟子在天气恶劣时干活。

    冬天,大法弟子张祥宇(被劫持在团河劳教所五大队)手被冻得裂开了,鲜血直流,到2002年春天还没好。可那些干警还让他去干活,回队里时,手上,脚上全是泥。大雪飞舞时,恶警将张祥宇拉到外面受虐待。

    3、限制各种人身自由。不准法轮功学员之间自由谈话,不准其它学员与受虐待的学员接触,派专人守着。每天24小时在恶警的监视之下。
    4、不择手段捞取钱财。团河劳教所出售的物品中有一些假冒伪劣商品,如所出售的“高露洁”牙膏,“舒肤佳”香皂,有些食品过期了,而且价格比市场上要高。举办名不符实的所谓培训班,收取钱财,其实什么都学不到。如办了个“计算器培训班”,一节课都没上,却发了个“计算器”等级证书。举办了“厨师培训班”只是看了几次录像,做了几次作业就算结业了。都是形式主义。不过在劳教所有几项“劳动技能”确实是可以学会,那就是包筷子,砸钉子,糊纸盒等,因为这是每天的劳动任务。

    北京团河男子劳教所对被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封闭洗脑,如拒绝转化,就毒打、酷刑。目前仍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被关押迫害。

    被非法关押进北京团河男子劳教所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所谓的检查身体,不管法轮功学员的身体有没有出现不正常的状态都逼迫他们吃药,不吃就派几个包夹跟着这些学员,监控他们日常的所有行为并且限制他们上厕所、洗漱、吃饭等等。

    法轮功学员进所以后就进严管队,主要就是封闭洗脑。进严管队以后每个学员每天都被强迫坐在很小的板凳上十几个小时,看诽谤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的录像,每看完一个录像就要写一篇体会,同时还强迫学员背司法部下发的《二十三号令》。如果有学员拒绝看,狱警就指使普犯或包夹殴打法轮功学员。被打的学员之后还要被测验,测验纸上的题目要求打“√”来回答,题目的内容为:在团河劳教所你有没有被打过?你有没有被虐待?警察对你好不好?你的钱或物是否被谁敲诈过等等 ,如果你的答案不符合狱警的要求,那就还会被打或被用各种方式不停的迫害。几乎所有学员从严管队出来的时候臀部都坐烂了。法轮功学员在严管期间被强制洗脑的过程中要不停的写体会还要参加劳教所和劳教局的考试,内容基本上都是你还炼不炼了?法轮功是不是×教?总之就是叫学员站到法轮功的对立面上去然后与法轮功决裂,最后以学员写放弃修炼的“三书”(悔过书等)作为结束。

    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坚守自己的信仰,坚信真善忍没有错,用自己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的亲身经历来写体会并拒写所谓的转化书。他们因没有达到劳教所的转化要求而继续留在严管队遭受迫害,用狱警的话讲就是蹲班也叫留级。

    劳教所里不允许法轮功学员之间说话,如发现就会用各种方式惩罚学员。

    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里被强制劳动如:糊纸盒、做光盘盒、插邮票(中国邮政系统每年面向集邮爱好者发行的集邮册)等等。

    在团河男子劳教所遭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
    柳青海,密云人,不写放弃信仰的“三书”、不背《二十三号令》,因此恶警没有给他减期,还经常让他在大厅里罚坐(长时间坐在很小的板凳上),恶警指使包夹打他,用指甲掐他,有一次他被包夹打的躺在大厅的地上很久都起不来。

    毛振江,北京平谷人,徐承藻,北京顺义人,牛振平,北京市里人,三人经常在团河男子劳教所被严管遭残酷迫害。
    温继忠,北京密云人,因拒绝转化,被恶警指使的包夹在洗漱间毒打,在精神和肉体的痛苦挣扎中用头撞墙,头和面部鲜血直流,狱警慌忙地把各监室的门关上不允许任何人出来看,后温继忠被恶警拉走抢救,回来后一直被单独关押在库房里。也就是从这以后,关押着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的监室内部都给装修成了软包间。

    李跃进,北京石景山人,现年五十二岁已保外就医,在团河劳教所期间被迫害的出现严重的心脏病、糖尿病症状并且被强制打胰岛素。
    李贵松,北京海淀人,四十多岁,在团河劳教所期间被迫害的出现严重的糖尿病症状,瘦的皮包骨,被强制打胰岛素。


    该单位恶人:
    一些犹大劳教人员两个劳教人员简爻刘金彪尹宽松赵认吴德明刘国起黄X张会来张京磊杨保利杨斌徐铮王争黄潆涛张建林徐建华张宜军张福潮(张福朝)龚伟李洪兴潘麟杨波

    受害人:
    彭光俊魏如潭成为俞平某大法弟子武军龚长喜王艳芳(燕方)刘永平赵明吴相万龚坤某些大法弟子徐承早(承藻)李财华贾守新白少华靳红光某大法弟子北京某大法学员李国友李旭朋(李旭鹏)王剑英于溟张久海钱世光李旭鹏薛福春史文博魏福生孙志刚魏书谭刘微肖严明刘建升圆明(化名)北京大法弟子王芳甫(王方甫)魏如谭王忠利原军王振宝管建武屈宝良齐广然李健赵臣高炬邢宝强石磊李伟上海大法弟子崔湘君段佩臣(段沛臣)张祥宇(张翔宇)陈刚胡长安李峭松张青山王季平龚成喜权稿锡刘力涛刘立涛(刘力涛)门向荣刘建新胡传林孙洪凯常贵友杨志勇李贵松温继忠牛振平柳青海孙天彤郭智满运涵周雪琳焦平马红云欧阳燕魏春福薛鹏高力群刘巍李钢李钢

    迫害导致:
    迫害致死;迫害致残;迫害致精神失常;

    迫害类型:
    关押期间,剥夺大法弟子基本生活条件长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剥夺睡眠不准上厕所高强度超负荷劳动加期(延期)/超期关押毒打/殴打电刑冷冻/灌凉水/凉水澡/浸水非法关押死人床/大字板/上大板/十字架压床板体罚打骂

    迫害事实相关报道:
    在北京看守所、调遣处、劳教所里的见闻
    北京团河男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当年著名“劳模” 遭恶党迫害致死(图)
    孙洪凯被非法监禁四年,又被非法劳教两年半
    为我的同修于溟、李旭鹏、马万里等呼吁
    团河劳教所恶警折磨大法弟子的种种手段
    吉林、辽宁、河北、黑龙江失踪案例
    上海大法弟子揭露北京市团河劳教所的邪恶
    学员被北京团河劳教所加重迫害
    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和团河劳教所的残暴
    劳教所内诉江贼,大法弟子于溟被数次秘密转移
    地狱般的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与邪恶的团河劳教所
    我在劳教所遭受的两年迫害
    北京团河劳教所“文明管理”背后的凶残迫害
    我在北京团河劳教所的见闻
    原中国政法大学学生披露在团河劳教所受迫害经历(二)
    写给北京团河劳教所警察的信:把我打得人事不知了还说是对我好?
    北京团河劳教所侵吞财物、弄虚做假、奴役无辜
    每天都有大法弟子被绑架至北京团河劳教所遭受野蛮洗脑

    联系:
    北京团河劳教所(16905与6924合并)
    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有:
    尹洪松:,三大队大队长,三十五六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
    国建双:三大队大队长,三十多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
    刘兵:三大队大队长,三十出头岁。
    郭宪军:三大队大队长,三十多岁,主管洗脑和放诽谤大法的录像。
    张华:三大队小队长,三十多岁。
    高建国:三大队小队长,三十多岁。
    宋银春:三大队小队长。
    郑罡:四大队大队长,三十多岁。


    更新日期: 2011年6月27日 4:41: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2004-2015 明慧资料馆版权所有